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文学部落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穿入诸天 第八章 各逞心机

时间:2019-01-09    小说作者:再梦里  章节目录   书页
    确认了韩立真是自家夫君的弟子后,严氏的态度顿时大为好转,一边命人给韩立和古越看座,一边语气温和的向韩立问起了他拜师的经过。

    对此,韩立自是有问必答,但他回答的内容却是七分真三分假,该糊弄就糊弄,没法糊弄的就含糊其辞,反正不该说的事情一个字也不多说。

    古越在一旁见了,有些不以为然的暗暗摇了摇头。

    他知道,韩立这是想要以墨大夫亲传弟子的身份拉近与墨府的关系,然后再找机会将暖阳宝玉骗到手。

    正常情况来讲,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可惜韩立并不知道,多智如妖的墨大夫,早就在给自己夫人的遗书中留下了暗信,韩立心中不不愿让几位师母知道的事情,墨大夫在暗信里面都写的一清二楚。

    这一点,熟知剧情的古越当然清楚,但他并不打算直接告诉韩立。

    难得碰到这样一出免费的好戏,不好好欣赏一下怎么行?

    古越神色悠然,一边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轻品香茗,一边面含微笑的看着韩立的表演。

    这时,厅外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跟着,三名美貌的妇人便从外面走了进来,而红衣女子墨玉珠,也亦步亦趋的跟在三个美貌妇人身后。

    这三个美貌妇人之中,走在最前面的妇人大约三十一二岁,端庄秀丽,眉清目秀,眉宇间隐有一股书卷之气。

    紧随其后的则是一名二十三四岁的少妇,美艳动人,风流妩媚,浑身上下都流露着一股摄人心魄的魅力,令人不觉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古越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妩媚少妇是修行了一种有驻颜功效的媚术,所以才会如此的勾魂摄魄。

    比如韩立,在看到妩媚少妇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失神了片刻,显然以其修为,想要抵挡此女的媚术还很吃力。

    最后一位妇人则是二十六七岁,面目秀丽可人,但却一脸冰霜,令人不由望而却步,而其双目精光摄人,分明是一位内力精湛的高手。

    这三名美貌妇人进入大厅之后,与四夫人严氏各自见礼,分别落座。严氏又将韩立唤到身边,让他一一拜见了几位师母。

    一番见礼之后,严氏拿出了韩立带来的书信,给几女观看。

    而在刚刚到来的三个妇人观看书信的工夫,严氏无聊之下,便又向韩立随口问起了墨大夫的近况。

    “墨大夫的近况?坟头上大概已经长了不少草了吧?”韩立暗自愎悱。

    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说给严氏听,韩立心中暗暗叫苦之余,只得飞快的转动着脑筋,满口鬼话的糊弄着严氏。

    一旁正在看戏的古越,见到这一幕,终于看不下去了。

    “咳咳咳!!!”

    几声响亮的咳嗽,成功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之后,古越的目光望向韩立,悠悠开口说道:

    “韩兄,人家很快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你还在想着怎么样蒙混过关,有意思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

    “古兄何出此言?”韩立满脸愕然。

    而墨大夫的四位夫人,脸色则是忽然大变。

    “蒙混过关?”

    “真相?什么真相?你把话说清楚。”

    “韩立!难道你之前都在撒谎?”

    几双杀人的目光同时刺向韩立,冰冷的寒意充斥着整个大厅。

    一瞬之间,韩立只觉一个头两个大。

    他带着三分恼火,七分狐疑的看向古越,却见古越双手抱肩,两眼望着屋顶,一副只管挖坑不管埋的表情。

    心里恶狠狠的咒骂了几声坑货之后,韩立看着几位夫人一副不把话说清楚就没完的架势,不由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随后脸上神情就渐渐变得淡然起来,不复之前的恭敬。

    “几位师母,你们想知道什么,就直接问吧。”

    韩立的神情变化,看在墨府几位夫人眼里,令她们心中更是不由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

    二夫人李氏猛然站起身,秀美的双目紧紧盯着韩立:“韩立,我问你,我夫君到底怎么样了?难道他已经……已经……”

    “不错,墨大夫已经死了。”韩立淡淡说道,毫不留情的撕碎了二夫人心中仅存的一丝幻想。

    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否认的必要。

    二夫人李氏大叫一声,娇躯一软,就要往地上倒去,一旁的三夫人刘氏赶忙将她扶住。

    五夫人刘氏冰冷的眼神中射出两道寒芒,紧紧盯着韩立。

    唯有严氏还算镇定,她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韩立,语气平淡的问道:

    “韩立,你可知道我夫君是怎么身故的?”

    “可以说是死在我手上,也可以说是自杀。”

    二夫人李氏刚刚醒转过来,正靠在三夫人刘氏怀里,闻言不由大叫道:“是你,一定是你暗下毒手,谋害了夫君!”

    “你怎么知道是我谋害的墨大夫,你看见了?”韩立冷笑着反问。

    李氏被韩立顶的说不出话来。

    “既然如此,你就把我夫君的遇害经过,给我们说一遍吧,若是真的错不在你,我们也不会故意冤枉你。”一旁面罩寒霜的五夫人王氏,忽然声音平静之极的开口说道。

    可惜,韩立对此并不领情。

    “冤枉我?就凭你们?”

    他淡淡一笑,有些不屑的看着面前的几个妇人,“要不是墨师真的传过我不少本事,而且我也不想欺负一群妇道人家,就凭你们墨府这点实力,我一只手就可以杀个干干净净!”

    话音一落,韩立已经伸出一根手指,并迅速在指尖上凝聚出一个炙热无比的火球。

    一瞬间,整个大厅的温度都随之而升高了。

    “修仙者!”

    原本还觉得韩立大言不惭,正要出声嘲笑的几个妇人,脸色忽然齐刷刷一变,惊叫出声,脸上露出畏惧的表情。

    她们万万没有想到,她们那失踪已久的夫君,竟然会收了一位修仙者做徒弟。

    这不是养虎为患吗?

    “既然你们知道修仙者,那么就应该知道我并没有说大话。”韩立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既然你们想知道墨大夫是怎么死的,我也不怕告诉你们原因。”

    说着,他便将墨大夫收自己为徒后,骗自己修炼长春功,企图夺舍自己而得到重生,结果反而被自己吞噬,最终身死的过程,一五一十的缓缓讲述出来。

    反正在这件事中,他从头到尾都是受害者,并不亏欠别人半分,所以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当然,韩立还是留了个心眼,没有把自己被墨大夫算计,身中阴毒,需要暖阳宝玉来解毒这件事说出来。

    几位师母看起来不是省油的灯,如果没有必要,他实在不想将把柄留给对方。

    而在韩立把整件事原原本本的说完之后,几个妇人不由面面相觑,一时无言以对。

    最终,还是身为府上主事人的四夫人严氏站了出来,叹了口气说道:“若是公子所言不虚,那么此事确实怪不得公子。”

    “只不过,我夫君既已身死,公子又为何还要来墨府?难道是觉得心有不甘,所以要来拿我们这几个可怜的未亡人出气吗?”

    说到最后,严氏两眼一红,露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因为古越突然打岔,横生枝节,这几个妇人还没来得及察看墨大夫给她们留下来的暗信内容,所以并不知道韩立已经身中阴毒,有求于她们,所以有此担心也是正常。

    韩立听了严氏的话,不由微微一愣,不过在心思一转之后,顿时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就见他突然哈哈一笑,随后竟是点头承认下来。

    “不错,墨大夫几番想要害我性命,这口气韩某实在是咽不下去。此番韩某来墨府,是要找几位师母讨一些补偿的。”

    韩立阴测测的说道,同时还不忘用凶狠的目光从严氏等人身上一一扫过,令她们脸色畏惧表情更加明显起来。

    严氏强压着心中的恐惧,勉强一笑:“不知……公子想要我等怎么补偿你?”

    “墨大夫一手创立惊蛟会,这么多年以来,家底应该十分丰厚了吧,韩某也不多要,只要几位师母将墨府的三成家产,或者同等价值的宝物,交给在下,韩某立刻就走,绝对不会再做纠缠。”

    韩立伸出三根手指,面有贪婪之色的缓缓说道。

    严氏闻言,脸色顿时一阵苍白。

    三成家产!

    这绝对是一个墨府难以承受的数字!

    真要一下子拿出这么多财富,墨府立刻就要陷入周转困难的境地,崩溃在即。

    虽然如此。

    严氏却没有直接拒绝。

    只见她缓缓闭上眼睛,一脸苍白与疲倦的缓缓说道:“三成家产,干系实在太过重大,不知道公子能否容我姐妹几人商议一下?”

    “这个自然可以,不过希望几位师母不要耽搁太多时间,韩某的耐心可是有限的。”韩立淡淡说道,语气之中满含威胁。

    既然决定做坏人,那就做个全套,韩立对于墨府的三成家产并不感兴趣,那只是个幌子。他真正想要的是暖阳宝玉,但因怕直接索要会引起对方警觉,由此判断出自己身中阴毒,从而落人把柄,所以韩立才会故意狮子大开口。

    这一点,严氏等人当然不知道。

    看着忽然翻脸的韩立,这几个妇人只道他是寻仇而来,又见财起意,心中不觉一阵惶惶然。

    看着严氏等人离开时那仓皇无措的身影,韩立不觉叹息着摇了摇头。

    “非是我存心欺负孤儿寡母,只是为了保命才不得不出下策。等暖阳宝玉到手后,我立刻转身走人,绝不多拿一分财富。至于其中有什么惊扰之处……那就怪墨大夫心机太深吧。”

    “啪啪啪!”

    掌声忽然响起。

    一旁打了半天酱油的古越,一边轻拍手掌,一边冲韩立微笑道:“韩兄真是好心计啊。”

    “古兄见笑了,实在是为了保命,不得不做一次恶人啊。”韩立摇头苦笑。

    古越闻言,不由微微摇了摇头:“韩兄若真想做恶人,刚刚就不应该放她们离开。至少,也要她们将那封遗书留下。”

    “古兄此话何意?难道,那封遗书有问题?”

    韩立闻言一愣,跟着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那封遗书自己明明已经检查过无数遍,都没有发现问题,难道墨大夫还能在信上做手脚?

    若真如此,墨大夫必然会将自己身中阴毒,需要暖阳宝玉解毒的事情写在暗信中,让几位师母心中有数。那自己之前的故作恶人,不是全成了笑话?

    而严氏之前的可怜姿态,难道也是装出来的?

    韩立想到这里,脸色顿时一阵发白,不过他这不是害怕,而是被死去的墨大夫,还有故意示弱,骗得自己大意的严氏给气的。

    这一刻,韩立很想冲出门去,将对方手上的遗书抢回来。

    但他最后还是忍住了。

    到了这个地步,再想遮掩就有些欲盖弥彰了,倒不如大方一些,打开天窗说亮话。

    四师母严氏是个聪明人,韩立相信她不会因为一块暖阳宝玉而与自己玉石俱焚。

    只不过,想想自己小心再小心,最后还是被人摆了一道,韩立心中不禁一阵郁闷。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错爱总裁:囚爱千〕〔毒妃妖娆:国师请〕〔滑稽道士〕〔全能未来天才〕〔蓝星纪〕〔九阳战皇〕〔穿越之魅国邪妃〕〔西游僧活〕〔带着附身系统穿越〕〔明初第一豪强〕〔都市鉴宝达人〕〔重生梦想花开〕〔农家幺女〕〔符文仙踪〕〔死亡帝君〕〔变成艺术女神〕〔女神的贴身侍卫〕〔万界至尊大领主〕〔天书纪〕〔快穿求生手札:BO
热门小说推荐:明初第一豪强〕〔毒妃妖娆:国师请〕〔西游僧活〕〔万界至尊大领主〕〔诛天凌九重〕〔武念神帝〕〔网游之亡灵神官〕〔都市鉴宝达人〕〔民国之豪门风云〕〔最强少掌门〕〔重生之女神的逆袭〕〔九阳战皇〕〔劲爆分卫〕〔总裁大人,晚上见〕〔重生之战神吕布
App文学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