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三十三、深藏不露
    应昕木然地回到座位上,继续发着呆。

    脑子里一片空白。

    可不一会儿,脑子里就被各种事,搅得快要爆炸。

    因为今天的沈一慊似乎特别忙。

    一会儿让她跟着他去开会,一会儿又让她写会议纪要,一会儿又让她给他整理办公室。

    到了晚上下班,坐在公车上摇摇晃晃时,她才似乎想起来,这些事情,以前都不需要她做的!

    早回过神来的话,她应该在做的时候就该问清楚:这些事只是做一次还是以后都要由她来做呢?如果以后都要由她来做,是不是应该加点工资呢?!

    这种郁闷的心情,回到家,看到还在等自己的母亲,还有熟睡的女儿,却又一扫而空。

    日子便这样让人欢喜让人忧地,慢慢流走。

    公司的事似乎永远忙不完;每天孟旷伟的短信从来不缺;不定期的美食依然从不同地方寄来;精心搭配过的早餐永远提前放在桌上。

    这天,应昕早早来到公司准备。

    今天是和孟氏集团就“金山谷”项目建设签约的日子,一定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资料,合同,同行资料,历史资料,仪表等等,她一一检查,确定没有遗漏后,便随沈一慊走向车库。

    “沈总”,应昕为难地叫住沈一慊。

    “嗯?”

    “沈总!”

    见沈一慊脚步未停地准备跨入后座,应昕情急之下只能抓住他的手臂。

    “嘶—”

    似乎被蝎子蛰到一般,他倒吸一口冷气,转过身,眉头微皱。

    应昕赶紧松手。

    “抓疼你了?”

    她面露愧疚。

    沈一慊不置可否,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抱歉,我不会开车。要不今天让兰芷替我去吧!资料我都准备好了。”

    其实有段时间没瞧见她了,她也没把握,兰芷会不会愿意接她这个苦差事。

    “不必,我来就是。”

    瞧着她涨红了的脸,沈一慊语气显得柔和了些。

    车上的氛围有些沉闷,身旁开车的人冷厉清冽,让她如坐针毡。

    应昕低头再次检查资料。

    “你有在学车吗?”沈一慊打破了沉默。

    “……嗯?哦,在学,还没拿到。”

    应昕抬头看了看旁边这位黑面大神,又赶紧低头假装做事。其实不是不会开,只是想尽量减少接触。这个黑面大神,无端端让人觉得喜怒无常捉摸不透。

    “……这些资料你不是已经检查过很多遍了吗?!”

    沈一慊无端端有些烦闷。

    “细心总是好事,沈总!”

    “不要检查了,陪我聊一会儿吧!”

    “好的,沈总!”

    “……你和孟旷伟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

    “嗯——我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你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就是。”

    难得沈一慊那么随和的样子,应昕也便慢慢放松,边回忆边讲述。

    “我们是高中同学。但是我们在高中并没有任何交集。要不是和马经理去孟氏大厦找杜衎,我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他。不过,旷伟记忆力真的不错,那么多年都还记得我是他高中同学。”

    “哦?你难道不记得他?”沈一慊漫不经心地反问。

    应昕低头笑了笑,随即又抬眼前看,眼光悠远:“是啊,要不是旷伟主动跟我打招呼,我肯定不会认出他来。”

    “是吗?他长得不错,女孩子一般对英俊的男人都会记忆深刻。”

    “嗯,他长得很阳光。但当年是真的对他没印象。”

    “你当时心里有人了?他这样的高富帅你都没看上?”

    沈一慊嘴里说着调侃的话,但脸上却面无表情,让人捉摸不定。

    应昕突然心里介意起来。

    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嗯。”

    这样的回答,意味够明显了吧!

    心里有人没人,不需要说与他听。

    见应昕从喉咙里挤出的这个回答,沈一慊不悦地皱了皱眉,随即瞥向她,却见她已经扭头看向了窗外。

    心里好烦!

    一踩油门,车立即像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

    “啊——”应昕的额头撞在车窗上,深深地吸了口冷气,用手揉着被撞的地方。

    她有些气恼地瞪着沈一慊,却见那人嘴角含笑,就像那些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样。

    这还是那个冷冽凌厉的黑面大神吗?!

    应昕一时有些失神,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吐出一个字。

    “旷伟,你是这么叫他的?”

    那人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聊天。

    “是的,沈总。”

    “叫得真亲切,看来你们关系匪浅。”

    “是的,沈总。”

    应昕没好气地答道,不愿意多讲一个字。

    当空气中响起尖锐的紧急刹车声时,车内的应昕又发出了“呲~”的一声。

    “沈总!”

    揉着额头,应昕不由得怒目而视。

    这里没人,也没任何需要刹车的情况。他肯定是故意的!

    “我开得不好,要不你来?”

    沈一慊看都没看她一眼,悠闲地看了看手指,将自己的十个手指一个一个捏得脆声响。

    应昕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恨不得自己的视线变成实线,绞死面前这个讨厌鬼!

    好,很好!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仇,我记下了!

    总算到了孟氏大厦。

    看到提前到达的马俊阳,应昕松了口气,再跟那个黑面大神坐一会儿,她可能会憋出内伤来!

    一进入到布置得简洁庄重的会议厅,应昕就感觉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凭感觉抬头,不期然地看到,正在微笑看着她的孟旷伟。

    应昕也报之微微一笑,之前上楼前的各种忐忑,似乎也在这对望微笑中慢慢消减。

    在孟氏大厦二楼会议厅里的签约,进行得异常顺利。

    应昕一直小心翼翼,担心签约过程中出现纰漏,神经绷紧,直到双方签约后,她的心神才稍微安宁些。

    现在沈一慊和马俊阳等人被领着去参观孟氏大厦了,她中途“尿遁”了。

    “你看到了吗?我们集团的太子爷,当真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呢!”一个女声有点激动。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听说他平时几乎都不来公司的,今天倒是难得!”另外一个女生挺好奇。

    在谈论孟旷伟呢,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应昕原本准备离开,也不由得停了下来。

    所幸,这里的卫生间宽大又洁净,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花香。

    “孟总平时不大管公司事儿,他以后要接班,总得做点事情让别人信服。要不然,大家会以为他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呢!”

    “哼!会那样想的人肯定都没见识过他的手段!”

    “是吗?是吗?快给我们讲讲!”

    一石激起千层浪,几个女人兴奋地随声附和。

    “这是我们头儿跟我们说的,你们可不要出去传啊!”

    “那是当然!”

    “他刚来公司的时候,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以为只是从别的地方挖过来的。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平时那些嚣张的部门经理们都以为他会来个下马威什么的,都收敛了不少。但是他天天一上班,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天天按时上下班,对人彬彬有礼,一连三个月,天天如此。大家都以为他只是个混吃混喝没有什么本事的人,那些原本嚣张的人也不再顾忌,纷纷露出本性。就在这时,他迅速出手了,该裁的裁,该罚的罚,该升的升,该奖的奖,出手可谓‘快狠准’,没有一个误判的!你们说厉害不厉害!现在虽然他并不像之前那样坐班,但是上面的人没有一个敢轻看他两眼的!所以,这次他出席签约,肯定是有他的考虑!”

    “哇,之前只是觉得他是集团太子爷,长得又帅,没想到他本人也是很有本事的,怎么办?我好喜欢!”一个花痴的声音。

    一些嗤笑声传来,伴随着高跟鞋杂乱的渐行渐远的声音:“你呀,做做梦就好了!”“就是,人家单身那么多年,可不是为了你!”

    应昕出了卫生间,脑袋里还是那些叽叽喳喳的关于孟旷伟的事。

    他在公司大展身手,很多人都知道。

    为什么要骗她,说他之前一直在当米虫,父母差点赶他出来了?

    他的单身,是为了等某个人吗?

    是谁呢?

    “你这个秘书,怎么这么懒?”

    熟悉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人似乎就在身后。

    应昕木然地转身,看见孟旷伟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怎么了?一个人在这里发呆?”

    孟旷伟捏了捏她的鼻尖,满脸温柔地看着她。

    “孟总!”

    应昕回过神来,后退一步,笑道:“您怎么在这里?您不是带着沈总他们去参观了吗?”

    “怎么又那么生分了?”

    孟旷伟含笑地看了她一眼,眼里有些责备。

    “这是你公司啊!我直呼其名,显得豪建公司没素质是其次,怕你掉粉儿那才严重呢!”应昕掩嘴笑道。

    不光刚才听到的,她进来没多久,就发现不管是签约过程中,还是他带领她们去参观的路上,女人们的眼睛几乎都粘在孟旷伟身上了。

    “又取笑我不是?!”口气中掩不住的轻松与宠溺。

    躲过孟旷伟举过来的作势摸头的手,应昕浅笑着正在回应,就听到后面一道伴着干咳的声音传来:“孟总!”

    两人同时往后望,看见杜衎手握成拳,假意咳嗽提醒。

    他的身后,黑面的沈一慊面无表情地瞧着眼前挂着浅笑的两个人,而一直冷冰冰的马俊阳,脸上似乎有一丝欣喜,偷瞄沈一慊一眼后,便解围道:“孟总,我们刚刚参观完,发现孟氏业绩斐然,全靠孟总管理有方。应昕啊,要多和孟总学习请教才对呀!”

    刚刚有些尴尬的应昕,听到这话,便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这马经理,果然是老姜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