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修神医圣〕〔战国万人敌〕〔僵尸邪皇〕〔死亡骑士的归来〕〔冰魂王座〕〔港岛时空〕〔萌妻太甜:总裁不〕〔最强小白领〕〔非人邀请〕〔玄天武帝〕〔万界最强狂帝〕〔我不小心复活了神〕〔流年沉醉忆盛夏权〕〔全能仙师〕〔热力学主宰〕〔长宁帝军〕〔阎王相思谱〕〔扶明〕〔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女战神的黑包群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瓦尔斯塔英雄传 (158) 深入讨论
    “嗯……说起瓦尔斯塔人……”弗朗兹皇子略做思考,“是很让人头痛,我们的殖民地是彻底没救了,

    瓦尔斯塔帝国派去的那位达利元帅可真是个厉害角色,竟然只用三万多兵力就拿下了我们经营过年的新大陆殖民军,说实话,我感觉很侥幸,如果当时是我去战场指挥,没准会输得比我哥哥还惨。”

    “达利元帅?”教皇一拍手掌,“哦,我想起来了,达利·艾因富特是吧?瓦尔斯塔人的七位选帝侯之一,我记得他原本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乡下小贵族,从贵族同盟国那边投奔过去的,这人的升迁速度有点快啊。”

    “没错,就是他,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是跟在瓦尔斯塔大臣身后的校级军官,就是一个貌不惊人的矮个子年轻贵族,真是没想到!这才几年时间而已,那家伙竟然已经成了瓦尔斯塔女皇的左膀右臂。”

    “嗯……达利·艾因富特……”教皇的口中反复念着这个名字,很快意识到,自己在古老的圣典中见过这个姓氏。

    (艾因富特也是个古老的蓝血贵族血脉,瓦尔斯塔女皇开始重用这些蓝血贵族后裔,难道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么?)他心中默默想着,嘴上说道:“此人关系重大,必须得派人搜集他的情报,多加防范!”

    “看来您也对瓦尔斯塔人颇为防备啊。”鲁道夫皇子说道。

    “那是当然,一个数百年来一直处于分裂割据状态的民族,突然间统一成了强大的帝国,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提防这种强大新势力的崛起。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新势力的崛起往往伴随着常年战乱,而我们两国恰好还是瓦尔斯塔的邻国,这就更加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随时防备他们的行动。

    弗朗兹,你的父皇虽然身体不太好,但依我看来,他老人家一点都不糊涂,他知道要把新势力剿灭在摇篮里,果断和瓦尔斯塔人宣战了。”

    “是啊,不过您比我们更有理由痛恨瓦尔斯塔人,他们建立了瓦尔斯塔半岛圣堂教会,这样就斩断了瓦尔斯塔国内信徒对于教皇国总教会的联系,他们用红衣主教替代教皇的神之代言者地位,这一切行为都无异于在向你们教皇国挑衅。”

    帕拉迪亚二世注意到了对方言语中的不满情绪:“弗朗兹,你在埋怨我,我感觉到你的困惑,你责怪我迟迟不向瓦尔斯塔帝国宣战。

    你认为我在隔岸观火,看着你们双方单打独斗,询问这个问题就是此次邀约的目的,是也不是?”

    弗朗兹皇子瞪着一双碧眼,语气严厉起来:“难道不是吗?我有些不解,既然咱们已经是同气连枝、利益挂钩的盟友了,为什么不能在作战时携手对抗外敌呢?还是说我们的合作只局限于政治层面?

    我很感激您,不遗余力地帮助我登上皇太子之位,我也努力回报了您的帮助,在希尔维尼亚境内大量修建教堂,提升圣堂教会的地位,把我父皇的去教权运动叫停,难道这一切还不足以表达我的诚意吗?

    如今殖民战争尘埃落定,我们和瓦尔斯塔帝国即将在本土全面开战了,可您呢,依然迟迟不做表态,难道教皇国真的不想加入战争吗?

    如果我们两国组成盟军,就可以轻易打败对方,然后瓜分丰盛的胜利果实,何乐而不为呢?”

    帕拉迪亚二世为对面的皇子倒了一杯酒:“消消气,朋友,我理解你的困惑,但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我国与瓦尔斯塔帝国的确存在严重分歧,尤其是在宗教事务方面,但我仍然想要和他们的女皇会面,寻找和平共存的机遇。”

    “和平共存?和那个一心想要复仇的女皇?”弗朗兹皇子摆了摆手“哦!得了吧!这不可能!

    帕拉迪亚,你该明白的,当年瓦尔斯塔公爵伊斯特·米德奈特,也就是当今瓦尔斯塔女皇的父亲,他发动了半岛统一战争,当时我们几个国家为了除掉他,联手策划了一场政变,暗杀了伊斯特公爵和他的两个儿子。

    对于那位幸存的瓦尔斯塔公主来说,策划那场政变的人全都是她的仇家,瓦尔斯塔人颇具古风,骨子里都些战士精神,他们一向很看重血亲复仇,有着豁上性命复仇的传统,所以我认为女皇不会和我们谈判的,只要那女人稳坐瓦尔斯塔皇位一天,大陆的战争就无法避免!”

    “我有不同看法。”帕拉迪亚二世轻轻摇了摇头,“当时策划政变的并非我们本人,而是我们两国的上一代君主——我的伯父老教皇帕拉迪亚一世,还有你的父皇玛克西米利安皇帝陛下,他们才是瓦尔斯塔女皇的复仇对象,如今老一代君主逐渐死亡、老去、淡出政坛,那女人没理由非得和我们作对。”

    弗朗兹皇子发现了对方忽闪游移的眼神:“我觉得您有话说,有自己的考量,有其他的某些原因,说说看,我是您忠实的盟友,您可以绝对信任我,我们之间不该存在任何秘密。”

    教皇赞叹道:“弗朗兹,我亲爱的朋友,你真是个聪明人,当初我忽略掉你哥哥,而选择你当盟友真是太正确了。猜得没错,我的确有其他考量,但这已经超出了政治层面的范畴,上升到了神学的领域。”

    弗朗兹皇子微笑道:“我对政治和军事还算有些见解,但说到宗教和神学,我可就不在行了。”

    帕拉迪亚二世说道:“神学是个复杂古老的学科,我在其中钻研沉浸三十多年,都不敢说自己有多高的造诣,大多数非宗教人士自然对神学一无所知,但作为盟友,我可以讲给你听。

    为什么我迟迟不愿和瓦尔斯塔人重新开战?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弗朗兹,你该知道我当了十多年的圣堂骑士,服务于我的上级机构——神迹鉴定委员会。

    我穷尽半生智慧,费尽心思想要寻找神迹,终于在几年前有了突破性进展,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同一目标——瓦尔斯塔帝国女皇——萨兰托斯·米德奈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苏求仙记〕〔雷电秩序掌控者〕〔万鬼吞噬系统〕〔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我成了失控者〕〔都市第一战王〕〔未两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虚空极变〕〔求活在金朝末年〕〔闪点系统〕〔宇宙最强星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