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医者日记 第十九章:共同的人生目标。
    木叶医院,高木尚仁被拉去妇科的路上。

    “所以说啦,我不是妇科的医生,这种事情别找我好嘛。”

    作为一个内外科医生,大半夜被护士拉去说是妇科帮忙,高木尚仁压力好大啊。

    “抱歉,高木医生,但是妇科已经下班了,再加上事态有点严重,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希望您这样有经验的医生去帮忙复查一下。”

    “到底什么事情能严重到需要一个外科医生去帮忙检查妇科啊。”高木尚仁无语了,要不是现在外科那边没工作,他怎么也不会来了。“而且我是男医生哎,虽说医生这个职务在紧急情况下可以无视性别,但是也没必要让我这个男性去检查吧。”

    “是这样的。”护士很为难地说道:“三代的弟子大蛇丸在村外对陪酒女施加了幻术,幻术解除后,陪酒女的下体很痛,我们怀疑...”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们在怀疑什么。”高木尚仁也是很熟悉各种类型病症的人。“我去检查一下吧。”

    不过大蛇丸应该是无辜的,高木尚仁还记得大蛇丸说卵细胞的事情交给他,然后晚上就发生了大蛇丸让陪酒女下体疼痛的事情,这两件事绝对脱离不了关系。

    到了妇科,高木尚仁就在门口见到了自来也和大蛇丸,还有酒馆的老板和陪酒女。

    “啊,是高木医生。”

    “高木君...”

    无视了和自己打招呼的自来也和大蛇丸,高木尚仁朝着四人说道:“是谁要检查?”

    “是...我。”陪酒女有些胆怯地举手道:“是我要检查。”

    “进来吧。”

    妇科检查用的仪器和外科有些许不同,但高木尚仁这具原身体以前也做过妇科的检查,并不会产生陌生感。

    陪酒女有点害羞,但是高木尚仁却几乎全程没有表情变化的帮助对方做完了检查,至于对方的身体...说句不好听的话,高木尚仁当医生看过的女性身体,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完全没有任何情绪呢。

    大约十分钟后,两人出来了。

    “怎么样,高木医生。”自来也焦急地过来问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宫颈炎。”高木尚仁面无表情地吐出三个字,旁边的几名一直关注此事的护士立刻就松了口气。

    “太好了,我们就说大蛇丸大人是无辜的。”

    “哎,你之前不还说大蛇丸大人道貌岸然吗?这么快就改口了。”

    倒是自来也不太明白。“宫颈炎是什么病?”

    “一种常见的妇科疾病,急性发病下体会痛,不过发现较早没有危险。”高木尚仁把检查报告交给了陪酒女,并让护士带她去抓药后,朝着自来也和大蛇丸叹了口气。

    “真是的,自来也大人,明明你是个色鬼,为什么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我就说我什么都没做,你不信。”大蛇丸也摊开双手,讽刺自来也:“你就不能对同班的伙伴稍微信任一点吗?”

    “这种事情没有医生的证明谁敢随便信任啊。”自来也也是好心,他也是怕大蛇丸真的做了那种事然后还不承认。

    陪酒女和妓可是有着根本性的区别的。

    “既然你没做就更好了,我先回去了,啊...连喝酒的雅兴都没了。”自来也在抱怨中回去了,大蛇丸则通灵出了之前的蛇,把手伸入蛇口中,拿出了上面沾满了湿哒哒粘液的玻璃瓶。

    “我拿到了。”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走廊里回响,高木尚仁脸色阴沉地放下手,对着因为这一巴掌而愣神的大蛇丸说道:“这就是你说的方法?强行把异物塞进女性的身体内,你是完全没有男女常识吗?幸亏这次那个女生还真的有宫颈炎,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了。”

    “这不是为了...为了你的研究吗...”大蛇丸的声音弱了下去,头也低下了。“对不起。”

    “为了研究也请你好好调查一下啊,那个女生在来月经呢,需要我解释一下什么是月经吗?”

    第十九章:共同的人生目标。-->>(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了研究也请你好好调查一下啊,那个女生在来月经呢,需要我解释一下什么是月经吗?”

    “啊!月经期,那也就是说......”大蛇丸瞬间从失意状态恢复,他也知道女性每个月那几天的含义。“我白取了?”

    “废话,安全期怎么有卵子,服了你了。”

    高木尚仁看了眼瓶中的液体,果不其然,看不到卵子的存在,倒是能看到些许的血丝。

    “不过还是可以报以侥幸心理找找看,需要的卵细胞也不多,只要一个,只要有一个就够了。”

    这里解释一下,月经期属于女性生理周期的末期,基本是一个月中和排卵期刚刚相反的那几天,卵细胞已经自然死亡,并且新的卵细胞还未成熟的时间段。

    在这几天,想要找到成熟的卵细胞可以说相当的难了,不过高木尚仁也不想让大蛇丸的努力白费。

    “我先回医疗实验室了,你要是想来就跟来吧。”

    卵子的存活周期不长,高木尚仁要抓紧时间,至于找出体液内卵细胞的方式就很简单了,前提是要有卵细胞。

    “是。”

    大蛇丸跟在高木尚仁的身后,要是让‘根’的成员知道,想必会大跌眼镜吧。

    “高木君,我是不是做错了?”

    已经是个成年人的大蛇丸,问了一个只有小孩子才会问的问题。

    “我觉得我做错了,但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错了,那个陪酒女...或许我对她的所作所为确实过分了吧。”

    “以一个医生的标准来看,你做错了,不仅做错了,而且还错的离谱。”高木尚仁头也不回地说道:“医生是为了给他人带来健康的人,而不是为别人带来伤痛,你的手段也太暴力了点。”

    “为什么?”大蛇丸不明白。“为什么我错了?”

    “因为你不懂的付出,只想去索求,这有违医德。”和大蛇丸相处了几天,高木尚仁也有些了解大蛇丸了,这个人的内心有些阴暗,如果没人指导,很有可能会走错路。

    “想想你为什么要学习医疗技术吧,是为了让他人痛苦,还是为了帮助他人,如果你连这都想不明白,那还是好好做一个忍者吧。”

    “我的目的...”

    大蛇丸陷入了沉思,他是什么时候有梦想来着?

    啊,他想起来了,是在他和三代目祭奠双亡的父母时,看到那一截蛇蜕时才拥有的梦想。

    “我想把忍术提升到极致,以及变得比任何人都强,为了什么?为了什么......”

    大蛇丸站在走廊里,连高木尚仁停下脚步转头看他也没注意,他两眼无神地凝视着面前的走廊,视线焦点却不在高木尚仁的身上,最后,他才缓缓地说出一句话。

    “我...从没想过。”

    “那就给你自己想个目标!”高木尚仁在大蛇丸迷茫地时候点醒了他。“不管是什么目标,当最强的忍者啦,当最好的医生啦,不管怎么样,要给你自己找个目标呀。”

    “目标吗?”大蛇丸依旧在迷茫着。

    “对,目标。”高木尚仁点头。“哪怕是以永生为目标也可以啊。”

    “那...”大蛇丸向高木尚仁询问道:“高木医生你的目标是什么?”

    “我的目标?那可太简单了。”高木尚仁双手抱胸,露出不服输的笑容道:“我的目标,就是活下去,以及...”

    高木尚仁故意卖了个关子,大蛇丸更加好奇了。“以及什么?”

    “以及让他人活下去,这就是我作为医生的目标,就是这么简单。”

    “活下去以及让他人活下去......”大蛇丸低声念叨着高木尚仁的这句话,有些感慨地说道:“这个目标,可一点都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啊,高木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