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三十六、你不要走
    应昕局促不安地站在商场的穿衣镜前,身上穿了一件鹅黄色鱼尾抹胸。

    “就这件了!”沈一慊上下打量了一番,满意道。

    “沈总,今天的宴会是什么性质?为什么要穿成这样?”换上工作服的应昕,边整理衣服边抗议道。

    “你的头发也要打理下,身上,呃,也需要一些首饰。”沈一慊似乎没听到她的疑问,继续审视道。

    “沈总!”应昕不安地叫道。

    “你只管跟我走就是,这就是你的工作!”沈一慊并不理她,抬腿就走。

    一出门,发现应昕赌气似的还站在原地,不禁笑道:“还不走?我可是难得陪人逛街的!”

    应昕迟疑着,诧异地发现这黑面大神居然笑了。她愈发不安。这可是有生第一次除了俞祉以外的男人陪她逛街,而且是在上班时间,以上班的名义。

    她抿了抿嘴唇,认真道:“你不告诉我今天到底是什么工作,我就恕不奉陪了!”

    沈一慊也收了脸上昙花一现的笑容,仔细看着她,发现她并不像赌气撒娇一般,便解释道:“今天是我们的一个客户成立新公司的日子,今晚庆祝下。”

    “客情维护,难道不是辛娜去吗?”不满脱口而出。

    沈一慊并不答她,只在转身的时候瞥了她一眼。

    这一瞥,应昕就有点觉悟了。

    辛娜虽是公关部经理,但却不是董事长秘书。两个公司的大人物都去道贺,这规格,有点失衡。带着秘书去,显示的既是公司重视,同时也有利于私下交情的建立。而且刚才这话,明明显显是推诿,带了许多称亏道劳的成分。

    脑袋决定屁股,自己脑筋一根筋,转不过弯来,所以现在只能做一个小小的,惟命是从的秘书!屁股决定脑袋,看来还是自己格局不够大哪!什么都斤斤计较,能有什么气度呢?不管那么多,既然是工作,就当见识世面好了!

    **

    晚上8点半。

    g市最高档的威尼斯酒店。

    宴会厅,富丽堂皇,欢声笑语,觥杯交错,人人脸上洋溢喜色,可以看出东道主的左右逢源,人缘之好。

    挽着沈一慊的左手臂入场,见全场人的眼光都胶着在自己身上,应昕不免有些紧张,右手已然屈指成拳。

    沈一慊瞟了她一眼,右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轻松些。应昕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不是她没见过这场面,主要是这身打扮……

    何杰赶紧迎了上来:“沈总,应小姐,欢迎光临!两位屈尊莅临,蓬荜生辉啊!”

    兰芷跟着何杰后面,也举着杯子围过来:“应昕,你也来了!”

    应昕不动声色地抽出手来,对着兰芷点点头,笑了笑。

    “何总这里真的是胜友如云,高朋满座啊!贺喜!”沈一慊伸出手。

    “恭喜!”应昕微笑着道喜。来g市第一个见的就是他,对他印象一直不错。

    何杰和沈一慊侧耳低声交谈着什么,间或蹙眉或摇头,神情间明显的不赞同,偶尔瞥向应昕几眼,又飞快地转移视线。

    应昕本不自在,见他频频看向自己,眼神晦暗不明,不禁有些奇怪,也仔细地打量着他。

    在耀眼的灯光下,他深邃的五官显得特别立体,平时瘦高的身材,裹在一套高级定制的西装下,显得格外挺拔。带着微醺的迷蒙,平时严肃的脸也显得格外温和。如果说孟旷伟是一块温润的玉,此时的他,便是一泓温泉,让人心生亲近。人常说,女人醉酒姿态撩人。殊不知,男人醉酒,也别有一番风味。

    嗯,兰芷好眼光!

    见她直直地盯着何杰,对面的两个男人停止了交谈。何杰看看她,又看看沈一慊,又看向兰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事?”不同于何杰的无措,沈一慊看向她的眼光,冷冰冰得似乎要在她身上戳几个窟窿。

    收回视线,应昕有点尴尬,微微一笑,解释道:“人逢喜事精神爽,何总今天,比起平时,让人觉得亲近多了!”

    何杰温和一笑,跟她碰了一下:“能够入应小姐的眼,我倍感荣幸!”

    应昕客套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只笑着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开。

    “应小姐?哎呀,真的是你啊!”一道浑浊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应昕转过身,却看见了那个博达公司的黄总黄仁。

    是了,何杰新公司成立,作为曾经的同事,还得过来道喜。

    应昕在博达公司面试的时候,对他印象便不是很好,所以也只浅笑一声,点头示意。

    “应小姐,你现在哪里高就啊?!”黄仁腆着脸问道。

    “谈不上高就。那位,是我上司。”应昕不想与他多话,偏头看向沈一慊。

    黄仁赶紧屁颠屁颠地走过去,边与沈一慊闲谈边一面瞅瞅应昕。

    真是太倒胃口了!

    应昕索性转过身,便看见兰芷凑了过来。

    “你今晚怎么过来了?”兰芷悄悄问道。

    应昕苦笑着摇摇头。

    “那你为什么穿成这样?虽然好看,但是太招摇了!你看,好多男人盯着你,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也不愿意这样,但沈总说,这是工作,让我不要给他丢脸。”应昕无奈道。

    兰芷叹了叹气,朝沈一慊那边看了看。悄声问道:“待会儿回去,俞祉会来接你吧!”

    见她又问起家里人,应昕不悦地皱了皱眉头,看见刚刚进门的杜衎,便匆匆说了句“不好意思”,随即离开。

    兰芷怔了一怔,上身倾了倾,终究没有跟上去。

    与何杰寒暄过后,杜衎就朝着应昕走去。应昕端着红酒,端庄大方,微笑着等他走近。

    “哎呀,某人今晚这么美,有人肯定会后悔没跟我一起下来。”杜衎耸了耸肩。

    “哦,是吗?”应昕不置可否。她也不是眼巴巴地盯着杜衎,盼着谁来,只是找个借口远离兰芷的八卦罢了。

    “失望了?”杜衎边喝酒,边观察应昕的脸色,见她神情平常,不禁想要捉弄一下。

    “嗯,是有点失望。”应昕气定神闲,慢慢地抿了一口酒。

    “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哪,也不负旷伟一片痴心,一场苦心,一直用心。”杜衎眨眨眼睛,咬文嚼字地掉书袋子。

    “只是,可惜了,有的人一片芳心,一场耐心,一直悉心!”应昕勾起嘴角,脸上挂了调皮的笑。

    “嗯?谁?”杜衎皱了皱眉。

    “你啊!”应昕忍不住笑了出来。见杜衎不解地睁大了双眼,又不紧不慢地解释道:“你一直对他悉心照料,工作上也耐心辅佐他,他不跟你来,难道不是负了你一片芳心?所以,失望肯定有,但不是我。”

    “我就说吧,旷伟把你给宠坏了,连我都说。哼,我不跟你计较!”说罢便赌气似的转进人群不见了。

    是戳到痛处了?还是自己酒喝太多了吗?又不是很熟,干嘛调笑人家。应昕有点郁郁,边想着,边自顾自喝了一口酒。

    “让你来,可不是让你借酒浇愁的!”耳旁传来熟悉的冷漠的声音。

    应昕立即警醒,收敛了笑意,低头不语。

    沈一慊皱着眉头,叮嘱道:“我有事先离开,你打起精神,好好应酬!”

    “沈总,”应昕急急地拉住他。

    他甩了下衣袖:“刚刚还跟人谈笑风生,现在怎么了?”

    抓住他袖口的手,松了松,但还是没有放开:“对不起,我刚刚不该失态。你不要走!”

    “这里那么多人你都认识,怕什么?!”沈一慊不客气地拨开拉着他的手。

    “等下,那,那您什么时候回来?”应昕又急急地抓住他。

    沈一慊回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面前的女子身着抹胸鱼尾,性感的锁骨,光洁的后背,妩媚的长卷发,有些凌乱地搭在瘦削的肩膀上,一张精致的脸上,哪里还有平时或严肃,或冷漠,或倔强的表情呢,全是显而易见的慌乱和害怕,让他的心没来由地抽痛了几番。

    “不知道。”他面无表情,扒拉掉那双纤细的柔弱的手,迅速地掉转头,消失在人群。

    兰芷追了上去。

    应昕呆在原地,心里竟然有点失落。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双刚刚被毫不客气扒掉的手,苦笑道:“真的很失态!我要依靠别人到什么时候?!”深呼一口气,脸上又挂起职业性的微笑。

    推杯换盏,几巡之后,应昕对在场的人大致都了解了些,但却慢慢地有点不胜酒力了。靠在真皮座椅上准备稍作休息时,远远地便看到黄仁走了过来,应昕不得已又强打起精神,准备迎接下一轮的进攻。

    “哎呀,应小姐海量啊!大家都是朋友,熟人,应小姐不要勉强,喝酒伤身,我们喝点饮料。”黄仁也有些醉醺醺了,满嘴的酒味儿,看到应昕举杯,赶紧告饶,换了饮料举起来。

    应昕此时也有点渴,便点点头,随手接过他递过来的饮料,大口喝了起来。

    “应小姐,你现在豪建公司负责什么呀?沈总眼高于顶,应小姐能被他带来参加这种宴会,足见他的重视啊!”黄仁醉醺醺地搭讪道。

    “哪里,也只是打杂跑腿罢了。”应昕不想理他,起身欲走。但却被黄仁一把拉住,“应小姐,多聊一会儿吧!”

    “不行,我要准备跟何杰告辞了,你慢慢享用!”应昕推开他的手,拿着手包,准备出去。

    “那啥,既然不聊了,我也就走了,我也去跟何杰说一声。”黄仁也七弯八拐地向门口走去,走了几步,忽然回头道:“你不去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