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只想安稳求道〕〔寻花不问柳〕〔全职国医〕〔农家医妃:王爷请〕〔重生之妃要待嫁〕〔猎爱攻略〕〔微风如你〕〔暖婚情深:第一娇〕〔替罪归来〕〔替嫁骄妻宠上瘾〕〔天降小妻霸道宠完〕〔天降小妻霸道宠 百〕〔夏夕绾陆寒霆〕〔那时青春太狂放〕〔天命女相师〕〔以时光为誓〕〔小萌包被七个大佬〕〔九星之主〕〔暖婚情深:第一娇〕〔叶无道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66章 取蛊
    白丝筠联手白修远将秦柔从白府偷出来了,不止是骨生,就见春露也难以相信,看着躺在床上沉睡的秦柔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药效最少还要三个时辰才能过去,问题是要如何找到噬心蛊的位置。”白修远倚在门边,看着床上的秦柔也有些犯难。

    白丝筠进了房中看着躺在床上的秦柔,微微颔首。

    “看起来状态还不错,哥,咱们还真有默契,我一说你就知道我想做什么了。”

    白丝筠说着拍了拍白修远的肩膀,白修远看着她,眉头紧皱,

    “如今人是来了,可是总不能把人全部切开吧!”

    白丝筠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抬手放在了秦柔的腹部,轻轻按压。

    “通过按压,让噬心蛊感觉不适,然后你用针将其控制住,然后我再下刀。”

    白丝筠已经把昆吾刀准备好一字排开了,不仅有刀,就连镊子,尖头剪这样的东西骨纵也尽可能的还原了出来。

    “你说的有理,可是若是位置不好呢?若是在心脏,主动脉,这样的位置不就无能为力了吗?”

    白丝筠自然也明白,当那个噬心蛊进入身体之后,就无法掌控了。

    白丝筠看着白修远,他与自己相比和秦柔相处的时间更长,担心害怕也是难免的,本来白丝筠还打算让他做自己助手,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要是,娘真的死在了这里,筠儿,我永远无法原谅我自己,也没办法原谅你。”

    白修远痛苦的神色,眼底的犹豫,都证明着他此时的无可奈何。没有亲眼看到秦柔躺在这里的时候,白修远可以理智的去思考。

    可现在,看到她的一瞬间,情感的堤坝崩塌,理智坠入悬崖。

    白丝筠走到白修远身边,将一套梅花针放在了面前。

    “哥,其实你明白,医者不是神,我们只是普通人,但是我们肩负着别人的生命,所以我们必须要全力以赴才行。”

    白修远深深叹了口气,他看着白丝筠,眼底尽是无助。

    “我很羡慕你,现在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知道,你和秦柔的感情深,但你很明白这个东西不取出来后果如何。哥,已经好多天了,现在将噬心蛊取出来,为时不晚。”

    “可……”

    “哥!”

    白丝筠提高声音,看着白修远。

    “我不会失败的,我一定会救娘。”

    白修远有些哽咽,他清楚的知道如何去做才是最好的,他手指颤抖,接过了白丝筠手里的梅花针,幸而他受伤的手,不影响他施针。

    白丝筠还是第一次亲眼见白修远施针,只是从他配置的药中知晓白修远医术了得。

    见他拿着针走到了秦柔身边,手指轻轻按在腹部,他沉静面容目光深邃,极为专注。

    白丝筠走了过去,忽而看到白修远修长手指边微微一动,白丝筠随之明白,还未开口就看白修远手起针落,扎了下去。

    “这!”

    “对,是的,就在这个位置,因为娘喝了麻沸散,目前没什么感觉,不然就刚刚的动静肯定非常痛苦。”

    白修远看着秦柔,嘴角紧绷,平静面容下的不安随着晃动的目光沉了下去。

    “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

    白丝筠点点头将双手竟然在烈酒之中,古代的消毒技术比较落后,白丝筠要想方设法杜绝感染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