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世俗大亨〕〔超凡大卫〕〔玄浑道章〕〔军痞农媳:山里汉〕〔隋唐君子演义〕〔重生之万界天尊〕〔万界毒尊〕〔神魂丹圣〕〔王爷,王妃又去打〕〔我真不想努力了〕〔最佳上门女婿〕〔店里都是穿越者〕〔重生之激荡年华〕〔离天大圣〕〔夫人又策我篡位〕〔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名门宠婚:重生娇〕〔热力学主宰〕〔疯狂建村令〕〔三界主宰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极品全能保安 第五百零二章 生月大法
    吴松还记得海戟的声音,高兴道,“我是吴松,我是来救你的。”

    “是你?”海戟和吴松曾在蚀龙遗迹里一起历险,还记得他,“你一个人来的?小心,这层的牢头不好对付。”

    “哼哼 !算你识货,知道爷爷的本事大。喂!闯进来的那个人,速速投降,爷爷我饶你不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在海戟的牢房门口响起。

    走道里的烟尘还没有散去, 吴松看不清那人的样子,但是隐约看出他身形极其矮小,像是孩童一般。

    “跟他啰嗦什么?!这个混蛋,把我浓的灰头土脸的,杀了他!”

    女人的声音在吴松身后响起,她挥起断剑,奔了过来。

    吴松冲向海戟的牢房,只要能将海戟放出来,那么他们两人联手,就有逃出去的希望。

    “好家伙!敢来触你爷爷的晦气!”

    前面的矮子厉声道,随后唱起了歌。

    吴松先是疑惑这个牢头不来和他对战,一个人唱什么歌。接着就感到脑中像是有一根棍子在搅拌,只觉得头昏眼花,身体四肢感到一阵麻痹。

    吴松大惊,难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下中毒了?

    千方经立刻运转,但身体并没有中毒。

    女人此时已经赶到吴松的身后,断剑刺了过来。

    吴松闪向一旁,右拳击向女人的右腿。

    女人双眼中进了灰尘,视线受阻,没有及时察觉,被吴松的拳风擦中,右腿登时火烧火燎。

    随即元力化为缕缕丝线从伤口处冒出来,将伤口缝合起来,立时痊愈。

    吴松闪过女人的攻击,但是身体上的麻痹感却越来越重,双腿几乎无法站立。

    “紧守心神,运转元力,自少阳起,经肩井,复归泥丸..”

    突然,在矮子诡异的歌声中,传来海戟的声音。他指示吴松按照特定的路线来运转元力。

    吴松按照海戟的指示来运转元力,片刻之后,身体的麻痹之感果然有所减轻。

    “好家伙!被关在牢房里还不能安生,敢来坏我的好事,稍后再来收拾你!”

    矮子厉声道,身形一闪,直奔吴松而来。

    矮子是元种境中期修士,所练功法名为踏歌诀,能够将元力融入歌声之中,扰乱对手的心神,麻痹对手的身体。

    矮子是赤军郡国本地的修士,也是出身于光武院。海戟在光武院中修行时,曾看过踏歌诀的功法,所以知道破解之法。

    女人手持断剑,也奔吴松而来。

    矮子先行赶到,和吴松战在一处。

    此时,吴松才看清矮子的真面目。

    原来矮子是一个侏儒,身高不满四尺,只有吴松腰部那么高。

    矮子使一根铁棍, 贴地扫向吴松的双腿。

    吴松跃到半空,挥拳打向矮子的头。

    只是矮子实在太矮,吴松以常人的身形来挥拳,竟然没能打中他。

    那边女人已经赶到,挥起手中断剑刺向吴松的后腰。

    吴松伸脚在墙上一点,跃到矮子的背后,撇下两人,奔到海戟的牢房前。

    牢房以岩石为墙壁,门是以厚厚的钢铁制成。

    吴松凝聚所剩不多的元力,运起神锋无影第二层,凝成元力匕首,切断门上的锁。

    矮子已经赶到吴松的背后,铁棍挥起,打在吴松的背后。

    吴松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向前飞去。

    他还想乘胜追击,奔向吴松,不防铁门猛地向外飞出,撞向矮子,吓得矮子急忙后退。

    在烟尘弥漫中,一个高大的身影从牢房里走了出来。

    “海戟!”

    矮子失声惊呼,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恐惧。

    海戟乃人族和妖族的混血儿,继承妖族高大的身形,身高将近九尺。站在牢房走道里,头几乎顶着天花板,极具压迫感。

    女人挥起断剑,仗着自己有不死之身,迈步向海戟奔来。

    海戟等女人赶到身前,一把握住断剑,双手如钢铁铸成,将断剑捏成一堆废铁。

    女人一拳砸在海戟的胸口,海戟毫不理会,大手抓住女人的头,将她高高提起在半空。

    “啊!”

    女人只觉得一股巨力将头颅紧紧压住,还在不断收紧,头颅像是要爆炸一般。

    “嘭!”

    海戟加重手上的力道,女人的头颅猛地爆裂开来。

    女人的无头尸体倒在地上,从脖颈处涌出白色丝线,试图修复伤口。但是头颅已经失去,女人的身体迅速失去火力,白色丝线一根根消失。

    拥有不死之身的女人,终于彻底死了。

    海戟迈开大步,走向矮子。

    “海戟,你听我说,我是这里的牢头,我也是听命行事,我们之间是没有任何恩怨的。而且,你和我还是师兄弟,看在这层关系上,你就放了我吧。”

    矮子似乎极为害怕海戟,完全没有了之前那股嚣张的气势,连连后退。

    海戟毫不理会,继续逼近矮子。

    “好一个海戟!你真以为我怕你?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既然不给我活路,那我就和你拼了!”

    矮子退无可退,大喝一声,一边唱起那诡异的歌谣,一边挥起铁棍,奔向海戟。

    海戟完全不受歌声的影响,右腿抬起,猛地踏在地面上。

    一道裂缝从海戟的脚下出现,迅速蔓延到矮子的脚下。

    矮子整个人爆裂开来,尸块散落地到处都是。

    眨眼间,两个牢头毙命当场。

    海戟的修为在元种境中期,和两个牢头都是同一等级。按说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杀了他们的,但是海戟是人族妖族混血儿,身体里有妖族的力量,虽是同一等级,但是在天生的妖族力量的加持下,比人族修士要厉害。

    另外,就是海戟和这两人都是在光武院修行,他对两人的功法了如指掌,知道弱点所在,因而才能克敌制胜。

    海戟走到吴松身前,道,“你没事吧?”

    “没事,还能走。”

    吴松被矮子打了一棍, 脏腑受到一定程度的震动,好在有千方经护体,并没有什么大碍。

    海戟背起吴松,向外面走去。

    三层牢头都已经被杀,剩下的守卫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两人冲杀到外面, 见地上三层的大牢已经被张一鲁放火烧成了灰烬。地上的守卫不是逃跑,就是被杀。

    三人汇合在一处,回到了城外藏身处。

    海戟在牢中受了一些酷刑,身上留下了一些伤痕。

    吴松以千方经化出疗伤良药,给他敷上。

    海戟询问吴松等人为什么会来救他,吴松将事情始末说了。

    “原来如此,张师父和我师父原来是好友,这次真是多谢你们了。”

    海戟向吴松等人道谢。

    “道谢就不必了,我和谭姬认识几十年了,这点忙是应该帮的。现在她被关在光武院里,我们应该及早想办法去救她。海戟,你是光武院的弟子,对那里的地形熟悉,你说该怎么来救她?”

    张一鲁问海戟道,他和吴松等人人生地不熟,对光武院是一点都不熟悉,现在来了海戟,或许可以想出办法。

    “要闯入光武院救人,几乎没有可能。如果我师父修为还在,那里应外合,或许还有机会。现在她修为被封,凭我们几个是不行的。

    光武院里共有先天境修士十一人,元种境修士二十七人。

    这些人里有一半人只要在光武院,我们就完全没有希望。”

    海戟给出了令人灰心的答案。

    “那就一点办法就没有了吗?”

    杨爽焦急道。

    “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这个办法需要几位当中有人去冒险。我们非亲非故,为了营救我,已经害的吴松兄弟受了伤,我是实在不愿再麻烦几位。”

    海戟犹豫道。

    “海戟,你不必见外,同道有难,我们自当仗义出手,更何况谭姬师父和我师父还是好友,为了救她,什么风险都值得。你的办法是什么,快说吧。”

    吴松道。

    “这一次我们师徒被抓,外界只知道原因是三皇子海空际爱慕我师父,而我们师徒相恋,他就想要拆散我们,逼我师父嫁给他。

    这确实是一层原因,但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师父的家传功法,生月大法。”

    海戟皱眉道。

    “生月大法?我记得谭姬的父亲就是赤军郡国的一位有名的修士,这个生月大法想必是她父亲留给她的?”

    张一鲁沉吟道。

    “并不是,生月大法的来历要追溯到更久远的时代,据我师父说,在她谭家十代之前,就拥有了这生月大法。我师父出身于修行世家,祖上数代都是赤军郡国的著名修士。

    而他们家之所以能获得如此荣光,靠的就是这生月大法。

    这本功法据我师父说,属于地阶功法。在赤军郡国,这是唯一一本地阶功法。

    我师父年纪轻轻,能够坐到光武院副院长的位置,除了自身修为,就是因为她拥有这本功法,各方势力因而都敬她三分。

    三皇子野心勃勃,不单觊觎赤军郡国的国王宝座,而且还想发动战争,将赤军郡国的领土向外扩张。

    要实现他的野心,我师父的功法必然是一大助力。

    所以,他苦心积虑,联合各方势力,将我们师徒抓了起来。

    他是打算用我为筹码,来要挟我师父嫁给他,同时交出生月大法。

    生月大法是口口相传,这个世上,除了我师父外,没有第二人知道修炼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养成日志〕〔不曾长大的九零后〕〔终极全才〕〔cosplay从入坑到入〕〔江绮心沈少杭〕〔都市之六界裁决者〕〔快穿之娘娘又跑了〕〔我成了病毒母体〕〔万族修士〕〔卫宫士郎的成神之〕〔全京城都在盼着楚〕〔第一豪婿〕〔罗依依和沈敬岩小〕〔爹地债主我来了免〕〔我是这样的作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