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七十二、我的位置
    见他锁上了门,应昕感觉不太妙,只着急解释:“我只是去阳台透透风,刚好碰到他而已。”

    沈一慊已经脱了外套,扯下领带,踢掉鞋子,朝应昕走了过来。

    应昕不停地后退,解释道:“沈健,我今天不太舒服,你,你别乱来。”

    “你看那两个人,站在一起多养眼,多般配!”“是啊,男俊女靓,天生一对!”沈一慊的脑中,又响起他焦急地在宴会厅四处找她时,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声。

    应昕见他不说话,只一颗一颗解衬衫纽扣,忙转移话题:“你们谈得怎么样了?”

    沈一慊不慌不忙地解了皮带,慢慢地朝她走了过来。

    脑袋里回旋着两人甜蜜的对话,孟旷伟带着笑的试探“是不是回心转意,愿意嫁给我了?”,应昕指着心口的笑答“存在这里了!”

    想起无论是在地震中她和他默契十足地共同救援,还是在刚刚她和他迎着风并肩而立,连他都觉得是那么的赏心悦目,天作之合!

    他要怎么做,心里才会不那么不安?

    到底要怎么做?!

    应昕退到墙壁,一手紧握手包,一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裙子,看到仿佛魔怔了般的他,焦急地唤着:“沈健,一慊!”

    沈一慊怒气冲冲地走了上来,猛地扳过应昕的头,压住她,强硬地吻了上去,冰冷的舌头搅动她的口腔,追逐她的兰舌,扫过她的贝齿,在她的嘴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便和着血水吮吸吞咽了下去。

    胸腔里气流涌动,应昕感觉快要窒息,奋力推开了他,深深喘了几口气,便侧身干呕了起来。

    沈一慊见状停了手,慌忙递给她一瓶水,可她喝得太猛,呛水咳嗽,他又赶紧给她顺背。

    应昕平复之后,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沈健,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沈一慊一脸悲伤地看着她,摇摇头,揽她入怀,身体微微颤抖,语气不安,一遍一遍地唤她:“应昕!应昕!应昕,你会不会也不要我?”

    应昕一愣,随即便明白他意之所指,心里莫名地酸楚起来。她扔掉手包,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反复抚摸他的背:“不会!我不会!”

    看来,有些事情,已经不用跟他求证了。

    昨天睡在他办公室的床上,在叠被子时,从床的缝隙里,露出一角的黑白照片,上面的一个女人抱着个婴儿,那个女人,正是之前她所猜测的孟旷伟的母亲。

    他就是那么小的时候,被母亲抛弃了的吗?

    即使见过面,她仍旧不肯认他吗?

    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在她家人面前,提及过他吗?一次也没有吗?

    她可以为了孟旷伟,向一个她压根看不起的女子下跪,而另一个儿子,她从来都没想起过吗?

    她就这样,毫不回头地,不要他,把他尘封在岁月里,任凭岁月老去,也没有一点担心害怕?

    “应昕,你会不会又不要我?”沈一慊喃喃的声音从耳边传来,难过又软弱。

    应昕本能地想要反驳:哪有不要?哪有“又”?

    不过考虑到他现在的心情,硬生生地把疑问压了下去,安抚着他,温柔地说:“不会的!不会的!”

    “你会不会离开我?”好像被骗过很多次的小孩,他肩膀微微颤抖,内心惶恐。

    “我……”应昕想了想,犹豫着,缓缓地说道:“我不会!”

    “那你证明给我看!”沈一慊稍微离开了她些,双眼凝视着她,期盼又担忧。

    看着他湿润的眼眶,漆黑的眼珠上浮着浅浅的水雾,她心疼地点点头,踮起脚尖,在他的额上印上一个轻轻的吻:“好!”

    吻上他的眼,吮干他的泪,双手覆上他的胸脯,细细抚摸着他身上纵横交错,面目狰狞的伤痕,疼惜地看着他:“答应我,走出来!走出来!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沈一慊不发一言,默默地看着她,躬身抱她,将她放在宽大的雪白的床上,轻轻吻她,吻到她左胸的时候,手指贴在她的心口,半撑起身子看着她:“应昕,你这里,到底有没有我的位置?”

    应昕葱白的手指,反复摩挲他的脸颊,疼惜地看着他:“本来没有的。但你不由分说,已经跑进去了。”

    “那,其他人呢?”

    应昕吻了吻他,轻声道:“其他人,迟早会出来的。”

    他笑了笑,一直黯然的脸,慢慢有了一丝光亮。

    用遥控器关了窗,夜色与冰冷,世俗与人情,悲伤与难过,嫉妒与介怀,统统被关在窗外。

    ……

    大汗淋漓,拥着她,他直接仰卧了过去,躺在床上,待到呼吸平复之后,便捏了捏她的脸庞:“老婆?”

    她没有反应。

    大概是太累了!

    他轻笑着,宠溺地叫道:“应昕?”

    她还是没有反应。

    他抱着她,手指上的粘稠让他突然有些心慌,小心地坐起来,稍稍地距离了些,却看见应昕的身下,赫然一片鲜红!

    他大惊失色,赶紧用纸巾擦拭,没想到那血却擦不干净一样,不断地流出来。

    “应昕,应昕,醒醒!你怎么了?”

    他有些慌张,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好。摇晃着她,她却没有半分反应,血渍慢慢扩散,转眼间已经一大片。

    对了,赵医生!

    刚一打电话,手便颓然地停住,赵医生前段时间出国了,远水救不了近火!他迅速地穿上浴衣,用毯子裹紧了应昕,抱着她便直奔医院。

    在车上,给兰芷打了电话,便一直焦急地呼唤她:“应昕?你醒醒!你快醒醒!”

    躺在后座的应昕面无血色,没有任何反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