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七十四、相互试探
    “走吧,我们出去逛逛!”沈一慊在等得快要打瞌睡的应昕的额上轻吻,叫醒了她。

    应昕缓缓睁开眼,牵住沈一慊伸出的手,跟着他走,抱怨道:“你麻不麻烦?”

    不让她做饭不让她洗碗的,一洗完碗就忙着去冲凉。看来他本身也不太喜欢厨房嘛,天天洗来洗去的,不麻烦?

    “不麻烦!”沈一慊小心扶着她,笑道:“我怕身上的油烟味儿熏到你。”

    出了小区,前面就是一条河,往前走,过了桥,就是热闹非凡的滨江道。滨江道上有各种晚茶宵夜,烧烤夜啤酒,大排档到处都是,充斥着浓浓的烟火气。滨江道下,是一长段沙滩。江水的两边,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应昕一脸向往地看着月光下,沙滩上疏落的人影。

    “想去吗?”沈一慊问道。

    应昕点点头:“可是,那里光线不好。”

    “有我啊!”沈一慊轻轻拉过她,让她靠在他身上:“不会让你摔倒的!”

    应昕摇摇头,回头指了指身后喧嚣的夜市:“你不是一直想跟我去吃大排档吗?走吧!”

    坐在小板凳上,看着面前油污的浅黄色方木桌子,应昕边擦桌子边好奇地问道:“你不是有洁癖吗?怎么会喜欢这种地方?”

    沈一慊擦完桌子,又抽出纸巾,垫在她的手肘下面,免得她弄脏衣服。听她这样问,便抬眼看了看她,笑道:“这不矛盾啊!”

    故弄玄虚!应昕嘟嘟嘴,不满地白了他一眼。

    沈一慊四处看看,找了套没有缺口的,不是很旧的餐具,又用红褐色的茶水清洗着她的杯碟碗盅。

    想起上次跟孟旷伟约饭的时候,他也是这般,明明平时挑剔讲究,却偏偏来到这里。想起孟旷伟,便不由得心疼他。孟旷伟好歹父母健在,身受宠爱,而他,什么也没有。

    看他满眼温柔地回望自己,脑袋里却不合时宜地想起辛娜的信息,应昕的思绪又乱了起来。

    “要几个杯子?”服务员问道。

    “两个。”应昕抢答道,看着沈一慊诧异的眼神,便抿嘴一笑:“突然也想喝点了!”

    “孩子呢?”沈一慊的眉头又皱了一皱。

    “五个多月了,稳着呢!”应昕安慰着他。

    沈一慊闻言,舒展了眉头,看着她,眼睛亮了一亮,笑道:“那就好!”

    两个喝着啤酒,吃着烧烤,闲闲散散地东扯西聊。

    沈一慊似乎很高兴,不自觉间喝了不少,说他正在筹备中的婚礼,说他现在正准备给应昕求婚的惊喜。

    应昕也苦恼地倾诉,尹晓兰打电话说她不想回g市,打算在老家,如果她愿意的话,可以把孩子放在老家,放在俞祉身边读幼儿园。

    “你愿意的话,可以把小家伙接过来,我们请个保姆就是。或者搬到我那里,张妈我用了很多年,是很老实的一个人。”沈一慊建议道。

    应昕摇摇头:“我再想想。”

    夜风微凉。

    待到周围的人陆陆续续离开时,沈一慊也带着应昕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应昕,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热闹。”沈一慊的话好像多了些。

    “那你干嘛非要去那种超多人的地方?”应昕不解地问道。

    沈一慊略带蹒跚的脚停住,他扶住应昕,笑着看进她的眼里:“因为你啊!我喜欢和你走在阳光下,喜欢和你在人多的地方秀恩爱,喜欢让更多人知道我们在一起!”他越说声音越大,欢快愉悦的声音,在宁静的小区里显得格外响亮,零星的一些行人纷纷驻足,偷眼看着这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应昕慌忙捂了他的嘴,拉着他走了那条偏僻少人走的石子路。

    沈一慊拥着她,她搂住他,两个人相互搀扶着走进那个洒满月光的小路上。

    “应昕,你爱我吗?”沈一慊突然问道。

    应昕随口反问道,“你呢?”

    他捏捏她的脸蛋,邪笑道:“你说呢?”

    “那,”应昕踌躇着问出了一个她琢磨了很久的问题:“如果没有孟旷伟呢?”

    辛娜说,他接近她,只是想从孟旷伟手里把她抢过来。他的横刀夺爱,是不甘心,是嫉妒,但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生他却又抛弃他的那个女人。他一开始就苦心筹谋,一旦他到手了,证明自己比孟旷伟强,他便会如弃敝履一般,抛弃她!

    她虽不愿相信,但他对她的感情,也确实是来得莫名其妙了些!

    沈一慊邪笑的脸有一刻的凝固,他慢慢收起了笑,看向她的眼神,多了几分谨慎和试探:“那你呢?你对我,又有多少是因为他呢?”

    她是在和孟旷伟没法走下去的情况下,才允许他靠近;她在孟旷伟的面前,总是刻意和他保持距离;她现在对他的感情,又有多少是因为孟旷伟而同情他的呢?

    两人拥在一起的对视,显得那么生疏。在月光的投射下,原本靠在一起的身子,两个人的倒影,居然离得那么远,分得那么开!

    他始终不能释怀!

    应昕暗暗叹道,将他搂在她腰上的手,牵着覆上她隆起的小腹,认真地看着他:“沈健,这里,就是我对你的全部感情。跟其他人无关!”

    沈一慊的脸不由得动容,他将她的头压在他的胸膛,低低地说:“我也是,我喜欢你很久了!跟其他人无关!”

    很久,是多久呢?

    应昕默默地看着远处的河水。

    “来吧,你也累了!”沈一慊蹲在她面前,示意她上背。

    “不用,我还走得动,”应昕摆摆手,继续小步往前走:“你也挺累的!”

    “听话!待会儿你的腿脚又肿了!”沈一慊固执地蹲在原地。

    应昕无奈地折回去,站在他面前:“我大着个肚子,压着孩子怎么办?”

    沈一慊直起身,看了看她的肚皮,突然笑了笑:“有办法,你背贴着我背,仰面朝上,把手臂给我就行。”

    应昕想象了一下画面,不禁失笑道:“我才不要,那样,我就会像只翻不了身的乌龟一样。”

    沈一慊听她这样说,禁不住也笑得前俯后仰,两个人两两相望,笑声醇厚悦耳,俱是开心释怀。

    “那这样,”笑过之后,力气恢复的沈一慊来了个公主抱:“这样,应该不难看了吧!”

    “放我下来,”应昕急忙叫道:“我很重的!”

    “在我心里,”他轻松愉悦地笑道:“你一直,都很重!”

    **

    “你走吧,我要睡了!”冲完凉的应昕下着逐客令。

    “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沈一慊给她倒了一杯牛奶。

    “你不就在隔壁吗?”应昕喝完牛奶,抬头问他,嘴唇周围还挂着一个白圈圈。

    沈一慊好笑地用湿巾给她擦了嘴边的奶渍:“就不!俞祉都能在你家自由进出,我为什么不能?”

    应昕又好笑又心疼,心里暖融融的:这还是她认识的沈一慊吗?这还是那个阴晴不定翻脸无情的沈总吗?这还是她之前老互怼的冤家对头吗?明明是个情窦初开的大男孩!

    应昕无语了,爬上床,挥了挥手:“随便你!”

    打开莫扎特的音乐,沈一慊轻吻了她的额头:“你先睡,我去冲凉!”

    在轻缓柔美的音乐中,应昕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她闻到一阵松草的清香味。

    耳边的呼吸声粗重了起来。那双粗糙的手也开始不安分地动作。

    应昕幽幽睁开了眼,看着面前神色凝重又复杂的他,轻轻地问他:“怎么了?”

    沈一慊一口咬住她的嘴唇,恨恨地吮吸,轻轻地撕咬,半晌,才停下来,略略喘气道:“你这个小妖精!差点没忍住!”

    应昕垂眼看了看自己隆起的小腹,笑了笑:“怪我咯!”

    沈一慊不依不舍地从她的斜上方撤下来,摸了摸她的小腹,笑道:“怪我!”说罢,蹲在她身边,将耳朵贴在她的肚皮上,听了听,疑惑地问:“已经五个多月了,怎么还没动静?”

    应昕打了他一下,示意他起身:“哪有那么快?”

    准备去外面倒杯水,刚到门口便被叫住,应昕晕乎乎地看着他走过来。

    “衣服这样敞开,着凉了怎么办?”他瞥了一眼她。

    她低头一看,脸顿时红的像个熟透的大虾,连忙用手系着带子。

    “我来!”他拦住了她,低头为她系浴袍。

    在柔和的音乐里,看着他在朦胧灯光下完美的侧颜,专注的神情,粗糙的大手一丝不苟地挽着衣结,她突然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

    年轻时的那段错过,让她郁结了十几年。她曾经悲观地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一个像那个男孩子那么爱她的男子;就算遇到,她这辈子再不可能对谁倾心相付,她不会再有爱人的能力了;她曾绝望地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幸福了!

    可是,她遇到了他!

    不能在最亲的人面前说的,在他面前可以肆无忌惮。心里对他的猜疑,也可以当面求证。在他面前,没有顾虑,没有负担,没有包袱,那么多年的孤苦无依,似乎终于看得到尽头了。

    遇到一个值得自己托付和全身心信赖的人,她何其有幸!

    一慊,你就是我的幸福,是我愿意放开戒备的那个意外,是我愿意放手一搏的那个认定。……

    你,不要负我!千万不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