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医者日记 第二十八章:前线是谁?为什么要上他
    如果是一个空有千手柱间外形的人怎么也不可能被猿飞日斩如此重视的,但是一个有千手柱间外貌、会木遁、有高速修复自身能力的人站在猿飞日斩面前,那么,他和千手柱间还差点什么呢?

    可能差的只有思想了吧。

    “高木医生。”

    “嗯?”正在查看病人病历表的高木尚仁抬起头,只见三代目慢腾腾地走进办公室,柱间和绳树跟在他身后。

    “是三代目啊,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绳树受伤了,虽然纲手帮他治疗了,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带他来医院检查一下。”

    “哦,听大蛇丸说过,是三代目打的。”

    猿飞日斩顿时老脸一红,轻咳两声道:“身为忍者,日常的训练难免会拿捏不住力度,总之,帮绳树检查一下吧。”

    “好吧。”掀开绳树的外衣,高木尚仁先用听诊器听听了绳树的心跳,然后又轻轻摁了下腹部的几处位置。

    “有疼痛感吗?”

    “没有。”绳树摇头道:“那个听诊器好凉啊。”

    “那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如果有骨折,肯定会有疼痛感的,连疼感都没有说明没事。

    “如果觉得身体不适,再来医院检查吧。”

    “好,绳树,你和柱间先出去吧。”三代目开始想办法把绳树他们支走了,毕竟他带绳树来检查只是个借口而已。

    “带他去吃个团子、拉面什么的,别走太远。”

    绳树白了三代目一眼,不过柱间倒是挺高兴的,他也饿了。

    等到两人离开后,三代开始和高木尚仁谈正事了。

    “高木医生,我想问一下,向柱间这样的克隆人很容易制造出来吗?”

    “啊...”

    三代目这个问题很有深意啊,高木尚仁怎么说也是在真实年龄上比三代目要大的人,自然明白在只有两人独处的情况下三代目问这个问题的意思了。

    “不容易,目前只有我会,以前的话倒是还有一个。”

    “那...”

    三代目还没来得及提问,高木尚仁就抢先地说道:“但是他死了。”

    “......”三代目暂时沉默了,不过,没一会他又开口问道:“失礼了。”

    三代目退缩了,可是高木尚仁不会退缩,他坐回自己的座椅,质问对方。

    “三代,我能问一下,村子高层里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吗?”

    “不,那倒没有。”

    “那你过来问我的隐私,是信不过我吗?”高木尚仁的表情很平静,语气也很平缓,他没有透露出任何情绪,怨念、愤怒、悲伤全都没有。

    “你觉得我会再克隆一个和柱间一样的克隆人?或者克隆出一支大军?”

    “...说实话,我有想过这个问题。”三代目觉得有些事情还是摊开了说吧。

    “不过高木医生你至少还是木叶人士,我还是信的过的。”

    “果然啊,你在害怕啊,三代。”高木尚仁一语点破了重点,三代目老脸一拉,稍微有点情绪,不过高木尚仁接下来的话让他的情绪又消失了。

    “害怕的话,那就把我和柱间都杀掉吧,这样的话你就没有顾忌了吧。”

    第二十八章:前线是谁?为什么要上他-->>(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害怕的话,那就把我和柱间都杀掉吧,这样的话你就没有顾忌了吧。”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三代目有点急了,他只是来询问一些事,怎么搞的自己想逼死高木尚仁一样,他是那种人吗?

    他是那种会逼死一个对村子没做过坏事,反而救过无数忍者性命的医生的人吗?开玩笑,他要是那种人,像团藏这样的鹰派作风的村子高层都要被他干掉了。

    “啧,被你这么一说,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三代目苦恼地掏出烟袋,咬着旱烟管的烟嘴,连吸两口,高木尚仁见状,不由得提醒道:“三代,医院禁止吸烟。”

    “......”三代又把烟袋收了回去,没了烟草帮忙,他的大脑都有点转不过来了。

    “哎,你可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家伙啊,高木医生。”三代目仿佛败下阵来一样说道:“我相信你!不管怎么样,我都相信你,不过做什么事之前要先上报!!!”

    “这点没问题。”高木尚仁的表情终于变了,他微笑着问道:“刚好,我想询问一些关于忍术的问题,三代,目前有能够瞬间把人冻成冰块的忍术吗?”

    “嗯?为什么问这个。”三代目知道的忍术很多,但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也是和克隆人一样的救人方式吗?”

    “嗯,这是一种极度紧急才会用的处理方式,将濒死和已死不久的病人身体冻结,保证身体的活性,这样可以撑到有足够救治条件的时候再进行治疗。”

    三代目听得一愣一愣的,额头不禁流下冷汗,他完全没听懂高木尚仁所说的意思。

    “等一下,把人冻结,那不就死了吗?”

    “不,不是完全的冻结,而是...怎么说呢,初代你知道青蛙和蛇吧。”

    三代目点了点头。

    “青蛙和蛇这些生物,在冬天寒冷且没有食物的情况下,会进入冬眠状态,这时他们的体内的新陈代谢就会减慢,甚至到了几乎没有,这时他们体内能量的消耗速度也会相应减慢,但可以维持生命,他们会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到春天来临,天气回暖,这时他们就会从冬眠中苏醒,懂了吗?”

    “稍微理解一点了。”

    三代目也不傻,这要是再不明白就怪了。

    “可是类型不一样吧,冰冻的忍术不就成了催命的吗?”

    “冰冻只是个概念词,而不是形容词,在满足‘能够让人活下去的冰冻’之前,我需要先找到‘能够产生冰冻’的忍术。”

    “明白了,你想改进忍术是吧。”三代目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开始在脑海里思考。

    “非要说的话,水遁中也有可以产生冰冻的忍术,但是我印象中在雾隐村有一种冰遁,应该更符合你的要求吧。”

    “在其他村子啊。”高木尚仁嘴角抽搐道:“木叶现在和其他村子是敌对状态吧。”

    “和雾隐村算是中立和敌对之间的关系。”

    “那就没办法了。”去别的村子带走一个血继限界的忍者?怕是嫌木叶目前的敌人不够多啊。

    而且水遁...高木尚仁雷遁都没学好,还学另一种不擅长的忍术?

    ‘只能先尝试药剂方面的了,完蛋,开发速冻沉睡针剂的时候我刚巧在前线救治病人呀。’

    高木尚仁在心里嘀咕着,同时叹了口气。

    “对了,三代,我还有个事。”

    “什么事?”

    “我想上前线。”

    三代目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掏了掏耳朵,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什么?”

    “我想上前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