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外挂优化中〕〔群穿三百渣〕〔天国的水晶宫〕〔将军,医女大人逃〕〔重生之长姐持家〕〔贵妃最佳人选〕〔无敌从女娲宫进香〕〔上门豪婿〕〔我有一座山寨〕〔三国处处开外挂〕〔最强神医在都市〕〔暖婚似火:顾少,〕〔铁路往事〕〔邪帝狂妃:鬼王的〕〔一窝三宝:总裁喜〕〔我的绝美冷艳总裁〕〔重生空间:豪门辣〕〔三国之黄巾天下〕〔星辰入怀明〕〔网游之我能融合骸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约 第八十九章 冥王天险
    未央又进了顾骁的院子,信手在后墙上敲了几下后转身离去,仍旧在上次见面的地方等候着。

    几乎是她才站稳,顾骁随后便到了,“见过尊主!”

    未央见他行动不似前些日子那般艰难,淡淡的问道:“这几日可有人来?”

    顾骁立刻回答,“影主来过,并未留话!”

    他话声未落,一个黑影已经到了近前。

    未央抬手止了残影即将现身的动作,向着顾骁吩咐道,“诏兵就在村外,来往还需谨慎些,你且先回去候命!”

    顾骁并未发现那个黑影,向着未央弯身一礼,转身而回。

    他走后,黑影现身近前。

    “少主,南诏军已然退回谷中,两战未捷。如今秦衍来了,三十万大军已过江陵,不日即到。”残影上报着栖霞关最新的战况。

    未央捏了捏眉心,“可有京中消息?”

    “暂无,不过……”残影看着未央直直的看着自已,只得又接续道,“太子正在制作龙袍,想来这几日便可得,只那玉玺用料不得随意,还在寻觅,并无结果。”

    未央不语,心知残影是忧心龙首山中的驻兵被寻玉之人发觉,沉思了半晌才道,“龙首山所产籽玉,料质虽上乘,却非轻易可得,且又与西唐国相邻,林深未知,也无需担心。反而云山所产之玉质料优秀,此时怕是早已经打发了人去,且看罢!”

    “少主,若此两件事皆成,那璃王岂不是……”残影看着拧眉的未央,收了话语。

    未央抬头瞧了半晌树顶上的天空,淡淡的开口:“哼,楚璃又岂是省油的灯,他手里有两万死士未出,太子休想讨得了好处去,这一场血雨腥风过后谁得天下尤未可知。”

    雨渐渐大了起来,“残影,此地西去便是西唐之界,你说若是西南两国有盟,东楚会怎样?”

    “少主,您是说西唐国会趁东楚不定之时也来强攻?”残影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未央不回他的话,反问道:“东楚内乱,国无君、军无心,若你是西唐王,一张口便可得的饕餮盛宴,吃是不吃?”

    残影反射性的回道:“当然吃!且有多少吃多少,决不会客气!”

    未央半晌无语。

    残影也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

    “如今虽无消息,但我心下担忧,着人要紧盯死了西唐,有半点风吹草动第一时间来报,万不可错失了分毫消息,楚亡我等即无家可还!”未央声音带着浅涩。

    “遵少主令!不过西唐和东楚五十年来一直和睦,国内亦不现将战之声,如今秦衍亲自帅精兵良将而来,少主无需担忧!”残影温声相慰。

    “嗯,你且去罢。”未央转身便要回蝴蝶谷。

    残影紧随走了两步,“少主?”

    未央停步却未回头,“我还有些私事未了,最迟十日便回栖霞关上去,如今战事稍停,我在离此不甚远处,但凡有所异动我即刻便会知晓!”

    残影知晓劝她不住,先行疾步离开,去办未央所嘱之事。

    雨越来越大,透过浓密的枝叶落进了林中,渐渐的有些冷气袭来。未央瞧着天色已近三更,想来此时是探营的大好时机,便施展开绝佳的身法往西南诏军扎营处行去。

    秦衍整顿了三十万大军,连同守关的十万将士重新编了营,分派了相应的人手统领,各自扎下大营操练兵马。

    戚敬勋三代守卫栖霞关,对此地情况十分了解,秦衍便委派了他做四十万兵马的统率,戚尧仍旧为先锋官;陆少潜领消息营、叶恒领弓箭营、卫向东领骁骑营,只向天祺武功虽好却急躁无耐性,授了副将归于戚尧的先锋营统领。

    秦衍存着私心,向天祺若能收收心高气傲的痞气,将来会是一员勇将,大敌之前勇猛无匹,一夫即可当关。

    向天祺自京中来,自幼和楚瑾等人交好,锦衣玉食养就了十分好胜的脾气,虽然不服秦衍所派,却也不敢违背军令,一心想做出些出彩的事来,让秦衍和戚尧看看他的本领。

    扎下大营后的第三日,天阴雨落,夜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他私下里联络了武功甚好的十几个人,背过了戚尧偷出大营,往深山处诏地而去,准备夜探敌营。

    入更便出发,十二个人武功都极其了得,一路疾行也不拖泥带水,到得二更天时已经到了山林腹地。前眼一片开阔处,看看过了这里便接近诏营,队伍停下来休整。

    “大家小心些,一路并未遇见半个南诏哨探,有些不同寻常!”向天祺警觉道。

    众人都答应下,各自施展开身法便又往前行。片刻功夫,一行人半个不剩都入了池沼,失了踪迹。

    戚尧很快便知晓向天祺私探敌营的消息,他让人去往主营通报秦衍,自已带着几个人往林中去拦。他虽生在军营,武功却差了向天祺等人何止一截。一路急追,半点人影也未曾见到。

    正自不知如何是好,有人拦下了他,“少将军,前方便是冥王泽,凶险万分不能再前进了!”

    戚尧只得停了脚步,在林中徘徊了一阵子,无奈的下令回营。刚折返不到十里,迎面碰上秦衍带着叶恒等数人追来。

    “如何?”秦衍冷凝着声音问道。

    戚尧也不及下马见礼,忙回道:“秦将军,前方便是冥王泽,并未见半点向副将的踪迹,只得无功折返。”

    秦衍在前,戚尧紧跟在他身后,一行人又一次催马来到泽畔。但只见泽上波云诡异,有团黑气从那片空地上慢慢腾起扩张。

    “这……”戚尧惊讶的张大嘴巴。

    秦衍侧头看了他一眼。

    戚尧心神领会,忙道:“刚刚我等来时并无异样!”

    秦衍平地腾起,上了身后的树顶,俯视下方池沼之中情形。不看则已,一看之下血都凉了。

    那池泽之上被设置了阵法,向天祺几人身怀高深武功却奈何不了泥潭之力,此时陷得只剩半截身子。按说几人轻功皆不弱,互相借力亦可脱身,不知为何竟被困得死死的。

    略一思索间,却见对岸来了几个黑衣人,踏着错踪复杂的步法行至到池沼正中,拎了困在泥中的众人便欲回归。

    秦衍知此时若是拦不住,向天祺等人便当真有去无回。估算了一下池沼的宽度,跳下树来,向身后众将问道:“有绳子没有?”

    戚尧身后有一人出,从背上扯下一大捆绳索递上来。

    秦衍迅速的在腰上绕了两圈,一甩手把绳子另一端缠在树上,运起内力便往池沼上飞去。

    众将士纷纷看傻了眼,未及阻止便不见了秦衍的身影。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似一阵风般紧随在秦衍身后刮进了沼泽上的那片黑雾之中。

    众人再次瞠目结舌。

    秦衍入了阵后,眼前所见皆是一团黑雾,东南西北不分,他只能凭借着深厚的内力,脚不沾地只顾往身前冲去。

    未央到时,见到的便是秦衍不顾危险入了沼泽,她也无瑕顾及他的安危,在阵中认了路往那些黑衣人身退处追去。

    倒也没费什么力气便给她追了上去,不由分说便动起手来。那些人训练有素,并不与她歪缠,拦了一个其它人也不管不救,只顾行自已的路。

    秦衍到底有些本事,在那泥沼中折腾了半晌总算是给他踩到了实地。上岸后解了绳索施展开轻身功夫便追。

    他不知,他上岸时触动了那根被未央忽略的金丝。那丝线一端有个极小的骨铃,另一端却不知通向何处。

    未央好容易抢下了大半的人,剩下的几人却早已经走得不知踪影,她好生恼怒却也无法。查看了萎靡在地的数人,一一摇醒后精神却都有些恍惚。她只得从怀中掏出那只花露硬塞给她的玉瓶,倒了些解毒丹药给几人都服下。

    向天祺却不在其中。

    片刻后未央问道,“可能行否?”

    几个人慢慢缓过些来,都点了点头。未央护着几人又回到池边,郑重的叮嘱道:“踩着我的脚印,千万别踏错了!”

    片刻后十分轻易的便回了对岸,戚尧接着众人一数,“怎么少了三人?秦将军呢?”

    众人一愣,其中一人惊得开口询问,“秦将军也来了?”

    “速退,有大军来此!”未央扬声警告了众人,一闪身又入了池沼。

    “你……”戚尧一句话未待问出口,哪里还有人呢?

    有戚尧的人伏地听了一会,紧张的喊道,“戚少将军,快退!”

    戚尧招呼众人带着被救的人,施展开身法急速往回便走。

    未央有些奇怪,阵中并无秦衍。若秦衍通过此阵那她为何回退时并未遇到?思索间又一次穿阵而出,往西南南诏大营方向疾追而去。

    来来回回遍寻不到,未央不免有些急躁。心下十分清楚,若以秦衍的武功当真被俘她再去探营,那等于羊入虎口,决计讨不到半点好处去。可不知为何,心头那股火越烧越烈。

    提了口气,放开身形肆意疾行,又一次向着南诏大营方向奔了过去。

    夜已深,营地里除了守夜的卫兵再无动静。未央隐了身形,以极快的速度在营地里来去,却始终未见到她所寻之人。

    心里似有块石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暗暗的怒着:秦衍你个混蛋,被我找到你就死定了。最南边诏兵营区一处普通营帐内,被捉来的三人昏迷不醒扔在其中。

    兵营无数,未央并不能一一去查,各处大营中搜不到人,失魂落魄的出了营地。心里却存着一丝侥幸,想着他或许已经回了栖霞关也不一定,脚下也不犹豫便想回去瞧上一瞧。

    正待要行,忽然一丝极淡的香风飘过,说不出的好闻。她转头四顾后,确定了香气来自南方,便摸黑追了上去。片刻后香味渐浓,未央行动上却更加小心了些。

    又追了片刻,隐隐便听见些内力破空之声。

    未央心内急迫,也顾不得危险,几个纵身便挺近了打斗声的外围,于一株大树上匿住细观。只见林中那个身形高大的男子正是秦衍,只是此时他脚下虚浮,全仗着高深的内功勉强支撑着,犹自进攻。

    那个使鞭的是个女子,红纱遮面,香气便自她身上而来。

    未央闭了气息,宁神细查了一遍自己的脉象,并无中毒之症。

    “我劝你别妄自动用内力,还是束手就擒的好,难得本公主看你顺眼,否则香毒不除,即便是大罗金仙也只待自焚罢了!”那女子鞭法不弱,习的竟然是中原武功。

    秦衍眼珠都红了,舌尖顶着上颚,丹田提一口纯正的冰魄之气,强自压下那焚心的烈焰,眼中霜华渐弱。

    未央看不到秦衍的样子,以那女子的功力想胜秦衍绝无可能,怕是动用了其它手段。

    又过了十招,秦衍脚下一个不稳便往地上摔去。

    未央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想也不想飞身而下,落在秦衍身畔挺剑挡下来鞭,一套啸云剑法施展开来。

    那女子见有人来救,错愕了一下瞬间冷笑了一声,“就凭你也想救下他?做梦!”挥鞭便攻向未央。

    未央担心秦衍无心恋战,剑上便再不容情,剑招流水一般信手拈来,只攻得那女子半点也没奈何。

    须臾后一剑便向那女面门劈去,那女子只得退步自救,未央步步紧逼,神出鬼没的一剑便削在了她的肩头。天下一等锋利的啸云剑过身,肩头的一片皮连同衣衫便被削了下来;若不是躲闪得快,一只手臂怕是不保。

    鲜血瞬间外涌,那女子恨声长啸。

    未央阻止已然不及,如夜莺一样好听的鸣叫响彻夜空。不过也仅仅只一声而已,未央狠厉的一剑又至,以极刁钻的角度在她肋下刺入,终是止了她的声音。

    看着那女人也不退也不进,满口鲜血只是捂着肋骨得意的看着她笑,未央心知不好。

    回头再去看秦衍,竟也是满口鲜血。或是先前内力消耗过甚,此时已晕了过去。未央知晓再不走就真的死定了,两步过去扛起秦衍,寻了路全力施展开天外飞仙往林深处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外挂优化中〕〔群穿三百渣〕〔魔瞳奇遇〕〔娇妻太甜:总裁,〕〔诸天之最强BOSS〕〔赘婿难为〕〔我成为了调查员〕〔一窝三宝:总裁喜〕〔超级小人工厂〕〔我真不想吃软饭〕〔将军,医女大人逃〕〔我的游戏我称帝〕〔绝世神皇〕〔邪帝狂妃:鬼王的〕〔超级狂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