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七十一、刀光剑影
    应昕笑着点点头,看了辛娜一眼,点头之后便走了进去。

    到处都是人,有一些熟悉的面孔在人群中穿梭。

    想了想,应昕便向门口边的一张座椅走去。

    兰芷走过来,笑道:“你怎么一个人来了?他人呢?”

    应昕笑笑:“有人找他,我先进来。”

    从旁边服务员的托盘上取了一杯酒,递给应昕后,狡黠地眨眨眼:“是女人吧?不吃醋?”

    应昕朝她背后看了看,也取笑道:“何杰现在,不也是女人围着转吗?你不担心?”

    “你顾左右而言他的功力是越来越厉害了!”兰芷转头看了看何杰,看他正往这边看过来,便转头笑道:“今天这衣服,是他帮你选的吧!”

    应昕低头笑笑,呷了一口酒:“你真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这是一身高定的私服,一字肩的设计,刚好露出她的天鹅颈;高腰的设计,让人看起来高挑修长;及踝的裙摆,雪纺的质地,显得她更加飘逸出尘,是纯粹的淡蓝色,让她看起来温婉又端庄。

    “应昕,你也来了!”何杰端着酒杯打着招呼。

    应昕跟他碰了碰酒杯,笑道:“好久不见,何总!”

    “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叫我何杰就好!”何杰不苟言笑的脸,在灯光下竟然显得格外温暖。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想起他的履历,应昕不由得格外认真地打量他,漫漫地问道:“听说你高中就读于德龙高中,正好我也是在那里读的高中。这样算来,我们又算是校友了!”

    “诶,在我面前,那么明显地攀交情,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兰芷故作不满。

    看着何杰一脸好笑地看着生气的兰芷,应昕不禁玩笑道:“正是因为考虑你的感受,我才明着来啊,要不然,你先回避一下,我再攀谈一会儿?”

    兰芷一手搂着何杰的脖子,恶狠狠地看着何杰说:“你说呢?”一手拿着酒杯指着应昕的背后,笑道:“我治不了你,自然有人治你!”

    感觉腰上被人狠狠捏了一把,应昕慌忙转头,却看见沈一慊脸色阴沉地说:“何杰,朋友妻,不可欺,你居然主意打到我女人身上了!”

    何杰赶紧做求饶状,看看兰芷,笑道:“我可是比窦娥还冤哪,小兰,他们两口子,我们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兰芷也放下勒着何杰的手臂,挽着他,轻笑道:“就是,我们玩我们的!”

    看着那两人偷笑着离开,沈一慊立即去拿应昕的酒杯,不悦地说:“让你别乱喝!”

    “这点酒量还是有的!”应昕别过了身,不让他拿。

    “听话!”沈一慊夺过她的酒杯,一把搂过她的腰,附耳道:“我们要优生优育!我不希望孩子以后是个酒鬼!”

    应昕脸上一红,便任由他去,提醒道:“之前有合作意向的几家公司,已经在108的包间里等你了。你去找他们聊聊,我去喝点水。”

    沈一慊对她的表现似乎很满意,在她脸上“啵”了一口。周围的人纷纷斜目而视,应昕尴尬地无地自容,连忙推开他,自己去找水。

    “杜经理,你也在这里?”无意间看到正在往外走的杜衎,应昕有些惊讶:“旷伟呢?没有跟你一起吗?”

    杜衎看着消失在门外的衣角,冷漠道:“刚刚你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情骂俏,你以为他受得了?走了!”

    应昕倒水的手,顿了一下,却又见已经出门的他又折回来,略带讽刺地说:“别怪我没提醒你,沈一慊接近你,可不是那么简单。”

    应昕疑惑地看着他,却见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正纳闷间,听到一个醉醺醺地声音在身后响起:“哟,这不是应小姐吗?”应昕一转身,便看见肥头大耳的黄仁,正跌跌撞撞地走过来,她慌忙地闪到一旁。

    “应小姐,别这样嘛。你刚刚在那么多人面前,被沈一慊那个猴崽子亲了一口,都没有啥反应。我这还没怎样呢,你就离我那么远!”黄仁眯缝着眼,撇撇嘴,摇摇头:“不过你今晚穿的,可没有上次勾人儿,我,呃,没啥兴趣。再说,没有那个猴崽子,我一个人,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应昕觉得他话里有话。

    “应小姐,你是聪明人,什么意思,你得自己想。”黄仁笑得意味深长。

    “我想?我想是因为,沈总新做的皮草业务,抢了你的生意。你栽在他手里,自然有些怨恨,所以,在这里胡说八道!”应昕冷笑着,细细观察着他的反应。

    “哼哼哼,我栽在他手里,没错!你也没跑了!”黄仁东倒西歪地往前走,嘴里自言自语道:“这个猴崽子,总有一天,会栽在他自己手里!”

    看着那个硕大肥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应昕总算松了一口气,笑了笑,手机便响了。低头一看,是辛娜发过来的短信。

    应昕嘴角噙着的笑,顿时像一个蝴蝶标本那样,美丽而干涩地贴在苍白的脸上。

    **

    宴会厅金碧辉煌,灯火透明,照得人头晕眼花。

    应昕扶着椅背坐下来后,低头看着脚底下的地毯,蛋黄色的底色上面印着咖啡色的的几何图案,那菱形、多边形、三角形、矩形各种图形交叉在一起,看似有序却又诡异地排列,好比她此刻心里无数难以捕捉却又感知真实的疑团。

    脑袋又开始嗡嗡叫。

    应昕扶着额角,揉了揉太阳穴,看到不远处的浅黄色窗纱随风伸展,便起身朝那节开着门的阳台走去。

    阳台的一角,已经被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占领了,那人身材挺拔,背对着宴会厅,望着远处,似乎陷入了沉思,也似乎只是在享受夜晚的美景。

    应昕轻轻地走到阳台的另一侧,她有些恐高,手一直扶着阳台的边缘,不敢松开。幸亏是晚上,高楼下的地面影影绰绰,看不真实。她努力克服着内心的恐惧,从下往上,游目骋怀。正值汛期,不远处宽广的江面波光粼粼。远山如黛,苍穹中点缀的星辉,与地面上的霓虹相互辉映,远山公路上偶尔投射的车灯,像自在飞舞的萤火虫一样,时隐时现。喧嚣与宁静共存,世俗的真实与出尘的缥缈毫不违和地掺杂在一起,头脑的混沌,似乎也因为星光的洗涤,变得清明不少。

    “海天东望夕茫茫,山势川形阔复长。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风吹古木晴天雨,月照平沙夏夜霜。能就江楼消暑否?比君茅舍较清凉。”看着眼前美景,应昕不禁叹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茅屋不够清凉呢?”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应昕转回了头,那笑看着她的那人,不是孟旷伟是谁。

    “果然是才女,应景的诗是脱口而出啊!”孟旷伟走了过来。

    应昕笑笑:“你不是走了吗?”

    “没有啊,你招客,我消暑啊!”孟旷伟与她并肩站着。

    应昕笑笑,转头去看那江边沙滩上,三三两两漫步的人群。

    “应昕,今年年底的同学会,你要参加吗?”孟旷伟突然问道。

    应昕摇摇头:“到时看吧,现在还不确定。”

    脑袋里一个存了很久的设想,突然就蹦了出来。应昕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旷伟,你是哪年生的?”

    他有些惊讶:“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事,就是突然想知道我们班有没有比我更小的。”应昕笑道。

    孟旷伟笑笑:“你就是我们班最小的啊!我要比你大一岁。”

    应昕在心里算了算,时间上,是吻合的。

    看着他一脸探究地看着自己,应昕装作看风景,左顾右盼,笑道:“旷伟,除了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

    “没有了。”孟旷伟皱了眉,疑惑地看着她。

    应昕陷入了沉思:是她想多了,还是他从来没有被人提起过呢?

    孟旷伟摇了摇她的左手手臂,笑道:“你怎么了?怎么对我家庭成员那么感兴趣了?”

    看着应昕抬头正面仔细地端详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发,笑道:“是不是回心转意,愿意嫁给我了?”

    “别动!”应昕看着他正在笑着的脸,一口大白牙,弯弯的眼睛,用两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作出一个拍摄的动作。

    这个部分,这个角度,实在是太像了!

    “这张照片,你存在哪了?”孟旷伟笑问。

    应昕右手摸着左胸,笑道:“存在这里了!”

    “这里是哪里?”一个阴郁低沉的声音在窗纱后响起。

    应昕和孟旷伟带着笑的脸一同转后转了去。

    窗纱在风中肆意飞舞,江风忽然低了几度,有点凉飕飕的。劲风过后,帘幕低垂,背后辉煌的壁灯,将那人的脸映衬得格外阴沉。

    “过来!”沈一慊面无表情地命令道。

    应昕歉意地看着孟旷伟,见他笑着点点头,便也笑笑,扶着阳台,小心地往里挪。

    “沈总,慢点,你要带我去哪儿?”应昕穿着高跟鞋,被沈一慊拉着,一路小跑。宴会厅的人群见状纷纷让道,人人侧目。

    沈一慊默不作声,只拉着她往外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