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四十六、我不吃糖
    晚上八点半,咖啡厅。

    一进门,透过绿植的缝隙,就看见角落里,那个穿着白衬衫,俊朗阳光的男人,一脸落寞地望着窗外。

    应昕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抽出挽着沈一慊手臂的手,身体稍微离开了些。

    沈一慊不满地看着她:“后悔了?”

    应昕点点头,转头看他:“沈总,不好意思,要不您先回去吧!”

    沈一慊漠然地看了她一眼,充耳未闻地大步继续走去。

    见沈一慊朝那个方向走去,她暗自着急,见沈一慊只在前一个位置落座,背对孟旷伟,她才暗暗松了口气。

    他爱她,光明正大地爱着她,热烈又坦诚地爱着她,她即使不爱,也不舍得再伤害他,不舍得用这样的方式去结束这段还没开始的感情,不舍得为这份纯洁又脆弱的感情,蒙上一层俗套的别离。

    “小昕,你来了!”黯淡的眼神中仿佛瞬间有了光,孟旷伟一如既往地迎了上来。

    应昕点点头,在他对面落座。

    “我已经点了你爱喝的咖啡,已经加好了糖。你尝尝看!”带着笑,孟旷伟把一杯咖啡推到她面前。

    应昕摇摇头,把咖啡退回到桌子中间,苦笑道:“旷伟,你难道没有发现吗?我不喜欢加糖,不喜欢甜食的。”

    孟旷伟惊讶地看着她。

    “我也一直不断地问自己,你相貌好,学历高,能力强,对我掏心掏肺,我为什么却始终没有爱上你。虽然有好感,也有瞬间的心动,但是我没办法完全赤诚地面对你。今晚我才发现,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我们的人生轨迹,交错了一下,却总无法交汇在一起。”应昕淡淡地开口。

    孟旷伟手轻轻地交叉,慢慢地握紧,平静地问:“我妈说的?”

    应昕不置可否,只诚挚地看着他说:“旷伟,我现在说的,全是心里话,没有受到其他人的影响。你看,喝咖啡,你按照你的喜好给我加糖;吃中餐,你按照你的想法给我点菜;上班时,你守在办公楼下;下班时,你又寸步不离地接送。你这样,让我感觉很受约束,没有自由。你做这些事,事先,都没问过我的意见吧!”

    见孟旷伟急于解释什么,应昕伸手在空中压了压,阻止了他:“我知道,这些都是小事。我很庆幸你没有事先问过我的意见。”

    看到他不解的目光,她笑了笑:“我想要相守一生的,是个真实的人。你之前的举动,都是出自于真心,我感觉到了,但是却适应不了。我不愿意为别人改变什么,也不想别人为我改变什么,大家在一起,要过一辈子的,相互伪装,彼此迁就,实在是太累了。旷伟,你是个好男人,但是我们不合适。”

    孟旷伟沉默良久,缓慢开口道:“你跟我分手的理由,就这么简单?真的没有,其他人的影响?”

    应昕脸色黯淡了下来,想了想,点点头:“这个理由已经足够。不过你如果实在不满意,还有一个原因。”

    孟旷伟静静地等她说。

    “我心里一直藏了一个人。藏了很久,很久。”

    不管孟旷伟震惊的脸色,应昕自顾自地说:“在十几年前,我读高中时,有一个男孩子,追我追得很厉害。”

    孟旷伟点点头:“我那时已经转学了,但我听其他同学说起过,听说他后来退学了!”

    应昕看向远处苍茫的暮色,行人如织,却没人走进她的眼里。

    “我每天早上跑步,他就远远地跟着身后。我去操场,他就去操场;我去滨江大道,他也去那里。我每天早上上早自习,他都会守在教学楼入门,等着我,手里拿着一杯豆浆,一个油角。我从来没收过。他还是每天拿着。有时候我早上洗头,他看见了,总会担心又焦急地对我说,早上洗头容易感冒啊什么的,我一句也没听进去,因为我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每天晚上,我上自习,他便守在教室外的旗台上,我下了晚自习,一个人走在漆黑又幽长的路上,他也远远地跟着,等我进了寝室再回去。他也会悄悄地给我塞情书,但是从来不署名,呵呵,好笑吧?”回忆起遥远的岁月,应昕脸上泛起平和柔美的笑颜。

    “旷伟,你知道,他把情书藏在哪里吗?你绝对猜不到!他把情书叠成心形,藏到我寝室窗台上的那盆芦荟里。你说他多傻,要不是晚上月光太亮,信纸反射出白色的光,我根本就发现不了。有一次,我和同学从食堂回来,看到他在我窗前晃动,一听到我的声音,头也不回地,逃一样地走了。那是我唯一一次正眼看他,却也只看到他的背影,不知道他的容貌。”

    应昕甜蜜又苦涩的笑,刺痛了孟旷伟的眼,他拉了拉她的手,阻止道:“应昕,别说了!”

    “不,你听我说完。我是第一次跟别人说起,在心底压了十多年,我也很累!你是个好人,我不想瞒你,我爱上了那个人,尽管,不知道他的姓名,他的容貌,他的住址,他的喜好,可我,真真切切地爱上了他。他对我,毫无计较地付出,最后却被我害得勒令退学。他走前,来问我,有没有喜欢过他。可是我,仍然没有正眼看他,还把他挖苦嘲笑了一番。其实,我私心里,是想让他好好学习,不要因为我荒废学业,谁想到,他竟然就退学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听过他的一言片语。”

    应昕摸了把脸上的眼泪,微笑道:“这份爱情,虽然后知后觉,但也慢慢融进了我的骨血,我想,我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倾心爱上任何人了!”

    话音刚落,只听得背后“哗啦”一声,似有杯具落地粉碎的声音,还来不及回头看看,孟旷伟的手便紧紧地握紧了她,她的指甲戳进自己的掌心,而他的指节发白,手背的青筋暴突,应昕不由得皱了皱眉,忍痛劝道:“旷伟,你值得一份更纯洁更好的爱情,而我,做不到。”

    “别说了,小昕,你再说,我可能会爱你更多一点!”孟旷伟带着鼻音说道,慢慢站起来,松了她,仔细看着她,脸上慢慢浮上笑容:“小昕,我们还是朋友吗?”

    应昕呆呆地看着他。

    他苦笑着,迈步往前。

    “旷伟,”应昕突然清醒了一般,大叫一声,看到面前那个挺拔的,玉树临风的背影,不由得跑上前去,从后面抱住了他,给了他唯一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拥抱,“旷伟,我们还是朋友,还是,好朋友!”

    对不起,辜负了你!辜负了你的大好时光,辜负了你的一片深情,辜负了你的万千宠爱。愧疚的,感激的,无奈的,祝福的,诚挚的一个拥抱。

    孟旷伟缓缓转身,用力地,回抱了她,过了良久,眼角带着湿意,在她的额头重重地吻了一下,浅笑道:“一直是,好朋友!”

    直到感觉双肩被人紧紧搂住,应昕才回过神来。

    沈一慊递给她一张纸巾,淡淡道:“擦擦吧!好像你才是被甩的那个!”

    应昕擦了擦脸,瞪了他一眼:“你还没走?”

    “等你啊,你的故事还没听完。”他带着她一边往外走,一边用力搂着她,对抗着她无声的反抗。

    “你说的是真的吗?世上真有那么傻的人吗?”沈一慊将信将疑道。

    应昕一脸悲切,不再说话。

    “话说,如果有一天你们重逢,又会怎么样呢?”沈一慊饶有兴趣地追问。

    “不会的,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应昕悻悻地说。

    沈一慊看了看天,嘴角一勾,不再说话。

    **

    “哇,太开心了,居然还有年终奖!”

    “是啊是啊,本来还以为会被裁员了呢,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居然还有年终奖。”

    “是啊,你们刚刚有没有注意到,沈总在上面讲话的时候真的帅呆了!说我们要同舟共济,公司不会因为行业不景气而随意裁员,放弃自己的员工。公司但凡有一点利润,都会让大家共享收益!哇,就冲着这话,我这半年的班,不拿年终奖也不算白加!”

    “嗯,同样是男人,沈总这气概我们还真做不到!”

    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听到办公室的人热烈地讨论着,很多两眼冒红心的小姑娘一脸崇拜地回想着刚刚在会场掷地有声的董事长,应昕不由得浅笑。

    这件事后,她对他的印象改观了不少,权谋人心,掌控舆论,即正当又正面,正气又正义,实力不容小觑。

    喝着外卖小哥送来的汤,烦恼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和孟旷伟拜拜后,特产那些少了,但每天早上的爱心早餐一顿没落下,甚至于,大白天的,还有人送汤来。真不知道谁那么好心!既然问不出是谁,又推不掉,就干脆喝了,总不至于有人会在里面下毒吧?!

    “应昕,我要去分发年终金,我桌面那一堆资料你帮我整理一下,免得到时找不到。”兰芷兴冲冲地跑来叮嘱。

    “好的,你放心吧!”应昕边说着,就开始走到兰芷桌前,一叠叠乱七八糟地资料摆满了桌面。应昕摇摇头,开始整理:办公室人事资料,行政管理制度,还有几个分公司的情况…。

    等等!

    应昕的眼睛突然定格在一沓还算整齐的文件上。公司真的在开拓皮草交易市场?应昕有点蒙,简单浏览了一下,在皮草交易方面,合作的两家公司的负责人,她都认识。一个是那个肥头大耳的险些使她受辱的黄仁,一个是刚成立新公司不久的见过几次面的何杰。

    沈一慊居然跟黄仁有合作?

    他们三个?

    应昕隐隐不安,模模糊糊地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但仔细一想,又想不出有什么问题。

    就好比,一个对赌博一窍不通的人被邀请参加一场赌注盛大的赌局。她不识牌,拿在手里的,也不知道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底牌,更不知道,她的对手手里握着的牌,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

    甩甩头,应昕强迫自己不要多想,专注地看那两家的情况。

    很快,她的思绪又被引到另外一张纸上面。

    那是一张合作商情况调查表。

    是关于何杰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