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八十、等我一下
    应昕站在医院住院部的花园里的一个水池边,看着池水里那零落的荷花。

    孟旷伟静静地站在她身后,没有说话。

    那一池的荷花,过了风华正茂的年华,没有婀娜摇曳的身姿,有的只是那逐渐衰败的叶和日渐凋零的残红。

    “杨柳回塘,鸳鸯别浦。绿萍涨断莲舟路。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返照迎潮,行云带雨。依依似与骚人语。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

    吟着贺铸的词,应昕的内心百般苦楚,千分纠结。

    当年那个男孩,对她百般好,她却完全无视,从不拿正眼看他,甚至一度怨他打搅她,扰乱她的生活,说一些难听的话,去伤害他。却不知,他的爱,是那么纯粹无私,是那么干净透明。

    她的前夫俞祉,虽然阳刚粗犷,但对她温柔如斯,细致入微。她却一直排斥,认为他们是相亲而在一起,各取所需,所以一直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很少地从他的角度考虑,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他的付出,他对她的好。

    身边的孟旷伟,等候自己十几年,远远地看着自己幸福就好。一旦自己有需要,又不遗余力地帮助自己。自己答应给他幸福,最后却联合那个人,一起羞辱他,伤害他。

    当初,如果自己不那么自私,不那么自以为是,随便与他们之间的一个走到最后,也比现在好吧?!

    被他哄骗,被他利用,被他羞辱,最后还要任他摆布,给他生孩子?!

    她已经对不起那么多人,不在乎再多一个。

    孩子虽然不足月,但如果生出来,按照他的经济条件,养活他,完全没问题。他会找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护士,提供最好的条件,去照顾他。

    而她,再也不愿意与他,有多一秒的联系!

    恨他,怨他,不能原谅他!

    与其抑郁愤懑地数着日子等足月,还不如一刀两断,从此天各一方!

    孟旷伟静静地看着她。

    沉默了很久,她终于开了口,却是一首借物喻人的词。虽然她脸色还算平静,但语气幽怨惆怅,无端端让他很担心。

    “应昕!”叫着她的名字,却什么都不能说。

    都说“芳心苦”了,他还能假装嘘寒问暖的吗?

    “旷伟,不好意思,让你百忙之中赶过来。”应昕转头看他,淡淡一笑。

    “我不忙。”孟旷伟也淡淡一笑。对她,他永远不忙。

    “我想做个手术,但医生非要家属签字。”她回头看花,淡淡地说:“但我妈在老家,我在这里没有其他熟人,所以想要你帮我签个字。”

    “什么手术?”孟旷伟看着她挺着大肚子,神情看起来很疲惫。

    沈一慊呢?他怎么不陪着她?不知道她现在是最辛苦,最需要他的时候吗?

    “我想把孩子取出来。”应昕轻轻地说。

    “你疯了?!”他震惊地看着她,肚子虽然不小,但怎么也还没足月,她怎么会有这种念头?

    “沈一慊呢,”他左右张望,神情义愤:“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知道他肯定有反应,但没想到那么强烈。震惊、愤怒、关心、仗义,没有丝毫的惊喜和幸灾乐祸,应昕看着他,摇摇头,眼泪突然就那么流了下来。

    孟旷伟有点不知所措。

    从他第一次见到她,就被她的灿烂笑容所吸引。高中时期的他,正因为自己的出身而自卑难堪,是她的笑,像阳光一样照进了他的心里。得知她的遭遇,每次见她,总以为能看到一丝难过忧伤,却只能看到她更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她从来不在他面前软弱,即使那次,差点被人侮辱,也不曾掉下一滴眼泪。

    她这次,是真的被伤透心,再也不能强颜欢笑,故作坚强了吧!

    “小昕,其他事我可以答应,但这事,真的不行!”孟旷伟调整了声音,温柔地开导道:“如果是他,不愿意负责,我去找他!我会帮你出这口恶气的!”

    应昕摇摇头,想说点什么,喉咙哽咽得却开不了口。

    “如果他,实在不愿意负责,你别怕,有我呢!我会照顾你的!”孟旷伟轻轻地说道。

    应昕看着他,他神情诚恳,目光专注。

    摇摇头,用力地咬紧了嘴唇,泪落得更大更快了!

    “兰芷,你找到她没有?”沈一慊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调整着蓝牙耳机,焦急地问。

    兰芷拉着何杰,在仁爱医院妇产科到处寻找:“还没有!她电话我们打不通。”

    “你快去找啊!她可能要做手术!”沈一慊看着黄色的交通警示灯,按着喇叭,快气晕了。

    “你们到底怎么了?还没足月她做什么手术!”兰芷也觉得事态有些严重。

    黄灯久久没有变绿,前方右边的高楼上,“仁爱医院”四个红色的大字异常显眼。

    沈一慊咬咬牙,打了右转向灯,踩下了油门,“之前的事,她知道了,她可能——”

    “哧——”“砰——”一阵尖锐的急刹的声音划破了长空,紧接着一阵强大的撞击声响彻云霄。

    “喂,喂!沈一慊!沈一慊!”兰芷电话里听到车辆相撞的声音,连忙呼叫他,但电话那头始终没有反应。

    她慌忙地往医院门口跑去,何杰紧跟了过去。

    一到医院门口,见好多人都朝同一个方向涌去。

    兰芷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奋力地往前冲。在不远处的十字路口,两辆小轿车已经被撞得变形,那侧翻的那辆黑色的轿车外,红艳艳一大片鲜血,撞碎的车窗里,满头是血的黑衣男人,可不是沈一慊!

    “一慊!”“哥!”何杰和兰芷慌忙跑了过去,跪在地上想要去把他拽出来。

    沈一慊血色的模模糊糊的视线中,出现了两个人影,听到来人的声音,便伸出手,拉着问:“应昕呢?找到她没有?”

    “你都这样了,还管她干嘛?”兰芷斥责的声音带着哭腔。

    沈一慊一把推开她:“那你去找,去找啊!”

    何杰查慌忙扶住他,看着他,摇摇头说:“你流那么多血,伤到哪里了?”

    沈一慊又一把推开他,吼道:“去找她啊!她出了事,我活着干嘛!”

    “我不管,”兰芷也哭着吼道:“她出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的命最重要!”

    沈一慊痛苦地闭了闭眼,忍着痛,大声地说:“她就是我的命!求你了!”

    兰芷坐在地上,抓住他的左臂,使劲儿地摇头,拼命地把他往外拉。

    “兰芷,求你,去找她吧!”沈一慊的语气微弱,恳求道:“要是她执意不要孩子,你也要好好照顾她!”

    兰芷流着泪,拼命地摇头。

    “你去找应昕吧!”何杰认识他很久,知道他的脾性,劝兰芷道:“这里有我,再说那些医护人员也来了!记得给赵医生打个电话!”

    看着他一动不动,头上的血将眼睛染得通红,一脸哀求地看着她,兰芷哭着站起来,边给赵医生打电话,边往仁爱医院跑。

    人呢,人呢?

    兰芷疯了一样,哭着在妇产科楼上到处跑。

    “应昕!”“应昕!”兰芷扯着喉咙,边跑边叫。

    两侧的人纷纷好奇地看着她。窃窃私语着:“这年头怪事可真多!”“就是,刚刚一个女人,好端端的,想要引产。现在这个,弄成这个鬼样子,到处乱叫!”

    “谁,谁引产?”兰芷抓着那个说话的护士,样子有些疯癫:“她在哪?”

    那个小护士胆怯地看了看她,没敢说话。

    “说呀!”兰芷咬牙切齿,恨不得撕开她的嘴。

    “在那!”小护士朝楼下指了指。那里花园的荷花池边,站着的那个女人,正是应昕。

    兰芷蹬掉高跟鞋,光着脚,两步并作两步地就往下冲。

    “应昕!”

    应昕转过身,看着兰芷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形象站在她身后。

    她头发凌乱,眼妆花了,眼睛下的一片,像极了中国的水墨画,光着脚,气喘吁吁,看着她的眼神竟有几分外扬的愤怒。

    “快跟我走!”兰芷走上前,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的手。

    “我不走!”应昕站着没动。

    她肯定又是来给沈一慊说好话的。她不会再受他们的蒙蔽了!

    “快走!”兰芷两只手拽着她,眼睛只望着医院门外。

    “我不!”应昕另外一只手试图掰开她。

    眼见应昕快要摔倒,孟旷伟站在兰芷面前:“你小心些!”

    “你走不走?”兰芷焦急地问,看她执意不走,眼泪又流了下来:“沈一慊他快不行了!”

    应昕一惊,将信将疑地看着兰芷。

    她不是给他用了安眠药吗?此刻他应该还睡在家里才对啊,怎么会不行了呢?

    孟旷伟也吃惊地看向兰芷。

    见两人都不相信似的,兰芷放了手,一手指着应昕,一手指着门外,眼神疯狂:“你背着他和别人在这里约会,他开着车疯了一样找你。现在出了车祸,要死了,你却看都不去看一眼,你的良心被狗啃了?”

    应昕一愣,仿佛有一瓢冷水,从头顶淋到脚下。

    兰芷见她发愣,急忙又拉着她往外跑。

    应昕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思考不了,脚步本能地跟在她后面,使劲儿往外跑。

    三个人跑到交通现场,却被拦在隔离线之外。

    交警叫来拖车,正在拖两只已经报废的轿车,那辆黑色的轿车,她坐过很多次的,不正是沈一慊的吗?

    轿车被吊到拖车上,地上一大片的血渍,在太阳底下,已经有些发黑了。

    她想起在地震中,他身上的被子,也是这样,大片大片的鲜血,红得发黑。

    “何杰,他在哪里?”兰芷焦急地打电话,随后挂了电话,又疯狂地折身往医院跑。

    此刻似乎忘了自己是个7个月的孕妇,应昕也甩开膀子跟在后面跑。

    孟旷伟在旁边陪着她,看她一脸麻木,眼神空洞,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两只脚上,又担心又心疼:“你慢点,小心孩子!”

    跑进医院,跑过走廊,爬上二楼,看着前面的兰芷的身影越来越小,应昕惶恐地加快了奔跑的步伐。

    不要,不要丢下我。

    我会找不到方向!

    远远地看着“手术室”那几个字亮起,那扇门已经打开,一大群人拥在一起。

    等我一下!

    应昕已经顾不上腹痛,拼命朝前跑去。兰芷和何杰被护士拦在那里,医生们推着手术车往手术室里走。

    慢一点,等我一下!

    应昕心里想着,脚下加快了速度。

    手术大门慢慢关闭,应昕冲到面前,却被兰芷和何杰死死拦住,她眼睁睁地看着,那张慢慢送入室内的手术床,床单上面鲜血淋漓,像极了一朵朵盛放的朱瑾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