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七十五、赤子之心
    “走吧!”沈一慊提起了她的挎包,给她披了一件薄薄的针织衫外套:“今天带你去个有趣的地方!”

    应昕看着他,却见他诡秘一笑,只牵着他往前走。

    是个好天气!雨后天晴,天空显得特别澄明。浮云悠悠,河水汤汤。微风轻拂,馨香满怀。

    在车里迷迷糊糊睡着了,等到她被叫醒时,看到了前面一个拱门的正中间,明晃晃地贴着“心欣童乐园”五个字。

    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却见他熟练地停好了车,将她扶下来,熟门熟路地往里走。

    “叔叔,你来啦!”几个小孩欢天喜地地跑过来。

    沈一慊笑笑,松开应昕,蹲在地上,就地将手里的袋子打开,拿出各式各样的玩具零食,一一递给朝着他飞奔而来的小家伙。

    “东东,这是你念叨很久的超级飞侠!”

    “美美,这是你上次说起的文具盒,上面有你喜欢的小猪佩奇哦!”

    “国忠,你的巧克力!但是,不能吃太多,你现在换牙!”

    “小雅,你的字写的不好,叔叔给你带了练字帖,你记得每天都要写一篇哦!”

    ……

    应昕吃惊地看着这一幕,头脑旋转,似乎陷入了一个虚幻的梦。梦里,那个平时冷漠凌厉的男人,居然半蹲着和一群脏兮兮的孩子在一起,他笑着叫着每一个孩子的名字,记得他们的喜好和特点,分发给他们渴望已久的东西。平时冰冷的声音,也充满了温情。

    是他藏得太深,还是她从未看清?

    他还有多少面,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他还有多少秘密,是她所不了解的?

    “小心!”沈一慊的叫声,将她从繁乱的思绪中拉回。

    她看向前面,一个孩子正惊喜跑过来,过快的步伐,显得有些跌跌撞撞。边跑边嚷着:“沈叔叔,你来了!”

    沈一慊一把拉过她,扶住她的腰,焦急地责备道:“怎么老发呆?没事吧?”

    应昕默默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叔叔,这位漂亮的阿姨是谁啊?”孩子们七嘴八舌地问道,仿佛现在才发现他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

    “她呀,”沈一慊看着孩子们好奇的打量,笑了笑:“她是叔叔的妻子!”

    “她肚子的宝宝是你的吗?”一个胆大的孩子问道。顿时,所有孩子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应昕大大的肚皮。

    “叔叔,你有了自己的宝宝,会不会就不要我们了?”一个小女孩怯怯地问道。

    所有孩子又都齐刷刷地看向沈一慊,目光里是害怕,是忐忑,和不安。

    沈一慊一手搂着应昕的腰,一手摸了孩子们小小的脑袋,笑道:“不会!”

    孩子们似乎松了一口气,又开始七嘴八舌地吵起来:“叔叔,院长生病了,要是知道你来了,他肯定很高兴!”

    沈一慊点点头,自言自语道:“难怪,你们的衣服都那么脏!”

    “应昕,你去办公室里坐着吧,我去看看院长!”他拉着她走向一间环境幽静的房间,边说边看向身后:“你们自己在外面玩儿,不要吵着阿姨,我去看看院长!”

    “好,玩去咯!”后面的孩子闻言作鸟兽散,各自拿着玩具,跑向前面的一片草坪。

    “你待这儿一会儿,我一会儿就回来!”

    “我也去吧!”

    “乖,你就在这里。院长生病了,我可不想你也生病!”安顿好应昕,沈一慊便出门,转身去了后面的一幢房子。

    应昕看看周围,这间办公室尽管布置简单,但所需物品也是一应俱全。往里走,是孩子们的餐厅,卧室,室,盥洗间等等,走了一会儿,居然没看见几个人。

    她看着在外面玩得欢腾的孩子,不由得也走到外面,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们。

    “阿姨,你怎么不在屋里坐着?”一个小女孩问道,眼里好奇又小心。

    “我想和你们多待一会儿!”应昕笑道,她摸摸她的头,温和地问道:“除了院长,你们这里没其他大人吗?”

    “有啊!”小女孩响亮地回答,掰着手指想了想:“有院长,还有院长妈妈,还有一个阿姨。”

    应昕看了看,奇怪道:“人呢?”

    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过来捡球,答道:“院长生病了,院长妈妈去给他买药了。那个阿姨,应该去买菜了吧!”

    应昕点点头,说道:“你们都过来!”

    小男孩招呼着大家,不一会儿,便围在应昕的身边。

    应昕带着他们走进了办公室,温和地说道:“你们的衣服脏了,我带你们去换衣服。”

    应昕去了几个卧室里,收罗了一些已经脏掉的床单,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男孩子们迅速地换了衣服,捧了脏衣服过来。

    一个小女孩捧着脏衣服,眼泪汪汪地走过来。

    “怎么了?”应昕接过她的衣服。

    “我后背的拉链拉不上,我听见它响了一声,可能是拉坏了!”小女孩带着哭声。

    应昕走到身后一看,那拉链卡在那里,便安慰道:“没事,没坏!”她帮着拉好衣服,给她重新梳理凌乱的头发:“衣服坏了,院长他们会骂你们吗?”

    “不会!”小女孩干脆地答道。

    “那你怎么哭了?”

    “叔叔为我们花那么多钱,我要是把衣服弄坏了,叔叔又要多花钱了!”小女孩轻轻地解释道。

    应昕拿着梳子的手顿住了,她确认道:“这个福利院是叔叔弄的?”

    “是啊,”小女孩点点头,又奇怪地问道:“阿姨,你不知道吗?”

    应昕没有反应。小女孩掉转了头,看着她,思考了一会儿,恍然大悟一般,点点头:“也是,你肯定和叔叔认识不久!”

    应昕好笑地看了看她,给她扎上一根蝴蝶结的发绳,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小女孩笑了笑:“叔叔从来没有带其他阿姨来这里,你是第一个,所以他好久没过来了!”

    这是什么逻辑?应昕好笑地摇摇头,拍了拍她的柔弱的肩膀:“玩儿去吧!”

    小女孩点点头,蹦蹦跳跳地出门,又突然转身说道:“阿姨,你要好好对叔叔哦!他真的是个好人!”

    应昕笑笑,点点头,看着弱小的背影与其他背影融在一起后,说不清是因为什么,心里突然很难受。

    她的小鱼儿,也这么大!

    她现在也是没有妈妈,一个人,孤独地成长。

    她的衣服会不会经常脏兮兮的呢?没有妈妈在,她的头发,会不会编得像以前那么好看呢?在爸爸和婆婆聊天的只言片语中,她有没有真正了解妈妈?她有没有怨过妈妈呢?

    应昕眼角有点湿润,她扬起下巴,使劲儿眨了眨眼,平复心情后,转身抱起大堆的脏衣服,去了盥洗间。

    应昕看着盆子,里面装满刚洗干净的衣服。她费力弯下腰,从洗衣机里继续往外拿着衣服。

    她端着盆子,慢腾腾地往外走。

    一阵风过,带着松草香停在了她面前。沈一慊一把接过她手里的盆子,心疼地责备:“怎么老闲不住?”

    应昕笑笑,跟着他去了后院。

    后院阳光明媚,是个晾晒衣物的好地方。

    “沈健,要不你还是回去上班吧!”两个人抖着一张大床单,应昕不经意地说。

    “公司有兰芷帮忙打理,你现在最重要!”沈一慊将床单一折为二,搭在晾衣绳上。

    “沈健,我也想回公司上班,多学点东西!”应昕好声好气地劝道。

    他曾经对她说,他不需要那么多钱。

    她信了!

    可是,现在看着这么一大群孩子,她又怎么能相信!

    “我可以养你,你不用那么坚强!”沈一慊整理着衣物,转头看着她笑:“怎么,不相信我啊?”

    应昕松了手,转身看了看远处玩闹的孩子,慢慢地走向手拿着床单微笑看着她的他,轻声念道: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沈健,”看着那个在阳光下一脸专注看着她的人,应昕轻轻地握住他的手:“我不想做藏在你身下享受清凉的小鸟,也不要做毫不努力只想攀附你的藤蔓。”

    可能是阳光太刺眼,也可能是风里带着沙,沈一慊眯缝了眼,眼神有片刻的凝重,随后笑道:“好,等孩子生下来,你身体恢复了,我们一起!”

    他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环视一圈,坚定地说:“那时,我还要接受更多的孤儿,改善他们的条件,还要把那边也迁过来!”

    那边?是哪边?

    应昕疑惑地看着他,却见他走了过来,拥了拥她:“别想那么多,走吧,我们回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