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五十、绝地反击
    他从兰芷那里得知,应昕在追问何杰的情况。

    他不想再浪费时间,也不想再看到他们之间出现其他男人,所以精心设计了那场酒后乱性的戏码。

    他以为,只要要了她,慢慢相处,她总会慢慢接受他,慢慢爱上他。前晚凌晨他醒后,看到她被他撕破的衣裳,怕她出不了门,专门驱车去找24小时营业的商场,精心给她挑选了合身的裙子,满心欢喜地想要送给她,却发现她已经离开。

    他联系不上她。

    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她会怎么做,一整天食不甘味,睡不安眠,半步都不敢离开公司。

    刚刚看见她出现,他欣喜若狂,忍不住靠近她,拥抱她,那么一个浅浅的拥抱,就让他觉得很安心。

    一天一夜的等待,24小时的担忧,10分钟的焦躁,86400秒的不安、惶恐以及……害怕……,这所有的一切,只需她一个不到5秒的拥抱,就可以轻松平息。

    而她,居然说,他们之间没有关系?!

    她难道没有感觉,他的喜怒无常,都与她有关?她难道没有看到,他现在满脸倦容,布满血丝的双眼,都是因为在这一天一夜里,因为她而等待、煎熬和纠结?她难道没有察觉,对他而言,她一念之间,就救赎了他,或者摧毁了他?

    感受到旁边辛娜投射过来的犀利的眼刀,应昕握紧了双手。面对眼前这个咄咄逼人的,让她颜面尽失的男人,她无暇他顾,只能奋起迎战。

    应昕沉吟了一下,轻笑道:“沈总,大家都是成年人,酒后乱性,一餉贪欢,再正常不过了。”

    “哟,看不出你还挺开放的嘛!”辛娜旁边讥笑道。

    “你闭嘴!”沈一慊转头吼道。

    辛娜恶狠狠地瞪了应昕一眼,不再说话。

    “沈总,经过认真考虑,我觉得这份工作不适合我。这是我的辞职书!”应昕双手奉上几份文件,最上面的那份,赫赫印着“辞职书”三个字。

    沈一慊没有接。

    只盯着她,眼里风起云涌,有愤怒,有诧异,有意外,有受伤,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失落。

    应昕视若无睹,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将文件放好。

    “孟氏项目还没做完,你不能走!”背后传来沈一慊低沉的声音。

    房间里一片寂静。

    应昕轻笑一声,转身看向沈一慊及辛娜,平静地说:“该我做的,我能做的,我都做完了。该交接的,提醒的,叮嘱的,我在辞职书的附件里都详细罗列出来,我的离职,不会对公司造成任何不良影响。我在这里,实在无足轻重。至于其他事,有沈总您的运筹帷幄,辛经理的长袖善舞,豪建公司藏龙卧虎,相信都不是问题。”

    说完,便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

    沈一慊叫住她,脸色已经恢复如常,冷冰冰地说:“既然你决心要走,”踱到辛娜身边,用手拦住她的腰,将她用力地搂在怀里,用另一只手挑逗她的下巴,嘴角微挑,看也不看应昕一眼,漠然地说:“那我也不留。不过话还是要挑明,免得娜娜误会。”

    应昕全身冰冷,冷眼看着这个男人,肆意地在她的面前与情人调情,尽量平静地说:“我洗耳恭听!”

    “前晚的事,是我喝多了,我会给你补偿。”

    居然说这种话?他当她是什么?!

    应昕气结,手指微微打颤,怒极而笑:“哦?那你打算怎么补偿?”

    沈一慊闻言,停下手中动作,转头看她,眼神讳莫如深。随后又转回头继续和辛娜亲昵,淡然地问:“你提个条件,我考虑考虑。”

    说完后,他偏头想了一会儿,又轻笑道:“其他也就罢了,要我负责这种话,就不要说了。大家都是逢场作戏,不要太当真。何况,要,我也不会要个二手货。我的身边,从来就只有娜娜一个人!”

    此时依偎在他怀里的,娇羞万状的辛娜,暗暗地递给应昕几波嘲讽的眼光。

    听到这种不堪的话,她本该暴怒。但奇怪的是,应昕却忽然冷静下来,她瞟了一眼那黏在一起的两个人,低头垂眸,轻笑出声。

    面前你侬我侬的两人忽然停了动作,转眼看她。

    应昕抬起头,眼中已经没有任何表情,她平静地看着那二人,轻笑道:“沈总,您真想多了!如你所说,你不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当然,你也不会是我最后一个男人,我会要你负什么责?!”

    “至于补偿嘛,”她面带讥诮地上下打量着沈一慊:“按理说,你出力不少,是我该补偿你,可是又考虑到,你虽然出了力,但效果却真是不好,啧啧,我有点亏。算了,我和你,扯平了!”

    辛娜愤怒地看向应昕,却见她置身事外一般,若无其事地,无辜地瞪大了眼睛回视着他们,便担忧地转头看着沈一慊。

    沈一慊手握成拳,脸色铁青,双眼紧盯着她,周围的空气顿时降了好几度!

    应昕轻抿嘴角,偏头看着那二人的表情变化,满意地笑笑。挥了挥手,轻松欢快地告别:“沈总,辛经理,打搅了,你们继续!”

    **

    尹晓兰开心地收拾着东西。离开太久了,这屋子需要彻底打扫一遍。

    小鱼儿也懵懂地高兴着,跑来跑去地帮忙。尹晓兰慌忙拉住她,朝着应昕喊道:“这里太脏了,你赶紧带她去医院看看她奶奶。”

    “既然回来,也不着急。我还是先帮你把房子收拾下。”应昕边忙边回答。

    “不用不用,你们只会帮倒忙。那么多灰,小心孩子感染。”尹晓兰拿着应昕的挎包塞到她怀里,推着她跟小鱼儿出门。

    牵着孩子,走向医院,看着生活那么多年的地方,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不免有种物是人非的感慨。

    离开这里,是想开始新的人生,但兜兜转转,现在又回到这里。

    离开豪建公司,是不得已。虽然经常加班,但所幸发展空间挺大。可惜啊,她走错了一步,如果那晚她没有醉酒,与他的关系没有变化,她还可以继续做下去。

    虽然也暗示自己,成年人发生那种事,算不得罪大恶极。就当一场春梦,醒了就应当了无痕迹。可是,心里始终过不了那关。

    那晚她悄然离开,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切断了一切与外界联系的方式,关了自己一天,还是无法释怀。

    她不恨他。

    即使在辞职的时候,他用行为来刺激她,用话来羞辱他,她还是不恨他。

    她是成年人,这种事她也有责任。只不过,她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之前郝好便提醒她,她自己也明白,他的红颜知己遍地,对她又哪会真心相待。

    可是在长期的相处中,不管是因为佩服他的工作能力,还是同情他的遭遇,亦或者是因为有相似的成长经历,她对他,已经慢慢产生了模糊的好感。

    万幸的是,她并没有泥足深陷。

    辞职那天,他亲口说过“大家都是逢场作戏,不要太当真。”

    这话让她心寒,也让她警醒。

    她是对的!

    不再爱上其他男人,她唯一需要深爱的,就是那个在年轻时给她温暖、保护,让她感觉她很重要的那个男孩。

    “小昕,怎么在这里发呆?天冷,快进去。”俞祉远远看见应昕母女俩走过来,感觉迎了上去,疲倦的脸上堆满了笑。

    “爸爸!”小鱼儿松掉拉着应昕的手,飞快地跑了过去。

    俞祉一把抱起女儿,继续朝她走去,临近了,想拉应昕的手,被她躲开了。

    他讪讪地缩回了手:“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我妈一直想见你。”

    应昕勉强笑笑,点了点头,进了病房。

    “小昕啊,你来了?!”病床上的吴艳华骨瘦如柴,见到应昕后,脸上笑开了花。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那么瘦了?”应昕转头问俞祉。

    俞祉看看吴艳华,没有说话。

    “我这病,是自作自受的。小昕啊,我以前对你不好,请你看在孩子的份上,看在我就要入土的份上,不要跟我计较!”吴艳华气若游丝地说。

    “…妈,你别想太多,以前,我也很多地方做得不好!”以前气焰嚣张的妇人,转眼之间苍老至此,应昕也有些于心不忍。

    “你还肯叫我一声妈,是不是原谅我们了?”病床上的老妇人勉强撑着坐起来,看看俞祉,又满眼期待地看着她。

    应昕低头,不接话。

    等了一会儿,不见她反应,吴艳华便躺了回去,无力地说:“都怪我。事情都没调查清楚,就胡乱说话。害了你,害了小鱼儿,也害了俞祉,”她停顿了一会儿,眼神在面前三人身上来来回回,满是愧疚。

    “咳咳,小昕,我承认,我嫉妒。俞祉是我一个人一手带大的,看他对亲家母好,我很嫉妒。我这儿子,我从小不舍得让他吃一丁点苦,可是跟你结婚后,他天天下班就围着你转,为你做饭洗衣服,我心里不平衡。小昕,你现在也是当妈的,你能理解的,对吧!”

    应昕点点头。

    “我不该嫉妒俞祉对你们比对我还好。所以我收到那些照片,想都没想,就直接拿到你面前。其实,我只是想证明,在俞祉心里,可能没有那么喜欢你。后来我一直促成你们离婚,想去找那个卫菲菲,因为我认为,挤走了你,俞祉对卫菲菲应该没有那么喜欢,他也就能分一些关爱给我了。咳咳!”吴艳华剧烈地咳了起来,应昕递给她一杯水。

    “妈,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俞祉边给她顺气,声音低沉嘶哑。

    她摆摆手:“谢谢!我真笨哪,不管儿媳妇是谁,我这种心态,儿子都不会好过的。”

    她抓住俞祉的手,疼爱又抱歉地看向他。

    俞祉反手握住了她,在她手背上轻拍了两下。

    “你们离婚后,我去找卫菲菲,以为她愿意嫁给俞祉,没想到,咳咳,没想到…”吴艳华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咬牙切齿地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她告诉我,其实那晚他们根本什么都没做,俞祉喝醉了,她也只是脱了他的衣服,拍了几张照片而已。那照片,也是她寄给我的。”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好像还没结婚,不怕毁了她的名誉吗?”应昕并不相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