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护花医仙在都市 第六章 治病
    “你爷爷?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不去医院?”秦修生看着面前的林月离问道,心中只觉得林月离话说的奇怪,不管是什么人,跟去不去医院有什么关系?

    难道医院还能分人不给治不行?

    林月离显然是看出了秦修生脸上的不解,开口解释道:“我爷爷为人倔强,自从早些年的时候,奶奶死在了医院西医手上后,爷爷对医院和西医十分排斥。”

    “尤其是西医,爷爷当年参加过抗美援朝,对这些外国的东西一向比较讨厌,奶奶死了后,爷爷就更为排斥西医。”林月离低下头道,脸上也带着丝丝无奈和悲伤。

    高新市第一人民医院。

    秦修生看着面前林月离眼中的悲伤,能够感受出来,林月离并不是作假。

    而且对一名参加过抗美援朝,精忠报国,这么有原则,到如今都如此相信中医的老人,他实在是提不起狠心拒绝。

    “我辈行医,应当是悬壶济世,医者仁心。酬劳就不用再提了,带我去吧,老人我帮你治。”秦修生看了面前林月离一眼,表情严肃道。

    林月离见秦修生表情突然严肃,以为他要拒绝,突然听到他后面的话,一时还有些懵逼,呆滞了一秒钟的时间后,抬头道:“你说什么?”

    “我说酬劳就免了,老人我帮你治,怎么?不愿意?”秦修生听到林月离的话,也不生气,反倒笑了笑道。

    “愿意,愿意,我爷爷现在就在医院,我带你去”林月离连忙点点头,一脸兴奋的对秦修生道。

    高新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

    “爷爷,人我给你带来了,你这次可一定要治。”住院部中,林月离站在自己爷爷的病床前,俯下身子道。

    “知道了知道了,只要别再让我用洋医治就行!”老人显得十分不耐烦道。

    跟自己孙女说完,老人看向她身后的秦修生,脸上的不耐烦瞬间消失,换成一脸笑意,转头看向孙女道:“这位怎么称呼?”

    林月离见自己爷爷似乎愿意治疗,显然十分开心:“爷爷,这位是秦修生、秦大夫”

    “秦修生,修生,修身,好名字。”老人嘴上念叨了下秦修生的名字,眼中露出一抹满意神色道。

    老人打量秦修生的时候,秦修生也在打量老人,看了不到几秒的时间后,他突然笑了笑道:“老爷子,您这病是老毛病了吧?我要是没猜错,恐怕是有十年了。”

    听到秦修生的话后,林月离于老人两人,几乎是同时抬头,眼中露出一抹兴奋看向他。

    尤其是林月离,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散发着光芒。自己爷爷的病情他是知道,从病发到现在,不多不少,正好十年的时间。

    从刚刚的病情上,他已经知道秦修生医术高深,但也没料到如此厉害,治看了一眼,就能对病情了解如此深刻。

    “老爷子不必好奇,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这只是一点小手段,但你的病情是不能再拖了。”秦修生看出林老爷子眼中疑惑,开口解释。

    “我的病情我知道!”听到秦修生的话,老爷子点了点头附和道。

    “不能拖了吗?”一旁的林月离刚刚听到秦修生的话,脸色瞬间紧张了起来,老爷子话音刚落,立马接着道。

    刚刚说完,似乎想到什么,连忙接着问:“那还能不能治好?秦大夫,你一定要帮我治好我爷爷。”说话间,还拉着自己爷爷的胳膊,神色紧张。

    秦修生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让一旁的老爷子看的十分满意,自从他老伴死后,一向就很讨厌医生跟他说要看病情之类的鬼话。

    林家别墅中……

    三人刚刚聊完,老爷子便要求回到家中治疗,说自己死都不在医院,林月离劝了几句都没用,秦修生却只是笑了笑,说在哪治疗都一样。

    “月离,这位是?”刚刚回到医院,一名男子就走了过来,浑身散发着一股阳刚之气,朝林月离疑惑道,眼神却是瞥向秦修生的方向。

    “你不是带爷爷去医院了吗?这怎么回事?”显然十分好奇。

    林月离听到面前拦路男子的话后,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自己哥哥的脾气她知道,对于这类的中医,哥哥一向很讨厌,视其为江湖郎中。

    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排斥秦大夫……林月离心中紧张。

    “这是……”

    “是月离给我请的中医,怎么了?你有意见?”林月离正犹豫怎么说的时候,老爷子突然开口,朝男子道。

    男子宛若泄了气的皮球般,立马就缩了下去,只不过狠狠地瞪了林月离和秦修生一眼。

    “秦大夫,请!”老爷子虽然生病,看起来却是无比坚朗,军旅之风发挥的淋漓尽致,挺起腰杆身处右手道。

    “老爷子不用客气,随便找个安静的地方,我给您看看就行。”看到老爷子的动作,秦修生笑着道,对这位曾保家卫国的老人又多了几分好感。

    房间中。

    林老爷子一言不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林月离一脸期待的看着秦修生。

    “爷爷,你还真让这小子治?”原本一直跟在老爷子身后,一言不发的阳刚男子,见到这一幕,仿佛忍不住了一般,指着秦修生鼻子道。

    “哥!你怎么说话呢?秦大夫跟之前那群江湖术士可不一样,我好不容易才请过来的。”还没等老爷子开口,林月离拉着阳刚男子喊道。

    听到自家妹妹的话,阳刚男子一脸怒气的看了一眼秦修生,转头吼道:“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是贪图咱们家的钱?”

    阳刚男子心中十分气愤,虽然对秦修生的医术不了解,可光看他如此年轻的面孔,就知道他绝对不是什么医术大家。

    指不定是什么沽名钓誉之辈,贪图他林家钱财,妹妹治病心切,肯定看不出来。

    “什么贪图钱财?秦医生分文不取,你以为林家这点家产,谁都想来分一点?”林月离显然被刺到痛处,朝着自己哥哥吼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