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五十九、不解风情
    被放过喘息的间隙,厚实漆黑的窗帘被拉开,刹那间,房间沉浸在满月的清辉里。

    没有浮云,月亮也不似先前那样,像哭泣的人幽怨的眼。旁边的几颗星星也明亮不少,更多的星星冒了出来,显得整个夜空熠熠生辉,生动异常。

    穹庐之下,万物生灵,正各自演绎着自己的生命。万家灯火,普通人正经历着属于自己的悲欢离合。

    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

    这样的月夜,似乎见过很多次。应昕觉得很熟悉,很安心。

    “在想什么?”看着她发呆,他踱到床边,俯身,用右手食指勾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点了点。

    “没什么。”应昕飘远的思绪被打断,侧了侧头。

    “我倒觉得有什么。”沈一慊浅笑道,看着她不解的看向她,便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覆上自己的脸,深情地问道:“你上次离开,知道有多伤我的心吗?”

    应昕低头不语。

    用另一只手抬起她的脸,两眼想要看到她的心里一般:“你说我出力很多,效果却不好,是故意气我的吧?”

    原来是问这个!应昕没来由地心里有点失落。

    她看向窗外,笑笑,没有说话。

    他却两手捧着她的脸,眼神也变得炙热起来,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低头,用鼻子摩擦着她的鼻子,嘴唇摩挲着她的嘴唇,狠狠地,喃喃地说:“今天,我要让你看看效果好不好!”

    迫不及待地脱掉自己的衣物,他便俯身下来。他的吻,深沉而热烈,霸道而温柔,他的手,粗糙修长,慢慢地点燃激情。应昕闭了眼,温柔地回应着他。

    他突然顿住了。

    应昕睁开眼,一脸莫名。

    他困惑地问:“你为什么没反应?”

    “这不是吗?”应昕双手搂着他修长的脖颈,啄了啄他的唇,奇怪地反问。

    “你不舒服吗?”他眉头轻蹙,似乎有点担忧。

    “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没叫?”他打量着她,想仔细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叫什么?”这下应昕是真的奇怪了。

    身上的那个男子,脸上闪过一丝羞赧,他轻咳一声,调整了一下姿势,眼神四处游离,就是不看她,嘴里却强硬地说:“叫床啊笨蛋,这个都不知道!”

    “噗嗤!”应昕没忍住,她笑着看向他,却见他完全不看她,手和眼神都不知道何处安放。她顿时玩心大起,瞟了瞟那个人,自己强装镇定地,恍然大悟一般:“哦,我知道了。”

    上面那人看了看她,轻轻地解开她的衣扣,纤瘦的肩膀,在月光下,反射着雪白润泽的柔光。他不由得贴了上去。

    “床!”身下的女子突然急促地,大叫了起来:“床!”

    他一惊,赶紧坐起来,四处检查,是床坏了?还是床上有什么东西伤到她了?

    看他一脸紧张地起身,在床上东摸西摸,神情凝重而专注,应昕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一脸莫名其妙,慢慢地脸上有了一丝不满:“你笑什么?!”

    他那么紧张她,一个字,都可以让他惊慌失措,她却隔岸观火—还是她放的一把火!

    应昕跪坐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喘口气,笑得嘴角都酸了,她拍打着自己半遮半掩的胸脯,免得自己被气流呛到,边笑着问:“你干嘛?!”

    那人脸色慢慢转阴,看着应昕不说话。

    应昕收敛了笑意,慢慢挪到他身边,两手抓住他的手,左右摇晃,声音里竟然有了一丝撒娇:“干嘛这样看人家?不是你让我叫床的吗?”说罢,便幽怨无辜地看着他。

    仿佛有光照到他的眼里一般,他的眼睛闪了闪,嘴角上扬,缓缓露出一口洁白的牙,在月光的反射下,发着如玉的光泽。

    他自己竟也笑了起来。

    似乎想到自己刚才惊慌失措的样子,他到最后,竟是不可遏制地捧腹大笑了!

    从来没有见他笑得那么开心过!

    他的双眼笑弯着,他的眼,他的嘴,像极了挂在天上的几枚弯月!

    一直冷漠,或者凌厉,或者压抑,或者讥诮,从来没有这么肆无忌惮地开怀大笑过!

    虽然这是第一次见他笑,不过却让应昕有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

    应该是在哪里见过!

    哪里见过呢?!

    唇被狠狠地咬了一口,应昕顿时回过神来。

    “你又玩儿我!”他咬牙切齿的声音,从两人交错重叠的唇齿间流落出来。

    尽管是埋怨,语气里却满是甜蜜,他慢慢褪尽她的浴衣,“我来告诉你,该怎么叫?!”

    **

    第二天,赶往机场的路上,天空竟然下起了雨。

    “停下车,师傅。”开出很久后,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应昕便叫司机停车。

    “这雨很大,你要去哪?”沈一慊拉住准备下车的应昕,面色阴沉地问。

    “我,”应昕看了看远处的小药店,有些心虚地说:“我有些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我们去看医生!”身边那人有些担忧地问,双手更加抓紧了她。

    “不用,我没事,”应昕有些语无伦次,有些话真的不能说出口。她有些焦急地看着那小药店,又瞟了瞟沈一慊,却见他双眼清亮,两道好似x光的视线,紧紧地缠绕住她。

    她有些不自在地别过头去,不敢看他。

    “没事的话,我们就走。”他的语气很强硬。

    “不,有事,我有事。”应昕惊慌地叫道。

    见他死死盯着她,她偏转了头,尽量强烈地要求:“我要去买点药。”

    说完便挣扎着准备下车。

    他一把拉住她,脸色瞬息万变,之后似乎妥协般,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拉开车门下了车。

    “就在车里呆着,等我!”他不由分说将她塞回车里,自己冒雨走向那个在驻在荒凉的公路边,破旧的小药店。

    雨真的很大!就一会儿工夫,窗外的雨水已经像瀑布一样,坐在车里往外看,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渐渐地,窗外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在靠近,紧接着,一双湿漉漉的手拉开了车门。

    应昕赶紧往里让座,见沈一慊全身湿漉漉地上车来,手里拿着一个保温水杯和一个塑料袋。

    赶紧拿出换洗衣服,应昕准备给他换上,不料被他推开:“我自己来!这是你要的东西!”

    打开水杯,里面装了温度适宜的温开水。

    一层层地打开塑料袋,她呆住了。牵开塑料袋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里面那个小盒子赫然映入眼帘,是毓婷,是她想要的药。

    那一刻,她几乎不敢看他。

    她难以想象,他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去揣度她?又是以什么样的理由说服自己帮她去买药?她好几次偷偷在心里想象的事情,如今放在台面上,却几乎做不下去。

    她该解释吗?该道歉吗?该安抚吗?

    该吧,都该的。

    可是她也有着自己的考量和立场。

    剥开锡箔,小小的白色药丸躺在手掌心,一双略显粗糙的大手覆了上来,盖住了白色药丸。那手,还带着冰冷的水渍,冷得让她心生寒意。

    “这药对身体不好,不吃行吗?”手是冰冷的,但投下的目光却是灼热的。

    应昕不敢看他,只轻微地摇了摇头。

    那只手慢慢地收紧,慢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毕现,上面的汗毛像是受到刺激一般,根根竖起,条条分明。那拳慢慢缩回,同时缩回的,还有那映入眼帘的半截衣角,以及那双之前斜过来的腿。

    他坐得远了些!应该是生着气的。

    可是,还是不行!

    应昕回了回神,她微微地侧过身子,定了定心,喝了口水,仰头把药吞了下去。

    旁边,几乎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声。回到g市的家,尹晓兰看着满脸疲惫的应昕,心疼地问:“你一个人?你之前说救你的那个人呢?没有一起回来吗?”

    应昕笑笑,摇摇头。

    自从早上买药事件后,两人居然一路无话。她思绪万千,他也沉默不言。她几次看向他,却见他根本不看她。她鼓起勇气想主动聊天,他却只是闭目养神。仿佛又回到了豪建公司,两人刚开始搭档时,那种或剑拔弩张,或相敬如冰的感觉。

    分别时,他客套般地问是否需要他送她回家。

    犹豫间,他便知晓她答案一般,放下她的行李,一言不发地走了。

    “妈妈,你回来了!”小鱼儿见到应昕,开心地抱住她的腿。

    应昕放下行李,抱起她,使劲儿地亲亲她的脸颊:“嗯,妈妈回来了!”

    小鱼儿搂住她的脖子,哽咽着说:“我听到爸爸和外婆的话,还以为妈妈不会回来了呢,还以为妈妈不要小鱼儿了呢!”

    应昕也哽咽了,一手抱着小鱼儿,一手抱着尹晓兰:“好险,我差点回不来了!我好想你们!”

    尹晓兰拍打着她的背,用手环着她和那个小不点,欣慰地说:“回来就好,没事就好!”

    “小昕,你回来啦!”一道惊喜的男声在背后响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