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三十五 你在哪里
    夜风习习,温热的风吹乱了长发,应昕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坐在这里真的太久了!

    为什么又要来这里呢?

    下午被沈一慊训斥,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只能逃避似的来到这里。

    第一次,擅自离岗,却只是呆坐这,发了几个小时的傻!

    看着脚下凹凸不平的路,一颗一颗嵌在水泥里的石子,被人笨拙地拼出一个个难看的花纹。

    这些石子,多像一个人啊!

    深陷泥中,无法脱身,用心拼凑,结果却遭人嫌弃。尽管最开始让人痛得无法承受,但时间一长,对身体却是极好的。

    那个人,最开始让人烦恼无法辩白。但时间一长,却是留存在心中的,最幸福的时光。

    那个谁,你以前一坐就几个小时地等我,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也是跟我一样,只是什么也不想地,傻坐着吗?

    苦笑一声,是啊,真是傻!

    真不知道你看上我什么了?!为了我,连前途都没了!

    眼睛突然有点酸涩!

    你现在哪里?

    我想跟你说说话,好好看着你说说话!

    我还没好好跟你说过话呢?!

    “你不要跟着我了!”

    “你打扰了我正常的生活,居然好意思问我这种话!”

    对不起,我不该说那样的话;要说的话,也应该正眼看着你说。这样,我就会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了!

    有水滴落下来,溅到光洁的石子上,开出了一朵水花。

    下雨了吗?

    抬头看天,天虽阴沉晦暗,但并没有落雨。

    嘴角咸湿,原来,是自己落泪了!

    总是这样后知后觉!

    明明是因为工作的事烦恼,怎么又胡思乱想了呢?!

    应昕用手背胡乱抹了一把脸,抬头看天。

    怎么办呢?

    是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上班呢,还是应该离职从此避而不见?

    装作若无其事,先不说沈一慊那里能不能翻过这一篇,她自己真的不愿意面对那个黑面大神;离职?这是她离开单位找的第一份工作,与上司之间有冲突不会是只此一次,难不成以后遇到问题了都要通过这种方式去解决?逃避,不是她愿意做的事情。

    可是,现在,在这里,她不是逃避是什么?

    应昕苦笑了一声!

    手机振动,低头一看,居然是田野的电话。

    应昕清了清嗓子,接通电话,尽量用轻快的声调:“田姐!?”

    “本来应该早点跟你们联系的,但是这边刚工作有点忙。你和应老师最近还好吧?”

    “嗯,我在g市,一切还好,有劳你们挂心了。”

    “你又跟应老师闹别扭了?”

    “啊?!是吗?田姐,你别想太多,肯定是误会!应老师是什么样的人,你我都是知道的。”

    “不会的!田姐,你是关心则乱。我觉得,他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

    “田姐,这事也没有盖棺定论,既然现在不能做什么,你们不妨慢慢等着,总有水落石出的那天!”

    “田姐,这件事我不好直接问应老师,你在他身边,好好劝慰一下!你得相信他,你是他最亲密的人,如果连你都质疑,那他多伤心无助啊!”

    “嗯,田姐,你们也一定要保重啊!好好陪着应老师,他现在最需要你了!”

    挂掉了电话,噙在嘴角的笑也淡下来了。

    应老师,出事了!

    之前他在自己最困顿的时候倾力相助,现在,他被别人诬告,自己却鞭长莫及,无能为力。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自己要变强!

    强到不再需要从别人身上获取力量;强到可以在别人需要的时候施以援手;强到不再会让自己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应昕脱掉了高跟鞋,在那条长长的健康路上来回走着。

    是的,我讨厌那个阴晴不定的人,讨厌他莫名其妙探人隐私。

    可是,我更讨厌自己太脆弱,不能承受小小的打击!

    应昕,你现在是上有老下有小,你要做她们有力的臂膀,怎么可以这样轻言放弃呢?!

    现在走,不但自己前功尽弃,自己的价值得不到体现。同时,对那个黑面神而言,也没有任何损失。

    就算要走,也要等到自己能力提升,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再说。到时离开,才可以真真正正地给他迎头一击!

    嗯,不管怎么样,最难的日子都已经扛过去了,这点算什么!

    定了定神,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应昕坚定地朝着路的尽头走去。

    **

    g市高档别墅区内。

    “啪——啪——”屋内传来一声声皮鞭击打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声厚重的击打声,一个闷哼的咬紧牙关的声音也一声声传出来。

    “少爷,求你了!别打了,别打了!”老仆人张妈发出惊恐的颤抖的声音。

    回答她的,只有一声声,连节奏都没改变的皮鞭声。

    **

    “兰芷?”应昕来到空空的办公桌,她还是不在。

    有点点失落,本来想问问她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可是她最近老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神秘秘的。

    虽然之前已经给自己做了足够多的心理建设,但让沈总和自己若无其事地继续共事,具体实施起来,总是需要些技巧的。而这些技巧,正是兰芷所擅长的。

    罢了,还得靠自己。

    走近沈一慊的办公室,远远地就听到好像是兰芷大声争吵的声音。

    应昕慌忙躲了起来,可侧耳听了一会儿,又什么也没听到。

    是自己幻听了吗!应昕摇摇头,正要敲门,一抬头却目瞪口呆,愣了一下,随即折身返回。

    “应昕,你又在发什么呆啊?”兰芷的声音把她唤回现实中。

    应昕呆呆地看着兰芷,并不答话。

    “你傻了?”兰芷笑嘻嘻地用文件夹敲了一下应昕的脑袋,“沈总叫你去他办公室。”

    之前还怒气冲天,现在却笑意盈盈。

    应昕探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记得你的工作几乎不接近沈总的。”

    兰芷闻言,淡去了笑意,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应昕,也淡淡道:“我只是传个话,你爱信不信!”

    “怎么?生气了?不过跟你开个玩笑,变脸变得那么快!我去就是了。”应昕起身,笑着捏了捏兰芷的脸颊,转身离开。

    有很多事情,她突然之间明白了,却又有更多的不明白了。

    比如,之前,沈一慊在嘲笑她时,她就一直奇怪,俞祉住到她家的事,他是怎么知道的?现在想来,不是兰芷是谁呢?全公司就她一个人去过她家。

    郝好曾经提醒过她,兰芷与沈一慊有一腿,她也只当谣言。

    刚刚在沈一慊办公室看到,她从后背抱着他,又去解他的衣服,虽然他推拒开了,但两人脸上沉痛的表情那么真切。既然男有情妾有意,男未婚女未嫁,公开恋情也倒无所谓,为什么要偷偷摸摸?他在公司里还有辛娜,她在外面还有何杰,是都无所谓吗?还是另有隐情?

    不过,这些都与她无关。

    她所生气不解的是:兰芷为什么要把她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沈一慊,让她平白无故的,在沈一慊面前遭受羞辱?

    沈一慊一抬头,便看见面前娉婷而立的女子,正在第一次用认真沉静而又陌生的眼光看着他。没有平时的低头应答,也没有扭头避而不见,第一次这么平平静静地双眼注视着他。眼睛里没有害怕,没有厌恶,没有好奇的探究,也没有紧张的戒备,没有刻意的疏远,也没有热切的期盼。他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轻声问道:“有事?”

    “没事?”应昕反问。

    沈一慊愣了一下。

    “兰芷说您找我?”应昕补充道。

    见沈一慊恢复了神色,却依然没反应,应昕有点郁闷,继续道:“没事的话,我回去了!”说完抬脚就走。

    “对不起!”身后响起的声音让应昕停顿下来。

    她转过身去,浅笑道:“沈总这话,是对谁说的?”

    沈一慊慢慢踱到她面前,看着她,不说话。

    她轻哼了一声,嘴角依然含笑,准备转身而去。

    “是你!”

    当双臂被箍紧,应昕才发现,自己居然被这个黑面大神圈在怀里。她使劲儿挣了一下,发现挣脱不了。便双手用力撑着他的胸膛,后仰着问道:“为什么?”

    沈一慊眼神晦涩不明,嘴唇微张,嗫嚅着。正准备说些什么时,应昕便冷笑道:“是因为孟氏的项目?还是因为找人查我的隐私?又或者是,让我和公司其他女孩一样,准备对我潜规则?”

    沈一慊突然松了双手,转过身去,应昕始料未及地往后退了几步,一个趔趄摔坐到地上。

    恶狠狠地盯着眼前那个挺拔的背影,正要说几句冷言冷语时,那个挺拔魁梧的背影传来淡淡的低沉的声音:“你下班吧,今天回去好好休息下,明天我要带你去参加一场宴会。”

    站在洗手间里,听着哗哗的水声,看着自己满手的血迹,应昕几乎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幻视了。她只不过是摔在了地上而已,也不算疼,怎么就满手是血呢?她小心地把手放在水龙头下,冲、洗、搓、揉,都不疼,手也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

    她突然灵光一闪,在此之前,她的手接触的除了地板,也就只有沈一慊的胸膛了!难道是他?

    她飞快地往回跑,蓦地推开董事长办公室的门,发现沈一慊正站在落地窗前,不知在想些什么。

    “沈总?”应昕试探地喊道。

    那人慢慢地转过身来,看到她惶恐不安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头,没有回应。

    应昕仿佛没看见他的反应,缓缓地走到他面前,双眼紧紧盯着他的胸脯,颤抖着问道:“您没事吧?”

    他的胸脯紧致结实,西装里面的白衬衫熨贴在他的胸膛上,显得人更加挺拔。衣服上没血啊?可她手上的血是从哪里来的?

    她的手不由自主地要覆上那块结实的胸膛,刚才就在这里,她明明很用力地撑开他,很用力地抓他了,怎么没血呢?

    “对我有兴趣?”手在半空便被抓住,应昕一抬头,便沉入那漆黑的似笑非笑的眸子里。

    应昕红了脸,却也鼓起勇气,倔强地盯着他:“我刚刚手里有血,我以为是你的!”

    “有吗?占我便宜,也要找个好点的借口!”仍抓着应昕的手腕,但大拇指却在那纤细的手腕内侧,来回摩挲着那细嫩温润的肌肤,嘴上淡淡地说着调笑的话,脸上也有了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浅笑。

    预期的失落,莫名的血迹,来自手腕内侧异样的抚摸,听着调情般的语调,看着黑面大神嘴角扬起的笑容,应昕有点懵。她用力地甩开他的手,转头就走:“谁稀罕!”

    “那么多男人,你是不稀罕!”背后传来淡淡的声音,低沉的,落寞的,嘲讽的。

    应昕回头瞪了他一眼。

    这一瞪,又想起一桩事来:他通常都是一身黑,刚刚好像也是黑衬衫,怎么现在就成白的了?

    不对不对,这是办公室,他就是要换,也没那么快,说不定刚刚就是白衬衫,她只是惯性思维罢了!

    看着置身事外的黑面大神,应昕好凌乱!

    顶着一脑子乱麻回家,她要好好休息一下,最近的怪事太多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