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医者日记 第八章:第二次忍界战争
    “哦!”来到医疗部实验室,这里的设备比高木尚仁想的要好。“木叶的医疗设备,这不是很完善吗?!”

    解析仪、光学显微镜、还有充满了液体、类似培养皿一样的容器,比高木尚仁所想的年代要推后几十年吧,而且真的不像是从来没有进行过人体研究的样子。

    “呐,纲手,木叶以前进行过人体实验吗?”

    “你问这个干嘛?”纲手皱眉,她那个表情可不像是在说没有做过。“管的太多了吧。”

    “真的假的?你们还真做过呀。”高木尚仁可是相当惊讶的说,因为医疗设备本来就是有需要才会有这个医疗设备,结果高木尚仁还没打算自己做,木叶村就已经有一人大小的培养仓了。

    “是克隆人实验吗?还是生化人?”

    高木尚仁的提问再次让纲手表情一变。“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不是吧,还真有?”

    高木尚仁只是出于职业性地提出两个最贴切实际的猜测而已,毕竟培养仓不可能只是因为治疗而制造出来的,结果...

    “能和我说一下吗?说不定能给出点意见也说不定呢。”

    “不,那已经村里被封禁的秘密了,我不能说。”纲手摇头道:“不过医院里的一些医生知道这件事,你可以去问一下他们。”

    “推卸责任啊,而且你也说了是被封禁的秘密了,我又怎么去问?”高木尚仁戴上口罩和橡胶手套,准备开始工作。

    “我可不想被木叶警卫队或者暗部请去喝茶。”

    高木尚仁的原则,除非是在救人方面,不然很少会打破规则,他可是相当安分守己的人。

    “说起来,医疗部实验室的其他人呢?”高木尚仁询问道:“就只有我一个人吗?”

    “当然不是。”纲手无语地扶额说道:“只不过只有你会在大晚上还跑来实验室吧,你的工作时间已经过了。”

    “哦,完没注意。”高木尚仁之前凭自己体内兴奋的激素撑着,现在这注意到已经是晚上7点了,现在被纲手点醒,脑海里的天然兴奋剂已经没了。

    高木尚仁的生物钟不仅提醒他该吃晚饭,甚至还开始提醒他该睡觉了。

    “算了,也不差这一会的时间了,回去吃饭睡觉了。”

    纲手就这么看高木尚仁又把口罩和手套摘了下来,她不由得吐槽道:“你还真是个随意的人啊。”

    “才不是呢,我的作息很有规律的,已经把工作时间都重新分配了,明天见喽。”话是这么说,但高木尚仁根本不怎么想见到纲手。

    就在高木尚仁离开没多久,纲手也打算离开医疗部的时候,一名戴着动物面具的忍者突然出现在她身旁。

    “暗部?怎么了?”

    那名忍者在她耳边轻声地说了几句话。

    “什么?雨之国向火之国宣战了?!”

    时隔十几年的时间,忍界战争终于又一次打响了。

    ——————————————

    这个世界的忍者村不只有木叶一个。

    木叶只是火之国的忍者村,而其他的国家也有其他的忍者村,忍者说好听点是忍者,说难听点是各个国家之间的雇佣兵也不为错。

    两个国家交战,首先考验的就是忍者村之间的力量,火之国的国土面积很大,几乎是雨之国的几倍大小,但是在忍者村的力量差距上,失去了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的木叶村并不会比雨隐村强太多。

    毕竟雨隐村的首领山椒鱼半藏是在第一次忍界大战后迅速崛起的强力忍者之一,甚至被忍界称之为‘半神’,足以证明其实力强劲。

    但是战争不是好东西,任何人都不会觉得是好东西。

    “高木医生!高木医生!!!”

    天还没亮,高木尚仁的房门就被拍的邦邦响,高木尚仁睡眼朦胧的揉着眼睛,为门外的人打开了房门。

    “怎么了?”高木尚仁无奈地对门外的护士说道:“这还没到工作时间吧。”

    “没时间睡觉了!”那名护士直接拉着高木尚仁的手开始朝楼下走去。“战争开始了,高木医生!!!”

    听到‘战争’这两个字,高木尚仁猛地惊醒了,睡意什么然消失不见。

    “你刚才说...战争?”

    “对,雨之国对火之国的战争。”

    高木尚仁不再被动地被拉走,还穿着拖鞋和睡衣的他跑的比那名护士还快,等到他到了医院,医院的走廊上已经密密麻麻地是忍者了。

    有些人缠着绷带,有些人则拄着拐杖,有些人已经躺在病床上。

    “这个人数...”就算知道战争的可怕,才一晚上的时间医院里就这么多病人还是让高木尚仁清楚了事态的严重性。

    高木尚仁赶紧去更衣室换上自己的工作装。

    “真由子。”

    来到外科部门,他副武装地找到了这里的护士长,真由子正在把一个挣扎的忍者努力绑住手脚,不让他伤到自己,看到高木尚仁时也是一阵欣喜。

    “高木医生,你终于来了。”

    “外科的情况如何?”高木尚仁也走过帮忙摁住病人。

    “不容乐观,雨隐村接连袭击了木叶在边境的数个据点,目前需要救治的人太多了,大河内医生和其他医生已经忙不过来了。”

    “我明白了,将需要急救的病人送到我这里,我来主刀进行手术。”

    “是!”真由子立刻先去找那些需要紧急救治的病人,现在是能救一个是一个了。

    9月30号,周五,小雨。

    战争爆发了。

    雨之国向火之国的边境发动了袭击,很多忍者死了,也有很多忍者受伤,我这一天至少进行了十场手术,最后其他人都坚持不住需要休息时,我还在手术。

    这样高强度的医疗作业,我已经习惯了。

    不过让我相当欣慰的是,虽然雨之国对火之国进行了突然袭击,可忍者的牺牲率也远低于以前的战争。

    据从前线归来的忍者说,凝血喷雾的止血效果让很多可以直接杀死他们同伴、降低战力的流血性创伤几乎没有影响,除了很疼。

    但是我看着那名因为起爆符而失去右臂的忍者,知道了我做的还不够好。

    战争啊...无论何时都是会让人悲伤的罪魁祸首,却也是人类发展史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无法改变战争,但可以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我在此向南丁格尔宣言起誓:我必将不忘‘四心’,拼尽力努力工作,我将会救治所有我能救治所有人,不放弃所有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