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三十七、无端受辱
    应昕想了想,她也不知道何杰在哪儿,正好顺道一起。便点点头,跟了上去。在走廊上,一吹了风,头更加晕了,步履也更加蹒跚。她在后面远远跟着,恍惚看见黄仁进了拐角的一个房间,便也跟了进去。

    一进门,却没看到个人影儿。她甩了甩头,自言自语:“难道我看错了?进错了房间?”

    “没错!”随着关门的巨响,一个浑浊的带着醉意的男声在背后响起。

    应昕惊出一身冷汗,转过身,站在面前满脸淫笑的,不是黄仁是谁。

    她强自镇定道:“你不是带我去找何杰吗?你这是干什么?”一边说着,一边手底下悄悄地拉开手包拉链。

    “干什么?应小姐,孤男寡女,同处一室,酒后乱性,干柴烈火……”黄仁脱开外套,打着酒嗝,狞笑着凑向应昕。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喊人了!”应昕有点慌,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脚也慢慢地往后退。

    “这是本市最高级的酒店,隔音的效果特别好,你可以试试!”黄仁已经开始脱衬衫了。

    “你别脱!你走开!要不然我不客气了!”应昕大喊道,手包挡着,手里已经攥紧了防狼喷雾。

    “大家都是成年人,就怕你客气!”黄仁已经连长裤都脱了。满身的肥膘已经猛地凑了上来!

    “啊!你下流!无耻!”应昕猛地后退一大步,与此同时,手里的防狼喷雾也迅速地持续地喷出去。

    可惜,后退的幅度太大,鞋踩到那拖地的鱼尾裙,应昕整个人都摔倒在地,防狼喷雾全部喷空,双脚因为穿着恨天高,也毫无意外地扭伤。

    黄仁冷笑着看着应昕:“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

    应昕左手举着防狼喷雾,右手从手包里摸出手机,一面警惕地盯着黄仁,一面焦急地拨打电话。

    “没人能接到你电话的,不信你试试!”黄仁双手绕在胸前,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

    应昕不理他,迅速地拨出几个号码。

    “沈总,我是应昕,快来救救我!喂喂!”没有反应,电话根本接不通。

    “兰芷,兰芷,快,救我!”

    “何杰,我在这里,救救我!”

    “旷伟,孟旷伟,求求你,救救我!”

    ……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没有反应,都没有反应,电话根本打不出去!

    看着黄仁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应昕一个激灵,突然冷静下来,她放下手机,双手紧握喷雾:“你做了什么?”

    黄仁一副无可奉告的表情。

    “你安装了手机信号屏蔽器?”应昕不可思议问道。

    “春宵苦短,应小姐,何苦把光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谈资上呢?”黄仁不耐烦地,嘲笑地看着看着她手里的瓶子,一把夺了过来:“都喷完了,还举着吓唬谁呢?!”

    随手扔掉喷雾瓶,黄仁便附身下来。还没靠上身,身上便重重地挨了一下,他气恼地抬头看,发现应昕正全身戒备地举着恨天高,尖尖的鞋跟对准他,冷声道:“黄总,别怪我没提醒你,用高跟鞋扎死人,这可不新鲜!”

    黄仁起了起身,将信将疑地看着她。

    “怎么?不相信?你也可以试试!”应昕双手举着鞋跟,试图站起来,可是,不但双脚扭伤,酒劲儿上头,浑身都没有力气。她费力地挪到角落,碍事的鱼尾裙在身体后挪过程中,也不断地下滑,胸前傲挺的部分悄然可见。

    黄仁吞了吞口水,也小心地往前移动。

    “如你所说,我已婚育,早没什么贞操可守。大不了,我失了身,换你一命,还是划算的!”整个身子坐在鱼尾裙上,上身已经下滑太多,应昕只能手抓着鞋跟,一丝不敢松懈分心。

    黄仁的眼睛一会儿看人,一会儿看鞋,来来回回,却不敢贸然上前。

    就这样僵持着。

    就像是,一个是抱着必胜决心,却又不愿有任何闪失的猎人,一个是决心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猎物。

    时间一点点流失……

    大门突然从外面被打开,一下子涌进很多人,黄仁刚刚转身,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被随后赶来的酒店保安给扑倒。

    孟旷伟和杜衎赶到应昕面前,应昕只眯了眯眼,仍然举着鞋呈戒备状态。

    孟旷伟红了红眼眶,柔声道:“小昕,是我,我是旷伟。”

    “哦,不好意思,逆光,没看清楚!”应昕笑笑,缓缓收了鞋。背靠在墙角,目光有点呆滞。

    孟旷伟慌忙脱下自己的西装,披在她身上。随后一言不发,转身盯着那个被拷着的黄仁,上前就一顿暴打,揍得那人脸上青红紫绿,活像一坨被胡乱揉碎拼凑在一起的彩泥。

    “好了好了,应昕要紧!”杜衎赶紧拦下,再有几拳,那老小子就得进医院了。

    “小昕,你要紧吗?”提到应昕他就紧张,旷伟四处检查。

    应昕红了脸,虚弱地摇摇头:“没事,就是酒喝得太多,头昏脑涨,没有力气,刚刚又扭伤了脚,站不起来。”

    孟旷伟一把抱起她,安慰道:“没事,我抱你走!”

    应昕点点头,乖顺地把头靠在他怀里,双手搂着他的脖颈。

    他一愣,嘴角噙了微笑,眼里带着怜惜,埋怨道:“怎么喝那么多酒?”

    应昕不语。

    上次和他一起的那个饭局,他帮她挡酒,帮她抵挡明枪暗箭,处处顾忌体谅关照。今天,在场的人轮番上阵,以酒识人,又有谁会像他那样,时时维护着她呢?

    他自觉说话不当,改口道:“一般女孩喝太多酒,都是心情不好,你刚刚又受了这种惊吓,想哭的话,我可以借给你肩膀!”

    想起刚才的情况,应昕红了眼睛。半眯着眼,脸上却笑道:“刚刚都没哭,现在也没那么矫情!”

    孟旷伟停住脚步,身子顿了顿,面上的失落一闪而过。磁性的声音带着心疼:“你这样说,成心要让我难过吗?”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应昕拍了拍他后脑勺,故作轻松,转移话题道:“你刚才打人的样子好凶呀!”

    “我恨不得打死他!”孟旷伟咬牙切齿道。

    “傻瓜!”尽管脑中一片混沌,眼前男人的脸也显得有些模糊,但是,心里真的满满是感动。从过去到现在,就他,真心地关心着自己,岁月流转,时过境迁,仿佛只有他没有丝毫的变化。

    努力睁开迷离的双眼,想去摸一摸男人俊朗的脸颊,只摸了一下,就发现抱住自己的身子僵了僵。

    应昕心里不禁好笑,不至于没碰过女人吧,碰一下就呆半天,碰两下会怎样?

    借着酒劲儿,半闭着眼,脸上挂了调皮的笑,应昕一手搂着孟旷伟的脖子,一手伸出,准备再摸一下。手臂忽然被牢牢地抓住,应昕闭着眼,不满地皱眉道:“怎么了旷伟?”

    “你耍什么酒疯?!”熟悉的冷漠的声音传来,好像当头一瓢冷水泼在身上。

    应昕睁开眼,看见那个讨厌的黑面大神,一张脸冷得快要结冰了。孟旷伟仍然紧紧地抱着她,一脸戒备地盯着沈一慊。

    “哦,是沈总啊。”应昕懒懒地问道:“现在总该下班了吧?”

    “怎样?”沈一慊不置可否。

    “下班了,现在就是我的私人活动,您管不着!”

    “没下班又怎样?”

    “没下班的话,我因公遭难,也没见您出来帮我一把。这个工作,不做也罢!”

    见沈一慊没反应,应昕便挣脱他的手,重新搂住孟旷伟的脖颈,头埋在他的肩窝处,闷闷地说:“旷伟,带我走吧,哪里都行!”

    刚迈出一步,又停了下来。

    应昕抬头一看,沈一慊还挡在前面,双唇紧抿,眼里怒气肆意。

    她头又昏又涨,浑身无力,看见孟旷伟的鬓角似乎有汗水冒出,可能也是在极力忍耐,于是没好气地问:“你到底要干嘛?”

    “你是我带出来的,自然是要由我带回去。”

    “不必,多谢好意。难道你的下级跟男朋友开个房,你也要一路跟着吗?!”

    应昕急于摆脱他,回去好好睡一觉,借着酒胆,臊皮的话也直接往外脱口而出,发现身下的身子又僵了一僵。都没好意思去看孟旷伟的反应,只能反方向用眼角瞟了瞟那黑面大神,平时的冷漠凌厉,现在也只是气结。看他发气,总算解气!自己之前哀求他,他都无动于衷,现在有什么资格来干涉她?!

    “旷伟,我们走吧!”应昕虚弱道。

    孟旷伟点点头,抱着她绕过去。

    看着孟旷伟的汗水越来越多,担心自己太重,于是忍不住用手指擦了擦孟旷伟的汗水,轻声道:“累不累?要不放我下来?”

    “不累。”孟旷伟绕过沈一慊,往前走去。转过头,四目相对,会心一笑。应昕娇羞地重新埋进他的肩窝,不再探头看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