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六零:农女种〕〔全家逃荒记〕〔极品透视民工〕〔何聪〕〔王妃她命犯桃花〕〔七爷的心头宠〕〔秦暮晚墨景修〕〔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娇妻在上:夜少,〕〔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叶凡〕〔女主叫云倾男主叫〕〔重生云倾陆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叶凡唐若雪〕〔司少甜妻,宠定了〕〔夜少强势锁婚〕〔新婚错爱:祁少的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102章 墨池渊死了
    仅仅一日,墨池渊一事就传的满城风雨。

    墨池渊重病,慢慢变成了墨池渊将死,又变成了墨池渊已死。百姓们传出来的花样更是五花八门,就连什么时候入土为安都编出来了。

    徐管家和翠容嬷嬷一早就劝走了许多“慕名”拜访的大臣,白丝筠蹲在寅辰殿,听着外面宣吵,知道又有人来了。

    “本王五弟出了这么大的事,身为皇兄自然要前来探望。”大皇子又来了,白丝筠远远见到他的身影,不同于上次的紧张不安,这次反而心中有了底。

    “睿王殿下,王爷在休息,您改日再来。”徐管家走了一路劝了一路,白丝筠见到来了,稍稍整理了下自己,推开门出去了。

    “拜见睿王殿下。”白丝筠走出殿门盈盈一拜,为了能够今天见人,她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困得两个眼又红又肿,妆容也没画,一双青黑的黑眼圈看的人心惊肉跳。

    “弟妹这是何意,那日不才见过五弟,怎么现在京城中都传着这样的风言风语。”

    白丝筠悄悄打了个哈欠,眼里出现了眼泪,“其实那时候王爷一直藏着,不想让我们知道病情,那日在书斋见到后,我去找王爷询问,王爷就昏死在了我面前,我询问身边服侍的下人,他们说王爷怕我担心一直在殿内不出来,那日心情好些,身子舒服点真想去书斋找些东西,才遇到的殿下。”

    大皇子回想那日,墨池渊的容颜也没看真切,只记得朦朦胧胧模模糊糊是他,可具体身子好不好,什么的,他就不为所知了。

    “太医来了?”

    大皇子不相信白丝筠所言,他才不信墨池渊能够说病就病,还病得这么严重。

    “不敢请太医,本以为此病是恶疾会传染,若是太医来了,将此病带入了宫中其不麻烦,所以这些日子只有我一人在府中侍奉,多日无事后,才敢来见殿下。”

    听到传染,大皇子不由往后退了半步。谁不怕得病呢?更何况是古代这样的一个医疗不发达的社会,瘟疫很有可能都会市的一个村庄,一个城市所有人死于非命,遇到这样的事肯定还是要小心为上。

    “那……现在如何了?”

    “王爷吃了药,歇下了,皇兄若不进来看看?”白丝筠主动邀请,大皇子有些犹豫,他想确认躺在床上的人究竟是不是墨池渊,可是又怕染病。

    “皇兄不必担心,王爷的病不会传染我已经在殿内服侍许久了。”白丝筠将门打开,主动请他进去,大皇子甚是两难,好不容易才下了狠心,踏入了殿内。

    殿内没有人服侍,空空的殿宇就像是空的一般,白丝筠引着他去了暖阁,大皇子警惕看向周围。

    “为何殿内没有一个人侍奉。”

    “起先不知此病究竟是何,所以不敢贸然招人入殿内,就一直只有我在身边侍奉。”

    白丝筠的理由由不得大皇子怀疑,“没想到王妃竟是这般有情有义之人,这段日子辛苦了。”

    白丝筠听了这话心里有点不爽,搞得她以前就跟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一样。

    “妾身和王爷是夫妻,自然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而今这种时候若我不在身旁侍奉,我也放心不下。不过府中下人在王府服侍多年,也都甚为贴心,会备下膳食,送到门口,并无不觉得辛苦。”白丝筠细声满语都说着,将自己温柔的主母形象塑造的极为高大。

    推开暖阁门,就是扑面药香,看着床上躺着的墨池渊,大皇子眉间微微一紧。

    “王爷歇下了,我去喊醒他。”白丝筠压低声音,大皇子抬手将他制止,他缓步走上前。

    床上的墨池渊脸色惨白,嘴唇发紫,呼吸极为浅淡,往日里意气风发的模样没了,就好似他小时候整日生病躺在床上的模样。大皇子走上前,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摸着他的脉象。

    心跳放缓,跳动不稳,脉象还有些乱。

    确实是病态。

    “以后还要辛苦王妃好生照顾。”大皇子转而对白丝筠道,白丝筠俯下身向他行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世子很凶〕〔剑来
  sitemap