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秀战争机器〕〔陆少霸宠替嫁妻夏〕〔我创造的万事屋〕〔至尊纹章〕〔暖婚甜妻:宠你无〕〔天道宠儿开黑店〕〔梁医生〕〔黄极〕〔凤落蛮荒〕〔龙魂兵王陆铭〕〔一胎两宝老婆大人〕〔人过三十〕〔叶无道徐灵儿〕〔陆铭〕〔林阳〕〔汪紫然〕〔女神的超级赘婿林〕〔替嫁新娘亿万老公〕〔豪门狂婿〕〔剑道第一仙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18章 你知道的太多了
    墨池渊快步冲入房中,弓弩手瞬间调转方向,太子抬手,弓弩手放下了弓弩。

    “五弟此话何意?”太子头颅高抬看着墨池渊,面容肃然。

    与太子凛然之态不同,墨池渊垂首羞赧,举止间竟还有几分局促不安,他看向太子,低声道:“臣弟和白小姐互生爱意,本打算近日,便奏请父皇赐婚。”

    白丝筠听了此话怔在原地,墨池渊这是什么意思?

    太子听了此话,眼底的怀疑并未卸下,他紧盯着墨池渊,想从他眼中看到一些破绽,可墨池渊神色正常,好像对周围紧张的环境没有分毫觉察,他走到白丝筠身边将她身上绳子解开,白丝筠看着面前的墨池渊刚要开口就被他一个目光制止。

    墨池渊拉起白丝筠的手转身往外走,还没到门口就看太子一个闪身挡在二人面前。

    “五弟且慢!”太子警惕的看着二人,墨池渊亦是分毫不让。

    “今日还请五弟将白小姐留在孤的殿内,白小姐身上的玉佩,是追查夜盟重要之物,今晚问完以后,孤会亲自将白小姐送回府。”

    太子看着墨池渊字字坚决,不容反驳,白丝筠从未听过“夜盟”这二字,她偷偷看着墨池渊,这个男人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刚刚太子显然已有杀意,若是自己留在这里定然凶多吉少,白丝筠拉住了墨池渊的衣袖,对他到:“池渊,我害怕,我什么都没有。”白丝筠声音发抖带着哭腔,白净的小脸上一双红红的眼睛,楚楚可怜,像是一只濒死的白兔。

    太子见墨池渊还不让步,继续道:“玉佩是夜盟信物,白小姐拿着此物,肯定和夜盟有联系!”说完,他手指一挑,弓弩手骤然积聚,挡住了房门,太子平静的面容眼眸犹如鹰隼,确定的猎物就不会随意松口。

    墨池渊见此态,伸出手臂将白丝筠挡在身后,他强壮有力的手臂犹如一个屏障,白丝筠见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连呼吸都轻了,太子这打算和墨池渊撕破脸了?

    “皇兄,臣弟敬您为兄,但还请皇兄三思!”墨池渊一改刚刚羞赧之色,嗓音低沉有力,声音不大却极有力量。

    太子见他如此坚持,冷笑一声,“五弟,父皇命我彻查夜盟,此女关系重大,若是有分毫差池,你要如何向父皇解释。还请五弟明白自己的立场,不要意气用事!”

    墨池渊微暇着眸子看着太子,他硬朗俊秀的面容上,付出几分不屑,转过身看着白丝筠,将她拉到了身边,“皇兄此话可有证据?筠儿生养深闺之中,又是如何能与叛臣贼子有所关联,皇兄办事不利,拿一个女子顶罪,难道父皇会答应吗!”

    太子原本平静的容颜闻得此话陡然大怒,此事耽搁半年有余,皇帝确实多有不满,加之最近夜盟活动频繁,各个地方都有出现农民闹事起义,若是不速速将此事解决,皇帝怪罪是小,怕是到最后连太子之位都摇摇欲坠。

    “他身上有玉佩!”太子紧咬着玉佩不放,墨池渊听后转而将她身上的福禄寿喜的玉佩扯了下来,攥在手中。

    “就凭一个玉佩就能给她定罪?皇兄一心为国,臣弟知晓,但切莫纠枉过正伤及无辜。”说完墨池渊将玉佩狠狠一砸,玉佩在地上碎成了数块,太子看着地上碎成一片的玉佩双眸圆瞪,他看着墨池渊。

    “五弟此举何意!你可知这玉佩事关重大!”

    墨池渊没有理会,看着身后的白丝筠,她圆亮的眼睛与墨池渊目光相撞,墨池渊一片沉寂的黑瞳,异常的冷静,白丝筠本上下起伏的心,也陡然平静下来。

    “玉佩何处而来?”墨池渊缓声开口,极为温柔。

    白丝筠看着他,尾梢微微一动,努了努唇,小声道:“我去西市玩哪儿有家当铺,看到这个挺喜欢就买了。”

    太子闻得此言,脸色骤变。

    “你刚刚说是有人送你的!”太子不顾身份,冲到了白丝筠面前,墨池渊眼疾手快,一下将她拉入自己怀中,将她护住,太子看着二人恨得咬牙切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