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秀战争机器〕〔陆少霸宠替嫁妻夏〕〔我创造的万事屋〕〔至尊纹章〕〔暖婚甜妻:宠你无〕〔天道宠儿开黑店〕〔梁医生〕〔黄极〕〔凤落蛮荒〕〔龙魂兵王陆铭〕〔一胎两宝老婆大人〕〔人过三十〕〔叶无道徐灵儿〕〔陆铭〕〔林阳〕〔汪紫然〕〔女神的超级赘婿林〕〔替嫁新娘亿万老公〕〔豪门狂婿〕〔剑道第一仙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31章 新婚夜
    见他此般,白丝筠会心一笑,三两口一个苹果下肚,饥肠辘辘也被缓解几分。

    “好了,王爷早点休息,我要睡觉了,麻烦您让让。”白丝筠说着将自己脚上的绣鞋踢掉,这床啊又松又软,滑溜溜的背面摸起来就极为舒服,她今日忙了一天,可要好好睡一觉。

    “外面人还没走,本王若是出去,让人看到,不知夫人如何解释?”

    白丝筠拉扯着被子,猛然停下,直直看着墨池渊,他薄唇抿起轻笑,似乎期待她的回答。

    “就说……说……”

    “说新婚当夜被王妃赶出了新房,那到不了明日早晨,怕是整个京城就会传的风风雨雨了。这般看来,夫人如何打算?”墨池渊压低了嗓音,嘴角笑容加深,白丝筠咬紧牙,娇颜浮出怒意,却又无从发作。

    “咱们俩一人一半。”白丝筠艰难才将此话说出来,墨池渊闻得此言,一副得逞的模样,他抬手继续解自己的衣扣,还未解开,白丝筠又一个枕头砸了过去。

    “你脱衣服干嘛!”

    “不是夫人说,早点休息吗?”看着墨池渊这幅表情,白丝筠牙都快咬碎了,这个男人,明知她极不喜此事,偏偏故意气她。

    “我是说早点休息,但是咱们现在睡在一起,你干嘛要脱衣服!”

    虽说来自二十一世纪,但白丝筠的思想还没这么开放,她还从没和一个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

    “若不,我给你两床被子,你打地铺,现在四月天,王爷身体这般好,定然不会生病。”白丝筠说着将两床被子扔了过去,墨池渊眸色一沉,白丝筠立即避开眼。

    见墨池渊不言,白丝筠心跳的飞快,她目光晃动有些纠结,好歹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上,自己这般,若是将他惹急,待到往日,狡兔死,走狗烹……

    “算了算了,你,你爱脱就脱,反正别靠近我,别碰我。”白丝筠说完攥紧了被窝里,喜服硬硬的硌的她难受,她将被子裹紧犹如一个蚕茧,翻身面向里面,死死地闭起了眼。

    墨池渊对她也甚是无奈,将自己外袍托去,脱下长靴,躺在了床上,感觉到身边的床一重,白丝筠眼睛猛然睁开,心跳飞快。

    房中灯火吹熄灭,只有龙凤烛彻夜点燃,晃动的灯光,摇曳的红烛,白丝筠极为疲惫,可却无法入眠。

    她慢慢扭动下身子,被子将自己完全困束的太紧,身上的喜服好像一条锁链将她捆绑,她艰难地翻了个身,而身边的墨池渊已经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

    见墨池渊已经睡着了,白丝筠想要起身将喜服脱下,她努力在自己的小空间里解开衣服上的扣子,但这喜服扣子繁多,她摸来摸去找了半天竟然只解开了一个。

    许是动作太大,惊到了身边的人,墨池渊眉间颦起,白丝筠看着他,屏住呼吸生怕将他吵醒。

    也不知过了多久,墨池渊慢慢的平静下来,看着身边的墨池渊,白丝筠长出一口气。

    慢慢的将被子拉下来,白丝筠终于能活动手脚宽衣解带了,借着昏暗的烛火,白丝筠将身上的扣子一个个解开,好不容易解到了衣裙,身子却压着衣服不能抽出。

    墨池渊翻了个身,白丝筠动作又停了下来,他好像已经睡着了,却睡得极不安稳,蹙起的眉峰一直未消。白丝筠不由想起之前白修远对她说过的话,若是那个孩子真的是墨池渊,那么墨池渊的童年到底经历过什么?又是什么迫使他要与自己的父亲兄弟为敌?

    摇曳灯影中,墨池渊硬朗的眉目多了几分柔色,平日冷傲的双眸收起,棱角分明的嘴角微微下垂,好似在梦中都遇到的极不愉快的事情。

    白丝筠慢慢抬起手,轻轻理过他的眉宇,安静的深夜竟然让她对这个冷血的魔王多了几分好奇。

    “要夜袭本王吗?”

    墨池渊眼帘抬起,忽而开口,吓得白丝筠猛一抽手撞在了拔步床的床板上,她疼的呜咽一声,捂着自己的手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