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三十二、分身乏术
    “沈总,这是您要的文件和资料。”

    应昕站在办公桌前,手里托着一大摞文件。

    沈一慊点点头。

    轻轻地将文件放在了办公桌左上角,应昕静静地站在旁边,等着他下一步的指示。

    他的办公桌很干净很整洁,除了一台电脑,一台电话机,几乎没有多余的东西。

    扫了一眼标着花花绿绿颜色的那沓资料,沈一慊眉头微皱。

    应昕赶紧上前一步,指着不同颜色的标识,解释着:“沈总,我已经根据你最近的日程安排,将资料分成不同等级。资料等级标识在右上角,用颜色表示。红色表示紧急且重要;橙色表示紧急不重要的;黄色表示重要不紧急的;绿色表示不重要也不紧急的。每一种我都已经按照时间顺序从上往下排列好了。”

    沈一慊还是点点头,眼睛犀利地扫过一张纸,问道:“这是?”

    应昕解释道:“这是我制作的一张任务初分总表。上面标明了每项任务的截止日期,负责单位及责任人,所需条件资源,完成标准等。我对公司还不是特别熟,有些分派可能会有些问题,您先看看,有问题我再按照您的要求修改。”

    沈一慊的眼里显出一丝柔和,却还只是点点头。

    “沈总,您安排的事,我目前已经做完了。您要是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先回岗了。”

    应昕在旁边站了好一会儿,见沈一慊似乎已经忘了她这个人一样,自顾自地忙着,便想要离开。

    他“嗯”了一声,头也没抬。

    应昕回到座位上,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虽然沈一慊长得很耐看,但是身上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实在太强烈。跟他在一起,似乎心跳都有些不正常了。

    马俊阳虽然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好歹话多一些,气场也没有那么强大,给人的压迫感也没那么明显。

    工作而已,习惯就好,应昕安慰着自己。

    还是吃口东西压压惊吧!

    她抬头看看早餐,心思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早餐营养均衡,搭配合理,是前几天就开始送的。

    外卖小哥每天按时送上来,不收钱。说是有人已经给了钱,让他每天按时按要求送早餐过来。

    她一直记得,那快递小哥转身前好奇探询的目光,以及直到现在,都还殷勤周全的服务。

    日子一天天过去。

    应昕两头忙着,沈一慊见她做事细心且条理清楚,从开始的琐事,到后来,一些重要的事情也会慢慢放手让他去做。

    “金山谷”项目还没有尘埃落定,仍需要努力跟进。她之前的专业知识,已经完全不能满足现在的工作需求了。到了晚上,如果不加班,应昕便会拼命学习恶补。每当这时候,她就恨不得变成电视广告中的某手机“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或者像武侠电视里具有“吸魂大法”的侠士一般,能把对方脑子里有用的东西统统吸收消化,好在关键时刻大显身手,

    忙并充实着,但是同时,也有一个小小的烦恼困扰着她。

    “应昕,你的快递又到了,今天是什么好吃的啊?!”

    前台的小姑娘把一个快递盒子放在应昕办公桌上后,一群叽叽喳喳的女生就围上来了,小小的格子间显得拥堵不堪。

    应昕看了看寄件人,无奈地笑笑:“你们自己开吧!”

    “别啊应昕!”人事部的袁媛挤到中间,拿起快递盒。

    “每天都有快递,有时还是从不同地方寄过来的。要是送给我的,我早就藏起来看都不让看了。”

    嘴里调笑道,眼睛却盯着那个快递单上的名字。

    “是啊,应昕,虽然我们是有点羡慕嫉妒恨,但是也得承认你好命呢。人家是谁啊?孟旷伟啊!堂堂孟氏集团的太子爷啊,追你追到这份儿上,我们也只有眼红的份儿了!”

    公关部的张雪眼睛也放着光,盯着那个盒子。

    “是啊应昕,你就自己打开看看吧!”兰芷也在旁边催道。

    “是啊是啊,应昕姐,肚子里的馋虫都搅得我肚子痛了,你要是不想接受,你就打开分给我们吃了,又不是你吃了,到时你不用承他的情便是!”

    郝好一手捧着肚子,一手扯着应昕的袖子,眨巴眨巴眼睛,哀求道。

    看着活宝似的郝好,似乎不开封就不走的围观众人,应昕无奈地点点头。

    熟练地用小刀划开包装,取出东西放在桌面,一一分给众人:“看,还是吃的。我们只是朋友,以后可别乱猜了啊!”

    “哎,你这人,你上点心吧!”

    “就是就是,哪会有异性朋友,走到哪里,都给你寄当地特产啊!”

    “就是,我男朋友都不会这样呢!他要这样,我早就嫁给他了!”

    “虽然是吃的,但人家也都是精挑细选的呢。你这样淡定,我都为孟旷伟不值了!是吧,张雪?”

    “是啊,人都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到你这,反过来了!应昕啊,你就偷着乐吧,上辈子你肯定是欠了他好多钱,这辈子才被他这样死命追!”

    “你说你吧,就长得还算顺眼。一点都不解风情,也没啥女人味儿,都不知道孟旷伟到底看上你哪点了!”

    “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啊,吃着应昕的东西,还当面数落人家!”

    兰芷边往嘴里塞东西,边给周围同样狼吞虎咽的女人批发了一打白眼。

    “就是,你们嘴那么硬,怎么吃也不软,吃了白吃,都给我!”郝好作势要将她们手里的东西抢过来。

    “又不是你的,要你管!”

    应昕好笑地看着这群女人。

    之前在庆功会上,还对她围追堵截一般地冷言冷语。这段时间,因为天天有免费的来自各地的特产,虽然嘴上还是不饶人,但是态度明显亲近了好多。

    她把东西都拎出来,往桌上一摊:“吃吧吃吧,这么多还堵不上你们的嘴!”

    “应昕姐,你也吃一个,这么浓的情意,不要辜负哦!”

    郝好趁她说话,就随手塞了一块到她嘴里。

    应昕瞪着眼,嘴里叼着一块,满脸的生无可恋。

    周围的人看着她,再相互看看各自脸颊上、嘴角边的粉末,哄堂大笑。

    欢乐的笑声在空气中流荡,室内的空气温度似乎都升高了几度。

    ……

    难得静下来,应昕也开始认真地考虑与孟旷伟的关系了。

    虽然,之前几次的相处,孟旷伟都明确表示已经对她“再无它想”。但是天天从外地寄来的当地特产,每天定时收到孟旷伟的问候短信,自曝行程,都让她有些不太适应。

    还有每天按时送来的,变着花样做的营养早餐,除了孟旷伟,还会有谁?

    俞祉,早在庆功宴后的第二天一早,就返回老家,调查所谓的“出轨照片”了。

    她再反应迟钝,也觉出一些不对劲来。

    即使孟旷伟对她也只是朋友,但是在这种糖衣炮弹的轰炸下,她难保不会弃械投降,放弃抵抗,慢慢爱上他。

    先不说可能无意中会“被小三”,成为自己一直以来厌恶唾弃的那类人。单说死心塌地爱上某一个人,也是她最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她绝不会,作茧自缚!

    所以,还是,保持距离吧!

    **

    应昕拿着文件夹,站在旁边看着沈一慊翻阅文件,忐忑地说出了准备已久的腹稿。

    沈一慊正在翻页的手顿了一下。

    她敏锐地捕捉到这个细节,心里顿时也咕咚了一声。

    “你是说,不想再继续跟进‘金山谷’这个项目了?”

    沈一慊侧头看了她一眼,神情复杂,“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做不了!”

    应昕低头看自己的脚尖。

    “哦?这个项目从之前的毫无胜算,到现在的胜利在望,都是你的功劳。现在你突然说做不了,那还有谁做得了?”

    沈一慊冰冷的语气,夹杂些许怒火,也还有些嘲讽。

    应昕吃惊地抬起头,带着委屈的眼神,刚好撞进那双漆黑深沉似潭水的眼里。

    “你老实说吧,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不想我们的这个项目功败垂成!”

    沈一慊的语气缓和了些,但还是冷冰冰的。

    “沈总!”

    原因真的有些难以启齿。

    她总不能说怕孟旷伟喜欢上自己,也怕自己爱上他吧!

    “你是怕自己,工作和私人感情扯上关系是吗?”

    沈一慊合了文件夹,双眼带着探究,揣测道。

    应昕避开他的眼睛,低着头,微不可见地点了点。

    “你是怕你自己喜欢上他?”

    沈一慊面无表情,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她,似乎要看透到她的灵魂一般。

    “啊?!”

    猛地抬头,应昕不由得脱口而出。

    太……太可怕了,他是有读心术吗?!这也能知道?

    她脸上无比震惊的表情刺痛了他。

    他深吸了一口气,往外走了两步,面朝窗外。

    “我们这个项目还没正式开始合作,可他已经多次到公司来接你上下班了,你们的情况,全公司的人都看在眼里。据说,他每到一个地方,便会把当地的特产邮寄给你。他对你的心,大家都有目共睹。”

    沈一慊轻轻地说道,语气轻描淡写,但看向窗外的目光却显得格外空洞。

    他顿了一下,转过身来,看着应昕问道:“我们公司,从来不会反对办公室恋情。现在他未婚,你单身,就算你们在一起了,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以这个理由,请求换人跟项目呢?”

    何况,还不是一个公司的人;何况,两人在一起对公司的发展只会有利无弊;何况,这个项目的归宿还没有盖棺定论呢;更何况,还有那个不能说出的原因!

    “他还未婚?!”应昕诧异地反问。

    这个答案显然让沈一慊有些意外:“你不知道?!”

    “我,我不知道……”

    语气不免有些慌乱,说罢,当着沈一慊的面,她低头沉思起来。

    她没想过他还没结婚,他也从来没有主动说起过。

    以他的身世条件,怎么可能还没结婚呢!

    她以为,之前他的表白,亲昵,只是为了博得她的好感。

    她一直小心拿捏分寸,不让孟旷伟感觉受到冷落的同时,也不希望自己充当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现在,有人告诉她,他还没结婚。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是……是为了,她吗?

    不,不可能吧?……

    沈一慊看着面前低头沉思,脸上思绪万千的应昕,心里没来由地有些懊恼。

    他烦躁地踱到座位上,不耐烦地说:“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还是好好跟进这个项目。今天这种话,以后不要再提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