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六十三、不愿承诺
    晚上。

    包间里。

    “你怎么了?”看着面前沉默不语的男子,应昕忍不住问道。

    她忙到下班,这人一直在她旁边候着,非要等她吃饭。她以为,别扭的劲儿应该过了,没想到,来了之后,居然一句话也不说。

    沈一慊摇摇头,勉强笑道:“没事。”

    应昕看了看面前的几道菜,举着筷子的手托住腮,迟迟没有动手。

    “怎么了?这些菜,不会让你过敏的,你放心吃吧!”沈一慊看她犹犹豫豫,便伸手给她布了菜。

    应昕笑笑:“你喜欢吃什么?”

    “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应昕听了笑笑,便按照自己碗里的菜,依次夹了一遍给他。

    “怎么了?”看着他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应昕忍不住问道。

    “从来没有人给我夹过菜,”他看向窗外,神色黯然道:“除了我奶奶。”

    记得之前那个晚上,他借酒浇愁,就是因为他奶奶过世吧!想起他在酒醉后的怨愤,兰芷为之扼腕的经历,应昕的心情也沉重起来。从一生下来母亲就抛弃他,父亲毒打他,长大之后,孤苦伶仃,孑然一身。他也是,从小没得到过家庭的温暖吧!

    为了冲淡突如其来的悲伤凄苦的气氛,应昕试图转移话题:“你之前的女朋友,难道也没有给你夹过菜?”

    本来是随口下意识问的,没想到对面那个人听到这话后,转头默默地看着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个话题转移得很失败,为了补偿似的,应昕又给他夹了菜,把他面前的碗堆得满满的。

    “没事的,”应昕握了握他的手,看着双眼充满期待的他,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我们自己来!”

    沈一慊笑笑,缩回手,给她夹了块猪蹄:“按照电视剧的套路,你不是应该说:以后,有我吗?”

    应昕不自在地笑笑,也缩回了手,埋头吃了起来。

    那只是电视剧的套路。

    她不是不知道他的想法,尽管她也在努力,但是却不能保证结果。

    她的女儿,还不知道爸爸妈妈已经离婚;她的母亲,一直都希望她和俞祉复婚。世事无常,说不定哪天他对她的心也就莫名其妙地淡了呢!一如对她莫名其妙地有了兴趣。

    “应昕,”他突然看定她,脸上风云变幻,似乎在决定着什么。

    “怎么?”应昕看了看他,随手给他夹了块可乐鸡翅。

    他低头吃了一口,点点头赞许道:“好吃!”

    应昕笑笑,低头喝着汤。

    “应昕,”似乎是鼓起勇气一般,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你搬出来吧,和我住在一起。”

    “噗—”应昕一口汤没忍住,顿时喷了出来,紧接着便开始剧烈地咳了起来。

    沈一慊慌忙地转坐到她身边,一边拍拍她的后背,给她顺气,一边抽出纸巾给她擦拭,看她满脸通红的狼狈样,忍不住调侃道:“让你搬出来和我住,高兴成这样?”

    应昕摇摇头:“咳咳,不是,咳咳,不行。”

    “怎么不行?我们不会住太远,家里有什么事,我们也可以照料得到。”等到她喘息正常后,沈一慊建议道。

    应昕看着他,轻轻地摇摇头:“一个是生我的,一个是我生的,都是我的至亲,我说什么也不能不管她们。”

    “没说不管,我们可以就住在隔壁,天天也能见面的。这有什么不行?”沈一慊看着她为难地样子,握了握她的手,劝导说。

    “不一样的。对不起,我,我还没准备好跟家里说。”应昕抽出手来,歉意地看着他。

    “你没有对不起我。我知道,这个要求很突然。但是,”他突然伸出手臂搂住她,眷恋地说:“一想到,你家成天住着个男人,那却不是我,我心里就堵得慌!”

    “吃醋了!”应昕笑笑,斜眼看着他。

    沈一慊小麦色的脸上,划过一道红晕,眼睛看着外面,不置可否。

    应昕温柔地抓起他的手,他的手很大,很厚实,很温暖,也很粗糙,将自己的手放进去,十指交叉,紧紧扣住,另一只手覆上他手上的疤痕,轻轻抚摸着:“给我一点时间吧!俞祉他,母亲刚去世,家里没有什么其他亲人,我妈心疼他,小鱼儿也依赖他,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赶他走。”

    “那你们天天朝夕相处的,我—”沈一慊仍然不放心。

    应昕一手捂住他的嘴,一手和他的手交叉在一起,摇晃着,撒娇道:“我知道你最好了,我会尽快跟家里说我们的情况,好不好?我向你保证!”

    沈一慊看着这个平时坚强得仿佛身穿盔甲,冷漠得好似千山雪莲一般地女子,竟然在他怀里,嘟嘴撒娇,柔弱得仿佛四月天的春天,心里的那一阵阵的气闷与担忧,也随着这春水慢慢荡漾开去,慢慢消失不见。他忍不住温柔地应道:“好,听你的。”

    应昕笑笑,准备抽出手来,却被他死死攥住,她望向他,一脸讶然。

    沈一慊将她搂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额头,亲了亲她的额角,温柔地说:“应昕,给我生个孩子吧!”

    感觉到怀里的女子似乎打了个寒颤,他搂紧她,贴近她的耳朵,带着诱惑,带着憧憬,幽幽地说:“我想要个孩子,”双手捧着她的脸,让她对视着,“这样,就算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不会太寂寞!”

    见怀里的人儿没有动静,只觉得此时的她,像座冰雕,冰冷又僵硬。他抚了抚她有些僵直的后背,把她的手贴上他的脸颊,面带憧憬:“如果深夜回家,在万家灯火中,有一盏灯是专门为我亮着的,对我来说,那就是幸福了!”

    应昕没有说话。

    想起他奶奶去世的那晚,在他醉酒时,她才发现,她来过千百遍的办公室,里面居然就是卧室。他有多少夜晚,用工作麻醉自己后直接沉睡过去呢?多年来他努力打拼,或许只是因为,他真的无处可去。

    “普通人家的天伦之乐,对我来说,总是奢望。我常常幻想,我的家应该是个什么样子。晚上回家,有心爱的女人陪着,有可爱的孩子环绕膝下。我心里一遍遍地告诫自己,绝对不会毒打ta,辱骂ta,更绝对不会抛弃ta。我会教ta读书,写字,画画,打球,练琴,笑的时候,我陪ta笑;哭的时候,我递纸巾;醉酒时,我守候ta;受伤时,保护ta。我会陪着ta做ta喜欢的事,看着ta长成ta希望的样子。”

    看着他满眼神往,面容却平静得近乎哀伤,她有些心疼。尽量调整自己已经有些僵硬的坐姿,她低头垂眸,声音里满是歉意:“对不起,我,还没准备好。”

    沈一慊的手没有放开她,依旧捧着她的脸,看她眼神四处躲闪,不敢看他,心像是受了引力一般,不断地往下坠:“你相信我,我会好好对你,好好对我们的孩子,一切有我,你不用准备什么!”

    应昕抬眼,久久地看着他,最终缓缓地摇摇头,两眼弥漫着纠结与哀伤,双唇紧闭,再次痛苦地摇了摇头。

    她该怎么说,她没准备好,不知道怎么跟家里人说跟他的这段关系,不忍心让她们难过;她没准备好,接受与他共度一生的预告;更没准备好,再一次孕育一个生命——她甚至,从来都没想过!

    可是,她又是知道的。知道他从小没有一个完整的家,知道他渴望着最平凡的家庭温暖,知道他的担忧他的顾虑。青海玉树里同生共死的场景,危难时许给他的承诺,一切都历历在目,恍若昨日,她又何尝忍心,让他悲伤失落?

    “对——”她终究忍不住喃喃低语。

    “别说!”他的食指压住她的双唇,另一只手紧紧地拥紧了她:“不要说!我不逼你,不逼你了!”

    他终究不忍心,看她为难,因他痛苦。

    他爱她,始终比她更多些。

    她的身边,有孩子的父亲陪着,照料着。她逃不开,他走不进。

    她的心里,对孟旷伟始终留有一方空间,那个地方,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与窥视。

    他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比不上。

    尽管内心惶恐不安,他还是没有办法,逼迫她去做什么。

    应昕鼻头微酸,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乱窜,她紧紧咬着嘴唇,似乎这样,才能压制那些让人慌乱又让人迷失的情绪,她也紧紧地回抱着他,不发一言。

    他们像是两张已经被命运画得乱七八糟的纸张,在已经留白不多的地方,命运的笔墨,究竟会如何转合,如何书写,才会将两张不同的纸,拼凑成一个完满的结局?

    两个人都紧紧地拥抱着对方,似乎这样,才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孤单的。似乎这样,才觉得有勇气与力量去与命运做些抗争。

    “走吧,我该回去了!”应昕收拾好情绪,松开他。

    “我送你。”沈一慊点点头,替她拿好东西,牵着她离开。

    应昕点头笑笑,难得地没有反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