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六十六、八卦外婆
    “咚—咚咚”,“咚—咚咚”,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时,应昕家已经围坐在饭桌前,准备开饭了。

    俞祉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跑去开门,结果愣在那里。

    “俞祉,谁啊?”应昕给小鱼儿盛了汤,见门口半天没反应,便问道。

    俞祉二话不说,脸色黑沉沉地回到座位上。

    应昕一脸莫名其妙,一走到门口,也不由得愣在那里。

    只见沈一慊衣着整齐,一身黑衣,双手举着托盘,托盘里的菜碟有不锈钢盖子盖着,不知道是什么。

    “进来吧!”应昕侧过身。

    “认识一下,”沈一慊进来后,将托盘放在桌上,面带微笑:“我是昨天新来的邻居,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小鱼儿大大的漂亮的眼睛在他身上巡视一圈后,又低头继续大快朵颐。

    俞祉点点头,认真地打量着他,没有说话。

    应昕一一对沈一慊进行介绍了。

    尹晓兰客气地笑笑,示意他坐下:“你和应昕认识?”

    沈一慊笑笑,看向应昕。

    应昕拉着他坐下,递给他一双筷子:“嗯,他是我老板。之前在地震中救过我。”

    “不说那些,来,看看!”沈一慊掀开托盘上的盖子,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喜不喜欢?”

    “哇,好漂亮啊!”小鱼儿禁不住瞪大了眼睛,上身直立,双手撑在桌子上,筷子滚落在地也没有觉察。

    尹晓兰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艳。

    只见瓷白的鱼形菜碟中,卧着一只炸得金黄色的鱼。中间部分好似发威的刺猬一般,根根竖起,又好像盛放的秋菊,妖娆又圣洁。之所以说它是一只鱼,因为在装饰的青叶中,褐黑色的鱼尾还依稀可见。在鱼头的青叶旁,摆放着一朵胡萝卜玫瑰花,娇艳地反射出黄褐色的色泽。

    “松鼠桂鱼!”俞祉也惊叹道。

    这道菜也能做出来?!应昕又惊又喜,看向沈一慊的眼中,有了些崇拜。

    沈一慊浅笑地看着众人的神情变化,眼神却是得意至极:“还有呢!”说完便戴上线手套,将旁边一个密封好的小罐子打开,里面的卤汁香气四溢,酸甜清香扑鼻而来,手拿着小罐子,从鱼头到鱼尾,细细地浇淋过去,橘红色的卤汁浇在金黄色的鱼肉上,那鳜鱼便立即吱吱地“叫”了起来,活像一只真的松鼠。

    “哇——”小鱼儿的眼睛闪着光,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好奇地看着面前这道色香味形声俱全的菜。

    “可以开吃了!”沈一慊脱掉手套,拿开盖子、托盘和卤汁灌,对自己的杰作露出满意的表情。

    “刚才在叫呢,真的可以吃吗?”小鱼儿看向沈一慊,忐忑不安地问。

    “当然可以,不信你尝尝!”沈一慊摸了摸她的头,用筷子夹了一块鱼肉给她,又继续给众人布菜:“这道菜,酸甜可口,对老幼、妇女、脾胃虚弱、饮食不香的人,尤为合适。”

    “我自己来!”俞祉拦住了沈一慊夹给他的鱼肉,随即捡起被小鱼儿掉在地上的筷子,起身去了厨房。

    沈一慊也静静地,眼光追随着俞祉,看他在家中轻车熟路地各种忙活,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尹晓兰看着俞祉背影落寞,独自一人,又看看旁边吃得欢快的应昕和小鱼儿,忍不住唤道:“俞祉,快来!”

    边叫着,边往应昕碗里夹着回锅肉,笑着对沈一慊道:“应昕从小喜欢吃回锅肉,俞祉别的菜做的不怎么样,但应昕喜欢的菜,他可是拿手得很。是吧,应昕?”

    应昕讪讪地笑着,点头称是。

    “沈总啊,你自己搬出来住,父母不生气啊?”尹晓兰给俞祉盛着饭,眼睛却看向沈一慊。

    “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都不在了。”沈一慊淡淡地回答。

    尹晓兰原本退回去的手顿了顿,又拿起沈一慊面前的空碗,给他盛起了饭。

    “那你跟谁长大的?”尹晓兰盛了饭,坐下,又给俞祉夹了块鸡翅。

    “我奶奶。”

    “你搬出来,奶奶谁照顾啊?”尹晓兰捧着碗,却并没怎么吃,只是看着他。

    “她去年过世了。”沈一慊的眼神暗了下来。

    “妈!”应昕有点看不下去了,夹了两块鱼肉给她:“你一到夏天就没胃口,多吃点这个!”

    尹晓兰的脸色略显尴尬,朝着沈一慊笑了笑,低头吃饭。

    应昕也给俞祉夹了几块鱼肉:“你也尝尝!”

    尹晓兰看着吃得不顾形象的小鱼儿,笑道:“小鱼儿喜欢吃这个,俞祉,你以后多弄点给她!”

    “这花好好看,鱼好好吃,酱汁好香啊,叔叔,你好厉害!”小鱼儿毫不吝啬地赞美。

    “有多厉害啊?”沈一慊故意逗她。

    “那么那么厉害!”小鱼儿手里抓着鱼肉,夸张地比划。

    在座的人都笑了起来。

    俞祉刮了刮她的小鼻子,故作委屈地说:“爸爸不厉害吗?”

    “爸爸也厉害!”小鱼儿好奇地研究着胡萝卜玫瑰花。

    “好敷衍,真没良心!”俞祉故意叹气,却招来小鱼儿一阵白眼,又引来一阵哄笑。

    这一顿饭,除了小鱼儿吃得没心没肺,其他人都各怀心思。

    **

    应昕带着小鱼儿洗完澡,哄她睡着后,夜已经很深了。

    尹晓兰和俞祉在客厅里聊着天。看见她出来,尹晓兰忙叫住她:“应昕,你过来!”

    应昕散着半干的头发,坐在了她身边。

    “应昕,你劝劝俞祉,他要回老家了。”尹晓兰拉着她,满脸期待地看着她,希望她出言挽留。

    应昕有些意外,客厅里光线充足,但俞祉的脸上似乎沾染了夜色,沉沉的,看不出情绪。低头算了算时间,应昕浅笑道:“妈,俞祉要回去上班,你拦着他干嘛啊?”

    尹晓兰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她猛地甩开应昕的手,生气地看着她。

    应昕勉强地笑笑,视线在俞祉和尹晓兰的脸色来来回回,开解道:“妈,去年俞祉挂职锻炼,到今年这个时候,时间怎么也到了。你心疼他,我知道,相信俞祉也能理解,可是他不能一直在这里逗留啊,俞祉你说是吧!你在机关里做得好好地,今年升处级干部也是需要好好表现的时候。我知道你难过伤心,因为妈的去世让你意志消沉,但是,你不能一直回避现实,只有往前看,生活才能越过越好。至于孩子,你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她,一有假期,我就会带她回去看你。毕竟,父亲的角色是谁也取代不了的,你说呢?妈,你也别感情用事,俞祉已经失去亲人了,你还想他失去唾手可得的晋升吗?他再在这里待下去,工作都要黄了!”

    尹晓兰叹了一口气,之前强打起的精神气儿似乎被抽掉了,整个人似乎也困意重重,变得疲惫憔悴起来,想说一点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等了好一会儿,才无奈地说:“我累了,你们聊。”

    俞祉点点头:“妈,你早点睡!”

    看到她进屋关了门,应昕也站起身,转身看着俞祉,叮嘱道:“你回去好好工作,有合适的姑娘,也试着多接触接触。保持联系,有什么事给我们打电话!”

    俞祉缓缓地站起来,眼睛全是不舍,不甘心,不放心,他拉着应昕,轻轻地说:“小昕,我知道,可能在你心里,我已经出局了。你现在是自由的,任何人都不该干涉你。但是,相信我,那个沈一慊,你真的不能和他在一起。”

    应昕任他拉着,低头看着那两双交握在一起的手,那是一双她曾经打算握一辈子的手,现在,却只能以一种温柔的姿态,完成他们诀别的仪式。

    想了想,抬头看他,认真地说:“经历了生死,你会发现,有时候,对错不是那么重要。”

    她抽出手,理了理俞祉的衣领,捋了捋他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温柔地说:“俞祉,我已经原谅了你,真的!就算你是真的出轨,我也原谅了你。但是,我已经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俞祉满眼柔情看着她,随即低下头,狠狠地点点头,松开手,转身看向夜幕:“你睡去吧!”

    **

    俞祉走了,沈一慊天天等着应昕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偶尔在尹晓兰心情还不错的时候,串串门,故意找点事情,来向她讨教学习。给了几天冷脸,见收效甚微,尹晓兰也无可奈何地,对他们的相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妈妈,老师让我们做猪仔包,还要比那个做得漂亮呢!”刚一下车,牵着应昕手的尹玙便撒开手,兴奋地在跑来跑去,最后停在应昕面前,满脸期待地问:“妈妈,你会做吗?”

    应昕与沈一慊相视一笑,尴尬地摇摇头。

    “那,叔叔,你会做吗?”尹玙瘪瘪嘴,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沈一慊。

    沈一慊蹲下来看着她,揉揉她的小脑袋,笑道:“当然会啊!”

    小家伙发出惊叹的声音:“哇,你怎么什么都会啊!”又看向应昕,埋怨道:“妈妈,你怎么什么都不会!”

    沈一慊好笑地答道:“我会就行,妈妈不用会。”说完便一脸宠溺地看向应昕,却见她又看着他发呆。

    走过去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笑道:“怎么,又让你帅呆了!”

    应昕回过神,不好意思地笑笑,又仔细打量着他:“以前你整天黑着脸,我没有发现。现在经常看你笑,倒总是让我觉得,你笑起来很像一个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