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七十、话里有话
    白杨树在微风下轻轻地摇曳着,投下的倒影,丝毫没有影响路面上一对相互依偎的身影。

    “啊!”应昕突然顿住,抽出手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怎么了?”他有些紧张。

    “肚子有些不舒服。”她按着小腹,强忍住不适。

    “那赶紧去医院。”他说着,便要跑去开车。

    应昕慌忙拉住他,摇摇头:“不用。”见他坚持要送她,便开口解释:“可能是刚才,你……”

    她不好意思说下去。

    刚才,他那么霸道,那么粗鲁,显然有些失控了。

    他可能也意识到什么,眼底浮现一丝愧疚,半蹲在地上,背对着她:“上来!”

    应昕有些难受,也不再扭扭捏捏,直接像只章鱼,趴在他的背上,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嗔怪道:“都怪你!”

    沈一慊背着她,轻松笑道:“是,怪我,都怪我,下次我轻点!”

    应昕红着脸,抽出一只手来,捏捏他的耳朵:“不害臊!”

    “老婆,你那么轻,真要好好调养下。”

    “别叫我老婆!”

    “我们拉钩了,要一起走下去的,不叫你老婆,难道叫你老公?”

    “你!”应昕居然无言以对,只能狠狠地咬了一口他的耳朵。

    “你这是赤裸裸的挑逗!”沈一慊的手在她的大腿处摩挲:“还想再来一次?”

    应昕不说话,双手搂着他,伸长白皙优雅的脖子,咬住了他的左耳垂,用力地吮吸着。

    沈一慊顿住身影,眼睛黑得发亮,喘着粗气,双手在她的大腿根处,用力地揉搓。

    “这才是挑逗好吗!”应昕松了口,若无其事地拍拍他,示意他往前走:“走吧!”

    “你,你这个坏女人!”狠狠捏了她一把,尽管欲求不满,沈一慊最终还是无奈地由着她。

    清辉满地,星光点点,万籁俱寂,只有不远处河流流动的“哗哗”声和草丛里偶尔的虫鸣声。

    在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两个融合在一起的身影,施施而行,爱意浓浓。

    **

    “回来了!”尹晓兰听到开门声,迎了出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脸色那么差?”

    “没事。”应昕点点头,看她眼睛通红,估计又是悄悄哭过,想到自己老是惹她不开心,便歉意的问:“妈,你怎么还没睡?”

    “我在等你。”尹晓兰坐到沙发上,指着对面的沙发,示意应昕坐下来。

    “妈,如果你还想说爸爸的事,我就去睡了。”应昕站着没动。

    “不是他,是沈一慊。”尹晓兰起身拉她坐下来,从衣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问她:“你刚刚出去后,他来找过你。这张卡是他给你的,密码是你的生日,说里面有五十万。”

    “妈,你怎么能收?”应昕不由得有些生气。

    “我没收,但他说是给你的,我就只能等你回来。”尹晓兰解释道,见应昕的脸色和缓了些,便小心翼翼地问:“昕儿,你们,会结婚吗?”

    应昕皱起了眉:“妈,这跟我们结不结婚有什么关系?这卡你明天退给他吧,我自己有钱,但是爸爸,我不会原谅他!”

    尹晓兰又要说什么,应昕打断她,拉着她的手:“妈,我知道,你一直是个面慈心软的人。看见俞祉从小没爸,你把他当亲儿子。你一直希望我和俞祉复婚,所以看见沈一慊和我在一起,你很生气。但是你一知道沈一慊从小没爸没妈,你又可怜他心疼他。你可以原谅爸爸抛妻弃女几十年,杳无音信几十年,在他上门求助时,你愿意接纳他,帮助他,可是我,做不到!今天,我是最后一次提他,以后,你也不要在我面前提他,好吧!如果,你想我得抑郁症,你就尽管提!”

    尹晓兰眼睛泛红,看了看神情坚定的女儿,低头沉默了良久,最终轻轻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各有心思,应昕拿着电视遥控器,不断地翻台,似乎这样,气氛就没那么沉闷。

    过了一会儿,尹晓兰开口道:“昕儿,小鱼儿放暑假了。我想带她回老家看看!”

    应昕握着遥控器的手突然停了下来。

    她想了想,放下遥控器,愧疚地对尹晓兰说:“妈,我知道我不该这样逼你,我只是觉得他太虚伪,太自私了。”

    尹晓兰连忙解释:“我知道,我知道。跟其他人不相干,我只是觉得,小鱼儿放了暑假,你上班没有时间陪她玩,我对这里也不熟悉,她在家很无聊。回老家,一是能带她到处走走看看,二是能让她跟他爸爸多见见,况且,我也很想老家的那些亲戚。”

    应昕松了一口气,追问道:“真的?”

    尹晓兰喝了一口水,点点头:“人老了,总是念旧的。趁现在还动得了多走动走动!”

    应昕笑笑:“好,我给你买票。”

    **

    在床上,应昕辗转反侧,睡不安眠。父亲的事,搅得她整个脑袋昏昏沉沉,头皮一阵阵发紧,心口恶心呕吐的感觉一直不停。

    会不会是怀孕了?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她便觉得自己想太多,以前都有吃药,今天虽然还没吃药,但也不至于那么快。但是,例假好像也有好久没来了,这几天还老是想吐,不是怀孕是什么?可是转念一想,她身体从小瘦弱,生了小鱼儿后因为婆媳矛盾,身子没有好好调养,例假一直不规律。之前在青海受了惊吓和轻伤,更加没有规律了。况且,自己一直都有脾胃虚弱的毛病,离婚后一段时间里,俞祉一碰自己就想吐呢,那哪是怀孕呢?

    胡思乱想一通后,肚子还是有些隐痛,便起床去了卫生间。一进去,才发现是自己来了例假,心里不由得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虽然答应了沈一慊,愿意为他生育儿女,但她内心始终是没有准备的。以前惟愿避之不及的例假,现在无疑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之前的各种疑云,逐一散去,回到床上,应昕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

    “应昕,走吧!”沈一慊从衣挂上拿了外套,准备外出。

    “不用去了,”应昕拉住沈一慊,用手指了指她刚刚拿过来的一大叠资料:“这里那么多事等着你呢!再说,上次的那套衣服还能穿呢!”

    上次那套鱼尾裙,买的可不便宜。

    沈一慊看着她,脸色黑了起来:“那一样吗?”

    那么暴露,她还想穿出去招蜂引蝶吗?再说,意义也完全不同。

    “要不等你忙完了,我们再去吧!”应昕的脸色也有些不好。额头上隐隐有了汗水。

    前晚来的例假,今天居然又没有了,关键是这几天肚子还隐隐作痛。

    “你没事吧?要不我们去看看医生?”沈一慊也发现了她的异常,一把拉过她,仔细地观察她。

    “没事,要不,我先回家休息一下吧!”应昕疲惫地笑笑,准备转身走。

    “等下!”沈一慊叫住她,关了办公室的门,走到她面前,拉着她往里走:“就在这里休息吧,有事我也好照顾你。”

    “不用,你忙你的。”应昕摇摇头,固执地站住不动。

    他们准备在晚宴上,谈妥几个合作伙伴,资料不准备齐全可不行。她不想拖他后腿,给他添麻烦。

    “听话!”沈一慊打横抱住她,强硬地往里走:“你回家,家里没人,我不放心。”

    应昕顺从地靠在他怀里,不再反抗。

    他轻轻把她放在床上,脱掉鞋,温柔地盖上被子,用手摸着她苍白的脸颊,深情地说:“有事记得叫我,不要一味强忍。”

    坐在床边,看着她皱着眉,慢慢沉睡过去。

    在她额头轻轻印上一吻,掖了掖被角,便转身出去。

    “阿姨,今晚我们可能要加班,你放心办你的事吧!……应昕在我这里,你不用担心!嗯嗯,小家伙就劳您照顾了!……我知道,别客气,有什么问题您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的。……好,好,再见!”

    挂了电话,看着应昕熟睡中安详的面容,不禁俯身点了点她的红唇。这样的样子,没有工作时的冷静,没有玩笑时的俏皮,没有生气时的凌厉,温柔安静地像一团棉花。

    **

    还是那个酒店,还是那个宴会厅。远远地,人声鼎沸的喧嚣,便随着宴会厅里的璀璨明亮的灯光,溢到了外面的走廊上。

    在入口的一株绿植旁边,一个精心打扮过的女子,背对着红毯,正左顾右盼地讲着电话。婀娜有致的身姿,让人血脉贲张;齐腰的棕色的大波浪卷发,遮住了大半张的脸;玫红色的抹胸小短裙,更加显出肌肤的白皙。

    “一慊,你们来了!”那女子站在红毯的中间,微笑地等着应昕他们走近,一手拿着手包,一手撩过胸前的长发,当真是万种风情。

    应昕默默地把手从沈一慊的手中挣开,对着她点了点头:“好久不见,辛经理!”

    “是啊,好久不见!”辛娜一边迈着猫步走过来,一边笑道:“记得上次见面,你还和一慊吵架呢,现在却又出双入对,可见世事无常。”

    沈一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不发一言。

    应昕微笑着点点头:“确实如此,你是有话要和沈总说吗?”

    辛娜点点头,瞥了沈一慊一眼,笑道:“难怪一慊对你念念不忘,果然聪慧大方。”

    “那你们聊,沈总,我先进去了!”应昕侧身看着他。

    沈一慊点点头,叮嘱道:“去里面等我。不要乱跑,不要乱喝东西!”

    应昕笑着点点头,看了辛娜一眼,点头之后便走了进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