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三十四、水性杨花
    又坐上黑面大神的车了!

    应昕心里多少有些不安,刚刚私下商量想跟马俊阳回去时,他却断然拒绝。

    “你现在是沈总的人,在哪个位置还需要我提醒?”

    简直翻脸比翻书还快!

    沈一慊除了道别时说了几句客套话,从孟氏大厦出来,就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

    似乎还得说的什么吧!这样的低气压会把人憋疯的!

    “沈总,”应昕小心措辞,“我刚才真的是有事才走开的。”

    “嗯。”

    那人并不看她,只是眼里比来时多了些黯淡。

    “您好像不怎么开心?”

    沈一慊没有说话。

    她看出来了,明明是很不开心!

    为什么呢?

    合同已经签了啊。

    是因为她在孟氏让豪建丢脸了吗?

    “是因为我吗?刚刚让您觉得丢脸了?”

    “你?”

    沈一慊面带嘲讽地用眼角的余光扫了她一眼,冷哼一声:“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应昕的脸色沉了下来。

    什么人呐,明明是关心他,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没话找话等于凑脸找打!

    应昕正准备假寐,手机信息响了,打开一看,孟旷伟发来的:“路上注意安全,小呆子!”

    应昕笑了笑,回了短信。

    装睡是不行了,不想看那黑面大神,她就扭头出去看窗外风景。

    “怎么样?被人追求感觉不错吧?”

    略带讥讽的话让应昕眉头一皱。

    她回头看了看他,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便假装没听见。

    “喂,问你呢!”

    这次除了讥讽,还有几分怒火。

    “这是我的私事吧,沈总!”应昕有点受不了。

    “员工心情直接影响工作效率,这是私事吗?”

    强词夺理!

    应昕不想搭理。

    “不闻不问,不理不睬,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上级吗?!”隐忍的怒火已经濒临失控边缘。

    实在不知道他的怒火从哪里来,又搞不清他想要怎样,应昕按捺住心里的各种不适,语气尽量平静:“对不起,沈总,我初来乍到,实在不太清楚公司有什么活动去关心员工的心情。”

    “很多,比如,给员工安排的相亲会,”好不容易盼来的平静对话,让人觉得能正常呼吸就是一种幸福,“你也可以参加!”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又扯到她身上!

    “我很好,沈总,不用为我操心,我也不用参加相亲会,谢谢您的好意!”

    “是吗?”

    “是的,沈总!”

    “那也倒是!你这么年轻貌美有手段,多的是男人!”沈一慊轻笑道。

    “沈总,请注意措辞!”

    应昕有点生气了。

    她有什么手段?她用过什么手段?什么叫多的是男人?

    “难道我说错了?”

    似乎没有发现应昕的不满,沈一慊继续嘲笑。

    “难道不是?什么叫我多的是男人?”

    应昕真的生气了,语气里满是质疑和气愤。

    “你明明离婚了!家里却长住着一个男人,外面又去勾搭另外一个男人。左右逢源,你这样,还不叫有手段?男人还不算多?”

    应昕气极,却又无从反驳,略顿了一顿,便冷笑道:“看来沈总您真的是明察秋毫!如您所说,我现在是单身,有权利挑三拣四!您有空还是多关心关心其他单身同事吧!”

    车厢内死一样的静。只能听见车轮快速地碾压地面的声音。

    应昕闭上眼,头靠背,心中疑云重重,思绪万千。

    **

    “昕姐,我可以再拿两袋回去吗?”

    郝好腆着脸,指着已经拆开的零食包。

    被众人哄抢过的零食,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袋了。

    她眼巴巴地望着应昕,“实在太好吃了!”

    应昕点点头,好笑道:“不就是点吃的吗?全拿去都行。等等,给兰芷留两包!”

    从包裹里拿出两包放旁边后,她左右张望:“奇怪,兰芷这几天怎么老不见人!”

    “昕姐,你就别等她了!”

    郝好故作神秘地凑过头来,笑嘻嘻道:“她佳人有约了!”

    “是吗?”应昕有点吃惊。

    虽说郝好在公司人缘超好,打探消息她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是名副其实的“百事通”。但是对应昕而言,这个消息还是让她吃了一惊。

    “昕姐,你不知道吗?我看到好几次了,她跟沈总单独待过好几次!”

    “可能是因为工作吧!”应昕不以为然。

    “谈工作不可以在办公室啊?我可是看到好几次。在僻静的地方,他们拉拉扯扯。”

    郝好满脸自豪道,好像在炫耀什么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是吗?可能是误会呢,兰芷这人容易冲动!”

    “昕姐,我骗你干嘛!”

    郝好有点不高兴了,她想了想,压低声音道:“这公司里,谁不知我们沈总身边美女如云!啧啧,幸亏他没老婆,要不然一定被气死!”

    “哦?”

    应昕收拾桌上残余的零食,闻言便停了下来,喃喃:“他还没结婚?”

    “拜托昕姐!你不是天天要去他面前转悠吗?这些事儿你都不知道?”

    这下轮到郝好吃惊了。

    “我只负责工作上的事,他的私事,我不感兴趣。”

    应昕继续低头收拾桌面。

    “昕姐,别说我没提醒你啊,沈总撩妹可有一手了。我们公司很多单身的女员工跟他都有点~,那个,哈哈,你懂的!”

    郝好边吃边拿了两包零食揣在手里,边往外走边回头道:“就当是吃你那么多零食的报酬啦!”

    “兰芷,这是我留给你的!”

    好不容易看到兰芷回办公室了,应昕便走了过来。

    看到兰芷脸色红润,气喘吁吁地,忍不住打趣:“你这是怎么了?什么事忙成这样?大白天的,多让人误会!”

    兰芷低头看着文件,也没理解应昕的话,便头也不抬地说:“误会什么?我都忙死了!”

    “你和何杰怎么样了?”

    应昕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还不是那样。最近就是因为他,忙得我焦头烂额!”

    兰芷随口说道,随即抬头,满脸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和何杰……”

    “刚刚知道的。”

    应昕轻轻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笑道:“其实我之前也不是很确定。之前去孟氏时,见你谈吐表现与平时很不一样,当时猜想你可能和何杰很熟。上次在步行街吃宵夜时,看见你和一个男人举止很亲密,而那男人,背影很像何杰。现在确定了!”

    “好哇,应昕,看你平时沉默寡言的,没想到摆了我一道!”

    兰芷有点羞恼,举手作势要打。

    “好啦!你们在一起也算是天造地设,干嘛不好意思?”

    应昕握住她的手,将零食塞到她手里,转移话题:“他怎么了?你忙成这样?”

    “哦,何杰准备单干,不想和博达公司那几个人合作了。”

    “你这人,拿着公司的钱,忙着男朋友的事!我抓住了你这个把柄了哦!”应昕玩笑道,起身准备离开。

    兰芷摇摇头,脸上神情莫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笑笑:“好吧!改天我请你吃饭!”

    应昕将迈出去的脚收回来,突然想起什么来,正色道:“兰芷,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兰芷示意她说。

    “你愿不愿意去沈总身边工作?如果愿意的话,我们对调一下岗位,我去跟马经理说一下!”

    “怎么了?你干得不开心?”兰芷并不正面回答。

    “不是,只是我经验有限,胜任不了!你在沈总跟前,能发挥的作用比我大很多!”

    “只因为这个?”兰芷不信。

    “是啊,我力不从心啊!”应昕苦笑道。

    她自然不能说,自己有些讨厌这个有点冷面又八卦的老板;对于兰芷而言,能为沈一慊排忧解难的同时,也可以通过近身工作,来减少其他同事对她的不怀好意的揣测和谣言。

    “这个是上面的安排,恐怕不是我们两人能够左右的。”兰芷摇摇头,低头忙去了。

    应昕却不以为然。

    都没试上一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

    董事长办公室。

    沈一慊一身黑衣,身姿挺拔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

    外面阳光普照,办公室里却显得冷飕飕的。

    冷色系的装饰,显得办公室更加沉闷。绿油油的富贵树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冷峭的光芒。

    应昕小心忐忑地做着请示。

    “为什么?”

    沈一慊打断了应昕的话,扭头看向她:“就因为你觉得能力不行?”

    他加重了“你”的音,眼神里有隐隐的怒火。

    “是的,沈总!”应昕低头答道。

    这个马俊阳,那么快就把问题退回给她。让她直接跟沈一慊请示,她现在骑虎难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能力不行,要么就自己提升,要么就自己滚蛋!”

    沈一慊看着面前这个,在他面前不是低头说话,就是扭头看窗外的女子,一股无名火腾腾升起。

    自成年后,还没有人对她说过重话!

    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想跟他请示下的。没想到他,不但没听完就打断了她,更直接说让她滚蛋的话!

    之前共事,就算他一直冷冰冰,也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

    应昕鼻头一热,眼眶里就盈满了泪。

    她使劲儿咬住下嘴唇,不敢出声,更不敢抬头。

    “你还不是老板,工作岗位的调整,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

    沈一慊将手里的文件“嗖”地扔向墙角,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那个,仍旧低头不语的女子。

    “跟人说话要看着别人眼睛,这是最基本的教养!你父母有没有教过你?你老师有没有教过你?”

    沈一慊逼近应昕,怒火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压抑了。

    “沈总,你训斥我没关系,请你不要迁怒其他人!”

    应昕缓缓地抬头,没有理会面前愣了一愣的沈一慊,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嘴角带着讥诮的笑,脸上却是无比的平静:“没错,我是不愿意看你。不是因为我没教养,而是因为,看到你,这么一个阴晴不定的,时常打探别人隐私的人,会让我发自内心地,讨!厌!你!”

    “你!”

    看到面前的女子娇小柔弱,泪珠闪烁而有点震惊,暗自有点后悔自己说话太重的沈一慊,听到这话后,刚刚消散的怒火又被激起来。

    “怎么,沈总?说到你的痛处了?”

    应昕倔强地扬起了下巴,带着泪珠的卷翘的睫毛,扑闪扑闪,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是正在破茧而出的幼蝶。

    沈一慊有一刹那的分神。

    “你愿意解释下的话,我是绝对不会随意打断你的,因为这也是,没有教养的表现!”

    看着那张越来越危险的脸,应昕竟然轻笑出声:“我只不过是正在请示,并没有做主做些什么,你就大发雷霆。呵呵,共事那么久,从来不知道你还会这么武断!还是说,刚刚签完孟氏的合同,就急不可耐地想着卸磨杀驴?”

    竟然会这样想?!

    面对着那张玲珑清纯的脸,以及脸上明显的讥诮和嘲讽,沈一慊几乎快要怒火攻心了。

    “你,出去!”

    他转背了身,脸上的神情千变万化,听到身后的关门声,他深吸了口气,神情痛苦不堪。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