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吃货仙妃萌萌哒秦〕〔厉爷,团宠夫人是〕〔云苏许洲远_〕〔云苏〕〔许洲远〕〔女主云苏许洲远〕〔云苏许洲远〕〔摊牌了我真是封号〕〔半生苦情别君梦〕〔阴阳风水师秦歌〕〔不朽剑尊〕〔情深入骨,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一往情深,傅少爱〕〔李小刚〕〔铭心刻骨:傅少的〕〔如水微澜暮寒凉〕〔顶级婚宠:总裁高〕〔一往情深傅少爱妻〕〔撩人蜜宠:腹黑总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91章 夜帝的真实身份
    “拜见太子。”白丝筠俯身作揖,嘴角带着笑,可是眼神中却无分毫笑意,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太子来府究竟所谓何事。

    “五弟呢?”太子见只有白丝筠有些意外。

    白丝筠听了之后,解释道:“昨儿王爷心情不好,妾身陪着王爷喝了点小酒,谁知王爷不胜酒力,醉酒睡过去了,现在还没醒。”

    “如此说来,孤真是羡慕啊!五弟睡到现在没起,孤却早早天不亮起身早朝。不过,孤记得,五弟的酒量甚好,在我们这几个兄弟之间,也是最好的一个!”

    白丝筠一怔,她随口扯了个谎,怎知墨池渊酒量到底如何。

    “许是……昨日被圣上责罚,心里不快,所以酒量也就不行了吧!”白丝筠陪着笑,和他客套,随之喊来了下人。

    “去吧之前备下的明前龙井拿来,请太子尝尝。”

    太子一听此话,立即制止。

    “不必,孤来也不是为了喝茶。”

    白丝筠看着太子,脸上表情舒缓平静,可心中早已翻江倒海,以墨池渊的速度现在恐怕都快到下个城镇了,就算是现在赶回来,也没用啊!

    “那太子为了何事?”

    墨源浩看着她,细细上下打量一番,白丝筠被这个目光看的极不舒服,往后摸摸退了半步。

    “孤来此,是想和王妃说,孤今日就要启程赶往荷乡了。”

    白丝筠不明白,他为何要和自己说这些,她一双明眸闪着不解,太子看出她的心思,继而补充。

    “孤不在的这些时日,禁军会将此处好生看守,王妃这段日子就在府中休养,别再四处乱跑了。”

    白丝筠这才终于明白,太子此来何意,她轻轻一笑。

    “妾身本就应该在府中陪着王爷,岂会出去乱跑。”

    太子嘴角凝笑,审视着白丝筠,“如此更好,王妃少做一些多余的事,孤和王妃还有王爷,才能轻松一些。”

    白丝筠听出他话中意思,直到现在太子还是以为她就是夜帝,白丝筠对此事也不解释,自己吸引越多的目光,那么墨池渊的身份就更加稳妥。

    “太子说笑了,我一个女人家怎么会做多余的事呢?”

    太子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当时春日宴上仅凭一个银簪就差点让他的人丧命,这个女人绝不是他所看到的这般简单。

    “甚好,那孤就不多打扰了。”

    “祝太子殿下一路顺风。”

    白丝筠俯身一拜,恭送太子离开,见他身形消失在层层叠叠的绿荫后,白丝筠心口压得那口气才终于呼出来。

    本以为禁足府中,就能减去大半的麻烦,可谁知,现在看来这些事只会越来越复杂。

    “主子,您没事吧!”

    看她脸色不太好,骨生有些担心。

    “没事,骨生悄悄地去寅辰殿告诉周围的侍卫,任何人不许靠近寅辰殿。”

    骨生没有多问点点头,按照白丝筠的吩咐去传话,白丝筠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只有等墨池渊回来,这样紧绷的生活才能结束吧!

    白丝筠心情不佳,胃口也不好,回到了绣景殿拿着医书翻来翻去。

    再过五日就是武举,也不知白修远身子恢复的如何了,本打算到时去给他加油,可现在看来,只要她在府中别有人打扰就已经是上苍保佑了。

    “主子,咱们要不绣花吧!”见她心情不好,骨生拿来了绣篮,白丝筠本想开口拒绝,想起昨晚墨池渊的说的话。

    她放下医书,拿起了一块绣布,上面还有自己乱七八糟绣的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图案。

    *

    太子离开了承王府,看着身边的禁军压低声音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重生啊〕〔第一战神杨风〕〔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是我的星球〕〔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北玄门〕〔穿梭在轮回乐园〕〔麻衣神婿〕〔我真的是正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