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七十八、为了孩子
    “怎么又在发呆?”沈一慊关切的声音,随着关门声一起传过来。

    应昕目光呆滞,机械地转过头看他。

    “你怎么哭了?”沈一慊惊讶道,急急走了过来,却看见地面上散落的照片。

    他的脸色遽然变化。

    应昕站了起来,直直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他半蹲在地上,将地上的照片和票据,一张张捡起来,小麦色的脸,已经变得苍白了。

    将照片轻轻放在桌面上,他看到她满脸泪痕,本能地伸手,想要帮她拭去。

    应昕面无表情,后退了一步,只是看着他。

    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他愣了愣:“应昕,你听我解释!”

    “解释?”应昕不禁失笑。

    她痛苦地摇摇头,看着他,问道:“你要解释什么?是应天奇被诬陷与你无关,还是我和俞祉离婚与你无关?利用我去接近孟旷伟,我差点被黄仁污辱,这些都与你无关?”

    说到最后,她已经不再像先前那样平静,情绪已经激动起来。

    “应昕,应天奇的事,真的不是我。静静的父亲是我的员工,他意外猝死后我经常去她家照顾,可能是无意中说起我以前的事,静静她年纪小,为了给我出气,才那样胡闹的。”沈一慊一改平时不紧不慢的作风,急急忙忙地解释。

    “无意?胡闹?”应昕后退一步,冷笑道:“你们的胡闹差点断送他的一辈子!”

    推开他伸过来的手:“其他的呢?你解释给我听!”

    沈一慊看着她脚后的一支圆溜溜的笔,焦急又担忧地说:“你冷静点,小心孩子!”

    “孩子?”

    应昕喃喃道,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眼泪又大颗大颗地滴下来。

    她想起她有一个叫小鱼儿的孩子,是一个嘴甜又爱撒娇的女儿,那个现在不在妈妈身边,却突然之间变得懂事的孩子!

    明明有妈妈,却被遗忘在角落。她的妈妈,为了一己之私,离开她,疏远她,没有关心她,更遑论照顾她。她的妈妈,永远活在电话里!

    她说过,不会让她的童年在小鱼儿身上重演,但现在自己却抛弃了她,让她孤独地成长!

    “孩子!孩子!”她喃喃低语,又哭又笑,情绪却突然暴乱起来:“你知不知道,小鱼儿也是我的孩子,因为你,让我们夫妻离心。现在她只能有爸没妈,或者有妈没爸,你怎么那么坏?”不可置信地望向他,泪却豆大地往下落:“我怎么那么贱,还要给你生孩子?!”

    应昕,我爱你,给我生个孩子!

    妈,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是小昕她,现在是自由的,我们都不要干涉她,她有权自由选择!

    宝贝,妈妈不会离开你的,妈妈会和爸爸一起,陪着你长大的!

    妈,你不要劝我,我不想重蹈你的覆辙!

    往事像从远处飞来的刀,带着风,盘旋着,把脑袋绞得血肉模糊!

    她双手按住太阳穴,眼神游离没有焦点,平时的俏脸,现在痛苦得几近扭曲。

    他慌了神,连忙抱住快要濒临崩溃边缘的她,恳求道:“应昕,我错了,为了孩子,你冷静些!”

    脑袋痛得快要炸开一样。

    孩子?

    孩子!

    他利用她去争取利益,离间她的家人,骗取她的感情,现在还希望她心存感动地,心甘情愿地给他生孩子?!

    看着自己那个鼓鼓的肚子,一阵屈辱感油然而生。

    我不要再被你哄骗利用,不要做你生育的工具!

    应昕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他,瞥见桌上的水果刀,一把操起刀,用尽所有的力气往下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他用手往前一挡,那柄尖刀便刺到他的左手臂上,顿时血流如注。

    应昕愣了两秒后,拔出刀,推开他,再次举起手,瞄准自己的肚子,往下一刺。手刚举到头顶,便感觉脖颈边涌来一道重力,手臂无力地垂下,刀落到地上响起清脆的声音。随后,意识慢慢模糊,整个人慢慢地下滑。

    **

    日光流转,固定在客厅的物件的倒影,慢慢地变换着方向。

    不知过了多久,应昕终于醒转,一睁眼,就看见坐在旁边的沈一慊,失魂落魄地,怔怔地看着茶几上的那一张张照片和票据,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支录音笔。

    扫了一眼凌乱的茶几,应昕挣扎着坐起来。

    他听到响动,忙放下手里的录音笔,转身过来扶她。

    她避开了他,坐在沙发的靠背上,看着茶几,不再说话。

    “刚刚赵医生来过,说你胎像不稳,你不要太激动。”他的左手臂一段鼓起,伤口应该是被包扎过了。

    应昕一脸复杂地低头,看了看自己鼓鼓的肚皮,过往种种,惙怛伤悴,难以释怀。

    “为什么?”她摇摇头,无法原谅自己,也不能原谅他。

    “你说过,要和我一起走下去,以前的一切,我们都要放下。”他愧疚难过地看着她,轻轻地提醒:“你忘了?”

    “我没忘,”她苦笑道,眼泪又忍不住盈满眼眶:“可是你,把我当玩物,把我当棋子。”

    “不是的,你是我的妻子,是我孩子的母亲。”他也红着眼框,紧紧抓住她的手,认真地说。

    “呵呵,”看着紧握着她的那双手,那双粗糙有力的手,那双曾经在地震中为她撑起一片天的手,那双为她温柔擦过泪的手,那双为她洗净作羹汤的手,她眼泪大滴大滴地溢了出来:“沈一慊,事到如今,你以为,我还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因为在乎,所以在意。

    他的眼里也蒙上了一层水汽,眼珠显得更加黑亮:“应昕,看在孩子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

    应昕摇摇头,用力推开他的手,眼睛看着窗外,任凭眼泪在脸上纵横。

    沉默良久后,她开口道:“孩子?你要孩子吗?”

    他紧张地看着她,抓住她的双臂,逼着她看着自己:“你要干嘛?”

    “不干嘛!”应昕抬眼看他,眼里尽是淡然:“你要孩子,我就给你。”

    他震惊地看着她,将信将疑。

    她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看不到眼里的情绪,过了一会儿,才转眼看着窗外,平静地说:“是我太自以为是了。我想清楚了,之前的事,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发生了也不能挽回。黄仁的事,我也没有吃亏。孟旷伟,本来我自己就带着目的,他也是心甘情愿的。应老师,最后洗白昭雪,也没什么损失。至于俞祉,本来就不喜欢他,我也刚好是借题发挥和他离婚罢了。”

    沈一慊全副精力放在她一张一合的嘴唇上面,听完她的一字一句,他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光彩:“真的吗?”

    应昕淡然地点点头,回头看他:“但是,沈一慊,我仍旧不会原谅你。我会把孩子生下来,交给你。你救过我一命,我就当报恩。我们之间,算是两清,从此以后,再也不相干!”

    他的瞳孔猛然间放大,细细地盯着她,痛苦又不甘地说:“再也不相干?你就那么决绝?你是孩子的母亲,怎么不相干?”

    “所以,你早就料到了,想尽办法让我怀孕,对不对?”

    应昕冷漠地看着他,语气讥诮:“不要用那副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我,我只是你的棋子,只是你的玩物,所以,请收起你的道貌岸然,虚情假意!”

    沈一慊的脸,瞬间失去血色,他的嘴唇颤抖着,却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如果你真的有一丝顾念我,请你以后好好照顾这个孩子!”应昕别转了头,不再看他,语气落寞:“这也算是我这个当妈的,唯一能给他的关照!”

    “我不!”颤抖的唇终于吼出了惊天动地的两个字,他的脸上,已经挂了两行清泪。

    听到他隐忍的哽咽声,应昕仍然没有回头,语气决绝:“刚才的事,我不介意多做几次。你救了我一命,既然你不要孩子,那我,就把我的命,还给你!”

    “别!”颤抖的他,此刻似乎已经没有力气说出更多的词语。

    他颓然倒地,看着面前一脸冰冷的她,眼神绝望:“我答应你!”

    我答应你!

    只要你不伤害自己!

    我答应你,只要孩子,不再强留你!

    只要你在其他人的身边,好好活着,我答应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