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七十六、阴谋阳谋
    应昕坐在g市最高级的露天餐厅,静静地看风景。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日子白驹过隙一般,已经秋天了!

    公司出了一起突发事件,需要沈一慊亲自回去处理。那么久以来,她终于有机会单独待一会儿了。

    尹晓兰终究还是呆在了老家。在得知她怀孕之后,居然没有说什么,只让她照顾好自己。她知道,母亲要照顾尹玙。俞祉一个大男人,再细心也有不方便的时候,母亲不是因为她不听话而跟她置气的。她这样说服她自己。可是,即使沈一慊天天陪在她身边,她还是有深深的失落与不可名状的遗憾。

    尹玙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似的,知道她有了小宝宝,尤其开心。突然之间好像长大了一样,特别懂事,信誓旦旦地说,要保护弟弟妹妹,要照顾弟弟妹妹。隔三差五打电话来,向应昕汇报,她今天很乖,被老师表扬了;她自己吃饭,再也不需要爸爸和婆婆给她喂饭了;她可以洗自己的袜子和小内内了;她还学会了扫地……

    应昕用着欣慰的语调,夸着她的同时,心里却升起难以言说的愧疚。

    俞祉每次在尹玙之后,总会与她聊几句。他的语气不再似以前那样轻快,强颜欢笑地跟她聊着单位的趣事,说着老家的变化和七大姑八大姨的八卦,叮嘱她要多吃什么少吃什么,说到最后,总是显得神伤,黯然挂了电话。

    明明跟他已经毫无瓜葛了,可是,看着自己一天比一天大的肚子,她总是莫名其妙的感到心慌,无所适从。

    所以,沈一慊在跟她商量婚期的时候,她以怀孕不好看为由,推迟了婚期。

    至于登记,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

    她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产前抑郁症。

    沈一慊似乎也看出来了,尽量陪着她,几乎没离开过她。怕她无聊,陪她去听歌剧,听音乐会,参观博物馆,近郊游等,也有事没事带她去孤儿院,他忙里忙外的,就让她在旁边看着。

    已经开始胎动了!

    每次胎动,她都是心惊胆战,而他,满心欢喜。

    她不知道她在怕什么,可是,她总是觉得不安。每天就算他拥着她入睡,她也惶惶不可终日,异常疲惫!

    “应昕!”身后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应昕护着肚子,艰难地转过身。

    辛娜看着面前这个身怀六甲的女子,一脸复杂:“他把你看得够严实啊!”她往前走了几步,拉开了一张椅子,坐在应昕的对面:“我要不给他找点事情,还真见不着你!”

    应昕警惕地看着她:“公司的事,是你搞出来的?”

    辛娜看了一眼她隆起的小腹,掏出打火机,点了一根烟,不置可否:“我不会害他,只是想见你一面!”

    “你想干嘛?”应昕偏了偏头,避开那一团扑面而来的烟雾,摆摆手,试图将它驱散。

    “上次,你没收到我发给你的短信吗?”辛娜语气轻描淡写。

    “收到了。”应昕侧转头,看着远处。

    “他利用你!”辛娜看着她圆鼓鼓的肚子,言语止不住有些激动。

    “我不介意。”应昕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情绪。

    “不错!”辛娜盯着她的肚皮,脸上阴阳怪气:“给仇人生孩子,你心真宽!”

    应昕皱了皱眉,转过头看她:“你什么意思?”

    她和沈一慊会有什么仇?!

    她安安分分上班,安安分分生活,她能与什么人结仇?!

    看到辛娜脸上显而易见的嫉妒,她忽然明了,摸摸肚皮,她轻声道:“辛娜,我知道你喜欢他,可是,爱情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他要是对你有心,你们早就走到一起,你放手吧!”

    “我不!凭什么?”辛娜蓦地站起来,踢开椅子,手指着应昕,情绪激动:“你凭什么跟我抢他?我陪他白手起家,我陪他受尽白眼。他四面楚歌时,你在哪里?他孤立无援时,你又在哪里?是我,都是我!我愿意为了他,做任何事情,你能做到吗?他是我第一个男人,从始至终我就他一个男人,你凭什么跟我抢他?”

    晚风吹起,带着她指间的烟草灰,轻轻地落在应昕座椅前的桌面上。

    “可是,”应昕看了看那苍白的烟草灰,像是失了魂的人的眼。她抬起头,依旧平静地看着她:“他还是不爱你,不是吗?”

    辛娜怔怔地看着她,就像处在风暴的中心,她狂怒的神情有了一丝错愕。

    她也曾质疑过,但却一直不愿意承认,不愿意面对。

    他从来没有给过她怀孕的机会,甚至,他身上哪个地方有痣,哪个地方有疤,她完全不清楚。而他,却让这个女人怀了孕!

    她以为,他只是玩玩而已。

    她以为他对应昕,只是像其他女人那样,用过了,就丢了!

    她找过他,软磨硬泡,动情说理,试图打动他,只是希望她能够回到他身边,即使没有名分也没有关系。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给钱?她图的是钱吗?

    公司?没有他,公司拿来干嘛?

    她终于恼了,威胁他要说出一切。

    他二话不说就走了,但对应昕,从此更加细心看护,寸步不离。

    “哈哈,你以为他就真的爱你?”辛娜不甘地说道:“他一直在对你撒谎!”

    看着因为不甘心和感到屈辱,愤怒得脸都快变形的辛娜,应昕淡淡地说:“如果说,他赔上他的命,只是为了给我一个谎言。那我,还有什么好介意的呢?”

    像看着一个疯子一般,辛娜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他快上来了,”看着楼下那个由远而近的,熟悉的身影,应昕淡淡地说道:“你要不留下来,再跟他好好聊聊?”

    “哼!好,很好!”辛娜拿起桌上的手包,临走之前,对她扯出一个笑:“但愿,你们能一直这么好下去!”

    **

    “你回来了!”应昕站起来,一手扶腰,一手抚腹,远远地看着他走过来。

    沈一慊快步地走过来,扶住她。

    江风凉,暮色近,残照也慢慢隐入远山。

    “刚才有人来过吗?”沈一慊扶着她坐下。

    “没有啊!”应昕喝了一口茶,茶水已经凉了。

    “我刚刚在楼下,看到有人在你对面。”沈一慊侦探一般地打量着周围。

    烟味儿早被风吹散,辛娜激动之下抖落的烟灰,也早被她拂了去。

    “哦,呵,是一个路过的女人,看到我怀孕,伸手想要摸摸。”应昕不动声色地撒了个谎。

    她不恨辛娜。

    辛娜有什么可恨的?

    她只不过是,爱上了一个同样固执的人罢了。

    辛娜说得对,她一路陪着他,但最后却不能得偿所愿。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死角,自己不想走出去,别人也休想走进来。她的死守,伤得最深的人,终究是她自己。

    她又何必落井下石,让他与辛娜反目成仇呢?!

    “真的吗?”沈一慊将信将疑,戒备地四处张望。

    “沈健,”应昕轻笑着,用手捧着她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转移话题:“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都好!”沈一慊的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微笑道:“是女孩的话,我保护你们娘仨;是男孩的话,我们两个男人保护你们娘俩。”

    他心里还是惦记着小鱼儿的!

    应昕有些欣慰,将头靠在他胸膛:“嗯!”

    淡淡的一弯清月,挂在了薄暮冥冥的远山,城市的夜灯也一点一点地,慢慢亮成一片。

    “不过,”沈一慊沉默了一会儿,幽幽地说道:“我还是希望是个男孩!”

    感觉到她有些生气地想要远离自己,他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重男轻女!如果是个女孩,她以后怀孕生子当母亲,过程一定不轻松。我不舍得她受苦,但却不能不让她去受苦。”

    应昕挣扎的双手停住了。

    别扭的心,忽然就那么平静了下来。

    沈一慊重新搂紧了她,下巴在她头上摩挲着:“但如果是个男孩,在我老了以后,在我死了以后,他可以替我,保护你!”

    应昕的心颤了颤:“别胡说!”

    他怎么知道,他一定会走在她前面呢?

    “没有胡说!”他的语气轻得像根羽毛,在微凉的夜风中飘来飘去。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这个道理,他很明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