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六十四、她的死角
    坐在车里,窗外的城市霓虹流岚,雾霭色彩绚丽,夜色与城市的繁华交织在一起,到处都是纸醉金迷。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能听见带着喧嚣的风,从车窗的半截缝隙,在耳边呼啸而过。

    “停车吧!我到了。”应昕转身对他说。

    到了小区,夜色总算是分明了些,月亮也越发地皓明。灯光阑珊,小区的路灯年久失修,照明度不高,反而显得夜更黑,月更清亮了。

    沈一慊也下了车:“这里太黑,我送你。”

    应昕没有再拒绝,点点头,转身走在前面。

    时间还早,她选了一条偏一点的,但是靠河的路。

    沈一慊默默陪在身边,慢慢地陪她散步。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样的月夜,我最喜欢。”应昕慢悠悠地走着,说着:“从前到现在,一直没变。”

    这样的夜,总是轻轻松松地,能勾起沉在心底的回忆。

    “总是有原因的,你看不清楚而已。”沈一慊淡淡地笑道。

    “十几年前,我上高中,因为没有钱,我只能辍学。后来,在老师们的资助和帮助下,我来到了另一个县城的镇中学,继续上学。”应昕双手抱着自己,高跟鞋在石子路上,发出一声声有节奏的,清脆但不刺耳的“哒哒”声。她捋了捋被河风吹散的长发,淡淡地说:“那时候,很多同学看不起我,欺负我,应老师——哦,就是我当时的班主任——他帮了我很多。呵,当时很多同学,看不惯他那么维护我,在背后诋毁我们的关系。所以,我对那段高中生活,很多时候不愿意多提。”

    “没有其他留恋的人和事吗?”旁边的人似乎有点好奇。

    “有啊!”应昕回过头,看着他笑了笑,任凭长发吹到他的脸上。“当时有一个男生,不知道怎么回事,追我追得很厉害。”

    她把头发侧倒一边,看向那条小河。即使隔着栅栏,也能看到河面上波光粼粼,仿佛银河的倒影。

    “我当时学习很刻苦,每晚下了晚自习还要在教室里待一会儿,很晚才回去。”她走向旁边的石凳,坐下,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他也过来。

    “你的室友不会有意见吗?”坐下来的他,被树影笼罩着,阵阵风过,他的深邃的脸,在光影交错中,忽明忽暗。

    “当然有意见,很多次,我被她们锁在外面,怎么叫门都不开,我就只能躲回教室,躲在角落里,挨了很多个晚上,甚至,有几次,几个高年级的流氓师兄在教室窗外不断地偷窥我,调笑我。后来,应老师知道后,就给我单独安排了一个宿舍。”

    “也难怪别人误会,”他淡淡笑道:“这种待遇,应该很难得。”

    应昕低头笑了笑:“他只是了解,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对当时的我而言,有多重要。直到现在,我仍然感念他。”

    “你刚才说,那个男生,怎么样?”他淡淡地问道。

    “他?”应昕想了想,似乎不知道怎么说,“他对我很好,每天早上都会拿着早餐,在教学楼门口等我,也会因为我洗了头,跟我急。”回忆似乎很甜蜜,应昕忍不住笑了笑:“因为他说,早晨洗头会刺激头皮,对身体不好。”

    “过了那么多年,这样的细节,你还记得?”沈一慊的语气很平静,听不出来悲喜。

    应昕没有回答,继续回溯,陷入了遥远的青春记忆中,娓娓道来:“每天晚上,我回去得再晚,他都一直陪着我。我在教室,他就在教室外的旗台上。每次他都默默地,跟着我。我当时觉得不胜其烦,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后来,我才明白,正是有他明目张胆的追求和保护,那些流氓师兄,再也没有来骚扰过我。”

    “我当时,一心只想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这样才对得起我妈和帮助我的老师们。他的一言一行,对我来说,给了我很大压力,所以我刻意疏远他,打击他,伤害他。”可能是风里带了沙子,应昕抬起的眼,使劲儿地眨,眼睛却慢慢红了,“真是年轻不懂事,现在想来,如果我当时心里就没他,他再怎么做,对我而言,又有什么影响呢?我当时之所以,不断地推开他,不就是怕自己越陷越深,对不起其他人吗?”

    河面的星辉似乎零落了许多,月也西沉了。和煦的风,吹面不寒,却让人心生寒意。

    沉默良久后,沈一慊低沉的声音响起:“你跟我说这些,是为什么?”

    “我不想骗你。”

    应昕转头看他:“他陪我走的那段路,是我生命当中,迄今为止,最黑暗坎坷,却也是我最喜欢的路。他陪我走过的那些日子,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再也割舍不掉。我忘不掉他,也不想忘记他。你真的打算,跟这样的我,过下去吗?”

    “我不介意!”沈一慊的眼,在黑暗中,依然熠熠生辉。“我说过,你守着他,我守着你!”

    应昕看着他,有些无语,有些感动。

    “你如果内心不安,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他看了看远处落着星辉的河面,轻轻地说。

    “什么事?”应昕脱口而出。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值得他觊觎的呢?

    “你不要刻意反感我,不要抗拒我的接近。”他静静地看着她:“好吗?”

    “你这又是何必呢?”应昕无奈地说。

    人生苦短,何必不要为了她,白白蹉跎了年华。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沈一慊笑笑,牵起她的手,站起身:“起风了,该回家了!”

    应昕无奈地笑笑,随他牵着自己,在昏黄的路灯下,在斑驳的树影中,优哉游哉地,慢慢地走到楼下。

    上了楼,在家门口告别时,沈一慊拥抱了她。

    “以后的路,我陪你走。”他双眼炯炯有神,坚定地说:“走到,你已经忘了当年的那段路!”

    “你走吧,我目送你!”应昕笑着推开他,下巴朝楼梯扬了扬。

    沈一慊笑笑,转身走到隔壁房间,开了门,回头说道:“晚安!”

    应昕,眼睁睁地,看着他关了门,目瞪口呆地留在了原地。

    “还不进来吗?还是,不知道进哪个门?”尹晓兰冰冷的声音伴着开门声响起,惊醒了懵圈的应昕。

    应昕满怀心事地,跟着她进了屋子。看见俞祉正站在阳台外面,高大魁梧的背影,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孤单。

    “你跟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等应昕坐下来,尹晓兰便气鼓鼓地看着她。

    应昕换了拖鞋,倒了一杯水,坐在沙发上后,平静地说:“妈,你先坐下喝杯水。”

    尹晓兰没有动。

    应昕自顾自地喝了口水,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妈,我早就该跟你们说了。还记得我之前跟你们说过的,在地震中救我很多次的人吗?就是他。他在地震为了救我,受伤很严重,我当时就答应他,如果他活下来,我会考虑嫁给他。”

    “你,”尹晓兰显然有些始料未及,恼怒地用手指着她:“你怎么这么草率?!”

    应昕放下水杯,走到她面前,用手拉下她的气得发颤的手指,按着她坐下,轻声地说:“妈,玉树地震,伤亡惨重。我和刘玲玲两个住在一起,为什么我能活下来?如果不是他,我早就跟玲玲一样,是高原上的一个孤魂野鬼了!你们又怎么会看到现在的我?”

    尹晓兰充满怒火的眼睛,像是遇到冷气一般,突然平静了下来,她转头看向阳台外的俞祉。

    俞祉从夜色中走出来,脸色为难矛盾:“小昕,可以是其他人,但不能是他。”

    “你什么意思?”应昕看不懂他。

    俞祉抬眼看了看她,欲言又止,又看了看尹晓兰,两个人面面相觑,不再说话。

    “我只问你们,我在玉树那段时间,你们在新闻里看到玉树地震的消息,又联系不上我,你们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应昕松开拉着尹晓兰的手,侧身坐着,看着俞祉:“俞祉,你当时心里,是不是还只是想着和我复婚?”

    俞祉摇摇头,看着她的眼睛,期望又担忧:“当然不是,我只希望你好好的!”

    应昕点点头,转头看向尹晓兰:“妈,你呢?你是不是,只想着让我和俞祉复婚?”

    尹晓兰有些吃惊地望着她,随即眼睛有泪花闪现:“你怎么这样看我的?你的命当然最重要!”

    应昕点点头:“那既然我的命比我的婚姻更重要,你们为什么反对?”

    俞祉双面紧蹙,目光深情而又为难,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

    尹晓兰看看俞祉,心疼地拍了拍他的手,又望向应昕:“你要报恩,可以用其他方式啊?!”

    应昕无奈地笑笑:“这话,孟旷伟也说过。可是他,只要我!”

    俞祉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尹晓兰拍拍他的手臂,对着应昕摇摇头:“你们离婚,都是他搞的鬼!”

    “妈!”

    应昕禁不住站起来,生气得喊住了她,“我知道你心疼俞祉,希望我们复婚,我也理解,你反对我和其他人谈婚论嫁。可是,这两件事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你这样说未免有些牵强附会了!”

    当初明明是俞祉出轨在先,出轨的女人,不是其他人,而是俞祉的初恋。这怎么栽赃陷害?!再说,沈一慊,是她离婚来g市之后,因为工作关系认识的,她也从来没有听说俞祉之前认识他,更不用说得罪他了,他有什么目的拆散他们?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们离婚是因为误会,可是,事情走到今天这步,她怎么可能回头?她怎么回得了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