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小可怜后我被〕〔兵王弃少〕〔隐婚蜜爱:墨少,〕〔甜蜜婚宠:总裁老〕〔大唐不良人〕〔绝世兵王〕〔弃少归来〕〔我的英雄熟练度无〕〔史上第一快剑〕〔纨绔仙医〕〔从秽土转生走出来〕〔穿越从武当开始〕〔开局就是小学生〕〔从直播被困异界开〕〔巨星从顶流偶像开〕〔反派崛起从签到开〕〔猎魔人不是我〕〔沈清辞 全文阅读〕〔舌尖上的克苏鲁〕〔异语奇谭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谋论:再嫁为后 第一百五十九章:坦诚相见如何?
    “想不到这都被夫人看出来了呢!不愧是兰堰国最优秀的棋子!夫人这般厉害为夫不想与夫人为敌,你我是夫妻,夫妻之间就不应该有所保留的,你说是吗?夫人!”南竹寒梅起身拉开与傅苏澜衣之间的距离,他以为他隐藏的很好,去不想被她看出来了,但他喜欢却是真的,可偏偏这种含有其他颜色的喜欢才让人讨厌呢!

    “看来王爷终于准备与段香坦诚相见了呢!段香深感意外本以为王爷还要在等些日子呢!”傅苏澜衣也没有觉得心里不舒服,因为她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果然南岑国的皇后还是有点用处的,只是南竹寒梅不再作戏到让她觉得轻松了许多,不用再面对他的虚情假意。

    “你……你脱裳袍干嘛?”南竹寒梅在傅苏澜衣说话间趁傅苏澜衣慌神间间扒去了自己的裳袍,只余一条里裤尚在,回过神来的傅苏澜衣被惊的赶紧用手挡住了双眼。

    “夫人不是说要与为夫坦诚相见吗?为夫如此这般诚意,夫人难道不满意?”南竹寒梅面上带着诡异的笑容,说话间朝傅苏澜衣靠近。

    “段香不是这个意思,还请王爷穿上裳袍先!”目光透过指缝入目的是一堵洁白的肉墙,肉质紧实精致洁白如遗落在人间的美玉,傅苏澜衣不得不感叹这人的肌肤都女人的还要嫩,但没她的嫩就是了!

    “为夫想与夫人坦诚相待,不知夫人可有此意?”

    “王爷先把裳袍穿上,你我成亲已有三月,再则说也是要一起生活一阵子的人,我们之间自是要好生交流一番,王爷想知道什么段香都会如实相告!”傅苏澜衣绕到南竹寒梅的身后,拾起南竹寒梅掉落在地的裳袍一下子将南竹寒梅披上道。

    他们虽然夜夜睡在一起,也有一次彼此湿身,但那次实属意外。

    “好,为夫不逗夫人了,为夫也一直想要与夫人坦诚相见呢!那么夫人,为夫先来咯!”南竹寒梅老老实实的穿好裳袍然后自寻了个位置坐下,语气却是说的暧昧。

    “王爷想知道什么?”比起南竹寒梅有些动情的表露,傅苏澜衣就显的要淑女多了!

    “第一个问题、夫人未进兰堰国皇宫之前本姓是何?”

    “苏姓,全名苏澜衣。”傅苏澜衣心中暗叹,还是各自作戏比较好,唉!都怪自己作!

    “苏澜衣,好名字呢!现在轮到夫人问咯!”

    “王爷为什么要救段香?若是兰堰国知道了怕是和南岑国撕破脸吧!”这是她最想知道的,为何南竹寒梅婚前和婚后的表现相差如此之大?

    “因为为夫舍不得夫人啊!”他找了那么久的人儿,怎么能还没同他花前月下就去了呢!

    傅苏澜衣:“……”当她没问。

    “好,轮到本王问咯,第二个问题、夫人有喜欢的人吗?指男女之间的喜欢。”问完这话南竹寒梅就后悔了!这不是提醒夫人让她回忆情郎吗?

    “我虽然不讨厌那人,但还未到男女之间的那种情!”她叫兰临笙一声皇兄,而兰临笙也只能是她的皇兄,从兰临笙杀她的时候起,他就连皇兄也不是了,他们之间原本就是仇人啊!想到此处傅苏澜衣苦涩一笑。

    “王爷呢?王爷还喜欢着她吗?”还喜欢着那个青梅竹马南岑国的皇后吗?

    “喜欢着呢,一直都喜欢着、本王刚见她的时候她还是是个小女孩呢!她居然说本王是个怪人!只是她一定将本王忘了!”南竹寒梅回忆一笑记忆中她说:你这人好生奇怪!

    是啊!他好奇怪,跟自己的妻子玩文字游戏。

    怎么会忘了,因为你我可是被人追杀了!

    唉!可怜的欣笙想要报仇怕是有些困难吧!

    “为夫很想知道,兰堰国的人为什么非要杀了夫人不可呢?”这是他最好奇的,据他所知他夫人是兰堰国年轻一辈最优秀的无论是作为一颗棋子还是一个舞者。

    “知道的太多了,然而只有死人不会背叛!况且还是嫁给第一大国呢!”嗯,她确实知道的很多,小到知道皇帝有几个妃子给他戴了顶绿油油的帽子,大到知道兰堰国皇室中都有那些境国的细作奸细,不过那些都不是兰堰国的人告诉她的,而是她自己查到的,而兰堰国的人怕是还不知道吧!

    “王爷相信那个女子的话吗?”宫中的皇后是假的。

    “相信又如何?不相信又如何?就算身份是假的但皇后是真的,她叫什么名字不重要,重要是,她是南岑国的皇后这一点就足够了!”因为他根本就关心,是何身份跟他没有关系就是了!

    果然,她就不该让欣笙过来的,真是失策了,不过他们都在意着彼此呢!哪怕他们之间的身份不能让他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为夫以后就叫夫人“衣儿”吧!苏澜衣比兰段香好听多了!也只有兰堰国这么低的品味才能取出这名字来。”南竹寒梅是觉得苏澜衣比兰段香这名字好听。

    “称呼而已王爷喜欢就好!我希望王爷能给我绝对的自由,咱们互不相干如何?”她还要出去办正事呢!

    “嗯!这个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需要夫人告诉本王,夫人除了是苏澜衣兰堰国的义公主之外还有什么身份?”

    “苏家的女儿!”结束吧,不要再问了,反正都他们都知道他们都没有说真话,何必呢!

    “苏家的女儿,哈哈哈,本王想不到本王的夫人这么聪明呢!

    除了苏家的女儿呢?”

    “兰堰国已经死去的义公主,兰段香!”实在不行就告诉他她是无忧阁的人就是了!她是澜沧境公主的身份可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暴露的!

    这南竹寒梅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不然不会紧追着问吧!

    “夫人,不要考验本王的耐心哦!夫人的武功貌似很高哦,但据本王所知兰堰国的段香公主会舞但不会武哦!”

    “无忧阁!”傅苏澜衣低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天庭做主播〕〔这样的口袋妖怪未〕〔我的爱情在奔跑〕〔仙人来此〕〔夜行手记〕〔巅峰武道〕〔创世圣战〕〔奶爸成神之路〕〔煞妃归来之绝杀天〕〔绝世医帝云墨〕〔红腰破阵行〕〔文明序列密码〕〔我的岁月待你回首〕〔戏精王妃〕〔农家小丑妇,王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