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二十九、坦诚布公
    咖啡厅。

    侍者站在旁边,问:“二位需要点什么?”

    “摩卡。”孟旷伟转头问:“小昕?”

    应昕微笑:“一杯espresso。”

    孟旷伟笑着转头看了看她:“一般女孩子都会比较喜欢卡布奇诺,我以为你也会呢!”

    应昕笑笑:“我不是女孩子啊!”

    他睁圆了双眼,眼里满是玩味,嘴唇微翘,等着她的下文。

    “呵呵,我是女孩子她妈啊!”

    应昕觉得他这种表情,在那张一贯温和正经的脸上,很少见到,不由得觉得好笑。

    “我以为你会说,你是女汉子!”他依然笑笑,却下意识地摇摇头。

    她又在强调,她已生育的事实。

    “你干嘛那么了解我!”

    应昕笑笑,语气中虽有责备,但更多的是心事被揭穿后的掩饰,以及心照不宣的回应。

    侍者端来了咖啡。

    他接过应昕的,准备往里面加糖。

    “不用,就这样好了。”她阻拦他,接过了自己的咖啡。

    “可是,很苦的!”他微微皱眉。

    这种浓缩咖啡,喝的人一般不多,上班族提神效果会比较好。

    但是,现在已经下班了。

    “没事,我喜欢。”

    应昕瞥了他一眼,看他眉头紧锁,不由得解释道:“虽然苦,但是我喜欢!不要皱眉哦,要不然就没那么帅了!”

    孟旷伟带着无奈,轻轻地笑了。

    正是晚上约会的好时机,一对对情侣在咖啡厅进进出出。

    应昕静静地,低头喝着咖啡,偶尔望向窗外。

    “小昕,很辛苦吧?”

    他沉默一下,突然问道。

    “嗯?”

    应昕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一个人,拖家带口,上有老母,下有幼女,离乡背井……”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

    “颠沛流离,朝不保夕,捉襟见肘,有苦难言……”

    应昕打断了他,微笑着,模仿他的语气继续说着。

    他吃惊地望着她。

    她说着那些词的时候,纵然语气有些低沉,但脸上依然洋溢着淡淡的微笑。

    他一时难以分清,那是她的真情流露,还是她在故作坚强。

    “所以,对我在豪建公司的第一次任务,既然明知不合适,你也全力帮我达成,对吗?”

    应昕幽幽地回转头,平静地看着她。

    “小昕……”孟旷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旷伟,看来你真的不了解我呢!”

    应昕微微喟叹。

    之前在单位,不是没见过勾心斗角。

    为了目标不择手段的事,她也见过不少。

    她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虽然固执,但也懂得在必要的时候,屈从现实。

    所以,对于不走寻常路去达成某件事情,她也不是非常排斥。

    但,前提是,双方是基于平等的,都知晓利弊的。权利义务很明确,有付出,也有收获。

    没有私人感情的牵扯,一旦交易完成,双方都能抽身而退,各不相欠。

    而这次,一个处于绝对的优势,一个明显处于下风。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中标的会是豪建公司。

    她不清楚上面会不会在某些方面有些让步。但是,她从头参与,目前并没有获知这方面的信息。

    唯一的可能,便是面前这位,在多年前对她有些情谊的,在这件事上能说上话的人了。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可是,欠了的人情,该怎么办呢?

    如果他对她尚有情谊,她也许就该投桃报李。

    可是,感情是可以来利用来算计的吗?

    真心难道可以根据形势而自由发挥,说有就有,说无就无的吗?

    那她成了什么了?!

    况且,他也已经明说,对她再无它想。

    面对此种情形,她束手无策,无所适从。

    到底该怎么办好?!

    她原本以为,离开自己熟悉的单位,来到外面的世界,便可以大显身手。就算暂时不能看到效果,只要努力,总会通过实力去证明自己。

    可是,到头来,还是逃不开该死的人情。

    应昕敛了常见的笑容,沉静的脸上,少有地浮现了一丝悲伤。

    窗外行人的身影,投射到应昕的侧颜,飘浮不定,连着她脸上的那丝悲伤,就像突然某根连着心脏的血管被人攥住一般,孟旷伟的心莫名地一阵抽痛。

    他望着她的眼睛,手不由自主地握住她的手,慌忙解释道:“我懂,我懂你。从很多年前,就已经学着去了解你了。虽然,过了那么多年,我们多少都有些变化。但是,我还是认为,我是懂你的!”

    “是吗?”

    应昕不动声色地抽出手,淡淡地反问,不置可否。

    “是的。虽然我们只同学了一个学期。但我知道,因为当时你家的特殊情况,应老师常常为了让你跟上学习进度,经常单独给你补课。家里有了好吃的,也常常会叫上你。而你为了报答他,经常去他家做家务,照顾他的儿子,帮他改卷,帮他管好整个班……”

    孟旷伟温柔的带有磁性的声音,缓缓弥漫在空气中,充盈着应昕的耳膜,营造出一种旖旎的柔软的氛围。

    就像是醇厚的美酒,缓缓地流进了咽喉,在齿间散发着迷人的馨香。

    应昕的嘴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目光柔和,仿佛沉浸在遥远的回忆里。

    那段日子,生活是艰难的,但内心却是充满阳光与感恩的。

    “你怎么知道这些?当时好多人都往歪处想,你——”

    应昕想试探他说那番话的目的。

    “我知道,你是在报恩。你不想欠人人情!”

    她愣住了。

    她从来不知道,曾经有那么一个,可以说是跟她毫无交集的男孩,居然那么关注她,那么相信她,那么,了解她!而她,对此却一无所知!

    “我知道,你以为我是因为你,才把‘金山谷’的那个项目交给你们公司。你不想欠我人情!”

    说到后面,孟旷伟的语气是掩饰不了的难过。

    她是不想他们之间,有任何过多的联系,这个认知他一早就知道。可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感觉却异常艰难。

    “做这样的决定,说完全没有一点你的原因,那很不诚实。但真的不全是因为你!”

    孟旷伟顿了一顿,好似下了什么决定一般。

    “你知道我以前家境一般,怎么突然变成现在这样。那是,因为,因为,我,母亲……”

    孟旷伟艰难地吐字,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

    看着面前男子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模样,与平时判若两人,应昕突然自责起来。

    应昕啊应昕,他不欠你什么,在很多时候还都很维护你。你究竟倚仗着什么,把那样一个清俊文雅,温和从容的男子,逼得满面通红,难堪窘迫?

    你凭什么这么做?!

    现在还要逼他说出不愿意说的隐私吗?!

    就为了让他给你一个说法,来让你心安?

    为了你所谓的心安,你就要人自揭伤疤?你简直自私之极!

    就算他是为了你,现在你这样步步逼迫,或者让他难堪,或者改变招标结果,这两者之中的任何一个结果,难道是你所愿意看到的?!所能够承受的?!

    “旷伟!”

    应昕轻轻叫他,打断了他。

    或许是因为自责,也许是出于内疚,她不自觉地把手抚上孟旷伟的手,安慰道:“旷伟,不要说了,不用解释了,我相信你!”

    孟旷伟猛地抬起头,面前女子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他的影子,白皙的脸上带着些许心疼,些许自责,些许安慰,坚定的眼神似乎告诉他:别勉强自己,我相信你!

    一丝丝感动从心底升起,慢慢上溢,从内到外,让他的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

    他本能地反手握住了她,神情激动:“谢谢你,小昕!你听我说,我这样做,也有我对家庭和对未来的打算。所以,你不要有负担,好吗?”

    应昕任由他握着手,乖巧地点头:“好,我相信你。我之所以那样问,是不想你因为同情我,而让自己背负不必要的压力。”

    不管她在众多因素中占多少比重,这个结果相对来说还比较让人满意,于公于私,她以后都会全力以赴地工作,实现双赢,来报答他的知遇之恩,这才是正确的合作打开方式吧!

    两个人静静凝视着对方,两双手紧握在一起,温和地微笑着。

    此时无声胜有声,感动、感激、感恩、信任,还有若有若无的情愫,在眼神中潜移默转。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两束炽热地视线投注在自己身上,应昕才回过神来。抽出手来假意要喝咖啡,装作不经意地朝着视线的源头看去,只见一个打扮性感,容貌妩媚的女子,越过她对面黑衣男子的肩膀,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那个眼神,充满了嘲讽和鄙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