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惊!清贫校草是孩〕〔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明克街13号〕〔跪求老祖宗好好做〕〔重生南非当警察〕〔赘婿出山〕〔大唐孽子〕〔一万种清除玩家的〕〔长生〕〔李川〕〔洪荒之白莲问道〕〔从签到一个小目标〕〔道断修罗〕〔今天女主她学废了〕〔重生后我逃婚了〕〔逆天神医妃〕〔徐年上古神魔决〕〔萧云席春雨〕〔星空彼岸〕〔全属性武道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唐当赘婿 第392章 父皇 儿臣念完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日,早朝。

    李承乾一如既往地从东宫之中醒来,旁边人伺候他穿衣。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也算是一表人才,李承乾想起昨天赵尘所说,如果今天在朝堂之上,念出赵先生给自己的文章,毫无疑问,这是在当众抽父皇的脸!

    而且,效果可能会比赵先生所说的,更为夸张。

    其实,李世民并不是一直脾气都很好,李承乾很清楚地记得,好像父皇的脾气变好,就是从清水村请了赵先生回来,在这之前,他脾气可真一般般。

    比如下围棋,当时唐俭与他下围棋,唐俭赢了好几次,李世民脾气就黑了,直接下旨尉迟恭,要砍了唐俭的脑袋。

    可这两年来,父皇好像再也没说过砍任何一个人的脑袋。

    李承乾并不怕,他此刻心中满是勇气,纵然父皇会将他下狱。

    而这勇气,是赵先生给的。

    李承乾穿戴好,便是去上早朝了。

    并没有多久,早朝开启,李承乾站在臣子队列前方。

    首发

    李世民也是坐在了前面阶梯上的龙椅之上,所有人鞠躬齐呼万岁。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随着小太监一声尖叫,魏征第一个就是闪了出来,直接持着玉板出列。

    “陛下,臣有奏!”

    李世民眉头微微一皱,又是这个魏二愣子。

    “魏征,如果是建造飞山宫一事,就不用再奏了,朕心意已决,退下。”

    “陛下!大唐百姓的生活你看不见吗?河东道瘟疫才过去多久?百姓才吃上红薯土豆多久?臣为陛下算了一笔账,建造飞山宫,少说要征调民夫十万,这十万民夫,无法耕种种田,影响十万户,今年收成又会减少,有十万户夫妻分隔一方,徭役甚至还要持续几年,从剑南道砍伐树木运过来,一棵树木的成本,光是运费就足足要二十两,若是一百棵,那么运费就是两万两,一千棵,就是两百万两!

    陛下,建飞山宫百害而无一利,请陛下三思!”

    “魏征!”

    李世民沉声问道:“朕能不知道么,此事朕已经有了决议,不需再多说。”

    “陛下!”

    魏征直接跪了下来,直接趴伏在地上:“陛下要做的是吴国孙皓、还是夏朝夏桀?”

    “魏征!你好大的胆子!”

    李世民脸上有着杀意闪过,“朕再给你一次机会,收回你的话,站回你的队列!”

    魏征趴着一动不动:“臣,愿以死谏言!”

    “好!”

    李世民也是生气了:“将他给朕拉下去!”

    旁边那些士兵,立刻是将魏征给拉下去,这一刻,马周也是出列:“陛下,魏御史并没有这个意思,求陛下收回成命。”

    “拉下去!”

    长孙无忌此刻也不好站出来,他知道现在李世民处于气头之上,无法消怒。

    大殿上的群臣,就见到魏征被拉了下去,这一刻,所有人都是有些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

    魏征这个官职,本来就是谏言的,之前谏言再多也没事,可现在连魏征这个谏言的代表人物,都被强行拉下去了。

    那他们还如何敢出来说话?

    其余的臣子更不敢说话,大殿之上,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氛围。

    长孙无忌内心叹了口气,陛下的心思,谁也不知道。

    等到魏征被拖了下去,李世民这才冷声问道:“还有谁在飞山宫这件事上有奏?”

    他的目光,扫过大殿里的所有臣子。

    唐俭沉默不言,褚遂良也是不说话,高士廉不言不语。

    可就在这时,一道朗声的声音,陡然出现:“父皇,儿臣有奏!”

    唰!

    就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看向了李承乾!

    竟然是太子殿下!

    大殿上本来压抑的氛围,一扫而空,不少人心中都是带着震惊与惊讶,太子殿下也要站出来么?

    程咬金微微睁开眼,房玄龄也是看向李承乾,他们昨天晚上见到赵先生写的那篇文章,自然知道这篇文章的威力,所以,他们不知道陛下听了之后会有什么感受,不由得内心都是提了起来。

    李世民内心也是一沉,看向李承乾:“太子也是要为飞山宫一事启奏么?”

    “不,父皇,儿臣想要念一篇文章。”

    念文章?

    李世民内心松了口气:“既然是念文章,那便念吧。”

    其余大殿上所有人,也都是好奇看着李承乾,不知道李承乾这个时候,要念什么文章。

    难道不是和飞山宫有关?

    而李承乾从怀中抽出奏折,赵先生那篇文章,他已小心抄写一遍,开始念了起来。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只是开头,大殿上的群臣都知道李承乾要做什么了,李世民更是脸色一变:“太子,你不用念了。”

    李承乾没听,仍然在念:“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见者,三十六年。”

    “太子!”

    李承乾越念越快!

    “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朕让你停!太子!”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李世民脸上阴沉如海,双手抓着龙椅:“太子,你要忤逆朕么?”

    李承乾不管不顾:“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李承乾念完,这才抬头:“父皇,儿臣念完了。”

    大殿群臣,鸦雀无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古至尊李凡〕〔偷香(杨羽)〕〔快穿:那个炮灰我〕〔万世巨星林羡〕〔苏软软〕〔误入歧途苏玥〕〔叶牧龙叶莹小说〕〔江宝宝厉北爵免费〕〔王者归来林风〕〔洪荒最强幕后黑手〕〔公主切〕〔罗小黑我变成妖精〕〔皇宫签到:女帝发〕〔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师妹修仙,法力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