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三十、因为你闲
    应昕急急忙忙地往会场赶。

    项目中标,公司召开庆功会。远远就能看到办公大厦里顶楼的会场,布置得金碧辉煌。璀璨的灯光,带着欢快悠扬的轻音乐,在清冷的夜里传递着融融的暖意。

    应昕气喘吁吁地抢进电梯,对着光滑的镜面抹了点口红。刚刚在家陪着女儿做游戏,被兰芷电话提醒,差点忘了今晚的庆功会。

    她进入会场后,便悄悄地走到兰芷面前。兰芷看到她,点了点头,又扭头过去指导其他员工工作。

    应昕正脱着外套,看见突然兰芷扭头上上下下地打量她,她奇道:“怎么了?”

    有什么话直接说不行吗?非得这样,让人莫名其妙。

    “你今天的打扮跟上次很不同呢。上次是名媛型的,这次却是清纯型的,以后开会你还会带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呢?”

    兰芷赞叹道,眼光在她身上流转,慢慢地点头,脸上全是欣赏。

    “除了口红,你哪里看到我有打扮了?”

    应昕白了她一眼,出门太匆忙,她就随意用一个普通的蝴蝶结布艺头饰将前半部分的头发扎着,露出光洁的额头。后半部分的头发就随意披在肩上,换了一件白色的衬衫长裙,套了件外套就出门了。

    “啧啧,没有打扮就已经这么美了,再精心打扮,还要不要我们这些剩女活了?”

    兰芷做了一个夸张的生无可恋的表情,转身忙去。

    庆功会按照预定的流程进行着。

    说是庆功会,也可以说是动员会。在兰芷的主持下,气氛也格外火热。

    这是豪建公司在g市接到的第一个项目,合作对象又是鼎鼎有名的孟氏集团,大家士气高涨,斗志昂扬。

    应昕也在这种氛围中感到满满的欢欣,心里也暗暗发誓,为了自己,也为了不辜负孟旷伟,她一定会好好做下去,坚持下去!

    陆陆续续有人过来向马俊阳祝贺,马俊阳带着她,一一介绍。

    “马经理,果然能人啊,孟氏集团的项目咱们也能拿下,看来咱们公司藏龙卧虎啊!再接再厉啊!”

    妖艳的辛娜端着酒杯过来,话语轻快,但潜台词满满。

    “哪里哪里,这都是应昕的功劳,我不敢居功!”

    马俊阳谦虚道,转身道:“应昕,这是公关部经理辛娜!”

    原来是她!那天在咖啡馆看到,怪不得那么眼熟!

    “辛经理,您好,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以后请多多指教!”

    应昕端着酒杯,客气地将杯沿放低。

    没来由的,她感觉面前这个女人对她有种莫名的敌意。

    “哦?我都有些什么大名,你不妨说来听听!”

    辛娜不客气地碰了一下,咽了一口红酒。

    应昕微愣了一下,正准备开口,却看见辛娜转身拉住那个一身黑衣的男子,说道:“沈总,你这就走了吗?”

    沈一慊回头,看见辛娜牵扯着的衣袖,眉头不悦地皱了皱,转眼看见周围都是部门经理,就顿住脚,拿了酒杯也往这边凑过来。

    应昕是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沈一慊。

    他还是一身黑,可能是因为光线的缘故,脸上呈现出小麦色的颜色,比她上次看到的颜色似乎浅了些。

    撇开他的肤色,他的五官是很分明的。薄薄的经常紧抿着的唇,高挺的犹如悬胆的鼻,两笔剑眉入鬓,一双丹凤眼,眼睛很亮,似乎能照到人的心里去。黑黑的眼珠像是深潭一般,看不到任何情绪。

    除了周身散发的冷冽的生人勿近的气息,平心而言,长相还算过得去。

    他嘴角微扬,眼睛飘过站在周围的人,最后落在应昕身上。

    辛娜见状,忙道:“正好,你也听应昕说说,我有什么样的大名?”

    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依旧不依不饶地追问。

    应昕从问话中回过神来,淡然笑笑:“我刚来不久,自然不敢探人隐私。不过,辛经理的大名,再怎么孤陋寡闻,也略知一二。”

    她眼光扫过还牵着沈一慊衣袖的辛娜。

    公司里从来不缺八卦,她对面前这两人的关系,也大概能揣测到。

    “辛经理巾帼英雄,仗义豪情不让须眉。从沈总白手起家,便一直陪伴左右,出谋划策,豪建公司能有今日,除了沈总的胆识、智慧和勇气,也少不了辛经理的一份功劳。豪建的品牌传播与形象塑造,与您精心策划与悉心经营密不可分。与当地政府的良好的政商关系,在业内同行的好口碑,危机公关后的皆大欢喜,都是您的大手笔。身为女性,我佩服您的奉献精神。同为职场中人,我也对您的专业和能力钦佩不已!”应昕说完,又伸手敬酒。

    辛娜不客气地点点头,碰了一下酒杯,呷了一口之后,又慢悠悠地,玩味地说:“你也很厉害!看得出来,为了这个项目,你也很拼!”

    旁边公关部的张雪忙接着话头道:“可不是,让孟氏集团的太子爷刮目相看,甚至三番两次地来我们公司接你,确实厉害!不过,下班后约谈,不会是单纯谈工作吧!”

    应昕双目微瞠,正要开口解释,却听道:“你们当街调笑,动手动脚,大家可都看在眼里呢。应昕,你传授一下呗,你怎么钓到孟旷伟这条大金龟的?”

    旁边的人“轰”地笑开。

    应昕顿时有些尴尬,不知道从何解释。

    看了看周围,马俊阳闭口不言,沈一慊睨眼斜看不语,一众女人或好奇,或揶揄,或讽刺,或一副看戏不怕事大的表情。

    她顿时有些心凉。

    “大家平时都是千杯不醉,怎么,现在,酒还没下肚呢,就开始说胡话了?”兰芷端着酒杯,见应昕被众人围着,忙拨开人群,走到应昕身旁,过来打圆场。

    “兰芷,你也还没男朋友吧?赶紧过来听听应昕的高招,我们赶明儿也学她一学!”人事部的袁媛也赶紧道。

    “是啊,兰芷。你们天天在一起,应昕都没传授一些钓金龟秘籍之类的给你吗?”张雪继续深扒。

    周围又是一阵轻笑。

    “酒可以多喝,话可不能乱说!正因为我们天天在一起,所以知道你们都是无中生有,毁人清誉!”

    兰芷拍了拍应昕肩膀,给了她一个放心的表情,转头怒视张雪。

    “那可不一定!你们又不是时时在一起!”

    “可不是,那次我们逛夜市,还看到孟旷伟和应昕当街吃烤串呢,谈笑风生,孟旷伟给她擦桌子,倒酒,细致入微,别提让人多羡慕了!”

    “是啊,那时已经是凌晨了好吗?我们都看见后来孟旷伟抱着她上车的,不在一起,难道跟你睡啊?!”

    大家七嘴八舌,应昕只觉得好像有无数只苍蝇一样在脑中嘤嘤嗡嗡,让人心烦。

    “你说的是上周星期五吗?可巧了,那天我刚好有事去找应昕,留宿在她家。应昕是很晚回来,是孟旷伟送她回家的。你们不要乱嚼舌根!”兰芷气愤地说道。

    “你们聊,我出去一下!”

    应昕虚弱地笑笑,举着酒杯,拨开人群,便往外走去。

    看见应昕出了门,兰芷收回眼光,眼里的愤怒一丝未减,“现在公司中标是好事,应昕也经常为这事加班。不要因为你们的无聊和八卦,让人心寒,让公司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她又瞟了瞟还牵着沈一慊袖口的辛娜,嘴角一抹冷笑:“辛经理,大庭广众,你不顾形象,沈总也不要吗?!”

    接着狠狠地盯了一眼沈一慊,扬长而去。

    沈一慊依然面无表情,辛娜悻悻地松了手。

    周围人,看着辛娜,又响起了一阵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应昕懒懒地靠在楼顶花园的花坛边,对月独酌。

    微冷的夜色中,那抹白色的的身影,孤独柔弱,遗世独立,与房内人声鼎沸、灯火通明的场景对比,显得格外落寞。

    沈一慊不知何时站在她面前,呷了口酒,幽幽地问:“真的吗?”

    “什么?”应昕没有反应过来。

    “没什么。我来,是告诉你,因为公司最近的业务拓展,我的工作量很大,需要有人帮我分担,我没有秘书,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机动秘书。除了负责行政部的相关事务,我这边,你也需要随叫随到!至于待遇,放心,不会亏待你!”

    “嗯?”应昕消化了一下,“为什么是我?”

    无论是从工作经验,还是从资历来讲,怎么也轮不到她吧!

    “为什么是你?”沈一慊把玩着酒杯,看着红色的液体在杯壁流过,弥散出诱人的香气,面无表情道:“大概是,你比较闲吧!”

    说完径直走掉,留下应昕一个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我?比较闲?

    你过来,我抽不死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