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四十三、念念不忘
    “啊!”应昕完全没反应过来,看着那人坐在了自己面前,才记起她刚刚听到的是怎样的一句话。

    “你在那么多人面前吻了我,你要怎么负责?”对面的男子柔情似水地看着她。

    面对着他那副深沉的模样,应昕私下盘算着,小心翼翼地说:“你先亲了我,我后亲了你。我离过婚,你虽然没有,但是红颜知己遍地,温香软玉满怀,大家都不算吃亏,就抵消了吧!”

    “哦?账可不是这样算的。”沈一慊站起身,冷冷道。

    应昕目光追随着他,静静等着他的下文。

    “我亲你,也是看你被人侮辱得毫无还手之力,才不得不出口相助。你亲我,可是利用我来气那俩母子呢,你倒是说说,怎么抵消?”仿佛在谈买卖一般,沈一慊严肃冷静的语调,让应昕有点懵。

    这变脸也太快了吧!哦不,脸还在不?说得自己像个大英雄似的,她求着他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应昕嗫嚅着问。

    “还没想好,”他语气缓和了些,俯身在他耳边说道:“记住,我不是抹布,不是你想用就用,想丢就丢的。”

    应昕的脸色嗖的变得苍白。做什么不好,当时撞邪了,非要去招惹他,现在真的是百喙莫辩了。

    沈一慊观察着她的反应,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随后用漫不经心的的口气,嘲笑道:“别自己吓自己!你说的不错,我女人不少,未必看得上你。”看了看那没多少药水的药瓶,转身往外走:“快点好起来,早点回来上班!”

    **

    晚上回到家,看到兰芷坐在床头,正在抓头挠腮,绞尽脑汁地给小鱼儿讲故事。

    应昕不禁笑了笑:她家这个宝贝,听故事也要刨根问底,不会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听着听着便睡着了。

    “妈妈,你回来啦?”小鱼儿一眼就看见刚进门的应昕,飞奔着扑了过去。

    应昕笑眯眯地抱起了她。

    兰芷也笑着走了出来:“怎么那么快回来了?”应昕点点头,便看见尹晓兰愁眉苦脸地走出来,勉强抽出一丝笑:“吃饭了吗?”

    “吃了,你怎么了?”应昕放下孩子,带大家坐在沙发上。

    “俞祉打电话说,他可能这一段时间都要在家陪他妈。”

    应昕点点头,不置可否。

    “他妈不知道怎么回事,从俞祉回去后就一直不太好,现在躺医院都快一个月了。”

    应昕还是点点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小昕,你,你有空的话,还是带孩子回去看看吧!俞祉想孩子,也很想你,他现在一个人忙里忙外,很辛苦!”

    应昕皱了皱眉,故意撒娇说:“妈,到底谁是你亲生的?你对我不闻不问,对俞祉,倒是整天念念不忘的。”

    “你嫌我唠叨是吗?我是因为谁,才这样的?”尹晓兰不太高兴。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让你操心了!”看见坐在一旁有些尴尬的兰芷,应昕勉强笑道:“我这段时间比较忙,等我忙完了再说。”

    尹晓兰看向兰芷,抓住她的手,问道:“小兰啊,你们公司好不好请假啊?”

    兰芷看了看应昕,便拍了拍握住她手的尹晓兰,笑道:“阿姨,我们公司很人性化的,家里有急事,公司肯定准假。但是,应昕她现在升职了,是董事长助理了,不是一般职务,她要是请太长时间的假,公司就要乱套了。”

    尹晓兰点点头,松了手:“是挺难,一边要工作,一边婆婆又生病。”

    应昕纠正道:“是前婆婆!”

    尹晓兰责备地瞪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躺在床上,两个人都睡不着。应昕望着窗台的那盆芦荟,想起一天发生的事,想起刚刚和管豆豆视频时,她说的话,心里一片萧然。

    兰芷也辗转反侧。

    “应昕,刚刚那个女孩,很漂亮!她结婚了没?”兰芷又禁不住八卦。

    “还没。怎么?想当红娘?”应昕故意调侃。

    “是啊,我接触的男人不少,可以帮忙介绍。”兰芷好像很认真。

    应昕不由得失笑:“你省省吧!才看了下视频,就忙着当媒人!她的圈子也不小。”

    “那她干嘛不结婚?”兰芷不解道。

    “一生那么长,不一定非要结婚。”应昕幽幽道,想了想,补充道:“她很勇敢,”顿了一会儿,满脸落寞地说:“我很佩服她!”

    兰芷沉默了好一会儿。但应昕知道她没睡着。

    “看起来,你很伤情啊!”兰芷忐忒地问:“是不是你前夫给你的打击太大了?”

    “有感而发而已。”应昕适时切断了话题。

    兰芷转了个身,侧身看向应昕,小心翼翼地问道:“应昕,你觉得,沈总这个人,怎么样?”

    应昕偏头看了她一下,望着天花板:“哪个方面?”

    兰芷不说话。

    应昕叹了一口气:“兰芷,我比你虚长几岁,我还是想以过来人的身份劝劝你:不要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我没有。”兰芷分辨道。

    应昕平静地说:“我那天,在董事长办公室里,看见你在解沈总的衣服。”

    见她没有说话,继续道:“何杰人不错,不要辜负他。”

    “你觉得沈总没有何杰好?”

    “也不是,只不过觉得这样不太好。”应昕有些不耐烦,突然不想说太多。

    二人都没说话。忽然,兰芷坐起来,推了推应昕:“我睡不着!你家的酒拿我喝一点。”

    应昕也莫名的烦躁不安,于是起床拿了两个杯子,几瓶红酒,开瓶后每人倒了一杯,而她一仰头,咕咕就喝完了一杯。看着兰芷吃惊地表情,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在自己家,随便点。”

    兰芷理解地笑笑:“心情不好,谁管仪态好不好。”

    关了灯,应昕靠在椅背上,望着那盆芦荟,仿佛陷入遥远的记忆,语气飘忽不定:“我心情是不好。”喝了几大口红酒,又慢慢地说道:“我妈想尽千方百计,让我和俞祉复合,我不愿意,可我也不忍心让她伤心;有人说,要给我一个幸福的模样,可是我们还没开始,就已经宣告结束;我有一份后知后觉的爱情,藏在心里很多年,但是连男主人公是谁,我都不知道!”

    又倒了一杯酒,应昕昏昏沉沉走到窗边,一只手不断摩挲那芦荟肥厚的叶片,又用那只手抚上自己的脸颊,神情朦胧中,有明显的苦涩,仿佛失散多年的情人的抚摸。“我佩服豆豆,她爱了一个人,爱了很多年。她简单,执着,不求回报地爱着,远远地看着他幸福,一听说他有难,想尽办法帮他解决。我佩服她的勇气!我做不到,我本来想等那个人,可是,我,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我没有勇气看他,没有勇气去了解他,更没有勇气接受他,也没有勇气去拒绝家里的相亲……”

    “应昕,你醉了!”看着眼前的女子,清泪纵横,一副绝望又悲怆的表情,兰芷不免有些心疼。

    “我倒是希望我醉了!可惜没有,你看,我还记得你脚踏两只船呢!”应昕回到床上,笑着看向她,悲悯地说:“相信我,你再这样的话,以后你会后悔莫及的!人只有一颗心,只能住进去一个人的!”

    你的心里,住进去的,让你日夜困扰,难解相思的,是谁呢?

    兰芷忽然有些同情她,看着她充满期盼的眼睛,轻轻解释道:“你误会了!其实,我和沈总,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应昕静静地看着她。

    “他是我表哥。”兰芷也大大地喝了一口,面有悲色:“他身世坎坷,从小爹不疼娘不爱。舅妈生下他就跑了,一直杳无音信。他之前读书,成绩也很好,不过因为一场误会,他被劝退,后来跟人打架,坐了几年班房,把他爸气死了。出来后,就得了病。你那天看到的,大概就是我要看他的病,被他拒绝了吧!”

    应昕有些震惊,仔细想着,久久没有说话。

    “我表哥,他很不容易,但是,应昕,我知道,”兰芷踌躇了一会儿,轻声说道:“他喜欢你!”

    好似晴空一场霹雳,刚刚喝了几大杯酒,突然在体内蒸发了一般,应昕之前有些朦胧的意识,现在却无比清明。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兰芷。

    兰芷点点头,坚定地说:“这些话,我不说,他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说,天天看你和孟旷伟亲近,他又嫉妒又痛苦,一面用言语打击你,一面又去伤害自己。”

    应昕喃喃道:“怎么可能?他那么多女人!”

    兰芷顿了顿,摇摇头:“可他心里,只有你一个。你要知道,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

    应昕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他得了什么病?严重吗?”

    兰芷看了她一眼,眼中有难言的神色,晦涩道:“很严重。不过我不方便说。”她放下杯子,躺回床上,翻身睡去,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也许有一天,你自然会知道。”

    万籁俱寂,刚才突然蒸发的,大片大片的倦意随即袭来,应昕还来不及好好消化那些话,便一头睡了过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