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四十、风云诡谲
    董事长办公室。

    看着精神抖擞,整装待命的应昕,沈一慊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她的脚踝,难得温和地问:“都好了吗?你还可以多休息几天。”

    应昕脸上带着职业性微笑,恭敬地答道:“多谢沈总关心,已经全好了。”

    沈一慊瞧了瞧她的脸色,点点头,转身递出一张纸条:“今天你的任务。”

    应昕接过纸条,迅速浏览一遍,便皱眉道:“皮草?公司新增的业务吗?”虽说现在很多企业都流行跨行业,多元化经营,但,这也跨得太大了吧!

    沈一慊不置可否,只淡淡说:“你查就是,其他不用知道。”

    应昕领命出去。

    坐在办公桌前,总觉得那里不对劲儿。

    桌上一如往常还是精美的早餐,只不过,又多了一盅汤。

    快递小哥还特别交待,一定要喝完哪一盅补钙的炖汤。

    右上角摆着一束精心打理的鲜花,花香四溢。

    就连办公桌的角落里,也摆着小小的一盆芦荟。

    “哇,明明早上送你来上班的,这才多久,又送了早餐送了花,应昕,你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吗?”隔壁的张雪酸不溜几的几句话,引来了一众脂粉的啧啧艳羡声。

    “就是啊,昕姐,我们天天早上没饭吃,还得吃你们撒的满地狗粮!”袁媛也调笑道。

    “哪里,就是看我病好上班,慰问一下而已。”应昕讪讪地解释道。

    “哎呀,如果有对我这么好的人,我宁愿天天生病!我现在只能摸摸我的小多肉,安慰安慰自己!”郝好摆弄着一盆多肉,唉声叹气。

    “你们献身给公司,公司也投桃报李,送了多肉给你们每个人,干嘛还要唉声叹气?”兰芷开着玩笑走过来,环视了众人,笑道:“都散了吧,上班时间!”

    众人纷纷散开回座。

    应昕抬头环视,这才发现每个人办公桌上都有盆小植物,而自己的,大概就是那盆芦荟吧。

    她盯着那盆芦荟,思绪渐渐飘远。

    很多年前,在夜深人静时,她做完作业,总会假装无意地去到窗台,拨弄那株芦荟,同时也认真地瞧瞧,芦荟盆里有没有藏着点什么。那时候,在那一方天地,自己就像个刚从贫民窟里,被认领回来的公主,在检阅士兵的忠心一般,自尊,骄傲,又带着隐隐的期盼。

    “怎么样?还喜欢吗?我上次看你家养了不少,所以这次就给你买的这个。”兰芷打断她的沉思,不由分说拉住她走到僻静处,兴致勃勃地问道。

    应昕淡淡笑了笑,抽手出来,点头道谢。

    “应昕,刚刚人事部经理肖敏找到我,说我们的岗位可能会有调整。”兰芷仿佛没有感到她的疏离,依旧凑近身说道。

    “哦?”应昕等着她的下文。

    “马俊阳经理会被派往外地长驻,你可能要被调去董事长办公室。”生怕别人听见似的,兰芷用手挡着,在她耳边悄声道。

    “你负责整个行政部?”应昕看向她。

    “嗯,肖经理自己可能也要常驻外地,我可能还要分担些人事部的工作。”兰芷撅着嘴,满脸的不情愿。

    应昕更加不解:“你怎么知道?”

    她就几天没来,公司调整那么大?

    “那个,我不当你外人,我就直接跟你说,我和沈总,有点关系。我们很早就认识。”兰芷想了想,还是坦白了。

    应昕一愣,她之前根据在办公室看到那一幕,也猜到他们关系不同寻常,没想到她倒自己说了出来。

    “你知道,我这人平时话多,有时候难免说漏嘴,沈总脾气不太好,有时候就拿你撒气。都怪我,你不要生气!”兰芷双手握住她的手,诚挚地道歉。

    应昕不说话。

    其实,说不上生气,只是多少有些失望。现在想来,兰芷与沈总的交情,总比跟她的多些,她不能去苛求什么,再说,虽然沈一慊冷言冷语嘲笑她,但那些也都是事实,她也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她现在这么坦白地道歉,她反而不好意思。

    “那你,可以跟沈总说,把我们的岗位调一调吗?这样,你们在一起工作,凡事也方便些。”想通了,应昕便诚心诚意地建议道。

    “你以为我不想啊,那么多工作!可你上次不都碰了一鼻子灰吗?我可不想去碰钉子。”兰芷提醒道:“再说,呃,那个,我实话实说,你别介意哈。我这人嘛,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她顿了顿,脸上夸张的表情淡了些,“人事部和行政部,接触的人和事都很多,我的性格可能更加合适,可能上面才这样考虑吧!”

    应昕边往回走,边点头:“确实如此。”

    “应昕,我听说你前几天晚宴的事了,没事吧?”兰芷不安地问道,样子很是自责:“我那天该一直陪着你的!”

    应昕心里暖了暖:那天是她故意疏远兰芷的,她明明知道,现在却还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便安慰道:“没事,怪我喝得太多,昏头昏脑地跟着那个混蛋走。”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提醒:“兰芷,沈总虽然不错,但他喜怒无常,身边的花花草草又太多,你,还是慎重考虑下吧!”

    兰芷闻言停下脚步,带着莫名其妙的表情,思考了会儿,突然捧腹大笑道:“哈哈,你,你想太多了!”转而认真地,以非常严肃地样子看着应昕:“相信我,他不是那样的人。”

    应昕笑着摇摇头,恋爱中的女子为什么总是那么盲目又自信。想到自己,脸色又暗了下去。

    摊开整理好的资料,正准备汇报,却看见人事部肖敏敲门进来。应昕正想悄悄地退下去,便被黑面大神阻止了。

    肖敏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沈一慊,有点为难。

    “你直接说吧,她不是外人。”沈一慊淡淡道。

    应昕吓了一跳,什么叫她不是外人?说资历,她不过是刚来还不到一年的新人;说职位,她也不过是兼职的一个机动秘书;说默契,他们之前还经常争执吵架,冷言冷语;说感情,他们之间除了工作接触,其他情况一概不知。这种突如其来的信任,让她心里有点懵,还有点小小的激动。

    “沈总,我刚刚和财务部沟通过,今年的年终奖有点问题。”肖敏蹙着眉头,谨慎措辞。

    “嗯?”沈一慊示意她接着说。

    “我们今年刚搬来g市,办公楼购买装修花了不少资金;前段时间承接了孟氏的项目,也垫资了不少;现在外地又准备开分公司,花销巨大。”

    “说重点!”

    “年终奖只够发一个月的!”肖敏鼓起勇气说,看了看他,又接着解释:“往年都是发两个月的。今年行业经济形势不好,大家都知道,平时工作比过去努力很多,要是知道只能发一个月的年终奖,多少会影响大家的积极性。”

    “那你有什么对策?”沈一慊似乎并不担心,淡淡问道。

    “我想了想,给他们承诺,明年形势好时再补上一个月的年终奖。或者干脆直接告诉大家我们公司的情况,请大家谅解!我们每年的旅游、福利那些都不错,相信大家能够理解的。”

    沈一慊摇摇头,慢慢地踱到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能理解,未必能接受!”

    “那怎么办?”肖敏焦急问道。

    “欲扬先抑!”转过身的沈一慊,眼神沉静镇定。

    “啊?!”吃惊地不仅是肖敏,但应昕也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怀疑自己听到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词。

    欲扬先抑,不是中学语文中的写作技巧吗?!跟发年终奖有关系吗?

    沈一慊并不理会眼前二人的目瞪口呆,只轻飘飘地扔下一句:“你回去,私下向你的亲近的人透露说,公司要裁员。其他你不用管。”

    “裁员?”肖敏仍在发憷。

    “你不用管那么多,照做就行。”

    “嗯?”见应昕盯着他发呆,沈一慊习惯性地又皱了皱眉头。

    应昕没有反应,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之前,她只觉得眼前这个人,为人冷漠,作风凌厉,喜怒无常,挖人隐私,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但是刚刚听他提出的对策,想明白里面的道道后,又不得不佩服他!

    是的,正如他所说,不管怎么解释,大家对年终奖的发放虽会理解,但从内心却很难接受。大家工作比以前努力,按理说应该嘉奖。如果因为客观原因,实在不能多发,也起码不能少发。如果直接说出公司的情况,一方面恐怕会泄露公司的商业战略计划,另一方面,难保大家不会失望,同时心生打击。

    但是,如果传出裁员呢?经济形势不好,裁员本就司空见惯。一旦传言四起,公司肯定人心惶惶,到时就……

    看到应昕嘴角慢慢扬起的笑意,沈一慊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拉了拉自己的领带,轻咳了两声:“这样看着一个男人笑,很容易让人误会!”

    应昕听到咳嗽声,忙看向他,看他似笑非笑地,玩味地看着她,脸上不禁红了红,也尴尬地笑了笑。

    “你汇报完,去订两份外卖,拿上来。”沈一慊转头看向窗外的一辆汽车,嘴角分明还含着笑,但语气故作冷淡地说道。

    “两份?”应昕讶然。

    沈一慊指指自己,又指指她:“现在都快下班了,让你加班,总不能连饭都不给吃。”

    应昕失笑道:“不用,我自己解决。”

    “一慊,你请她吃盒饭,有人早就眼巴巴地等在楼下,请她吃大餐呢!”辛娜娇媚的声音随着一阵浓重的香水味儿传来。

    沈一慊的脸冷沉了下去。

    “有事?”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

    “一慊,刚刚还有说有笑的,怎么,我一来就对我使脸子啊!”辛娜娇嗔道。

    美人就是美人,埋怨都能表现得幽怨又诱惑,让人半点发不出火。

    “沈总,我先下去了。”应昕请示道。

    “你还没汇报呢!”黑面大神,现在已经是冷冰神尊。“当然,如果你赶着去约会,也可以先下班。”

    “不是,我是怕打搅你们谈正事。”

    沈一慊瞥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