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秀战争机器〕〔陆少霸宠替嫁妻夏〕〔我创造的万事屋〕〔至尊纹章〕〔暖婚甜妻:宠你无〕〔天道宠儿开黑店〕〔梁医生〕〔黄极〕〔凤落蛮荒〕〔龙魂兵王陆铭〕〔一胎两宝老婆大人〕〔人过三十〕〔叶无道徐灵儿〕〔陆铭〕〔林阳〕〔汪紫然〕〔女神的超级赘婿林〕〔替嫁新娘亿万老公〕〔豪门狂婿〕〔剑道第一仙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49章 晚宴
    白丝筠看着白修远,低声道:“哥哥,此事万不能被其他人知道,这服药是要给镇南王的。”

    白修远也听说过此人,镇南王在全国上下都有极高的威望,深受百姓喜爱,只听闻他腿伤严重,不能驰骋沙场,怎么现在又中了毒。

    “镇南王应该无需你担心,宫中的太医这么多,朱砂毒也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很容易发现。”

    “如果下毒的就是宫里的人呢?”

    白丝筠的话让白修远猛然一惊,他看着白丝筠,“此话当真?”

    “真不真不知道,不过没有人告诉镇南王中毒之事,我看他的手已经开始水肿,脚也站不稳了,怕是再不治,寿数将至。”

    白修远沉默的坐在远处,眸色深沉,现在墨池渊怕她跑出去,一直拍重兵看守,她只有这个机会才能拿到药。

    “我懂你的意思,你走之前,我会配好药放在你的马车中,吃完这几副药,定然能将体内的朱砂之毒全部解掉,另外也能帮助镇南王恢复身体。”

    白丝筠听了白修远此话,开心极了,看她这般欣喜,白修远莞尔回之。

    “身为医者,就要救死扶伤,没有身份地位可言,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

    白丝筠重重的点了下头,白修远笑容更深,他站起身,“我去房中配药,你休息下,过会就该用晚膳了。”

    说完白修远带着春露离开了惜花苑。

    镇南王的腿伤不是致命的,当务之急要先将他身体里的毒解掉,至少先保全性命。

    天还未黑,就有侍女请白丝筠去前堂,白丝筠稍稍整理衣装,带着骨生骨纵离开了惜花苑。

    前堂人不多,只有白程致,方岚华,白锦曼和顾方生,白丝筠到时,秦柔还未来。

    “姐姐刚刚起身,正在更衣,随后便来,筠儿还请上座。”方岚华俨然已经是家中主母,亲自帮白丝筠安排位置,白丝筠甩开衣裙坐在了旁边的位置上,殷勤整理的方岚华极为尴尬。

    “二娘不必客气,家宴而已。”

    顾方生被白丝筠袭击了,脸上带着血痕,他自己也知羞,一直用手挡着,白丝筠看他此番,嘴角勾起,问:“妹婿怎了?牙疼吗?”

    顾方生恶狠狠看着白丝筠,“恶妇!也不知承王怎就瞎了眼,看上了你这个恶妇!”

    “本王耳明目清,不知顾小侯爷何处可见,本王瞎了眼?”一声低沉男声从门外传来,白丝筠向声音看去,没见到任何人。

    白丝筠看了一眼身边的骨生,这分明就是墨池渊的声音,难道……

    骨生眉头一皱,一脸难色,白丝筠也明白了,骨纵这个小子,口技学的这般好,竟然连墨池渊的声音都模仿的一模一样。

    顾方生听到了墨池渊的声音吓得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良久,也不敢抬头看人,前堂安静的落针可闻,却迟迟不见墨池渊的身影。

    “人呢?诓老子的!”

    “出言不逊!”

    白丝筠看着又把头低下去的顾方生,掩唇笑起,活该吓死顾方生,整日出言不逊,怕是要咬断了舌头,才知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正当白丝筠窃喜之时,墨池渊扶着秦柔走进了前堂,白丝筠眼都直了,墨池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将军免礼。”将秦柔送到了座位边,墨池渊将白丝筠从地上扶起,对白将军道。

    顾方生听了此话也直起了身子,墨池渊看着他,冷然道:“本王可有说让顾小侯爷起身。”

    顾方生听后扑通一声又跪在了地上,白锦曼看着丈夫被戏弄心里极为不满,她看着白丝筠和墨池渊,眼底尽是不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