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三十九、一往情深
    第二天中午,应昕在床上看书。隐约听到外面有人说话,是尹晓兰的声音:“孟总,应昕睡着了。您贵人事忙,就不耽误您时间了!”

    “阿姨,我就看一下,看她的脚消肿了没。”孟旷伟带有磁性的无奈的声音。

    “她已经好多了,等两天就可以去上班了。您看,您既不是她上司,又不是害她受伤的人,怎么好意思让您天天跑呢!”尹晓兰仍旧委婉地拒绝道。

    “阿姨,我们是老同学,看看也是应该的。”

    “放心吧,她没事。我照顾着,俞祉也快回来了。他照顾得更周全。”

    孟旷伟没再说话。

    “她需要静养,这小门小户的,我怕她被吵醒。这样吧,待会儿她醒了,我告诉她你来过。”

    “那好吧,阿姨,这是我专门给她买的消淤止痛的药膏,见效很快。麻烦您转交给她。”孟旷伟低沉的声音。

    应昕侧着耳朵听,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只听到楼下发动机的声音远了,才收了书,静静地等着。

    尹晓兰果然拿着药膏进来了。

    “妈,你干嘛拦着他,不让人家进门?”应昕急急问道。

    尹晓兰并不着急,将她的脚从被子里扯出来,换了药膏,才慢慢地说了句:“我是为你好!”

    “妈!”

    “昕儿,你就算不为我,为了小鱼儿,你也得和俞祉在一起,她有亲爸爸。而且,他这次回去,真的发现你们离婚是有人在中间搞的鬼,他是被坑了!”

    应昕轻抿了嘴,不说话。

    “那孟旷伟对你的心思,我早看出来了。是个好孩子,但是你们有缘无分!”

    “怎么见得?”脱口而出的反问,藏不住的好奇,还有微不可察的不甘心。

    “看他派头,家里应该不错吧?他就算单身,你觉得,他凭什么看上你?先不说你的年龄也不小了,无权无势,而且拖家带口,你觉得,他这样的家庭会看上你?老辈人有句俗话:龙配龙,凤配凤。门当户对很重要。俞祉家跟他比,差远了吧,吴艳华都对你百般刁难,如果摊上个有钱人家的婆婆,又会怎么样?你是确定能改掉你的脾气去讨好他家里人,还是确定你能碰上个通情达理,凡事不计较的婆家?”尹晓兰一口气说了很多,脸上也难掩难过之色。

    应昕听着这些话,竟然哑口无言。

    “他跟你表白了吗?带你见家人了吗?”

    应昕摇头。

    “你喜欢他到了非他不嫁的地步了吗?”

    应昕还是摇头。

    “那还是趁早断了吧!这样,你们还能做做朋友!”

    尹晓兰说完这句话,扔下呆若木鸡的应昕,便推门出去了。

    **

    咖啡厅。

    孟旷伟把咖啡往应昕面前推了推,笑道:“这几天公司有点忙,没空来看你。你好些了吗?”

    应昕看了他一眼,莞尔一笑,垂眸道:“都已经好了,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了。”真傻,天天来应家,进不了门,却只字不提,只说是自己的错。

    “应昕,今天叫你出来,是有事跟你说。”孟旷伟抓住她的手,望向她的眼,微微有些激动。

    “嗯?”应昕不动声色抽出手来,示意他说。

    “我没有结婚。”他的眼睛亮晶晶。

    应昕笑着点点头,表示知道。

    “我没结婚的原因,不是外界传的那样。是因为,我高中的时候很用心地喜欢过一个女孩,一直不敢告白,直到现在。我很爱她,很爱很爱,我不知道为什么,就算之前明知她结了婚,生了孩子,自己应当死心,但却也不愿随便找个女人凑合过日子,直到几个月前与她重逢,得知她单身,我又才鲜活了起来。”

    “鲜活”这个词……挺有意思!

    应昕想着,端着咖啡,低头浅笑了。

    “你别笑!你知道,说的就是你。小昕,做我女朋友吧!”孟旷伟急急地又抓住她的手,双眼充满了期盼。

    “旷伟,你希望我成为你哪种女朋友?”应昕笑道,见他愣了愣,便提醒道:“是纯玩玩的那种,还是准备以后要结婚的?”

    抓住她的手突然放开,孟旷伟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小昕,你怎么这样说?!我对你的感情,怎么可能是玩玩呢?!”

    她是真的不懂,还是不肯相信他?那么多年的守候,难不成根本没有入她的眼,进她的心?

    感觉他受了侮辱似的,悲痛的脸色让应昕有点自责,她赶紧解释:“我知道,旷伟,可是,你的家人知道吗?我这样的人,他们会同意吗?”

    “你先说,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见应昕不表态,他也端了咖啡,目光同样投向窗外行人如织的大街。

    “小昕,这也是我今天准备跟你谈的第二个话题。你知道,在高中时期我的家境也不富裕对吧,后来怎么就成这样了。那是,那是因为……”

    应昕忙按住他的手:“你可以不说的,旷伟!”

    他拍拍她的手背,笑道:“你就那么不想了解我多一些吗?”见她不语,便接着说:“那是因为,我的母亲,是我爸在外面偷偷养着的,后来因为爸和他的原配妻子离婚了,才把我们接回去的。”

    应昕平静地听着,偶尔点点头。

    “我其实很不喜欢我的出身,但是,又不得不接受。之前我也不愿意多接触女人,一是因为你,同时也是因为我妈。之前我对生活没有什么目标,但重遇你后,我就决定好好奋斗,免得以后受制于父母。”

    这话,应昕听明白了,她不是孟家理想中的儿媳人选。

    孟旷伟说完后,便转头看着应昕。话说得隐晦,但相信她已经明白。

    应昕当然明白,她看着他,突然就失笑出声,见他一片愕然,于是玩笑道:“我们这是在相亲吗?”

    他也笑了。

    “既然你说了你家情况,我也说一下吧。”

    “你可以不说,我们虽然之前接触不多,但通过应老师,我也了解到不少情况。”

    应昕感激地点点头,继续道:“你所了解的,大概是我原生家庭的情况。我现在的情况呢,有些麻烦。虽然离婚,但前夫还是纠缠不已,前几天你大概也感觉出来了,我妈很抗拒你,她是希望我和前夫复婚的,我女儿更不用说,跟他爸比跟我还亲。”

    “你呢?你是怎么想的?”

    “我?我没什么想法,让我妈颐养天年,给她养老送终;把我女儿拉扯成人,看她幸福。至于我自己,真的没有想太多。”

    “那,你对我?”

    应昕沉默了一会儿,咬了咬下嘴唇,费力地说:“旷伟,你对我的好,坦白说,我不是没有心动,只不过……”

    “那就好!”他连忙打断了她,绕过咖啡桌,坐在她身边,双手执起她的手,认真地看着她说:“小昕,你听我说,我等了十年,现在既然有可能,我便要尽十二分的争取,你后面的话不要说,也不要想,我只希望你不要刻意讨厌我,疏远我,抗拒我。遵循你的内心!假如我们都努力了,你还是没有爱上我,这是我的命,我认!至少现在,别抹杀那份心动好吗?你一心为家人,却欠了自己一份幸福!给我次机会,也给你次机会,好吗?”说罢,用力地握紧她那葱白一样的指尖,上下摇摆着。

    欠了自己一份幸福?

    什么是幸福?

    小时候被父亲抛弃,与母亲相依为命,艰难度日;求学过程中受尽白眼,被同学排挤仍然委曲求全;在豆蔻年华情窦初开的年龄,除了满脑子的学习,不敢有半分其他的念想;被逼着相亲成家后,整日婆媳矛盾,一地鸡毛;老公出轨,净身出户,独自一人在异乡打拼。

    什么是幸福?

    自己忍气吞声,从来不敢跟母亲讲自己的委屈。为了让母亲和女儿高兴,又逼着自己与俞祉和平共处,假意周旋。

    她处处为别人考虑,可从来没有为自己考虑过。

    欠了自己一份幸福?可不是?!

    应昕鼻头一酸,忙别转了脸。

    孟旷伟放开她的手,双手捧着她的脸,细细看她,半是祈求半是疼惜道:“好吗?”

    应昕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孟旷伟欣喜地拥她入怀,用下巴摩挲着她的额头,眼神满足幸福。隔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松开应昕,让服务员换了咖啡。

    在等待的间隙,孟旷伟突然问道:“小昕,你有没有听说应老师的事儿?”

    “嗯,前段时间,田姐给我打过电话。”应昕老实地点点头。

    “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应老师不是那样的人,肯定中间有什么误会。只可惜我现在分身乏术,爱莫能助。”

    “我老家倒是有些人,我帮忙问问吧!”孟旷伟便往咖啡里加糖,边说道。

    “啊?真的?谢谢你啊旷伟!”应昕惊喜道。

    孟旷伟递给她一个嗔怪的眼神,埋怨道:“我们现在恋爱,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要报恩,我就帮你报恩,何况,他也曾是我的老师。”

    应昕感激地笑笑,低头喝了一口咖啡,随即便皱眉道:“怎么那么甜?”

    孟旷伟开心笑道:“我给你加了糖,是不是好喝了些?从今以后,我不会让你吃苦的。”

    一语双关的话,她也听懂了。

    她眉头皱了皱,又尽量舒展开,若无其事地浅笑闲谈。

    只是,没再碰那杯只喝了一口的咖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