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七十七、山雨欲来
    “你今天乖乖在家呆着,公司有点事,我中午就回来!”沈一慊收拾完,将她带着按在沙发上,递给她一本杂志。

    “公司是不是出问题了?”应昕拉着她,紧张地问。

    她最近老是心跳得厉害,总觉得有什么事会发生。经常问这问那,他以为她哪里不舒服,带她去赵医生那里里检查过几次,结果诊断为她孕期紧张,有点思虑过度。

    沈一慊轻轻地笑了,捏了捏她挺翘的鼻子,柔声问:“怎么?舍不得我?”

    “我也去!”应昕还是不放心。

    看了看她圆滚滚的肚皮,想了一会,他还是摇头:“你的身子重了,坐车不舒服。你睡一会儿,睡醒我就回来。”

    应昕低头看了看自己,肚皮大得已经看不到脚了。她慢慢松开了拽着他的手。

    “老婆,我爱你!”他在她额头上深情一吻,柔情似水:“为我,照顾好自己!”

    应昕点点头,乖巧地侧卧在沙发上,对着他,努力给出一个笑的模样。

    他眨眨眼,也挤出一个笑。

    出了门,回身关门,看着娇小的她,挺着硕大的肚子,依依地看着他。两个人交缠的视线,随着关闭的门,越来越小。

    “沈一慊,”她还是喊出了声,努力地坐起来,往门口一步步挪去。

    他慌忙开门,迎着她走了回去。

    她抱着他,他回抱着她,肚子横在中间,一家三口亲密地拥抱在一起。

    她踮起脚,在他的嘴上点了点:“注意安全!”

    眨眨眼睛,眼里已经有些泛红。

    他的眼里也有了些异样,有欣喜,有不安,也有眷恋不舍。

    现在怎么那么黏人了!惹得他出门也不能放心,她有些自责。

    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她走向沙发,故作欢快地说:“你快走吧,我终于可以清静一会儿了!”

    听到大门轻轻的关门声,汽车发动引擎的声音,汽车渐行渐远,各种跟他有关的声音也慢慢消失。

    心里的那股不安还是驱之不去。

    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喝了些牛奶,窝在沙发上,搭着一床薄薄的被子,应昕慢慢地睡了过去。

    **

    门外响起一阵急促又大力的敲门声,应昕从沉沉的睡梦中醒来,迷迷糊糊地问道:“谁啊?”

    门外没有人回答。

    她趿拉着拖鞋,慢慢地地走到门边。打开一条门缝,便看到门口放着一个包裹,上面写着“应昕亲收”四个大字。

    她将门全部打开,走到楼梯,上上下下看了一遍,不见一个人影儿。

    疑惑着,她还是把包裹拿进了屋子。

    包裹包的很严实。她费力解开后,发现里面有几个信封,每个信封上面有不同的名字,所有的字都是打印的,根本看不出是谁人的字迹。

    “应天奇?”拿起其中一个信封,应昕好奇地打开,发现里面是三张照片。

    有一张,是一个女孩在g市地标黄金大厦的广场上,开心地笑着比着剪刀手。

    这个,不认识。

    应昕将它放在一边,拿起下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双人合影,是一个女孩和一个中年妇女的合影,看眉目间的相似,应该是亲人。而那妇女?应昕觉得眼熟,在脑中努力搜寻了一遍。是静静妈!那,这个女孩,是静静吗?

    下一张照片,是在静静家门外的大合影,有静静,静静妈,还有很多人,其中站在中间的那个全身黑衣的男人,正是沈一慊!

    送包裹的人,想用这三张照片,说明什么?

    之前应天奇出事,管豆豆调查之后告诉过她,是有人故意出高薪,让静静去诬陷应天奇。

    那个出高薪的人,是……是沈一慊吗?

    她冷不丁打了个冷战!

    为什么呢?

    他和应老师有什么样的仇,让他这样不计别人名声地去打击报复?

    应老师儒雅仁慈,爱生如子,他怎么可能和他结仇?

    她不敢想下去。

    另一个包好的信封上,“俞祉”两个粗黑的字体显得尤其明显。

    她似乎感觉到也不是什么好事,可是手还是不由自主地将它拿了起来。

    是一些照片和票据!

    上面的一些照片,她是见过的!是俞祉和一个女人赤身裸体躺在床上的照片。当初吴艳华甩在她面前的,来羞辱她的照片。那个女人,是卫菲菲!

    俞祉像死猪一样睡在那里,女人嘟嘟嘴,45°的自拍,很明显的摆拍!

    再往下,是卫菲菲挽着一个男人手臂的侧面照,因为两人在行走,又隔着玻璃,照片有点模糊,只看见男人身姿挺拔,一身黑衣。

    应昕的心有点凉!

    再下,是比较清晰的一张偷拍照,卫菲菲和那个黑衣男人,停留在行人交织的大街,卫菲菲踮脚献吻,而那男人,面无表情。

    那小麦色的皮肤,斜长的刘海,目如深潭,不是沈一慊又是谁!

    吴艳华在病重的时候,忏悔并解释,俞祉的出轨是另有隐情。

    当时她只当笑谈!

    在得知她和沈一慊交往的时候,俞祉曾经说过“其他人都可以,唯独不能是他!”

    当时她只道是他心生妒忌!

    应昕的心不断地往下沉!

    下面是一些票据,有的年事已久,折痕太多,票据显得有些破旧。有的保存地还比较完整。

    应昕拿起票据,一张张看了过去。

    发货的是礼品公司,收货的,正是应昕与俞祉的家。

    礼品内容只有两种,一种是鲜花,一种是价值不菲的礼物。

    每张票据的时间都不同,但不同的时间,归纳起来就两类,一类是应昕的生日,一类是节日!

    脑海中突然闪现一段模糊的对话:

    “应昕,这花是谁送的。”

    “我不知道。”

    “每年你生日,都有人送花,送那些贵重的礼物,你跟我说你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应昕,我一心为你,你对我不满尽可以说,我可以改,可你不该,在外面勾勾搭搭,给我戴绿帽!”

    “我没有!”

    “那你给我解释!”

    “我,我没法解释!”

    心口突然痛了起来,她疼得大口大口的呼吸,心里压着的大石,终于一点一点地碎掉,渣滓却留在心尖上,磨得生疼!

    其他的票据,她不能看下去了!

    她答应了他,要和他走下去。

    何况,她现在,有了他的孩子。

    他的孩子,也是她的孩子。

    那些东西,她真的不能再看下去了!

    她扫了一眼那些照片、票据,低眉垂首,不愿意再去触碰。

    “叮当!”有东西掉落的声音。

    应昕睁开了眼,看到窗帘在窗户上拍打。起风了!

    桌上的照片和票据,随风飘舞,散落一地。

    两支圆溜溜的笔,被风吹着,滚到了她脚下。

    她费力地弯腰,捡起其中一支,习惯性地一按,里面一阵古怪的声音传来。

    “沈总,你真的舍得把那个美人儿送给我?”一个带着醉意的男人的声音。

    “你可以不要!”熟悉的低沉的声音。

    “别,刚刚在宴会厅看到她,穿得可真风骚,我喜欢这个味儿!”

    “哼!”

    “不过她要是打电话求助,我怎么办?”

    “连个女人都搞不定?”沈一慊冷冷清清的声音传来。

    “她看起来,倒像是个正经女人。如果出事,她肯定会到处找人帮忙的。”

    “不用担心,有这个!”

    “手机信号屏蔽器?哈哈,还是你高啊!沈总!”黄仁醉醺醺的声音惊喜极了。

    应昕就一直保持着那个起身的姿势,四肢冰凉,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他说,要多见世面多应酬,才能成长得更快!

    原来,他是在设局,要把自己亲手送给别人!

    他说,他爱她很久了!

    他说,他看到她和别人在一起,吃醋了!

    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她全身发冷,手指颤抖着,又按了下录音笔,里面的对话循环播放着,狠狠地,一刀一刀地,戳中她的心脏,让她心受凌迟!

    数不清听了几遍,心仿佛痛得麻木了!

    她缓过神来,重新坐在了沙发上,拿起了另外一支录音笔。

    人都说,身体的痛,有十级。

    那心痛呢?有几级?

    已经痛不欲生了,还能痛到什么程度?!

    她轻轻地摁下了开关:

    “俊阳,我们可是一起共事那么多年了。你也知道,我和沈总的关系。你说说看,为什么孟氏集团的金山谷项目不交给我们公关部来做?”辛娜娇媚的声音从黑色的录音笔里传来。

    “娜姐,沈总是心疼你,不想让你那么累!”马俊阳的声音。

    “是吗?俊阳,豪建集团,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开疆拓土,冲锋陷阵,哪次没有我?你这样骗我,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辛娜发威的声音。

    “娜姐,我没有。”马俊阳无奈的声音。

    “那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不是,一慊看不起我,不想用我,想一脚把我踢开?”

    “没有,娜姐,你别乱想,沈总不是那样的人。”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让我心安一点嘛!”辛娜的语气软了下来。

    “娜姐,我告诉你,你别说出去。”马俊阳有些犹豫。

    “你别遮遮掩掩的嘛,我们是什么关系,我和沈总又是什么关系,我怎么会害他?”辛娜有点兴奋。

    “不是因为你不好,娜姐,是因为孟旷伟,沈总看出来孟旷伟喜欢应昕,想利用应昕去争取这个项目。必要的时候……,娜姐,你是沈总的人,沈总是不愿意你为了他,委身给别人的!”

    “哦,这样啊!呵呵,看来是我想多了。你先忙吧,有事找娜姐!”辛娜轻松的声音,随着“哒哒”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时候,慢慢地消失了。

    应昕呆呆地听完,直到一切归于平静,才大口地喘气,脸上挂着豆大的泪珠,咧着嘴笑了!

    原来,真的是这样!

    杜衎告诫过她,沈一慊不简单。

    孟旷伟暗示过她,他配不上,不值得。

    为什么当初,她都没有往深处想呢?

    应昕端坐在沙发上,努力回忆着,往事一幕幕,在她的脑中飞快地旋转回放,一块块的记忆碎片,按照某种假设,迅速地拼凑了起来。

    果然如此,都对得上!

    一直以来,心里潜藏的各种疑云,暗生的各种困惑,都有了模模糊糊的了悟,只是,有些关键的问题,她还没有找到答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