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六十九、做个约定
    应昕没有说话,只呆呆的看着夜空,看着那轮皓月在稀薄的层云中,时隐时现。

    “应昕,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阿姨都原谅了他,你又何必呢?你帮他这一次。以后,你或许再也不用左右为难了。”沈一慊重新揽住她,为她按摩。

    “沈健,你猜,我坐在这里,想的是什么?”应昕顺从地躺在他怀里,轻轻的问道。

    他摇摇头:“跟你父亲有关?”

    “开始是。不过,每次看到这样的月夜,我总是会想起在德龙高中的那段时光,想起那个人。我也会幻想,如果父亲不抛弃我们,我有没有可能和那个人谈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应昕的语气如梦如幻,轻盈又空灵,仿佛在编织一个华美的童话。

    太阳穴上按摩的双手突然停住了。

    过了良久,又才慢慢地打着转,头上传来沈一慊无奈又低沉的声音:“你就那么不在乎我吗?”

    总是在我面前提起那个人,你就那么不在乎我的感受吗?我也会吃醋,会嫉妒,会受伤,也会痛。

    应昕闭了眼,往他的怀里钻了钻,她喃喃道:“你不是不介意吗?看吧,你也做不到吧?”

    话音刚落,下颚便被人抬起,双唇被狠狠地吸进另外一个口腔中,用力地吮吸,感觉嘴唇快要被咬破。那条略带冰凉的舌头,在她的唇齿间肆意扫荡入侵,搅得她喉间一阵阵发紧,有什么东西要从肚腹往外冒似的,应昕睁开眼使劲儿拍打他,在他松口后,深深地吸了几口气,顺了顺胸脯,无语地瞪着他。

    “这样我就不介意了!”沈一慊笑笑,手指依旧揉按着她的头皮,不紧不慢,不轻不重。

    应昕笑笑,躺在他怀里,享受温凉的晚风,嗅着他身上的松草香,看着远处点点的万家灯火,欣赏着皎洁的月光,竟是从来没有过的惬意与舒坦。

    “应昕,阿姨对我的意见,慢慢地消减了不少,小鱼儿对我也不排斥了,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呢?”沈一慊问得有些小心。

    应昕愣了愣,侧了身子,将脸藏在他的身影下,看不出表情,只听见她平静地问道:“你这算是求婚吗?”

    沈一慊停了手,脸色怔了一怔,眼睛顿时有了光一样,笑道:“那——”

    “沈健,下周五晚上,有一个本市建筑行业协会的晚宴,你要去吗?”应昕出乎意料地打断他。

    沈一慊从眼底升起的笑意还没有完全绽放,就迅速枯萎下去,他问道:“怎么突然说这个?”

    “刚刚想起来。”应昕离开他的怀抱,端坐在一旁。

    “要去。”沈一慊伸手拉她,想她靠在自己身上:“你也去吧!”

    “我去?”应昕看向他,脑袋里闪过上次晚会的遭遇,神情有些疑惑,更多的是戒备。

    “应昕,”他看出她的后怕与担忧,慌忙坐得离她近了些,强制地把她搂在怀里,脸颊磨着她的鬓发,语气满是自责:“你别怕,我会好好看着你的。”

    “可以不去吗?”她真的不太喜欢那种场合。

    “应昕,”她的双臂被他勒得生疼,他的语气中居然有种焦急和热切的渴望:“我们生个孩子吧!我想要个家。”

    “再说吧,等这阵子忙完!”应昕试着推开他,感到他身上热得有些不同寻常,便慌忙用手背测了测他的额头:“你怎么了?发烧了?”

    “没事,”沈一慊笑笑,拿下她的手,“我只是发骚了!”

    应昕不由得笑出了声,用手轻打他的手背,示意他放开手:“闷骚!”

    沈一慊一手慢慢解开他的衬衫和皮带,一手抓住她的手,穿过自己的衬衫,划过他结实的胸膛,拂过他平坦的小腹:“错了,我是明骚!”

    应昕连忙慌不迭地抽出手,起身走开:“越来越不像话了!”

    “应昕,以前,我做的一些事,可能有意无意地让你觉得受伤。我发誓,再也不会发生上次那种事情,相信我!”沈一慊轻轻地走到她背后,从她的双臂间穿过,搂住她的腰,下巴放在她的肩窝上,深情款款。

    应昕点点头,手也覆上他的手。

    “那个欺负你的家伙,我已经给他准备了几道好菜,你消消气!”

    “是那个黄仁吗?”应昕侧了身,看着他。

    他轻轻地点点头。

    应昕若有所思,心有余悸地说:“那可真是个让人恶心的家伙!”

    他垂了眼,低头看了看凹凸不平的路面,点了点头。

    应昕从腰上拿开他的手,却见他固执地拉住她,低低地问道:“那天,你和别人走了,有没有被欺负?”

    应昕顿了顿,仔细回忆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指的是谁。

    “你指的别人是谁?你指的欺负又是什么?”应昕明知故问。

    他两眼平静地看着她,不询问,也不解释。

    应昕也平静地看着他,两人就这么沉默地对视着。

    周围听不见人群喧闹的声音。草丛里的蝼蛄叫得很大声,似乎累了,又悄悄地没入草丛中,耳边的风声慢慢又大了起来。

    他叹了一口气:“你明明知道我想问什么。”

    应昕依旧没有说话。

    沈一慊举械投降,无奈地笑笑,牵起她的手,慢慢地往前走:“是我太小心眼,你就当我没问过。”

    应昕看着自己的手,被他温柔地握在手心,看着面前那个神情落寞的男子,心里终究还是有些心疼。

    “沈健,”她叫住他。

    他本能地回过头来,脸上的神伤还没来得及掩去。

    “沈健,我们说好要一起走下去的。”她走近他,伸出右手,作出一个拉勾的手势:“所以,我们做个约定,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我们统统都放下,好吗?”

    沈一慊的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下,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像极了风中的烛光,明明灭灭,几番起伏。

    应昕静静地看着他。

    他终于定了神,伸出右手勾住她,颔首微笑:“好,我们都放下!”

    两个人的小指相互勾住,大拇指印着大拇指,形成一个封闭的环,达成了某种宿命的约定。

    她脸上带着神秘的笑,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那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那晚,他可是亲眼看见他把受了伤,衣不蔽体的她抱走的。

    她自己都说了,他们是去开房,让他别跟着。她衣着凌乱,清纯又香艳,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可能不想入非非。

    最后却什么都没发生?

    她微笑着,点头确认:“他是个好人,是个真正的君子!”

    应昕的身体忽然腾空,她慌忙搂住他的脖子,在半空中旋转了几圈,和他一起坐落到长长的石凳上,耳边传来他恶狠狠的话:“你又玩儿我!”

    说罢将应昕压在身下,热辣的吻便铺天盖地而来:“我不准你说他的好,不准你记他的情!”一只手垫在她的后脑勺下,防止她撞到石凳,一手伸进她的长裙下,蛮横地到处搓揉。

    “痛!”应昕皱了眉,不由得轻呼。

    沈一慊忙放轻了动作,一只手继续护着她,另一只手开始在她身上乱窜,到处点火。他极具魅惑的声音,沉沉地在耳边响起:“我不是好人,我只是你的男人。”

    应昕用双手抓紧了那只在她身上到处游走的手,低声道:“够了,这里太危险了。”

    沈一慊诡笑道:“那今晚,你来我房间?”

    应昕低了头不看他,也不说话。

    咬了咬她的耳珠,舌头挑逗着她,低低地诱惑着她:“距离上一次,已经几个月了。我很想你!”

    周围的空气似乎又高了几度,草丛里的虫儿们忍受不了这样的温度一般,纷纷鸣叫,此起彼伏的虫鸣声,掩盖了那条石凳背后发出的吟哦之声。

    月亮西沉,薄如蝉翼的云层为月色披上了一层朦胧的外衣,疏疏落落的树影,石凳高大的靠背的倒影,在夏夜里,春色无边,暗潮涌动。

    “你有没有想我?”他的声音,低沉又悦耳,急切地诉说着相思:“这几个月,我忍得很辛苦!”

    应昕紧紧抱着他,她知道他是缺乏安全感,才需要一次又一次地,以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不是一个人,她又何尝不是如此?!

    “答应我,这次不要吃药。”沈一慊抱住她,热切地要求。

    应昕咬咬嘴唇,推开他,低头整理衣服。

    “说不定这次,我们会有孩子。不管是男是女,留下它。”沈一慊强硬地扳起她的头,双眼热烈地看着她:“不要再伤我了,好吗?”

    记忆中,大雨磅礴里的身影靠近,一双湿漉漉的手拿着她想要的东西,东西却丝毫未湿,她的愧疚又一次浮上心头。

    应昕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他开心地抱着她,转了一个圈,笑道:“谢谢你!老婆!”

    应昕诧异地看着他,他调皮地笑道:“老婆,谢谢你给我一个家!”

    什么都还没影儿呢,他就高兴成这副模样。

    他从小到大,有多少这样忘乎所以地开怀大笑呢?

    应昕疼惜地摸摸他的脸,嗔怪道:“还不快放我下来!夜很深了,我们要赶紧回去了!”

    他放她下来,牵着她,在月光下慢慢地并肩前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