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四十四、默契十足
    应昕站在董事长办公室前的过道里,手拿一杯咖啡,踌躇着,以什么样的状态面对他。

    在家休养了两天,对很多事好好想了想,心里模模糊糊有了些底。

    吴艳华那里,可能还得抽空去看看,再怎么说,她都是小鱼儿的奶奶,也省的尹晓兰天天在身边念叨,搞得大家不愉快。

    孟旷伟这事,也算了吧,虽然还没开始就结束,难免让人扼腕。但是,没有父母祝福的幸福,想来也不会美满。家人是她的逆鳞,任何人都不能侮辱亵渎,况且,旷伟太体贴,太招摇,自己不习惯,也不想迁就着他,假装很幸福。

    至于沈一慊,兰芷那大嘴巴,谁知道她是不是在捉弄自己,自己大可以一笑而过,如果当真,反而落人笑柄。但是,之前他的种种异常,按照兰芷的说法,倒也是合情合理,那自己,到底是装作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呢?

    正在沉思时,被一个文员模样的女孩扯了扯衣裳:“昕姐,你跟董事长接触的多,这次裁员是真的吗?”

    应昕想了想,点了点头,又赶紧摇摇头:“我也不确定,但是现在经济不好,就算幸运地不被裁掉,也肯定是没有年终奖的。”

    小女孩,松了手,拍了拍胸脯:“不裁就好,不裁就好,现在工作难找,能保住饭碗就不错了,哪还敢奢望有年终奖啊!”边说边摆摆手,脚步轻快地离开。

    应昕也笑着摆摆手,一转身,沈一慊在门口看着她。

    她轻手轻脚地跟了上去。

    “咖啡都凉了!”语气有点不满,

    应昕没说话。

    “你刚才在外面说什么了?”还是冷冷地语调。

    应昕从实招来:“我想着,风声也吹得差不多了,刚好有人问起就说了,裁员未必,但年终奖是肯定没有的了。”

    “你倒不笨!”沈一慊赞赏地看了看她。

    “向沈总学习!”应昕笑笑。

    辛娜敲了敲门,拿了一摞资料走进来:“一慊,关于进购皮草的情况,都在这里了。”说完不满地瞥了一眼应昕:“到底谁是你秘书啊?”

    应昕尴尬地看了看沈一慊,忙走上前,准备接过辛娜手里的资料。

    沈一慊阻拦:“这事儿不用你插手!辛娜,你要是嫌累,这事可以移交给兰芷。”见辛娜有些怨恨地瞪着那个手伸在半空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的女子,他便挺身挡在她面前,按下她的手,解释道:“应昕在跟进孟氏项目。”

    “是吗?我可没看到,只看到她天天跟人家谈情说爱,喏,一大早的,又来了!”辛娜懒洋洋地走到窗边,看着沈一慊和他背后的应昕,努了努嘴,脸上一副艳羡的表情:“有男人追是好事,但弄得人尽皆知,影响大家的工作就不好了,是吧,应昕?”

    随着她的视线,应昕看到窗外,孟旷伟倚在车身旁,手拿一把鲜花,时不时朝办公室方向看看。

    长呼出一口气,应昕心情有些沉重。

    沈一慊似乎没有任何影响,走到办公桌前,依旧面无表情地说:“交了资料,你可以走了!皮草的事,你回头跟兰芷交接下。”

    辛娜扭到他面前,挽了他的胳膊,晃一晃地撒娇:“一慊,你今晚有空吗?”

    沈一慊抬起眼皮看她:“有事?”

    辛娜害羞地点点头:“我今晚想到你家去,我买了一件内衣,想让你看看合不合适。”

    话音刚落,便听到有瓷器掉在地上的破碎声,清脆入耳。

    应昕红着脸道歉:“对不起!”都不敢朝那两人看一眼,便迅速地蹲下,飞快地收拾碎片。

    这辛娜,当着她的面,说这种挑逗的话,是不拿她当外人,还是不拿她当女人?

    “你慢点!让保洁来!”沈一慊有点焦急地准备去叫保洁,却被辛娜死死地挽住。

    应昕充耳未闻,还是匆匆地拾捡碎片。

    辛娜在旁边,幸灾乐祸地道:“应昕啊,做事情也忒不小心了吧!你是一慊的秘书,我是不拿你当外人。再说,你也是孩子的妈了,至于听到这种话就这么大动作吗?!”

    应昕手里捧着一堆花花绿绿的碎片,有瓷白的,有咖啡色的,也有鲜红的。

    她歉意地笑道:“我手滑,打扰了两位。你们继续,我去处理下我的事情。”说完便忙不迭地往外走。

    “出去!”沈一慊用力地拉开挂在他手臂上的手,明显生气了。

    辛娜看了他一眼,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衣角,试探地问道:“那今晚?”

    “没空,以后都没空。”他暴怒道,烦躁地看向那一滩有几滴红色的咖啡污渍。

    “就因为我在她面前说了这句话?”辛娜也有些生气。

    “你不知道什么叫以身作则?你还分得清工作和生活吗?!”沈一慊满眼怒火地看着她。

    辛娜委屈道:“你好久没来找我了,也不让我去你家。你到底怎么了?”

    “我说了,没空。”沈一慊强自镇定,恢复了冷静的语调,顿了顿,强调道:“以后都没空。”

    “好啦,一慊,是我的错,我不该乱吃醋,一听说前几天你抱着她进医院,一直守着她,很久都没回公司,我嫉妒了。”辛娜可怜兮兮地拉了拉他的袖口。

    沈一慊一把甩开,沉着脸,没有说话。

    “你看上她也没关系,我知道,你对人三分钟热度,我以后不再针对她,好不好?”辛娜还是温柔地哄着她。

    “出去!”

    “好,好,我出去,我出去,你不要生气。我去叫保洁。”辛娜惶恐又担忧地望着他,见他根本无动于衷,便悻悻离开。

    沈一慊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楼下的一对男女。

    **

    像往常一样,一见到应昕,孟旷伟欣喜地迎了上去,伸手去牵她的手。

    应昕往左趔开了些,避开了他的手,点头笑笑,算是打招呼了。

    “怎么?今天不忙?”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孟旷伟温和笑笑,将手上的花递给她。

    应昕侧身避开,没有接,只用手将凌乱地头发别在耳后,无奈地说:“旷伟,你这样,我没法工作。”

    “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小昕,辞职吧,去我们公司。”孟旷伟去捋她垂下来的头发,没有理会应昕的抱怨,温和地说。

    应昕震惊地看着他。

    他点点头,不紧不慢地解释道:“我都想好了,不说待遇,我们公司的空间怎么也比你在这里强,也不会经常加班。你来我们公司,一方面,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家人,另一方面,我们也有更多时间相处,增进感情,又不会影响工作,同时,我们一起,做点成绩出来,这样,双方父母都很难再有意见的,不会反对我们了。”他炽热的目光看着她,目光里满是不用言说的期盼。

    “旷伟!”心里沉重又甜蜜,酸涩又难过。应昕不知道说什么,看着眼前这个白衣胜雪,儒雅温和的男子,目光希冀,热烈地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就像一个英俊的白马王子,和他的父母臣民刀剑相对,对旁边一个破履烂衫的灰姑娘说,来吧,上马,我们一起走,一起去战胜他们。

    见她脸上神情不定,孟旷伟一步上前,紧紧抱住她说:“我等了十几年啊,小昕!你怎么可以让我那么难过?那天在病房,你是故意气我的,对不对?我知道,你是故意的,可是每每想到你们两个,整天整天地在一起,我真的快疯了!答应我,离开他,到我身边来!”

    应昕被搂得喘不过气,只能僵直着身体,眼中的伤怀一览无余。

    见她僵着身子不说话,孟旷伟痛苦地看着她,猛地松开她,双手捧着她的脸,吻了上去。

    应昕大惊,用尽全力推开他。

    孟旷伟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悲愤地问道:“你就那么讨厌我?假装亲热也做不到?”

    应昕悲伤地看着她,缓慢地说:“旷伟,你先回去吧!”

    他不说话,只悲哀地看着她。

    她的心猛抽了几下,强笑道:“晚上八点半,咖啡厅见。”说完,便不等他反应,掉头而去。

    **

    “沈总,这是金山谷项目的审计资料。”回到办公室,应昕将资料放在办公桌上。

    沈一慊的两眼盯着她的手上的创可贴,淡淡地问:“手上的伤严重吗?需不需要休息?”

    应昕摇摇头。

    沈一慊点点头,示意她坐下。见她心不在焉,神思恍惚,目光不似平时专注,便问道:“都处理好了?”

    应昕一愣,随即苦笑着摇摇头。

    沈一慊点点头:“他对你一往情深,肯定没那么容易。需要我帮忙吗?”

    应昕奇怪地看了看他,他能帮什么忙?

    “让他死心,你需要一个男搭档。如果你没有合适的人选,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帮你。”他慢吞吞地说,旋转了座椅,轻轻摇摆,边假装不经意地看向应昕。

    应昕恍然,随即莞尔一笑。像上次在病房一样?上次是因为受不了孟母的鄙薄和轻视,便有心临时拉他进来,演戏让她吃个瘪,可最后,被打脸的不仅仅是孟母,孟旷伟更是无辜受害。

    她并不想伤害他!

    见她失笑,沈一慊的脸色不免有些难看。座椅摇摆的幅度小了些,但还是尽量若无其事地说道:“就像上次在医院一样,他肯定接受不了,说不定就自动放弃你。”

    是她听错了吗?他的语气中怎么有种,刻意掩饰的得意呢?是因为气到旷伟而得意,还是因为她主动献吻而得意呢?或者是因为揣度人心成竹在胸的得意呢?

    应昕心里有些不自在,有心刺他一刺,便收敛了笑,装作烦恼地说:“旷伟说,让我去他们公司。”说罢便认真地看向他。

    摇摆的座椅顿时停了下来,沈一慊神情瞬时变化万千。隔了好一会儿,才传来冰冷的声音:“那你怎么想的?”

    应昕摊摊手,为难道:“工作太忙,还没有时间想。”

    沈一慊点点头:“这些杂事下班再说,你先好好跟进你手头的项目,年终奖的事也多留意,兰芷那边,承担了整个行政部和部分人事部的工作,你有空也帮忙分担一下。”一口气说完,也不管她有没有什么问题,便挥挥手,示意应昕出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