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三十一、当时惘然
    夜色如水,月华似梦。

    地上斑驳的黑影,随着夜风摇摇摆摆,诡秘不已。

    应昕坐上长椅上,脱掉恼人的高跟鞋,赤脚踩在椅下的鹅卵石上。冰凉的触感,传递到发烫酸痛的脚,她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舒适的喟叹。

    这是一个年代有些久远的小区。

    虽然安保物业不是很到位,但因为破旧,也很少发生各种治安事件。

    绿化较好,人也不多。尤其是晚上,路灯间距很大,有些还是坏的,亮着的路灯大多都还是昏暗的,在这春寒料峭的夜晚,更少人出来活动。

    不过这样也好,应昕也才能独享这份宁静。

    这个小区外就是一条小河,河岸和小区也仅仅是用一排铁栏栅围住。坐在这排白杨树下,遥遥望去,可以隐约见到河面波光粼粼。

    前不栽桑,后不插柳,院中不种鬼拍手。

    不知道当初小区设计者有没有想起这个民间风水禁忌。不过,风景真的是极好。

    虽然冬天未免有些萧瑟,但是想必夏天应该是绿荫一片,纳凉胜地了。来了这么久,还没有好好逛过小区,更别提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这里了。

    应昕背靠椅背,仰头看天。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今晚月亮害羞了,难怪有清风相陪。

    调去做机动秘书吗?

    其实何必问什么原因,只要是工作,服从就是第一位的。虽然工作中有双头领导,有时候会让人无所适从得抓狂。但是毕竟职位有别,处理起来应该也不难。再说,能与公司的一把手近距离接触,学习的地方想必很多,就算工作累点,能提升自己那也值得。

    嘲笑我吗?

    那也只是因为我的资历不够,能力欠缺,不能怪别人。毕竟才来公司不久,之前的工作背景也与现在毫无关系,别人有质疑,也是理所当然。与其跟别人斗气,还不如把精力花在刀刃上,锻炼自己,等到以后自己能独当一面了,自然能让别人刮目相看。

    何况,那些嘲笑里,难道没有一丝羡慕嫉妒恨吗?

    坦然受之,泰然处之。

    加油,应昕!你一定能行的!

    ……

    慢慢把心放空,之前郁闷的心情也随之消散,直到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应昕才发现,脚趾已经凉透了。

    她索性站起来,提着高跟鞋,沿着脚下这条健康路,慢慢地往前走。

    冰凉坚硬的感觉,硌痛了脚,反而让血液升温了。一边走,一边欣赏风景,脑中一副图画也慢慢与眼前重合起来……。

    也是一条长长的路,也是吹着凉风的夜,也是月色脉脉的晚上,她晚自习后一出教室,前面旗台上坐着的黑影便起身候立。

    等她踏上那条昏暗又坎坷的长路时,那黑影便不远不近地跟着。月光在地上拉出两条孤独的,长长的剪影。

    等到她走进寝室,拉亮寝室的灯,那伫立在窗前的,瘦高的黑影便转头离去……

    谢谢你!

    你回去吧!

    路上小心!

    这些话,是她当时,应该跟他说的!

    可是她没有。

    甚至没有正眼看他一眼。

    你,还好吗?!

    这句,是她现在最想说的!

    可是他已不在。

    有多少的年华,可以逆光回溯?有多少的青春,可以等待守候?有多少的感情,可以相依一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应昕闭了眼,眼眶已经有些发烫,有热的东西在里面横冲直撞。

    不要哭,不能哭,你有什么资格哭?!

    如果完全无视,为什么要用眼角的余光去瞟他?

    为什么还要记得他那抹瘦高的身影?

    每每瞥见他的影子,为什么心里还有丝甜蜜的感觉?

    为什么心里幸福又烦恼?

    为什么又说那么伤人心的话?!

    知道他执着地等你,守你,候你,护你。你却固执地恼他,怨他,恨他,伤他,你有什么资格哭?!

    况且,当时那种状况,你怎么可以去关注他?

    你的学费,是老师们资助的;你的杂费,是学校减免的;你的生活费,是母亲辛苦凑的;你一个人住的寝室,是应老师见你晚上被关在门外,跟学校极力争取的。

    你有什么资格去谈情说爱,花前月下?!

    应昕咬咬牙,猛地睁开眼,抬头望天,天已经完全黑了。

    月亮,也不见了!

    **

    “怎么是你?”

    失魂落魄地走回家,不知道是因为太冷,还是太黑,或者是沉浸在回忆里,应昕总感觉后面不远处有人跟着。

    暮然回首,却只有昏暗的路灯,斑驳的树影与白杨树的沙沙声。她心里害怕着,却又暗暗期待着,希望真的还有那个,跟在身后的熟悉的瘦高的身影。

    就这样矛盾地走到楼下,发现屋里亮着灯光。

    明亮的灯光,驱散了她的寒冷和害怕,也明明白白地提醒她:回到现实!

    那个身影,她再也看不到了!

    见到应昕诧异的问话,俞祉不在乎地笑笑:“本来妈坚持要等你,可是太晚了,我就让她先睡,我等你回来。她才哄着小鱼儿睡觉了。”

    应昕“哦”了一声,往沙发上扔了挎包和外套,拉开窗帘,站在窗前发呆。

    月亮已经毫无踪影,天穹上黑云重重,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了。凉风吹过,只有婆娑的树影在尽情摇摆。

    俞祉踱到应昕身旁,递给她一杯热茶:“外面好冷,喝点热水吧!”

    “谢谢!”她接过杯子,心不在焉地喝着。

    突然感觉腰上多了什么,应昕回神,低头一看,俞祉的手已经圜着她的腰,下巴摩挲着她的头发,耳边传来他醇厚的声音:“小昕,你身上好冷,我给你暖暖!”

    “不用!你放开!”她用力挣扎。

    腰上的力量加重了,耳垂上轻轻拂过柔软的唇,气息有些灼热,耳边传来带着些魅惑的声音:“小昕,你今晚好美,就像我们新婚的那天。我……我想……”

    应昕的身体顿时紧绷起来。

    她今晚真的有气无力,之前的挣扎,俞祉并没有放松的意思。

    “你想我恨你。”

    冷静下来,任凭俞祉搂着,她淡淡地开了口。

    俞祉一僵,讪讪地缩回了手。

    跟着应昕,两人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应昕平静地看着他:“我们好好聊聊吧!”

    俞祉点点头。

    他也一直想这样好好坐下来聊一聊,可是之前,应昕一见他就退避三尺,他完全没有机会解释。

    “俞祉,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一直都知道的,真的很谢谢你!”

    “我也知道,你也一直在践行你婚前的诺言,把我妈当做自己亲妈一样对待。甚至,可能比亲妈还好。这个,我也知道!”

    应昕仍然平静,但眼神却充满感激。

    “那,为什么,你不愿意再接受我呢?!”俞祉轻轻地问。

    原因,他当然了解,只不过,还是不甘心地想亲自确认。

    “俞祉,如果在已经结痂的伤口上,再划一刀,有多疼,你知道吗?”

    俞祉不语。

    “何况,这道伤是在心里的。如果你不知道我家的情况,你出轨了,我还可以给你找借口。可是,你明明知道,你比其他人都明白,你却……”

    应昕平静的神色裂开了,一道哀怨的神情慢慢地显现了出来。

    是的,她必须承认。

    承认自己,也曾憧憬过美满的婚姻生活;承认自己,在看到照片时的痛不堪言;承认自己,也曾对他产生过或多或少的情愫;承认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小昕,对不起!我爱你,你知道的,我是不可能那样做的。”

    “是吗?那些照片,你怎么解释?”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不起,我对她并没有感觉。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里面可能有误会……”俞祉语无伦次地解释着。

    应昕凄清一笑:“你觉得,会有什么样的误会?”

    “小昕,你相信我!给我时间,我要回去调查清楚,查个水落石出。你要相信我,等我!”

    可能是应昕凄楚的神情刺痛了他,俞祉坚定地看着她,他不愿意再等,也不愿意再让她心痛如此。

    “没关系,调查不调查也无所谓了!”应昕幽幽道。

    “为什么?”

    俞祉慌了神,“你,你喜欢上了别人?”

    “嗯,可以这么说吧!”

    她必须正视自己的内心了。

    “你,你怎么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移情别恋!?”

    声音有些颤抖,因为愤怒而不自觉地拔高了几分。

    应昕警觉地看向尹晓兰的房间,确定没有什么响动,便埋怨地看了他一眼:“你别吵醒她们了!”

    “是谁?是谁呢?”

    俞祉也放低了声音,“是那个每年情人节和你生日的时候给你送花的人吗?”

    应昕摇摇头:“说起来,很荒谬。那个送花的人是谁我从来不知道。”

    突然又想起,今年前段时间的生日,她没有收到那些莫名其妙的礼物了。

    “那是谁?”

    “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可能我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喜欢他了,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哦?”俞祉拖长了声音,仔细地观察她,见她没有躲闪,明显松了口气,脸上不经意间升起一丝轻笑。

    这种话,大约是为了让他死心编出来的吧!

    连名字都不知道,喜欢?

    应昕什么时候学会玩这么幼稚的把戏了?

    看来,她还是在和他赌气!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可是,俞祉,我真的没法回到以前了。虽然妈在给我施压,但是,不管你调查的结果如何,你永远是我孩子的父亲。我们是亲人,但不再可能是爱人了!”

    俞祉脸上轻松的笑意还没完全张展,就瞬间凝固了。眼神瞬息万变,捉摸不透。

    房内一片沉默,压抑得想让人把空气撕开。

    良久,俞祉开口了。

    “小昕,就算,就算你,现在要跟别人谈恋爱。我,我也不介意。你总有一天,会明白我的好的。我等着那一天!”

    俞祉看着面前那个眼神坚定地女子,思量了一会儿,艰难地吐出一个字一个字。

    就算,她真的喜欢上别人,只要她肯回来,他还是会等她。

    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她一毕业就结婚,没见过外面花花世界,没经历伤害,就不会知道他的怀抱有多温暖。

    他等着!

    应昕平静地看着俞祉脸上的神色变化,对于俞祉的话,她不置可否地笑笑,温柔地下着逐客令:“天晚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