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外挂优化中〕〔群穿三百渣〕〔天国的水晶宫〕〔将军,医女大人逃〕〔重生之长姐持家〕〔贵妃最佳人选〕〔无敌从女娲宫进香〕〔上门豪婿〕〔我有一座山寨〕〔三国处处开外挂〕〔最强神医在都市〕〔暖婚似火:顾少,〕〔铁路往事〕〔邪帝狂妃:鬼王的〕〔一窝三宝:总裁喜〕〔我的绝美冷艳总裁〕〔重生空间:豪门辣〕〔三国之黄巾天下〕〔星辰入怀明〕〔网游之我能融合骸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约 第九十四章 南诏王城
    这一日,心思纷乱,阵法演练得不甚顺利,渐渐的便失了耐心。

    “影?”未央扔了手上的紫竹算筹扬声唤人。

    残影就在廊下,“少主!”

    “收拾一下,我们去南诏王城玩玩!”未央说着话收了桌上摆得横七竖八的算筹,就往内室去了。

    残影不动声色回了自已的房间,片刻功夫便出来了。只见他一身蜡染的粗布蓝衣,头发在顶上束了又结了一条有些乱的辫子,额头拿黑布缠了,手脸不知道拿什么涂得略黑透红。

    未央也换了一套同样的粗布男装,腰上扎着黑色宽带,下着阔腿裤,拿黑布缠了绑腿。

    两个趁着天光未暗一路疾行往西南去了。

    南诏王城在林端西南处,以二人的武功穿林而过仍需两三日时间。未央于这一段林地往来甚多轻车熟路,残影尽全力紧随她的脚步,一日夜后便入了城。

    南地地低且湿,耕地有限多不丰收,城内不见临川的繁华鼎盛,就连十二大城也无法相比,大概连东楚的郡城也比这里要强上一分半分。

    前方的战场并未影响城内的生活,街路上仍能见些诏人小摊,摆着一些简单的手工制品,间或有上了年纪的女人,满面埃尘肤皱而黑,摆个卖银器的小摊子,皆是些粗糙未经打磨的货品。

    未央看着那些首饰古朴质拙,倒也新鲜,便想凑近了去瞧。

    人还未到摊位前,就听见一阵疾驰的马蹄声混着鞭子声中由远而来,片刻功夫便已经近到可观马上人貌。

    一队快骑十余人由城门处来,两人混进人群中抬眸细瞧。

    只见为首的是个红衣女子,通体轻纱若隐若现。一束红纱结发于顶长长的垂在脑后,又扯过左半边往前遮了半张脸,一双水杏样的大眼擦身而过间流露着万种风情,惹得街上的男人不论年纪跟在她的马后疾呼:落落仙子,落落仙子……

    显然这一声唤满足了那骑在马上的红衣女子所有的虚荣心,她回眸浅笑,眼中妩媚更盛。不再挥鞭,信马由缰伴着越来越多的称颂声慢慢向前驶去。

    未央眯了眯眼,低声在残影耳边说道,“跟着她!”

    两人亦混在人群中不紧不慢的往前跟随而去。

    闹腾了足有三刻钟,队伍来到一处宽阔的广场上,广场东侧便是一处墙高丈余的宅邸。一队数十人的盔甲士兵跑步上前拦了众多诏民,就有两个长相清秀些弱冠年纪的男子上前扶了她下马,一边一个伴着进了那宅院气派的大门。

    未央抬眸看了看眼前的深宅大院,没想到南诏的王宫连普通的王爷府邸都比不过,不由略有些无法置信的讶异。

    和残影对了下眼色,二人矮身退出仍然沸腾不已的诏人队伍,一路往城东的小巷去了。

    在一条非常僻静的小巷深处,一个小小的门头挂着一块黑不溜秋的匾,上写了三个诏字:东小碗。

    二人暗中观察了半晌,看着门楣上的暗记仍在,遂一前一后进了门去。

    店内极小,外边一遛排着四张桌子,里侧是账台,上边挂着几块木牌,每个上边都写着相等大的几个字,下边摆着酒坛和杯碗一应用具。旁边开了小门通向后厨,一个老头正在账台里的凳子上打盹。

    未央用诏语问道,“有米酒卖吗?”

    老头仿佛被吓了一跳,迷糊着睁开眼睛看向二人。打量了一会还未曾开口,残影和他的眼神对上,微抬左袖,将一块图腾露了出来,说的却是一句楚话,“文景!”

    老头几乎一瞬间自凳子上跳将起来,越过他二人跑到门口打量了一下,随后关闭了院门并熄了灯,这才几步来到二人身前弯了半身,“文景在此,参见尊主!”哪里还剩半点刚才那半死不活的样子,精神矍铄,两只眼中厉芒外射,一看便知是个厉害的人物。

    未央半隐在残影身侧不抬头也不出声。

    残影深深的看了那老头一眼。

    老头领会,“尊主请后院僻静处续话。”

    文景在前,残影紧随其后跟了过去。

    未央透过门缝警觉的观察着外边,半晌并无异样,这才放心的跟在二人身后进了后院。

    说是后院,却连清觞酒庄半间门廊也不及,方方正正的一处所在。穿过去便是几间木板房,三人进了中间那一处。

    文景给二人倒了茶,让了坐这才开口,“尊主所为何来?”

    残影也不去喝那黑漆漆的茶,正色道,“王宫里可有甚么好玩的?”

    “……”文景不解的看着残影,一时猜不透他话中的意思,有些犹豫不知道怎么接茬。

    未央淡定的端了面前的粗烧的陶杯,细细的打量了半晌,又去闻那茶的味道,只不是曾入口,有些闲散的样子听着二人说话。

    残影看着外边渐深的天色,心下有几分忧愁,他知道少主来此的目的,可是南诏一国之力皆在王城,还是小心些为好。

    “月前东楚前锋营被掳了三个人,并不在前方大营,若人在王城,最有可能的难道不是王宫?”残影仍是一脸正色,声音虽轻却有不容质疑的肯定。

    文景面色一敛,沉呤了片刻后道,“如若押解回城也不能在王宫之中,倒是国师府最是可能。只是属下却未收到任何消息,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如何会半点风声未漏呢?”

    未央听了此话抬眸看了一眼残影,残影摇摇头。

    于是未央又去把玩那只泥杯,仿佛手中的这件器物珍贵无比,让她不舍得放手。

    文景站起身来,“尊主请在此稍候,属下出去打探一下消息便回。”

    残影点了点头。

    文景进了东侧一间偏室,一会功夫又出来了,待未央再去看时,只见他换了件夜行衣,从头到脚收拾齐整,一拱手便出去了。

    他前脚才出门,未央和残影对了个眼色,跟在他身后也出了门。

    这老头是土生土长的羌夷族人,祖母时代游龙信阁的旧臣。未央还是第一次见,如今这等家国时刻容不得半点闪失,不得不防。

    南诏地僻,市井中突然多出几个陌生人就会十分的惹眼,所以游龙信阁在此城的暗桩非常有限。先前一直是九九隐在此城,直到年前的一次行动受了不轻的内伤,自此便更加慎重,非大事绝不肯出。

    文景并不知九九的存在,他只负责定期将消息传递给来此接头的人即可。

    三人前后不甚远的进了城东一处宅院,那文景一看便是来惯了的,轻易便躲过了暗处的守卫,落在院北一处不知是何处的地方。

    未央和残影也落进院墙,顿时一股绵细却非常柔韧的力量缓缓向二人涌来。未央警觉的感知着那股隐在暗处的阵法,“跟在我身后,这国师好手段。”

    踩着阵法的边缘,以不破解又能揉身而进的步法,二人便进了内府。

    文景入了国师府便失了踪迹,未央算着阵法的变化,带着残影快速的在整个府内游走了一遍,不一刻便看见文景如她一般在这府内四处找寻。有很多地方另设置了机关,他似乎不太敢靠近,只是粗略的找了一遍便往来时的路去了。

    未央自小便精于此道,那些极细小的机关也不能逃过她的慎密心细。只是有些地方她也不能贸然前往。破坏容易,不惊动人却有些难为。

    就在二人寻找未果想要退出去的时候,阵法中的那股力量向一边倾倒,似无风之浪从身边刮了过去。

    “少主,有人来了!”残影低声道。

    未央点点头,置身的这个院子极小,草木疯长不似有人细致打理,二人寻了一处花木扶疏处矮下身去。

    不多时,便见有两个身形挺拔的男人自墙上落下,黑衣黑巾,只有手上的剑微微折射着细光,极快速的往内院去了。

    虽然那人穿了夜行衣,可是未央还是认出来了,来人正是秦衍。

    眼窝有点热热的,心思不由得恍惚,这才半月而已,他瘦了好些。

    待二人过去,残影起身要行,却看未央有些发怔,不由轻唤,“少主?”

    未央懒懒的回神,忽然一把拉低残影的身形,按在花丛后。

    一阵香风袭来,一个女子在前怒声道,“几辈子不曾见过男人了?真是丢脸,等母亲大人回来我定要告上她一状,别以为是公主就能如此放肆,没有母亲哪有他的王位了呢!我现在就去瞧瞧是几个何样的货色,快走!”

    风过,人走远了。

    “走!”未央先跃了出去,残影紧随其后跟了出去。

    国师府里的宅院与东楚非常类似,如果不是地处南诏,未央一定会以为自己进了哪个大户人家的家宅。走过了两条穿堂,那女子由十几个人陪伴着进了一处不起眼的小房子里。

    未央二人隐身在墙角暗影下,凝了气息。

    “哟,怪不得我们的落落仙子要偷偷的把你们囚了回来,原来东楚的男人如此细致好看!”那女子声音带着刻薄尖酸,语气里尽是些不屑。

    她走到向天祺身边来,纤纤细指便去抬他的下巴。

    向天祺自小混在京城王爷贵族中间,又因家世不凡,样貌出众,且一身彪悍武功,就连京中许多世家女子也是倾心不已。就算如今落了难,却又独添了几分不羁,南地艰辛多粗莽汉子,自是不能和从小养尊处优骨子里都带着的一份尊贵的他相比。

    “阿姐看上了你,却不知你这等样子我也是动了心的,不若我许了你一世富贵,你便留在我身边可好?莫要等南诏瓜分了东楚,再想这等好事却也不能的了!”女子非常的自信,一开口便是理所当然的语气。

    向天祺是个气血方刚的少年,何时被如此轻视过,不由得眼中怒火渐盛,只因那捆着他的牛筋绳十分的特殊,他用尽了方法也不能挣脱,且又被喂食了不知何种药物,半点力气也没有。

    未央嘴角含着一丝笑意,抱着手臂暗暗的在想:向天祺啊向天祺,这一辈子你就准备好为我卖命罢,我会让你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有趣有趣。

    那女人看向天祺眼中凶光毕露,似要生吞了她一般,吓得退后一了步,半晌才回过神来,轻佻地说:“瑶儿,给他喂一颗顺从丹,我就喜欢看他这般不服输的样子!”

    “小姐,明日若落落公主问起来……”另一个女子的声音,带着几分老成。

    话未说完,一个偏尖细的女子声音截断了她的话,“你吃的谁家饭,偏又要帮着公主,滚开!”

    “小姐!”老成的声音带着几分讨好。

    “碧儿莫管,过了今夜我倒是想看看她能奈我何?”骄傲的声音顿了顿又说道,“霸下了浔哥哥还不够吗?这个人我偏就要了!”刻薄气怒的声音熄了下去,里边便有了一阵乱糟糟的声音响起。

    “瑶儿,你带他去温泉里泡泡,碧儿随我回去换件衣裳!”话音落,十几个人鱼贯而出,便见有两个人抬了向天祺往院外走出来。

    一群人又是穿过了两重院落,分了两行各自择路而去。

    未央跟在向天祺身后,悄无声息的进了一处院子。

    抬人的两个扔下向天祺后便守在门外,“我帮你解了绳索,你自已在这泡上一泡,不要想着逃跑,这院子里设置了机关,外边的人是进不来,里边的人自然也出不去!”先前尖细的女声威胁着他。

    未央随手从隐身的花丛中摘了几个花苞扣在手心上,待那两个人嘻笑着出来的瞬间将花苞甩了出去,半点声息亦无便点住了要穴。

    残影向前疾奔了两步将人接住丢在地上,整个过程都在眨眼间完成,十分的利落。

    未央迈过倒在门口的两人进了门,一股湿暖之气扑面而来。也不等那个丫鬟知觉,便将手上的花苞丢了过去,刚想走过去,却见一个人衣衫不整的倒在池边,忙转过身子,两步出了内室。

    守在门外的残影见她一个人出来的,不免好奇的往里看了一眼。

    见未央走近,忙错开身子让出门口,放了她出去。残影几步进了内室,不等向天祺反应过来迅速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把刚刚脱了一半的衣裳又给他穿好扛在肩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外挂优化中〕〔群穿三百渣〕〔魔瞳奇遇〕〔娇妻太甜:总裁,〕〔诸天之最强BOSS〕〔赘婿难为〕〔我成为了调查员〕〔我真不想吃软饭〕〔一窝三宝:总裁喜〕〔超级小人工厂〕〔邪帝狂妃:鬼王的〕〔将军,医女大人逃〕〔我的游戏我称帝〕〔最后一个掌教〕〔超级狂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