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六十七、应昕画包
    “哦,谁啊?”沈一慊难得好奇。

    “孟旷伟的妈。你们笑起来的样子当真是一模一样。”应昕一边看一边回忆,点头肯定地说。

    “谁跟她一样,我妈早死了!”沈一慊脸色突变,咬牙切齿地,冷着脸转身就走。

    应昕愣在原处,看他走出去好远才喊道,那人却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一肚子郁闷地上楼回家,尹玙也跟在后面,一路不说话。

    回到家,却发现尹晓兰慌慌张张地挂了电话。

    这太不寻常了,老家没其他亲人,是俞祉的电话吗?但也不至于一看她回来就挂电话吧!但她心情不好也不想问,便一屁股横躺在沙发上。尹玙放了书包,也撅着嘴生着闷气。

    “怎么了?”尹晓兰放好手机,看着母女俩沉默得有点异常。

    应昕还是没说话。

    尹玙看了看她,担忧地对尹晓兰说:“刚才在楼下,妈妈和叔叔吵架了。”

    “哦,是吗?”尹晓兰有点喜出望外,赶紧搬了个小板凳,准备好好听。

    “是啊!妈妈,你跟叔叔吵架了,谁帮我做猪仔包啊?”尹玙摇摇她的手臂,不满地说:“你又不会做!你去把叔叔找回来吧!”

    “这孩子,真是个白眼狼,一个包子就把你拐走了!”尹晓兰责备着,拍拍胸脯:“不就包子嘛,婆婆也会做!”

    尹玙将信将疑地看着她。

    尹晓兰有点不服气地说:“这小屁孩,还不信我了。”

    说罢便催着应昕起来做帮手,擦桌子,和面,做馅儿,烧水,上蒸笼,折腾了半天,三个女的就在旁边,焦急地等待。

    水汽散尽,尹晓兰将蒸笼里的包子端出来,放在桌子上,等待着大家的夸奖。

    只见白色的圆盘之中,放着几个硕大的蓬松的白白的包子,包子的褶皱很深很均匀,站在俯视的角度,像极了一朵朵的白色的小雏菊。

    “怎么样?”尹晓兰对自己的作品还是挺满意的,那么多年,她的厨艺一直为人称道,她在这方面,挺自信。

    “嗯嗯,不错。”应昕拿起一个,咬了一口:“皮薄肉厚,不肥不腻,软硬刚刚好。”

    尹晓兰满意地点点头,拿起一个递给尹玙:“快吃吧,可好吃了!”

    尹玙一把推开那只拿着包子的手,委屈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不吃,这根本不是猪仔包!”

    应昕一听,赶紧安抚她:“这还没完工呢,你看妈妈的!”

    说完,便跑去厨房,拿了一堆大大小小的罐子,里面装了各种酱。

    她抿住双唇,神情专注,拿起一瓶番茄酱和花生酱,对着一个大包子,开始作画。

    小鱼儿睫毛上挂着还没滴落的泪珠,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用花生酱画出一只猪的轮廓,再用番茄酱画眼睛鼻子嘴,最后再用黑莓酱画了一条猪尾巴。

    “大功告成!”应昕吐了一口气,拿着那只画着花花绿绿、歪歪扭扭的猪包子,憋住笑,一本正经地拿到尹玙面前:“当——当——当当,独一无二的猪仔包来了!”

    尹晓兰看了看包子,连忙捂住嘴,又瞅了瞅尹玙,赶紧转过身,拼命地偷笑。

    应昕一脸兴奋地看着尹玙,一手拿着包子,一手在桌子底下,使劲儿地握紧,强迫自己不能笑出来。

    尹玙看着面前的“猪仔包”,立即又好气又好笑地,瞪圆了眼睛叫道:“妈妈!”

    敲门声响起,尹晓兰慌不迭地,逃离现场去开门。

    当沈一慊举着托盘进来时,看见的场景是这样的:

    尹玙双手手背叉腰,两条眉毛像毛毛虫一样揪在一起,白白的脸颊都变成粉色了,气鼓鼓地看着应昕。

    应昕假装无辜,强作镇定地,跟她对峙着。

    她的手里拿着个包子,上面画着一只猪样的图案,因为包子的热度,上面的酱已经开始稀释,那个图案像个被玩坏的画盘,就那样乌漆嘛黑地扣在白白的包子上面。

    之前的阴郁一扫而光,沈一慊忍不住笑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尹玙看见是他,赶紧跳下桌子,拉着他往里走:“叔叔,你看,这是妈妈给我做的猪仔包!这是猪仔包吗?!”

    应昕收了手,正经地反问道:“包子上面有猪,不是猪仔包是什么?!”

    沈一慊好笑地看了看她,伸手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抱了小鱼儿上桌:“妈妈那个,呃,也算是猪仔包吧!”

    “叔叔,你这盘子里是什么呀?可以看看吗?”小鱼儿盯着托盘,好奇地问。

    沈一慊点点头,示意她自己打开。

    “哇!”小鱼儿一掀开盖子,就赶紧扔一边,捧着托盘里的东西,爱不释手。

    那是一个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面点,整个造型有如一个3d打印的小宠猪。光滑的粉色的皮肤,两只橘黄色的尖尖竖起的耳朵,翘卷的黑色的猪尾巴,黑黑的眼珠子,长长的红色的猪鼻子,惟妙惟肖,生灵活现。

    看看托盘里的面点,再看看自己的,尹晓兰忍不住好奇走了过来。

    “尝尝!”沈一慊示意小鱼儿咬一口。

    “不要,那么可爱的小猪!”小鱼儿把猪仔包捧在手心里,不让别人偷窥。

    “没关系,叔叔家里还有很多种,我们还可以再做。”

    “真的吗?”小鱼儿似乎不太相信,把猪仔包藏得更紧了。

    “你不信的话,可以去叔叔家看看!”

    小鱼儿点点头,拉着他就要往外走,走了几步,停了下来,偏着头认真想了想,用商量的语气说:“叔叔,能不能把你家的猪仔包拿过来,让我妈妈和婆婆看看怎么做的啊?”

    沈一慊含笑看了看应昕,低头问道:“可以吗?妈妈好像不愿意呢!”

    尹玙看了看应昕和尹晓兰,试探地问道:“妈妈!”

    应昕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当然可以,我也正好可以学习学习。”尹晓兰笑着点点头,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小鱼儿手里的猪仔包。

    不一会儿,尹玙和沈一慊,便陆陆续续,从隔壁家拿过来和好的面团,不同动物的模具,色彩缤纷的各种蔬果和酱汁,豆沙、奶黄等各种馅儿。大家洗好手,围着在桌边,边做着面点边聊天。

    “你怎么那么会做菜?”尹晓兰赞赏道。一个企业老板,怎么会有心思做这些琐碎的家务。

    “我小时候,母亲死了,父亲不管我,一直都是我奶奶照顾我,她出去干活,我就做饭等她回来吃。我的厨艺,都是为了我奶奶学的。”沈一慊低沉的嗓音响起,停下手,他的眼睛望向窗外,似乎没有聚焦,回忆的神情平和有爱。

    “唉,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尹晓兰叹了一口气,看向他的眼里渐渐有了温度。

    沈一慊笑笑:“都过去了。”

    “是啊,人要往前看才是。”尹晓兰安慰道,“今晚留下来吃饭吧!”

    沈一慊散漫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他不可置信般地看向尹晓兰:“真的吗?阿姨?”

    尹晓兰点点头。

    他和昕儿一样,从小是被抛弃的人,甚至,比昕儿可怜得多。他和奶奶,一老一小,相依为命,白手起家,想来也是尝尽人世间各种滋味,和她们一样,受了不少白眼。了解到他的身世之后,又怎么再忍心地处处针对他。

    沈一慊笑着摇摇头,又看向应昕,小心翼翼地问:“可以吗?”

    应昕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继续鼓捣着那个超级难搞的猪仔包,淡淡地说:“你们都说好了,还问我做什么!”

    电话铃响起,尹晓兰慢腾腾地洗手,可是一接听电话,便迅速地扫了应昕一眼,故意压低了声音,躲到房里去了。

    应昕皱了眉,看着她不同寻常的举动,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面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在旁边指导尹玙做猪仔包的沈一慊,注意到了应昕的沉默。

    应昕摇摇头,没有答话。

    “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沈一慊碰了碰她的手肘,见她还是没反应,便一把夺过她手里已经被捏得惨不忍睹的面点。

    应昕迟钝地转头看他,眼眶里什么也看不见,只看得见她满眼疑虑。

    “我说我妈去世了,是因为她在我心里,真的已经不在了。你别生气了!”沈一慊解释道。

    应昕呆滞地点点头,转回头,看着尹晓兰的那个房间,侧耳听着里面间或传出来的一两声方言,若有所思:“我没生气,我只是在想,我妈的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