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六十、患得患失
    抱着的三人,慢慢松开,各自擦了擦眼泪。

    看着面前泪眼婆娑的三人,看着那个短短十几天便消瘦如柴的,他日思夜想的女子,俞祉的眼眶也有些泛红。

    他上前抱住了她:“谢天谢地!你回来了,真好!”

    应昕红着眼,勉强地笑笑,任由他抱着。在经历了生死后,很多事情突然豁然开朗。即使曾经对他有过一丝怨恨,但他毕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不是爱人,却是亲人。

    过了良久,俞祉才松开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太激动了,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几个你最喜欢的菜,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嘻嘻”小鱼儿鬼精灵地笑出了声。被尹晓兰敲了个栗子后,便藏到尹晓兰背后,偷偷地看看应昕,看看俞祉,又忍不住捂着嘴笑。

    尹晓兰放好了行李,拉着应昕坐了下来,上下打量:“唉,怎么瘦成这样了!”

    应昕给怀里的小鱼儿捋了捋头发,感慨地说:“我运气好,还能保住命。玲玲,就,再也回不来了。”说到后面,声音又有些哽咽。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别想那么多了!”尹晓兰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救你那个人呢,什么时候请到家里,我们当面谢谢他。”

    应昕勉强挤出一个笑:“好!”

    她不知道在高原上那些日日夜夜,他说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他对她的感情,能有多深?他们,也不过共事一年多而已,而那一年里,美好的回忆并不多。

    这次重逢,完全是意外。他们在绝境中抱团求生,在绝望中想尽办法给自己希望和感动,好让自己有活下去的动力。回来的路上,他问也不问地,就给她买了她想要的药。究竟是他有读心术,能想她之所想呢,还是他自己也有此打算呢?

    突然觉得好累!

    她苦笑着摇摇头,转移了话题:“俞祉怎么来了?”

    看了看厨房里忙活的俞祉,尹晓兰心疼地说:“吴艳华去了!他在老家也没事,就过来看看你们。”

    应昕心里一惊,看了看那个忙碌的身影,低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前段时间,你出差。我们联系不上你。”

    应昕点点头,私心觉得有点遗憾,于情于理,也应该回去再看她最后一面,送她最后一程的。虽然,她们之前的相处并不愉快,甚至还有诸多矛盾,但是她病重时,已经道歉忏悔了,她已经释怀,不再计较。何况,她还是小鱼儿的奶奶,俞祉的母亲。

    耳边轻轻传来尹晓兰的话:“昕儿,你跟俞祉复婚吧!”

    应昕看向她,似乎没听明白她的话。

    尹晓兰抓起她的手,满怀期待地说:“你们之前离婚,也是被人挑拨的。他现在孤零零一个人,妈妈也不在了。”

    应昕皱了皱眉:“妈,可不可以不要说这个事,我现在真的很累!”

    一直没说话的小鱼儿,突然直起身子,用小小的手摸了摸应昕的额头,奶滴滴地说:“妈妈,你发烧了!”

    应昕笑着点点头。

    小鱼儿抱住她的头,用肉嘟嘟的脸颊去摩擦她的额头:“妈妈,你别怕,我和爸爸会一直照顾你的!”

    无端端地心酸,沉重,似乎喘不过气来,应昕抱住女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吃饭咯!”俞祉在吆喝着,叫着小鱼儿:“宝贝,快点帮爸爸摆好桌子,擦桌子,摆筷子咯!”

    “爸爸,我来啦!”小鱼儿应声而起,一溜烟儿跑了。

    电话铃响了。

    拿起一看,是他打来的。犹豫了几秒,应昕按下了接听键。

    “爸爸,我好喜欢啊!好多好吃的啊!妈妈,快来啊,爸爸做了好多菜啊!”小鱼儿欢叫地大叫着。

    “妈,快坐着,这汤我已经凉好了!”俞祉不断地忙活,又朝着应昕叫道:“小昕,快过来吃饭!”

    应昕点点头,指了指电话,便进了卧室。

    那头一片沉默。

    应昕沉默了好一会儿,问道:“你到家了吗?”

    那头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门外几个人接二连三地过来催饭。

    等了几秒钟,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应昕便气恼地挂了电话。

    换了衣服,简单冲了个澡,洗了把脸,应昕神清气爽地坐到饭桌前,准备开饭。

    “叮铃”手机响了一声。应昕嘴里吃着菜,漫不经心地打开信息,却唬得差点把菜掉到桌面上。“门口有给你的东西,记得去拿。”

    忐忑不安,将信将疑地打开门,周围没一个人影儿,门口放着一个全新的行李箱。

    “什么东西?”尹晓兰问道。

    “行李,落在酒店了,人家给我送过来了。”应昕把行李箱搬进房间,气喘吁吁地说。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那么沉。

    走到阳台,远远就看见沈一慊的车,沈一慊站在车旁看着她,她站在阳台上望向他。

    两两相望,都没有多余的动作和表情。

    夕照之下,两道身影,竟然显得那么地悲凉。

    看着他绝尘而去,应昕也无心饮食。蒙头大睡醒来时,已经深夜了。打开沈一慊拿的那行李箱,里面全是新买的东西,中老年人专用的保健品,一整套的芭比娃娃,还有一整套的首饰。

    金灿灿的首饰在灯光下反射出夺目的光,应昕的眉头不由得皱成了“川”字。

    “哇,好漂亮啊,妈妈,这是你给我买的礼物吗?”小鱼儿飞奔过来,拿出箱里的东西,一件件摆到床上,充满了惊喜与赞叹,抱着那套精美的芭比娃娃,爱不释手。

    应昕笑着点点头,看着她抱着宝贝礼物出去炫耀了。

    “妈,这是给你的。”

    应昕将保健品递给尹晓兰,见她一脸埋怨又藏不住的欣喜:“你回来就好,还花这些冤枉钱干嘛?!”

    见尹晓兰看着那套看起来价值不菲的首饰,欲言又止。应昕连忙拿出来,双手递给她:“还有这个!”

    “这真是给我的?”尹晓兰拿起那套首饰,疑虑重重。这套首饰做工精美,造型时尚独特,一看就是年轻女子佩戴的。她翻来覆去地看着,“这不是你的吗?”

    应昕笑笑:“就是给你买的。”

    “太时尚了,我戴不了!”尹晓兰笑笑,装作不经意地问:“很贵吧?花了多少钱?”

    应昕愣了愣,继而笑道:“谈钱干什么呀?又不能退。你也不老,戴着更年轻。”

    尹晓兰仔细端详完那套首饰,将它递回给应昕,摇摇头笑道:“戴不了,戴不了!”

    “哎呀,你就拿着!”应昕慌忙拦着,“这次地震,我真正体会到,人生无常,该及时享受就享受,千万不能等到以后!”边说边把她往门外推:“早点睡吧妈,我还要睡个回笼觉!”

    关了门,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难以成眠。窗外的月光透过窗纱,幽幽地渗了进来。窗台上的那盆芦荟,依然粗壮,光滑厚实的叶子在月光下,隐隐的泛着微光。

    又想起了若干年前的那段时间。又想起了在月光的陪伴下,在那人的隐形陪护下,她甜蜜又纠结,欢喜又苦恼的那段青春。

    想了俞祉,想了尹晓兰,又想了小鱼儿。

    想起了孟旷伟,想起了沈一慊,又想起了刘玲玲。

    零零散散的记忆碎片,越过千山万水,穿过光阴岁月,走马灯似的,在脑子里,一幕幕,拼凑又散开,散开又聚拢。

    打开台灯,拿出日记本,望着窗外清冷又明亮的弯月,某种决定,在心里艰难博弈后,开始笃定下来。

    **

    去年今日此门,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踏入豪建公司的大门,远远地看着那银褐色的写字楼,那停车场,那依然茂盛青翠的绿植,应昕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首诗。

    沈一慊面无表情地走到她身边,眼神似笑非笑:“兰芷在等你,怎么不进去?”

    应昕踟躇着。

    除了回来当天,有很长一段时间,沈一慊都没有联系她。她以为,他之前说的那些,不过是玩笑话,是在困坐等死的间隙里,大家一起找的一点乐子。她在公司里处理好了刘玲玲的事,把手上的项目善后,就一直想约他出来谈谈。没想到,一直没联系的他,居然打电话约她到豪建公司。

    “走吧。”沈一慊牵着她,往大厦走去。

    应昕手腕动了动,表示反对。

    可是,反对无效,那人的腕力实在太强大。

    一路走着,竟然发现好些新面孔。应昕有些震惊:以前那些员工呢?哪里去了?她离开不到一年,公司变化怎么那么大?

    震惊的人,不止应昕一人。

    那些忙碌穿梭着的男男女女,看到一贯面无表情,不近女色的黑面神,居然牵着一个年轻女子,莫不瞠目结舌,呆若木鸡。在他们进入这个公司之后,除了兰经理,老板的身边再也没出现其他女子。现而今,他居然牵着另一个女子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在窃窃私语之中,坦然地一同并行着。

    来到董事长办公室,毫无意外地看到久等的兰芷。兰芷看到她后,开心地跑过来抱住她,连连说道:“没事就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沈一慊松开手,示意她们随意,自己回到办公桌前,低头忙着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