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放开那个原始人 第439章 赔偿
    ,!

    马螟是水原城四大部族中,马氏部族的一名核心子弟。

    虽然因为修炼资质的原因,他到现在也不过只是一名一级的图腾战士,可是由于经商上的天赋,马螟被部族委以了重任:负责管理部族开设的妓寮中,为数达到了三百人的女奴。

    水原城的地理位置非常的优越,刚好是卡在了通往平原外围地区的商路上。

    也正是这样,密集的来往商队让马螟的生意非常的好做,不管是多么正经的男人,在经历了漫漫的长途跋涉之后,总会来他手下的妓寮找点乐子。

    通过了这家妓寮,部族每年可以收获大量的玉币,算得上是部族极为看重的一条财源;马螟也是因此水涨船高,在部族中拥有了相当不错的身份和待遇。

    只是让他有些无奈的是,最近的小半个月时间里,途径水原城的商队,突然就少了起来;少掉了这些出手豪爽的大客户之后,妓寮的生意顿时也是一落千丈。

    眼见着月底的交账的时间就要到了,看着还不到平日月份的一半收入,马螟心中的焦急情绪,让手底下的女奴们根本就不敢接近他,生怕受到了这货的无妄之灾。

    直到今天,他在妓寮的大门外为手下的女奴们拉活的时候,见到了那一群充满了乡土气息的光头们……

    要是换成其他的人,了不起对着这些呆头呆脑的光头们骂上一句‘土包子’,顺便送上一个代表着他们优越身份的白眼。

    但是马螟不同,他知道来活了、还是一个油水丰厚的大活。

    这样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向是他马螟最喜欢开宰的肥羊,甚至比起那些商队的钱都好赚。

    至于这些人付不付的起钱这点,马螟根本就是没有半点的担心,因为他不过是看了一眼这些光头们身上,那些花花绿绿的衣物。

    就知道实在不行的话,就将这些人的衣物扒拉了下来,就足够本次他们的花费;甚至还能赚上非常大的一笔差价。

    于是,在他的拉扯和劝说下,那些光头和一些看起来就知道是来自沙漠的汉子,一下子就蜂拥了进来。

    好家伙!这下不但让妓寮中的所有女奴都忙活起来不说,众多的男奴隶也是忙的飞起;需要为这些那些没赶上趟的大肚汉们,不断的准备和送上食物。

    一番忙活之后,还没等马螟向为首的那名光头,报上本次高达到五百个白玉币的价格时。

    为首的那名光头,就傻笑着拍着自己的肩膀,一脸豪爽大度的说到:“算了,既然大家都这么开心,那就不用再给我们别的东西了,双方就如此的抵消掉就好了。”

    马螟最初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眼前的这货能带着这么多人出门,土是土了那么一点,但是也不像是个傻子啊!

    随后,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个光头是把他当傻子玩了。

    在他的示意下,妓寮中的部族护卫和男奴们,操起了家伙围了上来,然后马螟恶狠狠的告诉了这些土包子们:“要么痛快的给钱,要么把身上的花衣服自己脱下来,当然,裤子也要,那种奇怪的鞋子也要。”

    作为妓寮的大管事,这样的事情他见得太多了,还有没人在水原城这个马家的地盘上,胆敢霸王那啥的!

    然后,还不等可怜的马螟甩下更多的狠话,一个巨大的巴掌,直接就将他抽晕了过去……

    当马螟转醒的时候,第一眼看到彻底成为废墟的妓寮,他差一点就再次的晕了过去。

    等他在女奴的搀扶下,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令他惊喜的一幕:部族的角马骑兵以及将这些暴徒们围了起来,带路的战士,还是部族中有名的高手,七级的高级图腾战士马坤。

    这些胆敢毁坏他妓寮的暴徒们,算是无路可逃了。

    “马坤,将这些土包子们全部抓起来,剥下他们的衣物,然后将他们全部的沦为奴隶,才能赔偿部族的巨大损失。”马螟一面狂奔着向人群跑去,嘴里一边大声的叫喊到。

    只是由于刚才的一巴掌,直接扇掉了他的几颗门牙,让可怜的马螟喊话时满嘴的漏风;一时间马螟心中的恨意,算是越发的强烈了。

    角马骑兵首领马坤闻言,刚刚缓缓的举起了手臂,打算下达命令。

    那群光头的人群中,一名新出现的小矮个大声的笑了起来:“哈哈!抓起来沦为奴隶,特么!这是好大的口气;知道老子是谁么?知道老子带着这些人是要去哪里的么?”

    连串的反问,顿时让马坤的手臂就此的停顿了下来。

    马螟更是心中大惊:“莫不是遇到了什么大人物,算是踢到了青铜板了?怕是也有可能,这人的手下都能穿着如此昂贵的衣物,搞不好真是什么连马氏部族都惹不起的大人物!”

    一时间,马螟与马坤两人彼此间用眼神,互相频繁的交流了起来。

    *******

    眼见着,将对方的人先吓住了,牛老爷心中顿时悄悄的松了一大口气。

    眼前的骑兵看起来也是相当的精锐,对此牛老爷倒不是如何的在意,真要打起来的话,他有着太多的办法能带着手下杀出去。

    只是本次的破事情,明显是自己这一方理亏,霸王了那啥、拆掉了对方的大半条街,打伤了这么多的人后;如果还要强行的杀出去,实在显得有点不厚道。

    不就是赔偿么!他又不是赔不起……

    众目睽睽下,牛老爷开始了他的表演:首先他将怀中的那份来自巫殿的命令,径直对着骑兵队长砸了过去,口中说到:“找个有巫力的过来看看,就知道老子我的身份了,另外小心点,不要弄坏了我的东西。”

    那名骑兵队长一手接住了命令,随手就递给了身后的一个青年,那名青年接过了兽皮之后,就将手指点了上去。

    看到一幕之后,牛老爷表面上依然那样的高傲,但是心中却是剧烈的翻腾起来:“中部地区的部落果然不一样,拥有巫力的学徒到处都是,可见实力相当强大。”

    青年看完之后,将内容向骑兵队长复述了一次,骑兵队长的脸色明显的缓和很多,不过还是板着脸说到:“巫殿的人又能怎样,何况现在你还算不上是;就算你是的话,难道去妓寮不要付玉币,毁坏的这些不用赔偿。”

    “呵呵!”牛老爷再次的笑了起来。

    他用之前本地土著打量土包子的眼神,看向了骑兵队长:“赔,谁说我们不赔偿,不过也就是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把这点东西看的这么重;算了,让我的手下去城外的营地中,哪两件宝贝陪给你们,就算是让你们占点便宜了。”

    说完之后,他对着荆吩咐了两句后,荆就向着城门口奔去。”

    骑兵队长马坤迟疑了嗅,最终还是让手下的众人让开一条通道,任由荆通过。

    马坤心中打定了主意,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口气大得惊人的牛老爷,倒是会拿出什么神奇的宝贝来。

    时间没过多久,当荆和另外两人,带着数样前所未见的东西抵达时,一众马氏部族的骑兵,外加上马螟那货立刻看傻了眼睛。

    因为,荆等人的肩头小心翼翼的扛着的,毅然是:洁白如雪、华贵难言、在阳光下闪烁着迷人光泽的两张塑料椅,外加塑料桌子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