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四十五、慈母之心
    “兰芷,你手头有哪些工作我可以帮你做的?”应昕来到兰芷办公桌前,随手拿起一叠资料。

    “哎,那资料你别动啊!”兰芷嚷嚷道。

    按住她准备翻资料的手,兰芷吃惊道:“你手上的创可贴都红了,还不赶紧去换了?”

    “不就是些皮草的供应商资料嘛,干嘛那么紧张?”应昕不满道。

    兰芷干笑两声,悄悄对她说:“不是我紧张,是有人在等你,在会客室。”

    应昕推开会客室的门,便看到那个衣着鲜艳,穿金戴银的女人,正是孟旷伟的母亲。接了两杯水,将水端到她面前,应昕问道:“孟夫人大驾光临,不知道今天又有什么事?”

    孟母一改之前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气焰,双手接过水,点头谢过后,便开始道歉:“应昕,对不起,上次是我太失礼,阿姨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应昕奇怪地看了她两眼,喝了口水,淡淡道:“不用,你说的虽然难听,倒也是实情。”

    孟母的脸皮猛抽了几下,没有说话。

    “您有事请直说吧,我还要工作。”应昕有些不耐烦。

    孟母想了想,犹豫着开口道:“请你离开我们家旷伟。”

    又来了!

    应昕嗤笑了两声:“要是我不呢?!”

    孟母吞了吞口水,两手在桌下交叉握紧:“你要多少钱,才愿意离开他?”

    “你认为,你儿子值多少钱?”她忍不住轻笑。在有钱人的眼里,什么都可以论斤折价吗?

    孟母强装镇定,哀求道:“算我求你!”

    应昕不理会,只喝了口水,淡淡道:“旷伟早上找过我,想让我去他那里工作。”

    孟母“嗖”地白了脸,颤抖着问道:“那你怎么说的?”

    应昕根本不看她,只自顾自地把玩手里的水杯。

    除了有意晾她一晾,她自己心里现在也有点纠结。虽然她之前也觉得就这样算了,但早上旷伟的反应,也让她有点于心不忍。那么清风霁月的男子,那么真挚坦诚的感情,她怎么可以伤害他?

    孟母等了一会,见她没说话,便徐徐讲来:“旷伟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们家的情况?事到如今,我也不怕你笑话,旷伟他爸之前有过家庭,因为没有儿子,后来离婚了。我和旷伟也才有机会搬进孟家。旷伟一直不太听我们的话,因为就他一个独子,我们也就惯着他,以前也就算了,可是现在,他的处境很危险。这几年,旷伟他爸的前妻的女儿,交了一个很能干的男朋友,男方家里也相当不错,和孟氏联姻的话,孟氏的根基就不止在g市和国内,海外市场也有可能涉足。他前妻和女儿就撺掇他爸,让他女儿去继承孟氏。这样一来的话,旷伟可能就会在公司和家里毫无地位,甚至被扫地出门。”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尽管不喜欢她,但她一字一句的哀怜和无奈,也多少让应昕动容。应昕看了看她,平静地问道:“你让我离开,跟这事有什么关系?”

    孟母点点头,自豪地说道:“旷伟虽不坐班,但他曾在公司也挑过大梁,公司上下对他的能力非常肯定。”忽而语调一沉,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应昕,轻声说道:“但他自从知道你来g市了,便魂不守舍,天天往你这跑,对公司的事都不过问,公司几个元老都失望得很。为这事,他爸还放出狠话,他也和他爸吵过几次,父子关系越来越冷。”她停了一会,喝了口水,继续道:“同样是女人,我知道这本来不是你的错,却找你出气,所以我诚挚地向你道歉。”

    应昕心里软了软,却没有任何表示。

    孟母继续讲道:“你知道,旷伟他人生得好,能力也强,这些年来,一直有不少豪门家的女孩子在问他的婚事,他为了麻烦,故意和杜衎走得近,所以搞得外面的人都以为他的取向有问题。但自从你出现后,他不分时间场合亲近你,自然就打破了之前的坏印象。很多人得知你的,你的情况后,都觉得不可思议,商业上联姻的想法更多,他爸给他施压,他却反弹得更厉害,索性,连公司都不去了。”

    应昕还是没有说话。

    “哪个母亲,不希望儿子幸福?”孟母自嘲道:“可是,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他是个孝顺孩子,为了你,多次顶撞我们。你离开了,他顶多伤心一阵,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可是,如果你们坚持在一起,他就会在亲情和爱情中一直摇摆为难,在公司不得人心。虽然,旷伟信誓旦旦说你们一起奋斗,有一天也会让公司大展鸿图,但是,商场如战场,时间不等人。要知道,商业联姻能让孟氏走得更快更远更好,没有人不愿意走捷径的。”

    应昕叹了口气,这话虽然不中听,却是现实的。

    “告诉我,你爱他吗?”孟母轻轻地问道。

    应昕低下了头。

    “应昕,你爱他的话,你怎么忍心看他有这样的后半生?内忧外患,背腹受敌?”孟母的声音隐隐有了哽咽声。

    “你不爱他的话,为什么不放手?他得不到他想要的爱情,难道连事业上的成功也不让他得到吗?”

    孟母双手抓住她,眼中含泪,直直地看向她,眼中全是哀求与痛心:“旷伟他,秉性纯良,从来没有做对不起任何人的事,他不该有这样的人生啊!”

    应昕黯然道:“我离开,他就一定会联姻吗?”

    孟母眼中燃起希望的光芒,连连点头:“他很孝顺,虽然执着但也不笨,他会把你们这份感情,藏在心中,按照他爸的意愿,娶一个对他事业上能有帮忙的女人的!”

    应昕心中一痛,鼻头一酸,慌忙低头掩饰。

    孟母继续道:“你也是母亲,你能理解的对吗?为了孩子的将来,你也会像我这样,在所不惜的,对吗?!”

    她站了起来,作势跪地。

    应昕见状,慌忙反扯住她的手,哽咽道:“我答应你,我离开他!”顿了一下,侧身道:“工作忙,我就不送了。”

    孟母欣慰地说道:“你是个好孩子,不枉我们旷伟守你十多年!”拿出一张卡,塞到她手心里:“知道你的情况,这点算是阿姨的心意。”

    应昕摇摇头,苦笑道:“你这样的话,说不定我就反悔了!”抬头见孟母一愣:“收回去吧阿姨!不要亵渎我和旷伟的友情!”

    孟母感激地点点头,叠声道谢,出门而去。

    应昕空洞地盯着窗外蔚蓝的天空,心中五味杂陈:难道无法选择的出身,会阻挡自己的一生幸福?

    所幸,她还没爱上,她只是被他感动了而已。

    对不起,旷伟,承诺给你的,我终究还是没有做到。谢谢你的爱,带给我最幸福的回忆。旷伟,但愿我的放手,能够送你一世荣耀!

    刚出会客室,就看见沈一慊看着孟母离去的背影,怔怔地发呆。

    应昕走到他身边,他依然没察觉。

    轻轻地咳了两声,应昕问道:“沈总,你怎么来了?”

    沈一慊缓缓转身,淡淡地说:“有事情要交代你,听说你在这,就过来了。”

    跟着他回了办公室,两人却奇怪地沉默着。

    “他真幸福,那个女人,那么目空一切,为了他,居然差点给你下跪!”沈一慊淡淡地说,语气却有掩饰不了的羡慕。

    “天下哪有不爱儿女的母亲!”应昕叹了口气,却意外地看见他讥诮的笑,嘲讽道:“那倒未必,有的母子,天生就是仇家。”

    “儿女终究是欠了父母的,哪会是仇家,最多就是冤家。”应昕心情沉重,勉强笑笑。

    沈一慊看她笑得勉强,皱了皱眉头:“她跟你说了什么?”

    应昕笑笑:“没什么。”想了一想,有点心虚地问道:“沈总,您刚才说的还算数吗?”

    沈一慊抬眼看她一眼,又低头做事:“什么?”

    “就是,嗯,就是做我搭档的事,”应昕吞吞吐吐地回答,小心地看向他。

    沈一慊停了手上的事,认真地看了看她,眼底就慢慢溢出了笑意:“算数。不过,先警告你,不要再想着占我便宜!”

    应昕听到“算数”,便松了一口气,没成想后面那句话,让她顿时羞愧难当,她红着脸,埋怨道:“沈总!”

    那羞愧的红晕,埋怨着阻止他的语气,在他耳中听来,竟像是对着情人撒娇一般,莫名地让他心情愉悦起来。

    应昕脸红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她还是咬了咬牙,继续说道:“那今晚,八点半,楼下咖啡厅。”

    沈一慊点点头,递给她一张纸条:“按这个地址,你帮我送束花过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